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一十一章 诅咒之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ps:看《逆血天痕》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天闲感觉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女孩子,而是一只受了伤的猛兽,而且是拼命扑上来的猛兽。

    现在天闲脑子里有些混乱,无法好好思考凌所说的话,而对方似乎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正发疯一样的缠上来。

    “唰!”

    天闲猛的拉开窗帘,又立刻将窗子拉好,房间里在一瞬间被阳光照亮,凌惊呼一声,畏惧的向后退去,顿时再也不敢上前来。

    黑暗的房间里,天闲靠在窗子上,凌躲在床边,两人的呼吸声都有些沉重,这让黑暗的房间中更显得压抑,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

    “哼……果然是嫌弃我太丑陋吧!”凌冷笑,“我现在这个样子,就算不畏惧阳光,也一定不会有人喜欢的。”

    天闲没有回答,用窗帘罩住自己,远离了房间里的黑暗。

    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天闲恍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外面虽然荒芜一片,但阳光却带来了温暖之意,这让天闲的精神稍稍放松下来,脑子也开始能正常的思考,凌在床边见天闲站到了窗帘后面,阳光从掀起的窗帘下透射到房间的地面上,立刻再次向后退了两步。

    好一会儿,天闲才感觉自己完全从凌的话中清醒过来,拍了拍脸蛋,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

    钻出窗帘,将明亮的阳光留给了身后的世界,天闲再一次回到了黑暗的房间内。而凌躲在最远处,最黑暗的地方,仿佛深渊里的幽灵。

    来到床边,天闲凝视着凌,凌的呼吸依旧沉重,同样凝视着天闲。但她没有在疯狂般的扑上来,因为在她眼前那双明亮的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凌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找到可趁之机了。

    “自命清高的家伙,本来你可以得到我,而且我不需要你为我负任何责任,甚至可以随便你玩弄,可惜……你那可笑的自律让你失去了机会。”

    “那真是遗憾。”天闲笑笑,“我的确失去了好机会,人一旦清醒过来。好多事就不会去做了,我想你也一样。”

    “我从来都很清醒。”凌哼了一声。

    “好吧,那么我也做一些清醒的事情好了。”天闲的双眼中忽然间闪过一道精芒,两手快如闪电的按住了凌的双肩,微微用力已经抓起她的身体,回身将她整个按到了床上。

    凌大吃一惊,立刻本能的挣扎起来,但是她的力量怎么能和天闲相比。

    “你不是说随便我玩弄?这么快就忘记了?”天闲按住她。大皱眉头。

    凌喘息着,虽然是在黑暗中。但是借助微弱的光线天闲依旧能发现她被灼伤的脸上红云密布。

    瞪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天闲,凌咬紧牙关,猛的闭眼扭过头去。

    看着似乎接受了目前的状况,已经完全放弃自己的凌,天闲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伤感——难道就这样憎恨着雪吗?就算牺牲自己也要伤害她。

    “不许动!”天闲命令着,飞快解开了凌的外衣。凌身体颤抖着,急促的呼吸让胸口剧烈起伏,但她咬牙坚持着,一动也不动,一声也不吭。

    房间里光线十分昏暗。好在天闲目力敏锐,倒也能差不多看清凌的身体,脱去了她的外衣后,天闲拿眼一看凌的身体,简直触目惊心。

    很难想象一个这值青春貌美的女孩身上会有这样的伤痕,凌的双臂、肩膀、脖颈,主要会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烧伤,伤痕纠结扭曲,看起来简直有些恐怖。

    轻轻摸了摸她手臂上较轻的伤处,天闲感到凌忽然猛的颤抖了一下,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不安。

    “疼吗?”天闲问。

    凌冷笑,“有什么关系吗?反正已经习惯了。”

    这句话让天闲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悲哀。

    不再说话,天闲坐到一边,捡起凌被烧毁的那半截发丝,细细观看起来。

    凌紧张的躺在那,她其实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也不知道一个男人对自己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男人喜欢女人的身体,而且喜欢年轻女人的身体,尽管她还不能算是一个女人,但偶尔从族内那些男人的目光里,凌看到了渴望,那种目光让凌明白,自己正慢慢的变得吸引男人。

    不过这并不代表凌了解男人,从有限的资料中,凌知道女人们主动的时候,男人们通常不会推辞,而之后的事就交给男人就可以了。

    但似乎……应该发生的事不是像现在这样的。

    “你看我的头发做什么?”凌紧张的躺在那,却发现天闲坐在她身边只是出神的摆弄她的发丝,一会凑在眼前仔细观看,一会又用手捻动,还会用鼻子嗅一嗅。

    天闲皱眉思考着,也不理凌的话,又小心检查起她的手臂。

    凌却更奇怪了,虽然她从来没有勾引过男人,对男人的意义也不是很了解,但她也明白当男人把女人扑倒在床上时,似乎不是为了做现在的事。

    “你到底在做什么?”凌猛的抽回手臂,但她才有这个念头,天闲已经闪电般扣住了她的肩膀,并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命令,“别动!躺回去!”

    凌微微愣住,黑暗中天闲看了她一眼,第一次让凌发现天闲的眼神除了明亮之外,居然如此凌厉!那眼神带着绝对的责备和微怒,凌厉的让人瞬间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不由自主,凌老老实实的躺在那,心里一片疑惑:难道……这就是男人渴望女人的事吗?但为什么这好像是在检查伤势一样?

    检看凌的伤势良久,天闲思索一会儿,随手一样,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几枚闪闪发亮的银针。

    或许女人天生就对针十分敏感。凌看到天闲忽然亮出了银针,顿时惊的瞪大了眼睛,“你……你要做什么?”

    正聚精会神的天闲再次皱眉,运力在指,瞬间点在了凌支起的身体上,凌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忽然没了力气。软绵绵的倒了下来,正想要叫,地方的手指又戳在身体另一个地方,顿时嗓子似乎完全哑掉,完全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瞪圆了眼睛,凌望着天闲,终于心中开始滋生出一种恐惧来,当天闲开始把银针慢慢刺进凌的手臂,凌的这种恐惧简直上升了到了极点。可她不能动也不能喊,只能额头上一层一层的冒着冷汗。

    天闲对此视而不见。

    凌很快就后悔自己刚才一时冲动的话了,因为天闲把凌的许可发挥到了极致,俨然在把凌的身体当作一件大玩具随意的摆弄着,这让凌感到了无以伦比的恐惧。

    天闲检查了凌的发丝,手臂,脸庞,并且在手臂和脸上扎了数十根银针。然后仔细的研究了凌腹部完好光滑的肌肤,期间仔细摩挲并且用银针轻刺观察凌的反应那段时间。凌麻痒难耐,简直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仔细查看过凌的双眸,又掰开她的嘴巴挨个牙齿摸了一遍,前前后后天闲做了许多让凌莫名其妙并且畏惧不已的事后,终于安静的重新坐下来思考。

    值得一提的是,这期间空奶奶来过一次。她发现凌半裸的躺在那,而天闲正聚精会神的抚摸着她的小腹,然后在凌求救的目光中咳嗽了一声,转身离开……

    思索一阵后,天闲起针查看了下针尖。有所判断似的点点头,随后飞快起掉所有的银针,并解开了凌的穴道。

    凌一旦重获自由,立刻抓过自己的衣服遮挡身体,并且飞快的缩到了床的另一侧,惊恐无比的检查着自己被银针刺过的地方,“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因为有些疑惑,所以想自己动手寻找一下答案,还好……有了满意的结果。”

    凌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被针刺过的地方俨然什么都没有,心中多少安定了几分,“什么结果?”

    “关于你为什么会畏惧阳光的结果。”

    “我……我……”有那么一瞬间,凌感到有点微微恍惚,然后猛的睁大双眼,“我为什么会畏惧阳光!你说你知道为什么?”

    “不错,而且我还知道怎么治疗。”天闲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值得庆幸的事,在这个世界,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十分难解决的问题。”

    凌完全震惊掉了。

    自从雪离开极北之地后,这个被诅咒的命运就由自己背负起来,那种被族人用异样目光看待,那种无法沐浴阳光,就好像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感觉简直让人为之发疯,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么久的时间,并且顺利的长大成人,还继承了圣痕,学会了如何操控虚灵的力量。

    这命运般的诅咒……可以被解决?

    凌的呼吸不由自主开始变得急促,“你……你再说一遍!”

    天闲很喜欢凌现在的表情,那种惊喜,那种渴望以及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会有的明亮眼神……

    “要我再说一遍很简单,但我需要确定一件事,这要你配合才行。”

    “什么事?”

    天闲咬破了手指,伸到凌的眼前,“喝掉这些血。”

    凌的面孔一阵抽动,“你……你难道是在耍我?”

    “不,这十分严肃!所以我才说需要你配合。”天闲摇摇头,“如果你觉得脏,可以自己咬破我另一个手指。”

    凌无法确定天闲到底是不是在戏弄自己,可是刚才天闲所说的话却对她有着无以伦比的诱惑力,看着天闲慢慢流血的手指,凌眨眨眼睛,深吸一口去,低头含住了手指,轻轻吮吸凌几下。

    血腥味让凌有些反胃。

    在凌轻轻吮吸鲜血的时候,天闲仔细的观察着凌的反应。

    伤口很小,血也有限,凌几下吮干了血液,飞快放开天闲的手指。“你……你这下满意了?你……要是你说不出让我满意的理由,我一定会杀了你!”

    “很好,我很满意。”天闲放下心来,“很抱歉要你做这样的事,不过这个世界十分奇怪,就算冒出一两个真正的吸血鬼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所以我想验证一下。”

    凌完全听不懂天闲的话,“什么这个世界?什么吸血鬼?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天闲开心的笑了两声,“不必在意细节,你只要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可以医治就好了。”

    “医治?”凌用一种怀疑但又渴望着,生怕天闲会下一刻反悔的眼神看着他,“我的诅咒……可以医治?”

    “那不是什么诅咒!”天闲字字清晰,言语中带着十二分的自信,“也不是什么不可反抗的命运,是完全可以治疗的病症。”

    在灰暗的十三年生命中。这是凌听到过的,比阳光还要灿烂而温暖的话……

    “真……真的?”凌感到自己鼻子有些发酸,黑暗中眼前少年的面孔似乎更加模糊了,而且有什么东西在眼中涌动。

    “当然!”天闲笑了笑,“不过我需要几样药材,嗯……在人类大陆应该不难弄到。”

    听到天闲确定的回答,凌的身体不知不觉无力的软了下来,一种近乎虚脱的感觉在凌心中肆意蔓延。生命中最让她无法承受的沉重,居然……有办法解决掉。

    “我……我真的能。能恢复从前的样子?”凌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不。”

    天闲的回答让凌一愣,“不?不,是什么意思?”

    “我可能无法让你回到从前的样子,因为我也根本不知道那种手段,但我可以让你不再畏惧阳光,身体不再被阳光伤害。”

    “那……那我。我一生都会是这个模样?”凌愕然。

    “有什么不好吗?”

    凌被天闲问的一时有点无法回答。

    “你恢复本来的模样,大概就是现在雪的样子吧,你很喜欢和雪一样吗?”

    “不!”凌想也不想的回答。

    “那就可以了。”天闲随意的一笑,“外貌这种东西,并不一定非要计较的。而且你现在已经足够漂亮了,将来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凌这次又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天闲的话,而且感到似乎……有点难为情。

    “你放心,你现在的肤色十分苍白,看起来不够健康,发色也是如此,但经过治疗后虽然无法改变这种颜色,但看起来会更加圆润,变得白皙晶莹,就好像天生的肤色一样,嗯……总之会很漂亮的。”

    对于天闲描绘的未来,凌简直不敢想象。

    但是在激动过后,凌很快冷静了下来,回想刚才的种种,凌不由皱起眉,“你刚才是在检查的伤势和病症?”

    “当然!难道你还期待其它的?”

    一句话把凌气的要死,不过现在凌不敢顶撞天闲,咬牙再次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没有理由帮我!你既然不想得到我,自然没有理由帮我治疗!”

    “你是雪的妹妹啊,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一瞬间,怒意再次充满凌的真个内心,“到了这个时候,你居然还顾念着她!难道你没看到我的样子!难道你还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魔!?”

    “我正是看到了你的样子,才更加确定了某些事,如果你能安静下来的话,我倒是可以说给你听。”天闲淡淡笑着,“当然这可能并不是你喜欢的,不过那应该是事实。”

    凌眼中闪动着不安和焦躁,“事实?什么事实?”

    “你畏惧阳光,这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诅咒,虽然和我的认知有些出入,但这的确只是一种病症而已,而且既然你和雪是双生子,没有理由只有雪患病,而你平安的降生。”

    凌很有些吃惊,“你说什么?”

    “我想这不可能是遗传的病症,虽然这有违我的认知,但我不得不推断这是在极北之地的某种奇异环境下引起的,不过作为双生子,只有雪受到了影响,你却平安无事,这也十分罕见,或许,还在母亲的体内时,雪就在保护你了。”

    “胡说!”

    “或许这是胡说,不过雪带着你们口中的诅咒降生,而你平安无事,这是事实。”

    “可是……可是她后来夺走了我的一切!将这诅咒强加给我,这你又怎么说?”凌大声质问。

    天闲奇怪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病症怎么可能随意在人身上转变?雪当时还很幼小吧,她是怎么做到的。”

    凌呼呼喘着气,“我……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我失去了一切!而她得到了一切!从此我只能生活在不见阳光的黑暗中,只有在阴云密布的天气才能外出!好多次我差一点就死在阳光下!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就好像该躲在黑暗中的不详苟且偷生!”

    天闲神色微微动了动,“你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我一觉醒来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凌怒道。

    一觉醒来……天闲心中顿起疑惑。

    “好吧,你先休息一下,我要去见空奶奶,看看是不是能搞到一点必要的药材。”天闲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我会很快回来的,不要担心。”

    “鬼才担心你!”(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l~1`x*>+`<w>`+<*l~1x)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