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四章 隐藏的房间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龙渊大帝派出了使者,作为和沙利特帝国化解多年仇恨的特别大使,准备对沙利特帝国进行一次破天荒的友好访问。

    天闲看着字条上的消息,不由得有些愁眉苦脸。

    关于龙渊帝国和沙利特帝国之间的关系,天闲是仔细询问过沙王的,小沙王虽然年幼,但是对于各国家之间的历史典故倒是如数家珍,对于强大的紧邻龙渊帝国更是再熟悉不过。

    历史上,因为边境纠纷问题,龙渊帝国和沙利特帝国百分之九十的沟通方式是兴兵对阵,剩余的百分之十则是互通战书,或者是互相谴责的国信。

    友好访问这种事压根儿就不存在于两国之间。而这一次才和沙利特帝国算是有了结盟的一层关系,龙渊帝国就派了使者过来,这倒是有点耐人寻味了。

    而且最要命的不是派了使者本身这件事,而是这个使者的身份。

    天闲把字条上的消息横竖看了好几遍,最后才完全确定上面那个特别使者的身份:龙七!

    这条母霸王龙居然要作为友好的使者来沙利特边境访问了!

    作为龙渊帝国有名的皇女,龙七的身份自然是极重的,不过就算是聋子恐怕也听说了龙七对于这次合作颇有微词,在沙利特帝国的使者出使龙渊帝国时还曾经大打出手……

    天闲挠了挠脑门:“这条母霸王龙和我是冤家啊!龙渊大帝派她来做什么?”

    当然,作为和平的特使,龙七是必然要被隆重欢迎的,甚至沙王也不得不慎重对待,想把龙七堵回去是完全没可能的。

    沙利特帝国边境上的小城正在飞速的建设中,这座城市的建设。其实也有掩人耳目的目的在里面,在边境上改造土地,兴建城市。而在沙漠深处则大规模将沙漠改造成绿洲。

    因此,在边境上的这座小城中并没有什么不能被看到的秘密。甚至于连母王藤花的种子都特别选用了一些干瘪的,生命力不强的那种,浇灌的冰水也尽量不过滤的那么仔细,其中蕴含的银水精魄气息十分淡薄……

    总体来说沙漠边境的绿洲建设还是比较缓慢的,而且因为沙漠特别的环境,母王藤花经过改造后生长出来,其实已经很难看出本来的样子。

    这座小城,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但必须艰苦奋斗的景象,和沙漠深处生命力旺盛的母王腾花大面积生长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外人看,当初改造沙漠的计划中,也预留了像龙渊帝国派遣使者来进行查看的应对方案,不过谁也没想到来拜访的使者,会是这样敏感的身份。

    天闲琢磨着,现在自己不在,古丽在古斯塔斯帝国行踪无法确认,直接和龙渊帝国的联系人都缺席。龙七又是目的不明,再加上脾气火爆,这次拜访恐怕是有可能出现问题。

    “关于龙七来拜访的事。沙王说了什么吗?”天闲一边飞快拿出纸和笔写回信,一边随口问道。

    “沙王表示会全力配合我们。”

    天闲点点头,龙七打着拜访沙利特帝国的名义而来,但自然是来拜访自己在边境上的小城,多年和沙利特帝国不和征战,龙渊大帝应该不会自讨没趣的以为龙七能深入沙漠看到些什么新鲜的东西。

    所以龙七的带来,起码在明面的目的上,是友好的考察一下边境绿地的建设情况,以便加强双方的友好合作。

    写了两行字。天闲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那个从元帅府到咱们这来的少年。叫什么来着,哦似乎叫宝树的。他有什么表示吗?”

    “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大家都不怎么喜欢他,或许根本没想听他的意见。”

    “立刻去问他的意思!”天闲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可是元帅派到我们这里在特殊的时候应急的,这个时候不问他的意见还什么时候去问?”

    “好的主人,我回去后立刻传达您的意思。”

    “还有!”天闲眨巴几下眼睛,“目前还不确定龙七来的日期,从现在开始,直到龙七到来之前,如果没有特别的消息,你不用每天都往返了,就留在沙漠边境,龙七到来的时候,你去迎接她,懂了吗?”

    “那么是主人去迎接,还是古丽去迎接?”咕噜十分明白天闲的意思,伪装成另一个人,这是自己的拿手好戏。

    “两个人都要出现,不要让龙七察觉到我和古丽不在,嗯……你能两个人同时出现吗?”

    咕噜自傲的扬了扬鸟头,“小意思。”

    天闲微微一笑,自从离开神域后,无论是三角还是咕噜,这两个家伙都变得更加人性化了。

    “好了,把这个带回去给大家,叫所有人早有准备!”天闲把信绑在咕噜的脚上,“嗯……我有种预感,龙七这次拜访可能有什么奇怪的文章,大家可要小心了。”

    “请主人放心,我们会小心应付。”

    并未多做停留,咕噜拿了信,匆匆钻回巢**,回沙利特帝国去了。

    天闲在窗前思索了一阵,但还是不得要领,完全不明白龙七这个时候跑来是什么意思,只好耸耸肩放弃的猜测,慢步离开了房间……

    伊芙正一面轻轻哼着歌,一面准备着晚饭……

    如果不是她头上的黑角,如果不是她背后巨大窗子中天空里倒悬的冰原,这个在简单小厨房中忙碌的女人真是一副让人感到温馨无比的画卷。

    “来尝一尝,啊~~”天闲正看着伊芙忙里忙外,忽然一条炸的酥脆的小鱼递到了天闲眼前,伊芙好像逗弄小猫一般晃着手里的炸鱼……

    天闲真的很佩服这个女人,无论什么时候,她那有点脱线的性格都能让她自己开心起来。

    虽然那炸鱼长的十分难看,而且鱼本身也不知道储存了多少年,但天闲还是很愿意的吃掉了。这是一个月中吃到的最美味的东西了……虽然有点咸。

    “和凌谈的怎么样?”伊芙的口气总是如此的愉快。

    “没怎么样啊……”天闲回味着鱼味。

    伊芙咯咯一笑,忽然有点神秘兮兮低声说道:“女孩子嘛,要多哄一下。特别是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虽然性格最古怪。但只要一点甜言蜜语就会很开心的,小傻瓜,我可十分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

    天闲听着伊芙的话,感觉自己似乎才是她的亲儿子,而凌是要娶来的儿媳妇……

    “伊芙姐姐,在我们回来的路上,我看到了许多书籍。有一些还能用,不知道我能不能看一看?”

    伊芙顿时皱起眉,很严肃很严肃的对天闲说道:“当然!你现在是大半个天眼族,而这里是天眼族先祖生活过的地方,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天眼族都有资格学习这里的一切,所以你完全不必问我,要知道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对自己身份的否定!嗯……不行不行!这样是完全不行的!你要知道,姐姐的两个女儿可都嫁给你了。”

    “啊!难道!”伊芙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微微睁大双眼,“难道你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吗?真抱歉姐姐只有两个女儿而已。”

    天闲发现伊芙忽然奇怪的害羞起来,“要是还想娶姐姐的女儿。那可是很困难的事,姐姐这一生恐怕都不能离开这里,再也见不到白了……”

    天闲感到万分无力……伊芙的想法的跳跃性真是让人有点跟不上。

    “不过没关系!”伊芙高兴的笑了笑。“等你离开极北之地,可以找到白,啊~~他那么英俊,一定有好多女人喜欢她,会有好多好多女儿,你挑几个喜欢的娶回来就可以了。”

    天闲本来无奈的笑着,但听了这句话,却有些笑不出来。

    这轻飘飘的愉悦口气,说出来的确是如此让人感到无奈和伤感的话……伊芙已经完全接受了终老在寒古塔的事实。孤零零一个人,直到无声的消失……

    天闲忽然间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女人那愉悦的笑容,是她对抗无尽痛苦折磨的最后选择……

    “伊芙姐姐。无论是雪还是凌,还有伊芙姐姐你,我一定会救你们离开这里的……”没有豪言壮语,也没有激动的语气,天闲平静的,好像再说一件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伊芙笑容依旧,忙着和今天的晚餐搏斗,天闲话的似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但在她眼底,却有看不见的光芒微微闪动。

    “小傻瓜!”伊芙咯咯笑着,“你真的就和白当初一样,天真而可**……但姐姐相信你也一样会成长为一个可靠的男人,到时候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一定会成长为一个可靠的男人,不过世事难料,我未必会做出某个正确的选择。”

    伊芙眼神微微晃了两下,“有时候,选择只有一个……”

    天闲嘿嘿笑了笑,“那么我就在出现在这种情况之前,早早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就可以了!”

    伊芙略有些无奈的看着天闲,“真是个小傻瓜……”

    “嘿嘿!”天闲笑的开心,“未来的事,没有人会预料到嘛,就想好谁也不清楚那些诸神是不是真的会再一次降临一样。”

    这一次,伊芙的动作明显僵硬了一下,她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着天闲,“姐姐一直很奇怪,你似乎对于这些事有许多不同的看法,还有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那些知识,如果没有接触过的话,那么除非是从未接受人类世界规则的人,否则绝对无法这么快就接受和理解那些东西。”

    “我从小在一座封闭的大山中长大,说起来从家乡离开到现在,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呢。”天闲巧妙的绕开了伊芙的问题,“所以这个样子似乎也不是很奇怪吧。”

    伊芙眨眨眼睛,忽然发现了新大陆般看着天闲,“在山中长大,果然和白是一样的!”

    天闲心想你能不能不要张口闭口都是那个白啊?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你丈夫了……

    而且,天闲自己都有点感到奇怪了,那个什么白的。难道和自己还有几分相像?

    “但他不懂得这些奇怪的知识……”伊芙的目光一直在天闲身上移动,“你能不能告诉姐姐,你这么热心的学习这些知识。到底是为了什么?”

    天闲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我说是为了挽救世界,姐姐会不会相信?”

    “嗯。相信。”

    如此痛快的回答,倒是让天闲十分意外,“相信?”

    伊芙收回目光,开始专注模样凄惨无比的晚饭,“或许你不会相信,但看着你,就好像看到了从前的白,他也是这样天真。双眼闪闪发亮,他曾经对我说,他想要挽救整个世界,而且也的确如此去做了,可惜……”

    天闲大为意外,挽救世界?这未免有点过头了吧?在从龙渊帝国得到的情报里,雪的父亲,伊芙雷娜的丈夫,也就是那个被叫做白的男人,他是个性格十分孤僻。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的异类。

    没人知道他本名叫什么,白是对他的通称,因为他总是穿一身白衣。这个家伙虽然平时并不招惹是非,但却是人类大陆上有名的圣痕继承者!剑术极其厉害,而且兼修三枚圣痕,可以说是绝对的天才。

    不过对于他的消息似乎也就只有这些了,他的事迹非常少,之所以有名还是因为有两次不巧撞上了厉害的对手,之后从容将对手击败,这才广为人知,而他平时行踪不定。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不是有固定的住处,对于他都在做什么。想什么就更无从得知。

    没有任何消息显示这个家伙在做着类似挽救世界的大事。

    而且,忙着挽救世界的话。似乎也用不着孤身一人跑到极北之地来勾引漂亮的天眼族吧……

    想到这,一个疑问再天闲脑海里抑制不住的冒了出来。

    “伊芙姐姐,当初……为什么他会来到极北之地呢?”

    伊芙一愣,双眸微微闪动,“你这个小坏蛋,想打探姐姐的底细!”

    “哪有,我只是想知道雪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天闲倒是没有想那么多,这个问题本身倒真的是希望多了解一下雪的父亲,因为看起来,雪似乎和白的关系十分不好,甚至根本不像是父女俩。

    有谁见过把女儿弄丢在有致命危险的森林中的父亲,而且在女儿的名号已经在大陆上广为传播的时候也不曾来看望,却自己在一处僻静的地方修炼。

    天闲总觉得,这个白有点问题……

    伊芙明显更加开心起来,“嗯,他呢……很天真,很英俊,很强大……”很快,伊芙似乎就陷入了忘我的怀念中去了……

    天闲叹气,看来向伊芙问这个问题完全是个错误的决定……而且看她的样子,还是不要把雪被丢在寂静森林里的事情说出来比较好。

    现在想一想,雪居然能在这样的父亲照顾下长大,也真算是一个奇迹了。

    “伊芙姐姐!我来帮忙吧!晚饭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天闲看了看因为说话而变得更加惨不忍睹的晚饭,摇摇头还是先为自己的肚子做打算了……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寂静了近百年的寒古塔变得热闹了起来。

    “嗯……似乎应该是这样,把这条线挪到这里,回路似乎就完全连接起来了。”

    伊芙和凌正聚精会神的望着桌子对面的天闲,在一个古香古色,落满灰尘的房间内,三人找到了一件古代遗留下来的器物,这东西似乎还能用,三人研究了半天,天闲似乎终于找到了正确的用法。

    用液态水晶重新绘制了这器具表面的不明纹路,和残留的纹路对比一下,严丝合缝!

    “使用圣痕看一看。”天闲把东西交给凌。

    这几天凡是遇到这样的东西,都是交给凌来做最后一步检验,这次塔里的东西新旧不一,一些稍微新一些的,偶尔会有可以直接使用的,而有一些十分古老的,就算还没损坏,可是想要驱动的话。却需要相应的力量,好在这寒古塔里大多数东西使用凌的圣痕都可以驱动。

    毕竟是天眼族留下的东西,那个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冰原了。

    “哇!!!!”

    凌抱着那个奇怪的环形器具。才将圣痕的力量灌注进去,闪亮的光影从这件奇怪的东西上出现了。不由让凌惊讶的叫了起来。

    这个环形器具上,出现了一座高塔的光影。

    “寒古塔?”天闲和伊芙也是万分惊讶,这光影分明就是寒古塔本身。

    天闲立刻瞧了瞧这件器具边缘的细小刻度,递给凌一个眼色,凌会意立刻将圣痕的力量凝聚到了那些细小刻度上。

    顿时,光影出现了变化,从一座高塔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平面图。

    “哦!是这寒古塔的地图吗?真是幸运!”天闲大喜过望,“这下找起东西来可方便的多了。”

    三人很是兴奋的逐层看过去。凌的力量在那些刻度上偏移一点,光影就会变化成其他层面的图解,从第一层到最高的顶层,全部查看一遍才几分钟的时间。

    “嗯?”凌忽然愣了下,“顶层上……似乎还有东西。”

    现在光影上显示的已经是当时伊芙带着天闲和凌去看过的顶层,不过天闲看了一下刻度表,的确那闪烁光芒的刻度前面,还有一个刻度。

    凌将力量灌注到了最后那个刻度上,光影一变,却直接消失了。

    三人你看我。我看我,不由面面相觑。

    “是不是搞错了?”天闲奇怪的看着凌。

    “怎么会?”凌指了指最后那个已经在闪烁光芒的刻度,“这一层没有影像!”

    天闲瞧瞧刻度。的确就像凌说的那样,不由疑惑的问道:“伊芙姐姐,我们那次看到的,不是顶层吗?”

    伊芙也很疑惑,“应该是的才对,再向上已经没有楼梯了,不过我也只是比你们早一点到这里而已,那上面有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伊芙都不知道的东西!天闲心里顿时又冒出一个问号。

    这几天三人把最多的时间放在了搜刮寒古塔里的可用器具上。毕竟空奶奶送到这里的生活物资只有伊芙一人份的,现在加上天闲和凌很快就要捉肩见肘。而空奶奶到底什么时候才出现,伊芙自己也说不准。

    而且。不得不说这里还是留下了许多十分有价值的东西的。

    这几天搜刮下来,除了挖出了好些被用秘法保存着的食物外,可着实找到了一些能代表古代天眼族文明的东西,从这些大小不一,种类各异的器具上可以发现很多从前天眼族生活的痕迹,而且这些东西上大多带有天眼族当时使用的阵法和铭文,有一些重新驱动成功的过程,给了天闲在阵法运用上极大的启发。

    现在,在三人居住的那一层,有几个房间里已经堆满了类似的器具,

    不过发现了地图般的东西,还是第一次。

    “看不见的一层?”天闲瞧瞧头顶,“伊芙姐姐,我们今天的晚饭提前一些吧。”

    伊芙瞬间双眼闪亮,“好!吃过晚饭我们去看看!”

    凌看着跃跃欲试的两人,感觉有些无奈,这几天这两人就好像拥有无限精力一样的四处探索,而且还要拉上自己,每天都要累的半死。

    “那里既然空奶奶没有提起,而且地图上都没有显示,那么或许是什么禁地,还是不要乱闯的好,等空奶奶再来的时候,先通知她才对。”

    “好!”天闲回答,却是对着伊芙,“那晚饭就简单一点。”

    “但要多留一些,或许我们回来会很晚,到时候会饿的。”

    凌眼角抖了抖,“你们两个笨蛋!认真听我说话!”

    天闲一扭头,“我在前面,伊芙姐姐殿后,凌!你在中间策应。”

    “好的!”伊芙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们……”凌气简直哭笑不得。

    天闲摸着下巴说道:“其实,我一直很疑惑,这塔里似乎少了点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次我们找到了!”(未完待续)r640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