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一十四章 深入险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凌大为吃惊的看着从天闲腰上那个已经在房子被摧毁的时候已经被压扁的笼子里钻出一只奇怪的鸟来。

    “这……这是灵鸢?我听说过!但似乎胖了一点。”

    “我不是灵鸢。”咕噜啄了啄羽毛。

    这句话差点把凌吓到。

    “这……这东西说话了?”她瞪大眼睛看向天闲,“你,你听到了吗?刚才它……”

    天闲直接向咕噜比了个手势,“介绍一下自己,简短一些。”

    在凌愕然的目光里,咕噜晃荡着自己圆滚滚的身体来到凌面前,清了清嗓子,用人类大陆通用语字正腔圆的说道:“我叫咕噜,谢谢。”

    凌在极短的时间里,脑子有些无法转动。

    “这是我的朋友,现在它负责让我保持和在人类大陆的朋友们的联系,哦!有消息”天闲介绍着,忽然发现咕噜的爪子上帮着竹筒。

    取出信来飞快的看了一遍,天闲非常高兴,沙漠的改造计划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且效果显著,在沙漠边缘,那个原本只有破墙面前遮风挡雨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了一片绿地,虽然这片绿地的绿色植物有点奇怪,不过好歹也是绿地,目前这里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新城市的建设。

    当然,母王腾花可不是什么适合在城市里大面积栽种的观赏性植物,这种东西是有着致命攻击性的,不过既然有露娜在那,情况自然就截然不同了。

    精灵,使天生的自然引导者,是森林的绿色孕育出的生命,没有任何一种生命比精灵更了解森林,更了解绿色植物,露娜从沙漠改造的第一天起,就担当着改造母王藤花的重任。

    而露娜还有一个得力助手——香。

    浇灌沙漠的水全部来自沙漠北部的寒冰融水,就算是现在正在建设城市的沙漠南部,所有的水也都是从北部运输过去的,这虽然消耗的人力物力极其惊人,不过还好沙王有挥霍不尽的财富可以将这件事变得轻而易举,从龙渊帝国和丹特帝国源源不断运输来的物资在这场浩大的工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目前,沙王的御用座驾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拉着以圣痕的能量结界保护的冰块穿越沙漠,这只百多米长的巨兽一次的运输量可以达到上百吨。

    这些寒冰都是经过香亲手处理过的,北部冰原的寒冰全部都凝结着诸神奇异的力量,甚至很多干脆就是有这股力量凝结而成的,香的任务是以闪波刀的银水精魄找到最适合母王藤花生长的水源。

    这些被运往沙漠南部的寒冰,无一例外全部蕴含着柔和,平静的力量,并且渗透了银水精魄活跃的生命力,受到这些水灌溉的母王藤花,在破土而出时就比在寂静森林里温和的多,在经过露娜以精灵的秘法引导,这才能在城市中大面积种植。

    天闲预想着,等自己回去的时候,应该就能看到一个矗立在绿茵中的城市了吧。

    “咕噜,你立刻回去一趟,我有消息要带给露娜姐姐,你就说务必请她帮我这个忙,这是为了救雪的母亲!”天闲飞快的写了一封短信。

    咕噜也不多说,转身钻进巢穴没了动静。

    整个过程,凌都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知道天闲的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她才回过神来,惊讶无比的瞪着天闲,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你……你是,是那个天闲!”

    一句话问的天闲有点愣住,“什么那个天闲,我就是我!”

    “在人类大陆闹的乌烟瘴气,圣灵殿和血盟都想拉拢你,各大帝国也都在关注的那个,持有邪眼魔剑的天闲!?”

    天闲微微怔了怔,“这……你难道才知道吗?我似乎一早就报上名字了。”

    凌嘴巴慢慢的张大,“雪,她……她居然跟你这样的家伙混在一起!”

    天闲不得不翻翻白眼,“这算是哪门子和救命恩人的说话口气,我可是实实在在的大好人!我不知道你怎么听到的这些消息,但外面的传闻大多是有错误的……”

    “我还听说,圣灵殿之所以追杀你,是因为你霸占了西殿的一个女人。”

    天闲顿时满脸黑云,“我说……外面的传闻,大多是错误的!!”

    显然,凌不是这么想的,在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后,凌明显变得紧张而且戒备起来,“你……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难道是想要窥探我们天眼一族的秘密?啊!是的!你得到了邪眼,还想得到更加强大的力量,既然你遇到了雪,必然会打我们的注意,你甚至还挖了雪的一只眼见让自己得到了一部分虚灵的力量,你…………※*¥)”

    天闲无力的听着,简直有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辩解才好的感觉,而且凌不停的说着,就好像她的脑子里有用不完的邪恶思想,然后把这些思想全部套到自己身上来……而且看来她对于她自己的意yin深信不疑,随着她自己的话,居然表情变得越来越恐惧起来。

    “好啦!!”

    当凌开始解释天闲是怎么样意图统治世界的时候,天闲意识到等待凌的幻想结束那才是真正的幻想,“有时间在这里揣测,不如好好听我说接下来的事!这可比我统治世界要靠谱的多了。”

    “你……你要说什么?”凌很紧张。

    看着凌那种‘你不要把恶毒的心思打到我身上’的表情,天闲只能叹气的说道:“我们现在要去救伊芙啊!是去救人!而且我现在已经有了办法,但是我需要你的帮忙!”

    这句话倒是把凌从高高的幻想世界里给拉了回来,她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你……真的要去?我已经说过那里的情况了,你为什么……”

    “因为她是雪的母亲,也是你的母亲!”天闲大声打断凌的话,吐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是个温柔而伟大的母亲。”

    “温柔,伟大?”

    天闲沉声说道:“我没有母亲,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很羡慕那些有母亲疼爱的孩子,特别是那些有母亲为止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的孩子,我想……有的时候你应该庆幸才对。”

    凌不由愕然。

    天闲收拾心情,重新说道:“按照你的说法,寒古塔在极北之地的更深处,在那里已经没有天眼族继续生活,是一片不折不扣的荒芜之地,现在也没有人知道寒古塔在哪里,这些情况看起来对我们很不利,不过,这也是我们唯一的可乘之机。”

    凌诧异起来,“什么意思?”

    “那里荒无人烟,伊芙就算死在那边也不会有人知道,相应的,她要是逃走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凌一双眼睛顿时瞪的老大,“你……”

    “我要去救她,然后带她离开极北之地,去我的小王国,暂时让她在那里生活。”天闲目光抬起,直视凌,“所以我想问你,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愿不愿意也离开这里,去人类大陆?”

    这让凌惊愕的一时无法回答。

    “当然我不会强求,就算你不答应我依旧会治好你的病症,我保证今后你可以走在阳光下,不必再像现在这样过日子。”

    凌动了动嘴唇,话已经到了嘴边,但却说道:“可先不说极北之地深处极其危险,单单就是找到准确的位置都是不可能的,你要怎么找到那里。”

    “所以我需要你帮忙!”

    天闲拿出纸和笔,“我希望你给我记忆里天眼族迁徙的路线图,我想既然这些年那种诅咒般的力量增强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么你们迁徙的频率也必然越来越高。”

    “的确,我的记忆里,已经有三次。”

    “大概的位置,画出来!”

    “可……这没有什么意义。”凌简单的画了三个点。

    “哦!”天闲看着这三个点,不由笑了,“和我想的差不多。”

    “什么差不多?”

    天闲用笔把这三个点连在了一起,“你看,这几乎是一条直线,极北之地荒芜一片,也没有什么地形的区别,我才你们的迁徙都是选择最短的路线,那么必然大致会成一条直线向南方迁移,看来我猜对了。”

    凌望着这条线愣了愣,“你是说,只要顺着这条线一直向北,就能找到寒古塔?”

    “不!”

    心才热起来的凌顿时受到了打击,“你不是说这就是天眼族一直迁徙的路线?为什么找不到?”

    “这只是大致路线,地图上看起来是直线,真的走起来,偏差的距离可能在视野之外也说不定,这只是大概的方向,想找到寒古塔,还需要其他的手段。”

    “什么手段?”

    “我已经让咕噜回去求露娜姐姐了,相信她不会拒绝的,再有就是……我需要具有伊芙强烈气息的物品,衣物也好,饰品也好,要沾染她最强烈气息的东西!”

    “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想现在没有时间详细的解释,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是很清楚原理,要解释起来恐怕要几天几夜也说不清,现在要紧的是拿到这样一件东西,伊芙从前使用过的东西自然都在那栋房子里,但是现在所有的天眼族都围在那边,如果不想让空奶奶知道我们要去营救伊芙,必须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房子里的东西,这才是我们现在最紧迫要去做的事。”

    目色微微沉重,天闲凝声说道:“你现在告诉我,这件东西是什么,我可以找一个借口进入那栋房子,但机会可能只有一次,频繁进出必然会让空奶奶疑心。”

    凌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似乎很难理解天闲的话,“你……你确定能救人吗?”

    “我不确定!但我一定要去!”

    “简直是疯了……”凌烦躁的摇头,“你不可能救她的,无论是谁都不肯能……”

    天闲只是注视她的双眼,“告诉我,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凌不得不避开天闲那种闪闪发亮的眼神,“你……真的要去吗?就算那里可能会要了你的命,你也一定要去吗?”

    “当然!无论如何都要去!”

    凌深深吸了口气,“那好!你要是能证明你有办法找到她,那么我就告诉你到底该去拿什么东西,我保证那是一件会令你满意的东西!”

    “很好!”天闲点头,“很快我就会给你答案!”

    天闲说的一点也没错,咕噜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而且这次带了一封很长的信回来。

    信上的内容大致如下:

    “你这个死小鬼!自己跑到极北之地去逍遥自在,却把姐姐我留在家里为你累死累活,而且不仅没有任何慰问品,现在反倒要来套姐姐的老底儿,我真不知道我当初到底是脑子里的哪根筋不对,一定要离开寂静森林,跑到这个空气里满是尘土的地方来,要知道从前的话,姐姐我每一天醒来的时候……

    …………

    …………”

    信上是露娜万分不满的抱怨。

    在信的最后,露娜的字迹忽然变得整洁而且清晰起来:

    “小子,这种事尝试一下未必不可,但或许会有危险,你最好给我活着回来。”

    随后,是一大片蝇头小字。

    看着这些文字,天闲会心的笑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活着回去,并且带着礼物。”

    “这是什么?”凌有些好奇的凑过来,看着那些蝇头小字不由皱眉。

    天闲晃了晃那封信,“你知道精灵的‘搜捕藤’吗?”

    “搜捕藤?那是什么?”

    “是精灵依靠天生的能力驱动森林生命的一种秘法!我让咕噜回去,就是去恳求露娜姐姐将这种秘法传授给我。”

    “传授……给你?”凌的眼中露出了看白痴般的神色,“你难道是精灵吗?”

    天闲不以为意,“我自然不是精灵,但我很快就会证明给你看,我能找到伊芙!”

    凌对此十分怀疑,特别是在天闲忽然不再理会她,而是坐在一边聚精会神开始读起那封信来之后,凌十分清楚,异族的天生能力是无法被其他种族学习的,这就好像狮子天生长着锋利的爪子,人类一辈子不剪指甲也长不出那样的爪子。

    同样的,精灵的能力就是精灵的能力,人类无论如何也是学不来的。

    整整一天的时间,天闲坐在那里不吃也不喝,只是盯着那封信不停的看,时而在桌子上比划着什么,还会喃喃自语。

    凌见到天闲这个样子不由大为泄气,先前心中涌起的那股冲动也渐渐淡去。

    空奶奶似乎很忙,一天也没有来看望天闲和凌这两个病号,好在凌对空奶奶的房子似乎也不算陌生,自己找了一些食物,当然天闲根本没吃。

    在凌打着哈欠,已经准备去睡觉的时候,忽然间天闲一声欢呼:“我明白了!!”

    凌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天闲已经冲到了她的面前一下抓住她的双手,“凌!给我一件东西!要你经常带在身上的!”

    “什……什么?”

    天闲目光一转,索性直接在凌的发间轻轻一扭,凌痛呼,已经被天闲拔了两根头发。

    “你!”凌顿时恼怒万分,“我们天眼族的女人是不能被……”

    “嘘!”天闲当即打断了她的话,“站远一点,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

    凌大皱眉头,“现在就证明,要我退远一点。”

    “打开房门,站到走廊上去!”天闲兴奋的说。

    凌耐着性子,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站在走廊上瞪着天闲,“好了,那么你就开始吧,如果你真的能证明什么的话,那么我就……你,你在做什么?”

    忽然间,凌发现天闲的右眼正渐渐透出金光,虚灵正慢慢在他身边浮现,并且开始环绕他悄然的转动。

    “不要动!”天闲大喝一声,“安静的看着!”

    天闲满头大汗,小心的引导着虚灵的游动,手中握着凌的发丝,不时轻轻晃动。

    凌惊讶的发现,天闲引来的虚灵其实并不是在环绕着他的身体转动,而是围绕着他的手,准确的说是手上的那两根发丝,那些虚灵不断的绕着发丝旋转,并渐渐靠近,最终轻烟般融化在发丝中。

    这还是凌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景象,就算是天生的食灵者,可她也不知道天闲到底在做什么。

    很快,天闲手中的两根发丝开始飘了起来,就好像被赋予了生命般自动的盘旋舞动起来,一道道比发丝更加纤细的丝线从上面伸出,向四面八方犹如一张网般扩展开来。

    “这是?”凌吃惊的望着这张网,从能量波动上来推测,这完全是由引导后的虚灵凝结的能量丝,不过这能量丝太过细小,根本没有任何威胁性。

    这些网子般的丝线延伸过整个房间,延伸到走廊上,然后轻轻的攀住了凌的身体……

    “怎么样?”天闲望着被虚灵的能量丝缠住的凌,眼中一片兴奋。

    凌简直不敢相信,只有延伸到她身边的能量丝缠住了她,其余的能量丝依旧在向外延伸,无论碰到任何东西都不会产生任何反应,这一张大网,俨然就是为了捕捉自己的位置而存在的。

    “这就是你的办法?”

    “不错!”天闲不无激动的大声回答,“露娜姐姐说过,精灵所催动的力量是生命能量的一种,而虚灵归根结底也是一种生命能量,虽然有很大区别,但相同的地方也很多,如果以虚灵的力量代替精灵的能力,那么只要稍加改造,类似搜捕藤的招数我也可以使用。”

    “精灵……”凌不得不点头,“我早就听说精灵使一个神奇的种族,没想到今天却是在一个人类的身上见识到了这个种族的奇特之处。”

    天闲举起那两根发丝说道:“这只是两根发丝,气息十分微弱,如果能有什么东西具有伊芙强烈的气息,那么搜索的范围将会极大的扩展,绝对可以超过我们的视野,而且这种方法比用眼睛去搜索要可靠的多!”

    “只要我们知道了大概的方向,必然能找到伊芙!”

    凌思索了一会,终于,点头,“或许吧,这听起来似乎真的有了点希望。”

    天闲大喜,一下抓住凌的肩膀,“那么现在快告诉我,要找到伊芙,应该拿什么东西才好?是衣物还是首饰,还是其他的什么,我立刻就去拿!”

    凌皱着眉,思索着,似乎这是一个十分困难才能想出答案的问题。

    过了好一会儿,凌才歪着头问道:“真的,必须要是一件具有最强烈气息的东西?”

    “嗯!最好是她从来都不离身的,我想在那栋房子里应该有这种东西,而且最好能体积稍微大一些!”

    “要气息最强烈的,体积最大的?”

    “对!”

    “好吧,那么……你现在抓着的,就是那件东西了。”

    “啊?”

    天闲忽然瞪大眼睛,上下打量凌,“这……这件衣服?”

    “不,是衣服里我。”

    天闲已经瞪大的眼睛顿时又瞪大了一圈,“你……你!!?”

    凌打开天闲的手,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我,不然还能是什么?我是她的女儿,是她亲自孕育而生的血脉,还能有什么比我更具有她的气息,而且我的体积似乎也足够大,还有就是你根本不必去房子里再去翻找,这很方便,不是吗?”

    天闲哑然。

    凌继续说道:“如果这样能找到她的话……或许也不错,我虽然对她没有什么感情,但……她毕竟是我的生母。”

    “可你的身体……”

    “你要多久才能治好我?”凌万分直白的问。

    “那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我现在手上没有能使用的药材!”

    凌似乎早知道是这样,点头说道:“好吧,但这没关系,如果是进入极北之地深处的话,我有办法克服我身体的缺点,但是在最初,我需要你的帮助。”

    “帮助?”

    凌微微一笑,“没什么,只是做一些你以前做过的事而已。”

    ……

    修复房子的工作是十分艰难的,因为这是天眼族的先祖留下的宝贵遗物,是天眼族全胜时期最能体现天眼族强大力量的结晶,而关于这种折叠空间的制作手段现在早已经失传了,后人只能从零星的记载中做到努力的修补,而且就算是修补也无法完全恢复原样,这种让天眼族在极北之地有安身之所的巨大空间房屋,正在一点一滴的崩坏,好像天眼族的没落一样。

    用了三天时间才算把房子修补完毕,空奶奶十分疲惫,她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家中还暂时居住着两个不安分的小家伙,这几天居然把他们忘的一干二净。

    “反正也饿不死……”空奶奶十分不负责的摇头叹气。

    一进门,空奶奶就不由皱起眉,在门口的桌子上压着一张字条。

    “空奶奶,家里真的太闷了,我要出去散散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我顺便借走了一些食物,如果我回来,我一定会还的,顺便我也借走了一些衣物,如果我回来,我也会还的,雪还在睡着,麻烦您暂时照顾了。”

    “凌!!”

    空奶奶的怒吼声瞬间充斥了整栋房子。她发疯一样搜索起来,但是家中哪还有凌的影子,而且天闲也已经不见了,只有雪还安静的躺在房间里,睡着,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

    ……

    极北之地风雪怒号,天闲挎着荒尘大剑,和来时是相同的打扮,背上一样背着长长的布包,正艰难的走着。

    不得不说极北之地是一个让人极度抓狂的地方,在身后是晴朗的艳阳天,可是前面一半天空却乌云笼罩,刮着寒冷的暴风雪。

    “你们极北之地这样的天气很常见吗?”天闲不得不抱怨,因为现在不仅路更难走了,空气里的温度也更加低了。

    不过这次天闲在空奶奶家里找到了厚厚的棉衣,嘴巴都埋在厚厚的棉绒中,说话倒是不必被冻到牙齿了。

    “难道人类大陆的天气不是这样吗?”天闲背后传来凌的声音,那厚厚的布包中,居然是凌。

    “人类大陆也是这样才叫见鬼。”天闲哼了一声,“怎么样?背后的太阳是很足的,你还没有被烧焦吧?”

    “除了有些闷,没什么不好。”凌的声音十分平静自然。

    “那就好,我真怕我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你已经变成了烤肉,那样我可就前功尽弃了,而且在食物稀缺的情况下……”

    “你这个混蛋给我闭嘴!”凌恼火的叫了起来,“你最好希望我一直好好的,否则你就没办法找到那个女人了!”

    天闲耸耸肩,“那个女人?对自己的生母就是这样的称呼……我其实很难理解,既然你不在乎她,为什么还要冒险和我一起出发呢?你应该明白,稍有不慎你就会葬身在阳光下的。”

    “我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没有什么好畏惧的,死亡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玩意儿!而且我也不想在留在那个令我感到窒息的村庄里了,就当作是出来散散心好了,如果一不小心死在了外面,那么就像那个女人说的,这就是宿命!”

    天闲看了看前面黑压压的天空,暴风雪似乎毫无停止的意思,不由无奈的摇头,“可我似乎觉得你没有要按照宿命来活下去的意思,你先前说有办法克服自己的情况,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现在不能克服?”

    “你的问题太多了!赶紧加快速度!我在里面闷热的很!”

    天闲苦笑,只好无奈的加快脚步……

    ……

    远离了天眼族的村庄,天闲背着凌踏上漫漫征途,按照先前计算好的方向不停的向前走着,经过了七八天的时间后,天闲发现了一座村庄的遗址,这是一个十分奇怪的遗址,这里没有房屋,但遗留着一些栅栏和杂物之类的东西,可以看出曾经有许多人在这里居住过。

    这应该是天眼族上一个居住地的遗址,天闲知道自己的方向没有错。

    找到了天眼族上一个居住地,这让天闲备受鼓舞,并加快了前进的步伐,而在越过这个村庄之后,天闲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古怪。

    那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感觉,周围只有无尽的冰雪,空旷的天空,除此之外这荒芜的极北之地几乎什么都没有,但是天闲却感到周围有许多东西围绕着自己,而那并不是虚灵。

    整个世界都透着一种十分古怪的气息,俨然有什么东西在窥视自己,甚至在近距离观察着自己,这明明是不可能的,但直觉却一直如此。

    又一连走了五天,天闲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下。

    空气里的温度已经降低到了一种骇人的程度,天闲不敢在随便露出嘴巴呼吸,因为在毫无防备的吸入空气的一刹那,水汽就会变成锐利的冰晶刺进你的肺。

    难以想象的寒冷消耗着天闲的体力,这让天闲感到极为疲惫,逆心诀的力量几乎都用来对抗寒冷,行进的速度也明显减慢了。

    天闲决定休息一天,并且重新梳理逆心诀。

    虽然天气寒冷的厉害,但有一个办法却可以暖和起来,而且这个办法在极北之地是极为容易实现的。

    挖一个雪洞,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休息地。

    在深深的积雪之下挖出一个雪洞,里面明显要暖和的多,起码可以露出嘴巴自由的呼吸,而且只要多挖几个弯角,让光线暗淡下来,就算是凌也可以出来自由活动。

    “我们走了多久了?”凌吃着食物问。

    天闲盘腿坐在一旁,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一言不发。

    凌很讨厌天闲身上的光,不过好在这光十分微弱,也不会照亮周围的,倒是可以忍耐,见天闲也不回答,凌自己回答道:“我们已经出来快半个月了,目前应该快要接近我们下一个被放弃的村庄了,按照这个速度,我们要想找到寒古塔,恐怕要很长的时间。

    天闲虽然在一心梳理着逆心诀,但还是在听着凌的话,忽然心中一动,问道:“我们会不会在半路上就追上伊芙?”

    “不会!”凌回答的十分肯定,“她现在已经在寒古塔,而且已经到了很多天。

    “为什么?”

    “因为她不是走我们这条路。”

    天闲吃惊的睁开眼,“你说什么?她不是走我们这条路?”

    “当然,否则谁去送她呢?那可是十分危险的。”

    “那么……”天闲忽然明白了些什么,“她是通过另外的途径去寒古塔,难道……是你们那些房子那样的折叠空间?”

    “很聪明!”凌笑了笑,“空奶奶知道一个地方,可以直接去往寒古塔,她就是通过那个地方送人过去的,据说那是先祖们留下的通道,除了族长,没人知道在哪?”

    “你为什么现在才说?”天闲恼火无比。

    “因为我们已经出来了很久,你已经无法再后悔。”凌笑的带着那么几分得意。

    “你难道有什么目的?”

    黑暗中,凌望着天闲,“是的,我的确有些目的,这需要我们慢慢的深入极北之地,要知道想找到空奶奶掌握的那条通道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直接到达寒古塔的话,我的目的也就完全无法达到了。”

    “你……难道就不怕伊芙她现在已经死在寒古塔了吗?”天闲怒喝一声站了起来。

    “难道你以为从空奶奶手里挖出那条通道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可以吗?”凌毫不示弱,“千年来,知道那条通道的只有族长,还从来没有其他人知晓那条通道,凭什么就是你能短时间挖出这个秘密?你能保证在我们走到寒古塔之前就找到那条通道吗?”

    天闲盯着黑暗中的凌,这个问题却无法回答。

    “哼,我们这样走或许才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只有这样,才可能有办法救她。”凌深深吸了气,口吻忽然有了微微的变化,“到了这里,我大概……也应该能适应了,从明天起,我们可以加快速度。”

    “你……适应了?”

    “不错,我说过,只需要你在最初的时候帮我一下,如今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差不多能感觉到,我已经可以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天闲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你足够聪明,应该能猜得到才对。”凌起身,向雪洞外走去,在前面的转弯处外面的光亮会稍强一些,平常的时候凌是无法呆在那的,但是这一次,她居然停在了那里,让微光照在身体上,照在脸上,照在手臂上,而且毫无痛苦之色。

    “凌?”天闲的声音充满了惊讶,以及一种不安。

    凌在微光中笑着,嘴角勾起一个妖异的弧度,“我之前不是对你说过,我们天眼一族之所以不停的向南部迁徙,是因为这片土地上那种疯狂的力量正在追逐着我们,你瞧,就好像……是这个样子。”

    说着,凌轻轻撩起她苍白的长发,天闲不由双眸一紧。

    凌的额头,赫然出现了一对黑色的短角!

    --

    好久没写大章了,似乎有点啰嗦(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