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一十六章 守卫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空荡荡的冰原一无所有,除了风声和脚下积雪的响声。

    天闲古怪的看着四周,嘴巴藏在厚厚的棉衣里,闷声问道:“空奶奶有没有说过寒古塔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难道还有什么奇怪的禁制在保护着吗?”

    凌和眼神中是和天闲一样的疑惑,“不,空奶奶平时从不提起寒古塔的事情,这在族内是一种禁忌,毕竟那是从前族人受罚的地方,而且自从我们越来越远离先祖的居住地,再回来受罚的族人,几乎就等于被判了死罪。”

    天闲微微皱眉,“一旦被罚到寒古塔受罚,就死定了吗?”

    “我的记忆里,从没有人从寒古塔回来过。”

    望望天空依旧强烈的阳光,天闲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空奶奶居然这样绝情,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

    凌看了看天闲,目光也望向天空,“我们天眼一族,就像这极北之地的云,稀薄,居无定所,但却比人类大陆的云更加变化莫测,我们孤独的在这片荒芜中生存了上千年,千年来我们的秘密无人知晓,很多时候,我们到底隐藏了什么,就连我们自己人都不清楚。”

    “你是说空奶奶把伊芙流放寒古塔这件事中,有什么秘密?”

    “或许有,或许没有……”凌微微笑着,“但我想知道到底有没有,我冒险来到这里不是因为伊芙雷娜是我的母亲,而且因为我是她的女儿!”

    “这有什么不同?”

    “她怎么样都没关系,但……她的事很可能会牵扯到我,我的状况不允许我自由的行动,我必须利用这次机会彻底查清所有的事,今后才能在族内立足。”

    天闲笑了笑。“原来你是怕伊芙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你想查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才冒险和我来到这的?”

    “不错。”

    上下打量凌,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破绽,天闲点了点头,“也好。就算是这样,我想伊芙也会十分高兴的,不论如何,毕竟她的女儿来营救她了。”

    天闲仿佛能穿透身体的目光让凌十分不自在,哼声说道:“还是先找到寒古塔再说这些废话吧!”

    “的确……”天闲看着空旷的冰原,用力抓了抓头,“那你能不能再给我两根头发?”

    凌一愣,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你……你要我的头发做什么?”

    “我要确定方向?”

    “方向?”凌扫了一眼四周。神色微怒,“难道你想说你找错了地方?我们还要继续先前走?”

    “不!如果感应的气息微弱一些的话,反倒更容易分辨细微的方向,我现在想看一看,我们到底该向什么地方挖。”

    “挖?”凌的目光随着天闲的眼神落到了满是冰雪的地方,双眸不由微微一缩,“你是说……在地下?”

    “最好是这样。”天闲抬头看向天空,“伊芙的气息就在这个位置。要么在我们头上,要么在我们脚下。相比起来如果是在头上的话,那可是个大麻烦,说明这个什么寒古塔有着某种十分奇怪,而且可能十分厉害的禁制保护着,但如果是在脚下。”

    天闲踩踩地面,“那就方便的多了。或许只是因为常年的冰雪而被埋起来了而已。”

    凌不由略有担心的瞧瞧半空,“天上……什么都没有。”

    “那只能说我们什么都看不到。”天闲把手一伸,“头发。”

    凌飘在半空的身子不自觉的向后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对天闲这个要求本能的抗拒着,皱眉说道:“你减弱一些搜索的力度不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我的头发。”

    天闲很奇怪,“用头发才是最方便的办法吧,还是说你舍不得我拉着你手的感觉。”

    “你……”凌气的瞪起眼,可又不能把天闲怎么着,哼了一声立刻拔了两根发丝下来,“给你好了!但这是最后一次!我的头发可不是用来做这个用的。”

    天闲接过发丝忍不住嘀咕,“女人真是麻烦,又不是要剃光头,干嘛这么吝啬,当初雪也是这样……”

    凌不由一惊,“你拿过雪的头发?”

    “怎么了?”天闲古怪的打量凌,“她可比你大方的多了,两根头发都这么小气……”

    凌眉角直跳,但并未多说,只是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天闲搞不懂凌的心思,索性不去在意,默运逆心诀,开始精细的搜索伊芙的位置。

    这里虽然几乎已经是生命的禁地,但虚灵却异常活跃,以凌的发丝为媒介,天闲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伊芙的气息,她果然就在这里。

    仔细觉察这气息的精确位置,随时时间的推移,天闲的表情越来越古怪起来,双眉也不由皱到了一块。

    凌一直偷偷留意天闲的动静,见天闲神色不对,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到底在哪?”

    天闲指头忽然微微一动,那两根发丝瞬间被邪眼的火焰烧成了灰烬,凌吃了一惊,不由惊呼:“我的头发!”

    天闲已经仰起头,望着天空,凝重的说道:“很不巧,看来我们要飞上天空去找伊芙了。”

    凌这看着发丝的灰烬,闻言一怔,忍不住抬头,“天上?”

    “伊芙的气息从天空上传来,绝对没有错!而且就在我们头顶,正上方。”

    凌惊愕的望着头顶,闪耀的太阳正在那里洒下耀眼的光,“这怎么可能?”

    天闲玩着天空思索一番,说道:“凌!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比之前要厉害许多吧?”

    “为什么问这个?”

    “如果是的话,你能让虚灵探查一下天空的情况吗?”

    凌抿了抿嘴唇,“如果真的在天空上,那么……或许会有些棘手,我从为听说我们天眼一族有能在半空建造隐形高塔的能力,现在我们居住的大屋就是天眼一族的最高杰作了。所以……”

    说着,凌看了天闲一眼,天闲也正看过来,两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紧张。

    “不是你们天眼一族建造的?”天闲问。

    凌微微苦笑,“如果不是,你打算怎么办?”

    天闲舔舔嘴唇。忽然敲了敲荒尘大剑的剑柄,“你能感觉到什么吗?”

    对于天闲的奇怪举动,凌十分惊讶,不过她心中立刻就意识到了什么,目光不由迅速在黄尘大剑上搜索了几个来回,眼中露出几分期待之色。

    “什么也没有!那是一片虚无。”邪眼的声音传来,而且这次的声音没有回避凌。

    凌听到这个声音显得有些激动,“这……这就是邪眼?”

    “小姑娘,你眼光不错!”邪眼嘿嘿笑了起来。

    天闲加重力量弹了几下大剑。继续问道:“一片虚无是什么意思?”

    “一片虚无,就是一片虚无!什么都没有。”邪眼阴阳怪气的回答。

    天闲默默取下了大剑,瞄了瞄半空,“那是不是说,我现在把你丢上去的话,你也就化为一片虚无,我就永绝后患了。”

    邪眼立刻大叫起来,“臭小子!你不要恩将仇报!你能在那么多次危险中活下来。还不是依靠我的力量!你要是敢现在赶尽杀绝!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天闲笑了笑,随手把剑收好。“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干嘛这么激动?不过既然你这么害怕,那上面难道很危险?”

    “哼!对你们这些人来说,自然是危险的。”

    天闲立刻又取下了大剑,邪眼的尖叫声顿时再度响起……

    凌在一旁万分古怪的看着天闲和自己的剑有来有往的“谈论”着什么,虽然从来没有去过人类大陆。但是邪眼的名号还是听过的,印象里,那是一个无所不为,极其凶恶的邪灵,不过现在看起来……怎么好像被人私养的宠物?

    “你是说……那上面什么都感觉不到。是虚空的世界?”天闲和邪眼的“讨论”终于有了结果。

    “大概吧,但我也不是很确定,毕竟我对探查这种事并不在行,而且这里的环境对我的力量有很大程度的压制。”

    天闲直到邪眼这倒是实话,在这种环境下他还能给出些建议就已经不错了。

    “凌!你能查看一下吗?”

    凌正奇怪邪眼为什么是这么大号的大剑而不是传说中细长的灰刀,被天闲问的一怔,立刻答道:“好的,你等一下!”

    默默念了几句什么,凌的额头上忽然浮现出一道黑色的不明符文,双目同时亮起了奇异的光芒。

    仰头望向半空,凌向半空跃起,就在天闲以为凌要这么飞上天空的时候,一股狂风平地而起,之间地面上涌起一片奇异的光芒,深沉的鸣叫声中,一头庞然巨兽仿佛从地面下钻出来的一样现出巨大的发光身体,跃空而起,稳稳接住凌的身体,驮着她向半空升起。

    天闲仰望半空,那东西俨然好像一头巨型海象,半透明的身体闪闪发光,这还是天闲第一次见到这样如有实体,闪闪发亮的虚灵。

    那“海象”看起来笨拙,在半空却十分灵活,带着凌在半空四下游荡着,速度十分快,而且每个动作都会从半空洒下星星点点的亮光来,整个晴朗的天空顿时多了几分通话的色彩。

    很快天闲发现凌围绕一片区域不停的打转,偶尔还会靠过去,但又立刻后退,那“海象”更是在这个时候会发出低沉的鸣叫声,似乎有些惧怕。

    “凌!带我上去!”天闲鼓足力气,对着天空大声呼喊。

    凌驾着那头“海象”徐徐从半空降落,有些古怪的看了看天闲,“你不是真正的食灵者,恐怕……”

    天闲已经一跃而起,足足跳了二十米骇人高度,一个翻身落到了凌的身边。

    凌惊的目瞪口呆,二十米足有七八层楼的高度,凌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跳这么高,这简直是怪物!

    不过凌很快发现了端倪,在天闲的身体周围。环绕着一层淡淡的虚灵气息,而他的右眼,早已经开始闪烁金光。

    “原来借用了虚灵的力量,你倒是知道在这个地方该用什么力量才最省力。”

    “我只是个半吊子食灵者,过一会支撑不住恐怕就要从天上掉下去了,所以你最好快一点带我去那片奇怪的地方!”

    凌当即升空。皱眉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吗?我查过那片地方了,天空似乎是假的,那周围凝聚着十分安静但却强大的虚灵,就好像一个隔断世界的断层,普通的虚灵是无法靠近的,其他生命自然更加没办法。”

    “好,带我去!”天闲只点了下头。

    凌更加奇怪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天闲看着凌,“我只是不想什么都不做。看着你自己忙活而已,当然说不定我到时候能发现些什么。”

    “真的?”对于天闲这个回答,凌完全无法相信。

    “我说是假的你也不会信的,好了快走吧!”天闲笑着催促。

    凌有些闷气,因为完全把我不到天闲的意向,一面升上天空,一面警告道:“虽然我们似乎已经找到要找的东西了,但你最好老实一点。这个地方十分奇怪,那些虚灵或许会因为什么而暴动。而且在它们的保护下,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们也无从得知。”

    “我会小心的。”天闲递给凌一个安心的眼神,但这让凌反倒更加心里没底了。

    很快,凌带着天闲来到了半空,那一片奇异的区域。

    “看!”

    天闲皱眉,因为天闲什么也看不到。眼前只有一片空荡荡的天空而已,就算是将虚灵的力量催动到极限依旧什么都看不到。

    天闲明白,毕竟自己不是真正的食灵者,在对虚灵的感应上,有些地方是无法做到食灵者那样的。或许凌能看到那些虚灵,但自己却不行。

    “能靠近一些吗?”

    “这可能很危险。”凌虽然这么说,但还是靠近了一些,同时也更加警惕,“这些虚灵很安静,但虚灵从不是安静的东西,它们应该是因为某种原因才安静的在这片区域内,如果不相信触动的话……”

    “再近一点!”

    “再近?”

    “再近!”

    “好,但不能再近了!”凌再次靠近了一些。

    “再近一点!”

    “你疯了?不能再靠近了!”

    “没关系!”天闲立刻打断凌的话,“我相信你,我们不会有事的。”

    “我……”凌一时语塞。

    天闲近距离逼视着凌,“我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躲躲藏藏个的对吗?我们必须做点什么,靠上去!越近越好!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处理!我一点都不担心!”

    “可我担心!”凌大为火光。

    “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也不必担心!”天闲依旧十分平静,“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不尝试一下的话,永远都不会成功!”

    凌绝对不同意天闲的说法,但是天闲闪闪发亮的眼神却让她有些无法承受,那种坚持的意愿火一样烘烤着凌的神经。

    “你这个疯子!”凌避开天闲的眼神,狠狠一咬牙,驾驭着“海象”再次向前靠近,“如果出了意外,你就准备为我当替死鬼吧!”

    “荣幸之至!”

    当那头“海象”再次停在半空时,天闲凝神向前望去,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在这个距离上,终于勉强能看到些什么了。

    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区域,天闲只能看得出它很庞大,但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形状,因为再远一些的地方天闲就无法看清了。

    “是塔形的吗?”天闲问。

    “大概……”凌再次仰望天空,这一片安静虚灵汇聚的区域,如一条通天巨柱一直升到无尽的高空,“应该算是塔形的吧。”

    “算是……那也足够了。”天闲深呼吸一下,向前伸出手。

    凌几乎被吓的险些大叫出来,天闲居然伸手去触碰那些虚灵!但没等她上前阻止,天闲另一手已经按住她,“安静!”

    凌无能为力,天闲的手已经触碰到了那些虚灵……

    那些虚灵十分安静的在一个切面般平整的区域内缓缓游动,而天闲的举动就好像在一潭古井不波的水中投入了十字。

    一瞬间,仿佛得到了某种命令,那些本来安静的虚灵猛的向这边汇集过来,奇异的嘶吼声暴风般席卷而来。

    “快闪开!”凌再顾不得其他,猛的扑向天闲。

    天闲一只手就再次按住了凌,面沉似水,面对蜂拥而来的虚灵眼皮儿眨都没眨,手臂依旧保持着前伸的姿势。

    潮水一样涌来的虚灵在天闲眼前挤成了一团,无数种形状的透明虚灵形体互相叠加挤压,完全分不出个数。

    但……它们没有任何一个能跨过那道无形的墙壁,只能在和天闲一线之隔的地方愤怒的嘶吼。

    短短时间凌已经紧张的微微冒出冷汗,“你……你到底做了什么?”

    天闲这才缓缓收回手,在凌眼前晃了晃,这只手完好无损,丝毫也没有被虚灵伤害过的痕迹,这让凌不由更加瞪大了眼睛,这只手早该刚才被啃的一干二净才对!

    很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天闲有心逗逗凌,“你看,它们在畏惧我。”

    “畏……畏惧?”凌看起来才是有些畏惧天闲,“虚灵为什么……为什么会畏惧你?”

    “因为你笨。”

    “因为……”凌瞬间一愣,“我……我笨?”

    天闲哈哈大笑,立刻吸了口冷气,冻的肺都僵硬了一下,赶紧缩好头,压低声音才说道:“我只是放进去了其他的虚灵,顺便掩饰了我自己的气息,你看……虚灵都被啃噬光了,但也因为那些虚灵,我的手被忽略了,嘿嘿……到底是一些没有智慧的存在。”

    凌目瞪口呆的看着天闲完好无损的手,“你……你,简直是疯了!如果你没有完全掩藏气息,如果你猜错刚才它们冲出来,我们……”

    “我自然能掩藏我的气息,而且我不是猜的,而是知道。”

    “知道?”

    天闲卸下了荒尘大剑,目光渐渐泛出冷意,“你刚才说,虚灵从不是安静的东西,没错吧?可为什么这里的虚灵如此安静?”

    “这……”

    “寒古塔是天眼族发配罪人的地方,那么这些虚灵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呃……是,守卫?”

    “不错!这些虚灵一定是守卫,而且是针对内部的守卫,所以它们无法自由活动,只能在这片区域之内,不得不安静下来。”一边说活着,天闲一边握紧了荒尘大剑,目色开始变得凌厉。

    “你……你要做什么?”凌忽然发觉有点不对了。

    “我刚才不是白白试探的,这些虚灵状态,大概数量……强韧程度。”天闲点了几下头,“大概……明白了八成。”

    凌愈发感觉不妙起来。

    天闲深深的吸气,“我们很幸运,这面关着虚灵的无形墙壁是单向的,看来当初建造这里的人是打算让虚灵干掉一切外来者的,这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方便。”

    “你……你难道……”凌的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躲到我后面去!但跟紧我!”

    “嗡!”荒尘大剑鸣声大作,外青内白的火焰熊熊燃起。

    ---

    这些日子头痛,脑子不灵光,看来要慢慢补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