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一十八章 倒悬世界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无数虚灵还在疯狂冲撞内层壁垒,因为愤怒而变得浑浊的颜色急速变换,把整个寒古塔映照的光怪陆离。

    凌整理好的衣衫,最后看了一眼背后疯狂的虚灵,轻快的说道:“这里似乎暖和了许多。”

    “的确,这倒是方便了很多。”天闲摸了摸寒古塔的墙壁,“这比外面的空气可暖和多了。”

    抬头看看倒悬的巨塔,凌微微皱眉,“没想到如此巨大,而且是倒悬的,恐怕是有什么名堂,难道我们要到上面的塔底去找入口吗?这些窗子看来都有强大的禁止保护,根本打不开!”

    天闲摸摸下巴,笑了,“我想不必,我们先找找别的地方。”

    凌看了看头顶望不到头的巨塔,想要到塔底还不知道要多久……

    “好吧,我们现在四周查看一下。”凌默默念了几句什么,纵身向外跳去,然后……

    尖叫着笔直掉了下去。

    一只手凌空抓住了凌的手臂,天闲从露台奇怪的看着凌,“你干嘛?我刚才不是已经道歉了,你不要寻死觅活好不好。”

    凌呆呆的看着天闲,居然没发火,眨了几下眼才回过神来,“我……我的虚灵。”

    天闲早有预料般一笑,将凌拉上来,“ 那些虚灵全被关在外面,这种明显隔断虚灵的区域,怎么可能有虚灵供你驱使,暂时不要想这样的事了。”

    凌不由望了望这简直直通天际的黑色巨塔,“没有虚灵,我们怎么移动?”

    天闲咧嘴一笑,“嗯,很简单,不过我又要先抱歉了。”

    凌愣了下。身体一歪已经被天闲拦腰抱起,没等惊叫,天闲纵身一跃,向着足有五米开往的另一个露台跳去。

    凌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毫无防备的在万丈高空上跳来跳去,而且……而且并没有发动圣痕!

    凌瞪大眼睛的时候。天闲已经脚尖一点露台的边缘,再次高高跃起,踩着一个突出石块跳向上方的装饰雕像。

    天闲抱着凌,仅用双脚在巨大的古寒塔外飞檐走壁,从小就习惯爬山爬树的天闲对于这种外表用各种借力物的高塔完全不放在眼里,何况现在的逆心诀可以提供无以伦比的强大助力。

    凌也只有在这里,在极北之地的深处,自身和虚灵的力量极其强盛的地方可以驾驭拥有半实体的虚灵飞行,天闲带着她在塔外疾速闪动。万丈高空之上,这简直是一种让灵魂想要尖叫的体验。

    天闲每一次跳跃,视野内弧形的塔面都会露出新的面目,奇怪的石块、露台、旗杆、古老的雕像……

    浩瀚无垠的天空上,似乎不是天闲在动,而是寒古塔在旋转,整个大地都在随着寒古塔而旋转,凌感觉俨然自己在转动着整个世界!惊惧着。可是内心对恐惧的莫名兴奋也在不断蔓延……

    偷偷向下望去,望着那旋转的黑色塔尖和无尽的冰原。凌忽然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无法忘记这个景象……

    这少年,真的好奇怪。

    凌忍不住悄悄瞧了瞧天闲,不过她还没等瞧清楚,身体忽然抖了下被天闲抓紧。

    天闲停了下来。

    而随后看清楚一切的凌不由叫了一声,一下抓紧天闲的肩膀。

    万丈高空。天闲双脚好像磁石般吸附着塔身,身体几乎水平的立在寒古塔上,面露疑惑。

    凌紧张无比的看了看天闲的双脚,“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天闲看看紧张的凌,微微皱眉。“我们似乎不必再找了,已经过了十层,我发现结构都差不多,所以……”

    “所以什么?”

    “我们还是走窗子比较近一些。”

    凌没好气的瞪眼,“那些窗子根本打不开的!”

    “所以停在这喽!”天闲冲凌嘿嘿一笑,“在上边等我。”

    “上边……等你?”凌正奇怪,眼前一花,已经被天闲高高的抛了起来,“你……混蛋!!!你这个……&*(…………”

    天闲没有去留意凌在骂什么,全部心神都在脚下的寒古塔墙壁上。

    逆心诀疾走脚下,天闲重重踏出一步,水平的身体并没有影响力量,这一脚踩下去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寒古塔的外壁被天闲踩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轰!”再次踏步,比前一步更重,踩出的脚印更深,天闲全身金芒微闪,一步一个脚印在寒古塔外壁上按照某种奇怪的轨迹走了起来,轰鸣声不绝于耳。

    被天闲高高扔上半空的凌清晰的听到下方传来的巨响,甚至能感到身边寒古塔在震动,“你这个白痴!笨蛋!难道你想打穿墙壁吗?”

    凌大叫着,但她很快闭嘴,因为上升力道消失,转眼间她已经飞速坠落,而天闲还在认真的一步一脚印的前进。

    自然坠落的风吹的凌睁不开眼,更无法开口,她只能隐约看到天闲一步一步的走着,看都没看自己……

    飞速从天闲身边坠落,凌的脑子简直一片空白,这个混小子!难道要摔死我!

    暮然间,凌感到全身多处忽然被什么东西拉住,数道柔和的力量拽住身体,并迅速加强,开始将自己反拉向半空。

    惊讶的回头,半空中几道闪亮的丝线正飞速回缩,凌不由恍然:“这就是银晶丝……”

    凌飞速越过天闲头顶,天闲跃起将她接住,在塔身上借力,落到了最近的露台上,瞧着凌惊疑未退的面色不由一笑,“你那么掉下来,我就算接的住你,你也要被摔的骨断筋折,只能用绵力,你刚才是不是以为我要把你摔死了?”

    被天闲一语说中,凌懊恼的挣开天闲的手臂,呸了一声说道:“就算你不救我,我自然有办法自救,你少在这里洋洋得意!”

    “嗯!我相信。只不过我把你丢上去,该由我接住你而已。”

    凌总觉得天闲的口气带着几分调侃,哼了一声问道:“那你刚才又在做什么?想要打穿墙壁吗?这座塔必然有厉害的禁制保护,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我没想打穿墙壁啊。”天闲无辜的摇摇头。

    “那这是什么?”凌恼火的指着旁边塔身上十几个深深的脚印,天闲一番蹂躏,已经让塔的外壁有了裂缝。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跟我来,马上给你答案。”

    风一般,天闲又把凌卷走了。

    这一次天闲没有继续在塔外跳跃,而是来到了刚才那露台的下面,双脚倒吸在露台上,天闲抱着凌站到了露台的窗子前。如果忽略头顶的大地,那么现在天闲倒是好像真的站在这倒悬的露台里。

    天闲或许不觉得什么,但凌从小可没有多少这种倒挂的经历,虽然被天闲抱住。可脑子还是无比难受,“我明确的告诉你,想走窗子是行不通的!这座塔……”

    “吱~~~”天闲推开了那扇不大的窗子。

    凌的嘴巴一瞬间张的老大,整个人都石化在那。

    天闲脸上闪过一分‘果然如此’的神色,纵身从窗子跃了进去。

    天闲跃进窗子的瞬间已经将房间的所有位置全部扫了一遍,逆心诀疾速运转,做好了应对一切意外的准备,甚至银晶丝已经挂在窗口。随时准备后退。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天闲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准确的说是落在了房间顶棚上。

    这是一个很大的古老圆形房间,陈旧的柜子和房间角落里堆满了破旧的书籍,地面散落着变黄的纸页,到处都落满了灰尘。

    但先不论那些桌椅摆设,就算是轻巧的纸张也一片不少的倒悬在头顶,没有一片因为塔是倒悬在半空而落下来。

    凌瞪大眼睛望着这个巨大的房间。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居然就这么轻易的突破了寒古塔闯了进来。

    天闲一动未动,一再的细细打量周围的情况,确定暂时没有危险正要说话,忽然间感觉似乎有点不对。

    凌的身体忽然变轻了……

    天闲猛的发现,凌似乎……飘了起来!而下一刻天闲却意识到。并不是凌飘了起来,而是自己和凌都飘了起来……

    头上传来一股吸力,把天闲和凌全部向上抓去。

    天闲猛一跺脚,脚下吸附力再次发动,牢牢把自己吸住,同时抓回了凌。

    两人惊疑不定的等待了一会儿,但除了这奇异的吸力外再无其他怪异的地方,不过凌看起来有些痛苦,脸已经完全涨红了。

    天闲仔细打量周围,又瞧了瞧凌的状态,忽然间明白了什么,逆心诀微微迟滞,整个人和凌顿时被拉向了上方。

    脑袋就要撞到上方地面时,天闲轻巧的一个翻身,稳稳当当落到了地上。

    一瞬间,世界颠倒了过来。

    凌顿觉头晕脑胀的感觉消失的干干净净,望着眼前的情景不由更加惊愕,“我们……倒过来了?”

    “不,我们刚才似乎才是倒着的。”小心放下凌,天闲踢了踢地上的纸片,纸片动了动,灰尘飞扬,一切和地面上毫无差别。

    “这塔里的重力似乎是反的,难怪倒悬在半空。”天闲恍然。

    “重力?”

    “嗯,没什么,你来这里看看就明白了。”天闲来到床边,向外张望了几下。

    凌也凑过来,探头向外一瞧,不由吸了口凉气。

    头顶,是无边的冰原悬在那里,脚下,确是空旷无垠的天空……

    “这……”

    天闲重新打量周围,猜测道:“这塔里的世界看来和地面是相反的,这么理解就好了,我们离开这座塔似乎就会恢复原来的情况,这里果然很有意思。”

    凌踩了踩地面,小心的尝试移动脚步,果然感觉和踩在地上没有任何区别,而就在窗外,作为大地的冰原明明就悬在头顶。

    “寒古塔原来是这样的地方。”凌走了几步之后,迅速适应了状况,不过立刻又疑惑起来,“可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猜的。只是尝试一下,结果猜对了。”天闲随意一笑。

    “那你知道这扇窗子能打开也是靠猜的?”凌疑惑的瞧瞧那扇被打开的窗子,目光略有些尖锐的看着天闲。

    “不,那扇窗子原本是打不开的,不过我用了点小手段。”天闲来到那窗子旁边的墙壁前,“你看。这就是我的成果。”

    凌立刻靠上前来,好奇的看着墙壁,发现墙壁其他地方都挂满灰尘,只有这里靠近地面的部分灰尘很少,似乎才脱落了许多,而且……墙壁似乎隐隐有些裂痕。

    想起天闲在外面踩了许多脚印,这些裂痕应该是墙壁受到冲击的结果,但凌还是十分不解,“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墙壁只是稍稍破损了一点,和窗子有什么关系?”

    “原因不在墙上,而在地上。”天闲用脚拨了拨地上散乱的纸张和灰尘,“看,这才是我的目标。”

    凌向地上一瞧,顿时皱眉,只见厚厚的灰尘下,露出了一个漆黑的阵法边角。“这是什么?”

    “这是这座塔的守护阵法!这是其中的一个,和塔里其他的阵法联合成整个的守护禁制。同时也是这个房间的最强防御力量,所以,我震坏了这东西的一角,正好在窗子的位置。”用脚又拨开靠近墙壁的纸张灰尘,天闲指了指地面,“就在那。”

    凌不由惊讶的张大嘴巴。在墙角,墙壁上的裂缝延伸下来,侵入了这阵法的一角,让原本完整的阵法出现了细微的断裂破损。

    天闲不无得意的笑了笑,“很厉害吧?”

    “你怎么知道地上会有守护阵。而且又恰好破坏了这个边角?”凌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最开始我在外面爬了十层的塔可不是白爬的,这塔的大小,结构,房间的布置,还有守卫力量的强弱动向,我可是好好的观察过了,嗯……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最可能的就是这种阵法了,至于正好破坏这个边角,只要细心的控制力量角度就可以了。”

    这些话听起来更像是天方夜谭,“你难道……了解这种防御阵法?”

    天闲微怔的看了看凌,似乎一下想起什么来,“是的!不过你不必惊讶,我是以前偶尔得到的一本古书上看到过类似的东西,这次嘛……只是尝试一下,然后猜中了而已。”

    “又是猜中……”凌用目光逼视着天闲,“你那难道是专门记载这些无人知晓的防御阵法的古书吗?”

    天闲已经笑着向门口走去,“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是赶紧去找人吧?我能感觉的到,伊芙就在这座塔里。”

    “你这个家伙……果然从头到尾都有古怪!”

    天闲握住门把手,细心的留意了外面的动静,这才轻轻推开房门,“好了,我们出发吧,或许我们还可以找伊芙要点东西吃。”

    ……

    走廊上空空荡荡……天闲和凌的脚步声清晰的回荡着,似乎整个寒古塔里除了天闲和凌之外完全空无一人。

    天闲和凌已经小心的爬了不知道多少层,这塔的面积极大,而且楼梯诡异的不在同一处地方,每上一层都要四处寻找楼梯,爬起来极耗时间。

    不过也因为仔细的搜索,天闲和凌发现这座塔中有许多人生活过的痕迹。

    这座塔中有内外两层固定的环形房间,似乎是专门的居住区,在中心部位有各种生活设施,只剩下空空栅栏的花园、还能看清破烂乐器的音乐厅,雕刻着无数古怪神灵雕像的祈祷室……

    一切都掩盖在厚厚的灰尘下,时光已经把一切全部摧残殆尽……

    在每一层的中心区域都有一个圆形的大厅,这座大厅中墙壁和地板上精细的雕刻着十分繁杂的图画和文字,那似乎是描述某种场面的图画,但是文字却无法解读。

    大厅中央是一个连接地面和顶棚的巨大石柱,石柱上刻满意义不明,同样无法解读的古老符号,而整座塔内,这是唯一一处显示出这座塔依旧没有荒废的地方。

    那些古老的符号会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闪烁微光……整个圆形大厅内都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沉重力量。

    凌一直沉默着,皱眉观察着一切。天闲在前面带路,小心排查一切可能的危险,两人就这样安静的走着,好久都没说话。

    “你说……这里曾经居住的是什么人?”凌忽然问道。

    “这里生活过的人?我怎么知道。”

    “有我们天眼族的痕迹,可是又似乎不像,而且这里似乎曾经生活过很多人。这一层中起码有上百人,这塔也不知道有多高,这样算起来的话……”

    凌咬了咬手指,“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塔绝对不可能是我们的先祖建造的,如果是那些神灵的话,那么他们又会让什么人居住进来,而且看来是长期的居住,甚至……甚至可能是完全与世隔绝的居住!”

    “现在还没有发现能确定什么的痕迹。”天闲也是无奈。“时间太久了,那些书籍已经完全发脆,根本不能看了,要是可以的话,倒有可能瞧出一些端倪来。”

    凌的眉头越皱越深,“这座塔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才建造的,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居住,可为什么现在空无一人。那些人已经都死光了吗?还有……为什么我们的族人会被罚来到这里,我们难道和这座塔真的有什么关系?”

    这座寒古塔显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建筑。而且建造之初必然是有着某种特殊的目的,这些都让凌感到莫名的不安,这一切似乎都和天眼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并没有死去,而且全部迁走了。”

    “迁走了?为什么?”凌一愣。

    “因为这里虽然破败。但却没有特别杂乱的痕迹,更没有打斗和被破坏的迹象,更主要的是这里一具尸骨都没有,显然他们离开的时候很有秩序,这里并非一个死地。只是在当初被抛弃了而已。”

    凌的目光闪动了几下,“那……那些人离开这,又去了哪里?现在又在哪?”

    “谁知道呢?”天闲回头看看满眼不安和疑惑的凌,“或许这些事空奶奶会知道,但现在这并非我们要去浪费精神的事,我们是来救人的,记得吗?”

    说着天闲看了看凌额上的角,“你的角似乎又变长了,我不知道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但你最好保持清醒,不要激动,我不想你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我不得不按照你最初的意愿,杀掉你……”

    凌不由摸了摸头上的角,“是吗?又变长了……怪不得,我感觉有些气闷,好吧,我们是来救人的,我记得!”

    “很好!”天闲点点头,“接下来可能会出现各种麻烦,集中精神,跟着我,不要乱走!”

    凌笑了一声,“好的,探路人,放心前进吧,背后交给我。”

    “这样就对了。”天闲笑了笑,正要前进,忽然间一个若隐若现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天闲微微一愣,“你听!”

    “什么?”

    天闲凝神聆听,“似乎……是歌声!”

    “歌声!?”凌吃惊的看着天闲,“怎么……会有歌声?你没有听错吧?”

    “不,不会错!”天闲的目光投向旁边的走廊,“很远,应该是从塔上面传来的,在那边!我们走!”

    天闲加快了速度,寻着那微弱的歌声,很快就找到了通往上层的楼梯,而那歌声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这歌……”凌显然也听到了歌声,并且变得激动了起来,“是……是她!是她在唱歌!!”

    天闲早就听出了,这声音是伊芙的,那种愉悦的,仿佛带着甜丝丝笑意的声音再特别不过。

    “我们走!”天闲首先冲上了楼梯。

    歌声一直持续着,天闲和凌顺着歌声急速前进,不用绕路就迅速找到通往上层的楼梯,行进速度一下快了好几倍。

    终于,当天闲和凌冲进某一层的中央大厅时,在那硕大的石柱前,发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女人。

    她正手捧一本厚厚的书籍,用无人能解答的语言轻轻吟唱着什么,歌声虚无缥缈的回响在整个寒古塔内……(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