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二十章 最后的守护者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极北之地掩藏着无数的秘密,这些被掩藏的秘密下,似乎能够嗅到那些消失在人类大陆上的诸神的某种味道。

    而如今这座寒古塔,似乎有着这些秘密的某种答案。

    这她从头到尾都透着一股非人的气息。

    不过就算这样,天闲也不打算在这个地方逗留,虽然很想知道这塔到底是谁修建的,又和天眼族有着什么样的关系,以及这里曾经到底生活着什么人,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问题,不过,和这些问题相比,自己的命明显更加重要一些。

    天闲无法肯定会发生什么,但在这绝非正常人类能踏足的地方,没逗留一分钟都会都一分出现意外的危险。

    伊芙似乎要去准备些东西,打算让天闲和凌住下来的时候,天闲起身拦住了她。

    “伊芙姐姐,我们并不打算在这里居住,相反,我们打算和你一起离开这里,这也是我们来此的主要目的。”

    伊芙有些无奈的轻轻叹气,“我不是已经说过了,这个地方可不是随便来去的地方,你们能闯进来已经算是奇迹了,现在还想着离开,哎……乖乖听话,不要再闹了。”

    天闲移动脚步,再次拦住要离开的伊芙,目光如火,“伊芙姐姐,我们冒死来到这,并非是为了胡闹,雪还在村庄里等待我们回去,我可从来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打算。”

    “是啊,我们可没想像你一样乖乖留在这。”凌慢慢吃着点心,她真的饿了,不过对于天闲的话,她却是完全的支持,“这里禁制十分厉害。我们早就明白,但我们冒险来到这可不是为了陪你一起在这聊天,就算再困难我们也要马上离开,而且说起来……”

    凌微微苦笑,“我可支撑不了多久,再过一段时间。这黑角的强大力量就会侵蚀我的精神,我可不想变成疯子。”

    伊芙转身望着凌头上的黑角,一时迟疑起来。

    天闲趁机轻轻推着她回到桌前,微微一笑,顿时让凝重的气氛缓和不少,“伊芙姐姐,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们可知道你绝对不是像我们一样千辛万苦走到这的,空奶奶有什么特别的途径把人送到这里对吧?”

    说着。天闲不由露出热切之色,“这塔从前既然有许多人生活,必然有方便快捷的出入方式,伊芙姐姐既然能进来,那么相应的绝对有出去的办法。”

    伊芙不得不叹气,望了望天闲和凌,摇头道:“也难怪,你们千辛万苦跑到这里。难免会觉得有办法出去,跟我来吧。我让你们看一些东西,看过之后你们自然就明白了。”

    说完,伊芙一脸惋惜的离开了房间,天闲和凌都是满脸不解,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迅速都跟了上去。顺便,凌把装点心的盘子也带上了。

    寒古塔数百年不曾喧嚣过的长廊上响起三个脚步声,轻轻的回荡,伊芙带着天闲和凌娴熟的穿过一些近路,一层一层的继续向塔顶爬去。随着越来越接近塔顶,每一层的面积在缩小,爬塔的速度也在不断加快。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三人安静的走着,被这塔里慑人的沉寂压抑着,而伊芙的问题显得突兀无比,一下把天闲和凌全部问住了。

    “你……你违背了当初的誓言,所以被罚到这里。”凌小声嘀咕,但声音中却透着怀疑,“难道……这还有什么隐情吗?”

    伊芙轻轻笑了一声,舒缓而从容,“凌,你只答对了一半,而且是并不重要的那一半。”

    凌不由皱眉,“一半?难道你被罚到这里,根本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凌回头微微笑了笑,“我被罚到这里,的确是因为违背了当初的誓言,当年因为雪被认定是被诸神诅咒的孩子,我们一家不得不被迫分离,为此……雪远被白带走,离开了村庄……”

    提起往事,伊芙显得黯然伤神,“我本以为,命运就是如此残忍,这一生也不会再见到她,可没想到命运的残忍远不只如此,她再次回到这里,但却是被虚灵梦境围困……”

    一种柔和温婉的笑容出现在伊芙唇边,淡淡的,却强烈的感染着每一个见到这个笑容的人。

    天闲记得,在火雾山,三娘偶尔也会对自己露出这样微笑,就好像……母亲。

    “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最重要的原因,是空奶奶会帮助雪,让她更早的恢复自由。”

    凌顿时停下脚步,双眼瞪大,“你说什么?”

    “凌,你记住,空奶奶能帮忙的地方有限,真正能救雪的,是你。”

    “你疯了吗?”凌完全不敢相信凌的话。

    伊芙脸上依旧带着和煦的微笑,“作为我的女儿,应该更有自信才对,你一定可以救你姐姐的,我可是十分肯定这一点,所以才来这里的。”

    “你……”

    “好啦好啦~~我们要快一点,天已经快黑下来了。”瞧了瞧窗外的天色,伊芙催促。

    凌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伊芙的话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走吧,无论如何先去看看她想要给我们看的。”天闲从凌身边走过,“无论怎么说,我们比之前更加接近真相,这可是值得高兴的。”

    无声的点点头,凌立刻跟了上来。

    伊芙在前面慢慢的走着,偶尔也会介绍一下寒古塔的情况。

    “这座塔已经有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居住了,所以现在显得十分破败,这些天我都在慢慢恢复它的生气,可能还要再过一段日子才能完全恢复,现在好多东西都无法使用,如果是再过些日子的话,我们完全不必再这样一层一层的爬上去。”

    天闲不由奇怪,“难道有什么办法立刻到达这塔里的某个地方?”

    “差不多吧。”伊芙轻巧的笑着,“人类大陆有一种叫灵鸢的东西,你该知道。”说着。伊芙的目光有意无意瞄了瞄天闲腰间那个不大的笼子,里面的灵鸢巢穴丝毫也不起眼。

    “灵鸢……”天闲暗暗惊讶起来。

    “其实,灵鸢是从这里带到人类大陆,之后被人类广泛使用的。”

    天闲可真是吃了一惊,目前的人类大陆,灵鸢已然成为了极其重要的信息传递工具。可灵鸢这种奇怪生命的来历,似乎真的无人去刨根问底。

    伊芙忽然轻轻一叹,“纯洁的心情意相通,污垢的灵魂就可以跨越时空的阻隔,可惜,我们就算模仿出杰出的道具,可自身依旧无法达到那种极致。

    笑着,伊芙古怪的看了天闲和凌一眼,“可就算如此。我们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这就是作为人类的强大之处吧,人类啊……真是一个好种族。”

    天闲有些听不到伊芙到底在说什么,可伊芙似乎也根本不想解释,指着那巨大的窗子说道:“这塔外的虚灵都是特别禁锢在这里的,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它们被隔绝在我们的世界和虚空幻境之间,无法在这里消散。更无法回到它们的世界,时间流逝。它们只剩下狂躁和暴虐,对一切生灵都怀有极度的仇恨,是天然的守卫。”

    天闲忘了一眼那成排的巨大窗子,外面是湛蓝的天空,“这塔的外层禁制已经被我打破了,那些虚灵恐怕已经都逃走了。”

    伊芙掩口一笑。“小傻瓜,你以为那么简单就能攻破这里的禁制,那只是个小把戏而已,对于强攻的人自然要放进来,让虚灵处理。只不过你运气好,又冲过了第二层禁制,外层的禁制在你进入这里之后,早已经复原了。”

    天闲和凌不由目瞪口呆。

    “这塔能屹立千年,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伊芙微笑的瞧瞧天闲和凌,“反正你们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就好好的学习吧,今后这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伊芙姐姐,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天闲忽然意识到伊芙俨然正以主人的姿态在介绍着寒古塔,但她来到这里其实应该也没多久才对。

    伊芙笑容依旧,“当然,因为现在我是这里的守护者。”

    “守……守护者?”

    “现在不是你们提问的时候,但很快你们就会得到所有疑问的答案了,走吧,我们快到塔顶了。”

    伊芙带着天闲和凌一路向塔顶前进,虽然总是在说很快就到了,但前后用了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才终于到了塔顶。

    寒古塔的塔顶是一个大概一百多平米的圆形房间,空旷的几乎没有任何摆设,圆形的一体窗子让阳光每时每刻都能照射进来,就算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分,那一道道霞光依旧让这里明亮非常。

    这个房间内,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心位置的石柱。

    这是贯穿整个寒古塔的石柱尖端。

    伊芙缓步来到那石柱前,望了望上面无人认识的刻纹,将一本厚厚的古书放在旁边的书架上,转身介绍似的说道:“这个房间,是诸神最后的哨卡。”

    正打量整个房间的天闲和凌都是一愣,“最后的哨卡……诸神?”

    “你们看窗外,能看到什么?”伊芙指着窗外问道。

    窗外霞光似火,云团就在周围滚动,犹如流火。

    天闲忍不住抬头,如冰镜的极北之地悬在头顶,给人极度虚幻的感觉。凌来到窗前,却望着脚下的天空,摇头道:“什么都没有,这种地方什么都不存在。”

    “不对!”伊芙伸出食指无奈的晃了晃,“窗外,是整个世界!”

    凌不由皱起细细的眉毛,“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从头到尾你都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伊芙将手按在了刚才的那上,一道奇异的光辉从书上亮起,与之呼应般,那根石柱上的刻纹也在同时亮了起来。

    “既然你们能来到这,这或许即使诸神注定的命运,有些事你们应该知道,但记住,不要对别人提起,这是神灵的秘密。”

    天闲和凌惊讶的听到伊芙的口中念出了古怪的声调。仿佛在吟唱什么诗篇,和最初见到她的时候,她在那个大厅中吟唱的声音几乎完全一致。

    一刹那间,整个房间内光暗明灭,霞光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天闲和凌震惊的向外看去。不由齐齐愣在原地。

    漫天云霞已然消失不见,一片浩瀚大地出现在窗外,大雪飘飞,雪峰林立,竟然是一片雪山。

    这明明是天空之上,哪里来的雪山!?

    天闲和凌都是瞪大了眼睛望着窗外,那雪花飘飞,远近雪峰栉次鳞比,再真实也没有。绝对不是什么幻象。

    “有人!”凌忽然叫了一声,天闲立刻望去,立刻发现在雪峰上似乎有几个人在活动。

    运足了目力,天闲凝神看去,不由又是吃了一惊,这几个人穿着厚厚的毛皮大衣,大衣上还绣着火焰行的徽记。

    “西伯格部族!?”天闲几乎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徽记。

    “这是怎么回事?”天闲愕然回头望去,伊芙这笑盈盈的看着这边。

    “这里。是诸神最后的哨卡,现在你们明白了吗?”按着那本古书。伊芙再一次念出了几个古怪的音节,窗外的景象顿时再次变换起来。

    一道长长的冰雪壁垒出现在窗外,从近前一直延伸到极限的天边,这一次不仅能看到人,而且能清晰的看到,在这道壁垒上有许多人在活动。

    天闲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这居然是高地上雷痕部族那道以冰雪防线!这防线上那个身材异常魁梧的高地人!分明是雷痕部族的族长!

    在这千里之外寒古塔中,怎么可能看到高地上的情景!?

    窗外景物再变,一切恢复了最初的模样,云雾缓缓翻滚,火一般的霞光映射天空。美景如画。

    伊芙轻轻吐了口气,手掌离开了那本古书,书上散发的光芒立刻收敛回去,那石柱也随之安静了下来,“这只是寒古塔很多作用其中的一个,你们看懂了吗?”

    凌几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这里……能观察到高地上的情况?”

    “本来不止是这样。”伊芙遗憾的答道:“如果是全盛时期,整个人类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这句话简直让天闲和凌感到有些惊悚。

    “可惜时光荏苒,我们天眼一族也逐渐没落,这里经常无人值守,现在能看到的区域已经十分有限了。”

    凌瞪圆了眼睛,“难道这塔是由我们天眼族值守的?”

    伊芙一笑,“当然,否则你以为曾经在这里居住的都是什么人呢?”

    “天眼族,曾在这里居住?”凌的声音有些发干,她忍不住打量一下周围,“你是说……我们的先祖,就居住在这里?后来才到了冰原上?”

    “不错!”伊芙点点头,笑道,“难道你从来都没有疑惑过,我们一族,为何被称为天眼?”

    “就……就是因为这里?”

    “所以当我们离开这里,不得不踏足人类大陆的时候,我们为自己起了一个怀念故居的名字,可惜……我们还是失败了,最终不得不回到这片荒芜的土地。”

    凌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荒谬感冲击着脑子,大声问道:“可我们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要去冰原上送死?我们在这里的话……”

    声音戛然而止,凌愣愣的望着伊芙,伊芙笑着,手指轻轻的摩挲着额上的黑角。

    “凌……”伊芙的声音充满了无奈,“我们是诸神的仆从,千万年追随着伟大的神灵,在无数的岁月中我们脱胎换骨,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可惜,我们终究不是神!当诸神陨落,我们力量源泉也随之崩溃,混乱的力量带给了我们深重的灾难,我们不得不离开这片信仰崩溃的土地,为了延续生命,为了延续我们的使命,为此我们必须到人类大陆去,是不得已,才回到这里。”

    凌的呼吸有些混乱,“这黑角,到底是什么?如果我们是诸神的仆从,为什么会被诸神诅咒!?”

    伊芙眼神里闪过不易察觉的精光,“凌,这并非诅咒,而是我们本来的模样。”

    这次,连在一旁一直静静聆听的天闲都被吓了一跳,本来的模样?难道千年前的天眼族本来就是长着黑角的?

    凌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完全呆在了那。

    轻轻抚摸头上的黑角,伊芙淡淡说道:“我们曾经信仰的神灵头生黑角,这角是我们在千万年的追随中得到的最宝贵的礼物,可惜我们的神灵已经陨落,我们力量的源泉已经陷入混乱,这本不属于我们的力量成为了最可怕的敌人,疯狂、暴虐侵蚀我们的意识,无数族人因此发狂而死,所以……天眼一族才不得不离开这片信仰之力最强大的地方,并以秘法压制了自己的力量。”

    “那么……那么你,你?”凌指着伊芙的角,“你的角又是……”

    伊芙笑笑,“总有那么一两个天眼,是少有的杰出者,依靠自己的意志控制这力量引发的混乱还是做得到的,嗯……我似乎就是其中的一个。”

    凌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历史上被关在这里的族人?”

    “全部都是被选定的守护者。”伊芙肯定的回答,“每一个都是!直到在这里死去!”——

    终于恢复正常更新啦,时间也刚刚好,明天开始回补。(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