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零九章 真相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 )ps:看《逆血天痕》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无边的黑暗笼罩着整个世界,天闲如坠深渊,伊芙离开时的精神影响还没有消除,又被无数虚灵啃噬身体,这几乎让身体完全垮掉。⊙四⊙五⊙中⊙文,

    还好,逆心诀依旧能够起到一些作用,模模糊糊之间,天闲明白自己似乎死不了,而且……

    而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来回移动。

    这是一个很暗的房间,窗子上挂着厚厚的窗帘,五步之外就再看不清任何东西,凌浑身都裹在严严实实的被单中,正用毛巾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天闲的脸。

    “人类都是这么蠢的吗……居然还来救我,明明不必伤的这么重,啊……能活下来真是奇迹。”自言自语着,凌的声音有些寂寞,也有些疲惫。

    “不过你真的是人类吗?伤口居然这么快就结痂了?”凌在水盆里洗着毛巾,目光却一直留在天闲身上,在天闲的面孔和露在空气里的脖颈上,深深的骇人伤口已经愈合结痂。就常识而言,这样严重的伤是极难在短时间愈合的,特别是被虚灵攻击过的伤口。

    “你真是个强运的家伙,在我们天眼族的历史上,被虚灵攻击,最后伤口恶化身体崩溃而死的比比皆是,你这样的伤还能活下来,而且这么快就愈合,算得上是奇迹了。”

    慢慢擦拭天闲的脸颊,凌沉默了起来,好久之后才无奈的说道:“很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但……你这样的伤,今后恐怕没有办法再继续修炼圣痕了,甚至,甚至普通的生活都可能有困难……”

    凌咬紧了嘴唇,“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发疯,早知道会这样,就算你摸……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那样的!可你……你居然又冲过来救我。”

    长长的吐了口气,凌沉默下来,这个黑暗的房间陷入了让人难以忍受的沉默之中……

    黑暗中的沉默,好像要把凌完全吞掉,也才从昏迷中醒来的凌倍感煎熬……

    而就在这时,一缕微光穿透了黑暗。

    凌几乎是惊的跳了起来。因为天闲的身体忽然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这光晕虽然并不十分明亮,但在这黑暗的房间里却刺眼无比。

    惊疑不定的看着身体发出微光的天闲,凌有点不知所措。

    “呃……啊……”忽然天闲身体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声音。

    凌顿时大喜过望,立刻扑上来,“喂喂!你醒了?你醒了?快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喂!”她开始用力晃起天闲的身体。

    天闲终于睁开了眼。并吃力的看着凌,嘴唇微微蠕动。似乎要说什么。

    凌赶紧把耳朵凑到天闲嘴边,“你想说什么,我在听着。”

    “住……手。”

    “什么?”凌疑惑的看了看天闲。

    “你……晃的我……好疼。”天闲努力了几次,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凌的脸色顿时那叫一个精彩。

    丢下天闲,凌独自一个人离开了房间。很快她就带着空奶奶和好几个人回到了这里。

    空奶奶也没有拉开窗帘,就在这昏暗的房间里为天闲检查了一下伤势,随后点点头,“看来这个小子的命倒是够硬!现在一切都好,等过几天再看恢复的情况吧!”

    转身。空奶奶肃然的看着凌,以命令的口吻交待道:“凌,现在我们要全力修复那栋房子,你知道那是多么麻烦的事,我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你们身上,你的情况你自己清楚,很快你就会康复,不过我要暂时把你关在这照顾这个外族人,算是对你的一部分惩罚,你有异议吗?”

    凌哪有说不的余地……

    很快空奶奶匆匆离去,房间里又剩下凌和天闲两个。

    “呼…………”凌大大的送了口气,这次她闯了大祸,空奶奶暂时没空理会她,这倒是让她感到轻松凌不少,当然,挨罚的日子还在后头。

    “要喝水吗?”

    凌来到天闲身边,晃了晃手里的水壶。

    “雪……在哪?”

    凌不由叹气,“你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活过来已经是万幸,居然一醒过来就问别人的情况,当时也是一样!你这个蠢货居然还会想着来救我,简直是无法理喻。”

    “雪……她在哪?”天闲又一次问。

    “她很好。”凌无奈,只好答道,“她目前在空奶奶的住处安睡,整个天眼一族,没有比那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天闲悬着的心顿时落地了。

    “我……想喝水。”

    凌才把水壶放下,不由翻了个白眼,只好再拿起水壶给天闲倒了杯水,轻轻抬起天闲的头,小心的喂给天闲喝。

    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凌发现天闲看着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你……怎么穿成这样?”对于凌把自己全身上下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双眼的打扮,天闲倍感奇怪,从她说话的底气和行动的敏捷来看,凌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才对。

    “我喜欢。”随意回答,给天闲喂完水,凌迅速远离了床边,就好像生怕天闲看到她身上藏着什么秘密一样。

    “为什么……挡着窗帘?”天闲看着厚厚窗帘下透进来的淡淡阳光,满心疑惑,“能……让我晒晒……太阳吗?”

    “不行!”

    出乎天闲意料的,凌坚决的拒绝了天闲的这个要求,口气斩钉截铁,完全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你受伤了?”天闲明白了什么。

    “我的事不必你假惺惺来关心,难道你一转眼就忘记了,但是你对我是怎样的愤怒和不满,站在你眼前的。可是几乎害死了伊芙的凶手。”

    天闲看着隐藏在房间阴影里的凌,露出了虚弱的笑容,“抱歉,似乎……是我会错意了。”

    “抱歉?你有什么可抱歉的吗?”

    天闲艰难的活动了一下脖子,逆心诀正在迅速的恢复体力,正让天闲感觉逐渐舒服起来。“我一时着急,却犯了个愚蠢的错误,我相信……你不是要害伊芙的。”

    凌听到天闲的话完全愣住,“你……你在说什么?”

    “那天早上,空奶奶带人去你们家里,我就在旁边,我听到她并没决定要带谁走,那个时候……你挺身站了出来。”

    “你在保护伊芙,保护你的母亲。”

    凌沉默了一阵。然后哼道:“愚蠢,那只是我在演戏而已,我知道空奶奶不会让我离开的,我还年轻,而且天赋极好!对族人的意义更大!”

    天闲笑笑,“原来是这样……那真是抱歉,看来我又猜错了,不过……”

    “不过什么?”凌忽然寒声打断凌天闲。

    “呃……”天闲吞了吞口水。感到了凌无形的杀气,立刻改口。“不过,我能再喝点水吗?”

    凌哼了一声,又端了一杯水过来,不过她才再来扶起天闲时,却惊愕的看到:天闲抬起那条伤痕纵横的手来,从她手中接过了水杯。

    “你。你能动?”凌眼睛瞪的老大。

    “刚刚才能动,谢谢你刚才喂我喝水。”天闲舒服的把水喝掉,笑着把水杯还给了凌。

    凌这才忽然间发现,天闲醒过来才一小会儿,明明开始说话十分吃力。但现在除了能听出有些虚弱,和平时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你是怪物吗?你的身体在恢复?”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脑子里冒出来的这个判断。

    天闲摸了摸自己胸口的伤,无奈的苦笑,“现在只有这点力气而已,这次似乎伤的有些重了,还好有你照顾。”

    “哼!我不过是按照空奶奶的吩咐去做而已!”凌对于天闲的谢意完全不屑,不过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迟疑的又说道:“而且,好歹你也算救了我。”

    天闲稍稍活动了下身体,让自己躺的更加舒服一些,笑着说道:“不,是我鲁莽了,不该去抢你的信,这其实都是我的错。”

    “当然!”凌一瞬间竖起眼睛,走上来几步,飞快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引发了这次事故,而且你好不容易找到了雪之后还非要来救我完全是你自作主张,结果受了重伤现在躺在这!这也完全都是你自作自受!你明白吗?”

    面对放声大吼的凌,天闲只有耸耸肩,“这个……好的,我明白了!”

    万分没想到天闲如此好说话,凌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准备好吵架的话都派不上用场,不由心中发堵,一下坐到床边,气的呼呼喘气。

    天闲瞧瞧情绪有些激动的凌,小心问道:“你真的没事吗?为什么浑身都包的这么严实,而且不让阳光照进屋子?”

    “我说过了,我喜欢!而且那是我自己的事!你这个混蛋难道在任何时候都只关心别人的事吗?你到现在都还没问过你自己的伤到底怎么样了?还有你身上的这些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有必要,立刻给我散掉!”凌几乎是指着天闲的鼻子喝到。

    “我……应该没事吧?你看,空奶奶都没有着急,只是让你照顾我就够了。”

    凌瞬间大怒,“我怎么了?难道我就不能像别人一样照顾好你吗?”

    “当然不是,我是说……你也还是一个伤者!”

    “我……”凌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一直都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话题始终在被带动着,索性哼了一声结束这个话题。

    “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要带雪回到这里来?”凌想了想,问出了自己一直很不解的问题,“但凡是人类,都该知道这片土地的危险!还有我们天眼一族的可怕和残忍。”

    听出凌话中的自嘲意味,天闲轻轻说道:“我并不觉得天眼一族有什么可怕和残忍,雪比任何人都要善良,而且十分单纯,我答应过她。要带她回到故乡,可是还没等行动她就陷入了沉睡,我必须做点什么。”

    “就这样?”

    “是的,而且我得到了一个提示,说在这里能找到救回她的办法。”

    “谁的提示?”

    “我也不知道,是一个身份很神秘的家伙。”

    凌瞪大了双眼。“你……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不知道怎么救她,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有救她的办法,就为了你那点可怜的诺言还有一个好无凭据的消息,你居然就跑到了这里来!?”

    天闲笑笑,“我想这就足够了,有些事,并不是要有充分的理由才能去做的,如果是雪,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必须去试一试!哪怕是比极北之地危险十倍的地方。”

    凌呆呆的看着天闲,简直无法理解天闲的脑子里到底是在想着些什么东西。

    忽然,凌笑了,万分好笑的问道:“你……不会是看上我姐姐了吧?想着冒险救醒她,然后她就会对你死心塌地,嗯?是在打这个算盘吗?”

    面对凌尖锐的问题和嘲弄,天闲点头,“这样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凌一脸恶意的嘲弄顿时僵住。天闲理所当然的表情倒是让凌感到有点无话可说,顿时憋的脸色发青。

    “那是你还没有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凌猛的站起身来。激动的说道,“她在你面前,一定十分善良,十分温柔,就好像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那样吧?可是你这个蠢货一定想不到,她真实的一面是多么的可怕和恶毒!”

    天闲微微皱了皱眉。“你说雪可怕?恶毒?”

    凌哈哈大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完全不知道她的内心到底是什么样?哈哈!很好,那我今天不妨让你来看一看,她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

    抬手在头上摸索了几下,凌将捂在头上的被单慢慢的解了下来。“你不是问我问什么要这服打扮!现在我就告诉你理由!”

    被单飘然落下,凌抖了抖一头白发,脸上露出了痛恨之意,缓缓站到床边,近距离的盯着天闲,“看吧,这就是原因!”

    天闲望着站在窗边的凌,只感到一股寒气从背脊上升了起来。

    凌的脸已经面目全非,就好像被烈火灼烧过一样纠结扭曲着,早已经不再是那张和雪一模一样,美丽而宁静的面容,这恐怖的脸配上她眼中仇恨的目光,更显得狰狞可怕,就好像一只在黑暗中探出头来的怪物。

    “你的脸……怎么?”天闲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伤绝对不会是虚灵留下的,这完全是火焰烤灼的痕迹,可是她明明没有被火焰伤到。

    “很奇怪是吗?”凌嘿嘿笑了,露出两排白牙,本十分美丽的笑容现在却显得阴森可怖,“真难得你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我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凌来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了一道缝隙,顿时明亮的阳光透射了进来,外面是一个艳阳天。

    解开一只手上的绷带,凌将这只手缓缓的,的伸向了那一缕温暖的阳光。

    而就在手指触碰到阳光的瞬间,凌忽然痛哼了一声,手指颤抖起来,但她咬着牙,将整只手都向前伸去,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中。

    天闲震惊着。

    凌那只暴露在阳光下的手,就好像正在被烈火焚烧,皮肉急速发红、干枯、脱水,整只手都开始枯萎……

    猛的跳了起来,天闲急速冲过去一把将凌的手抓回到窗帘的阴影中,反手立刻拉上了窗帘。回头再看凌这只手,映入天闲眼帘的景象简直让天闲心惊肉跳。

    这只手已经皮开肉绽,好像被烈火严重的烧过一样。

    “你……居然能起身了!”凌惊讶的看着身边的天闲,不过眼中恨意更多过惊讶,用力甩开天闲的手,她也不管自己的伤,随意将手揣进怀里,气喘吁吁的笑道,“怎么样?看到了吗?”

    天闲岂止是看到了,简直看的惊心动魄。

    嗓子有点发干的重新打量眼前的女孩,天闲艰难问道:“你……你的身体到底是……”

    “这本不是我的身体!”凌低声咆哮道。

    天闲一惊,“你说什么?”

    “哼!我是说,该承受这一切的身体,本不该是我的……而且你心目中善良,单纯的那个女孩!”

    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天闲有点无法相信的望着凌,“你……你再说一遍!”

    凌放声吼道:“这痛苦本不该由我来承受!我和你的那个善良单纯的小情人儿本是双生子!她一出生就是受到诅咒的一个!无法沐浴阳光!永生只能孤独的活在黑暗之中!可是!她卑鄙的夺走了我的一切!而将这无情的诅咒留给了我!”

    颤抖着,凌抓起自己的一缕白发,“看到这白发了吗?在我出生时,它是金色的!”

    天闲如遭重锤,身体摇晃一下几乎摔倒,“你……你,你撒谎!”

    凌如同一只盯着猎物的猛兽,欺近天闲盯着他的双眼,“的确有人在撒谎,可惜那个人并不是我!”

    天闲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不……不对!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凌无情的打断天闲,“那一天阴云密布!后来下起了大雪!难道你忘记了?”

    天闲整个人都呆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l~1`x*>+`<w>`+<*l~1x)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