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零六章 离去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请吧!虽然不是什么好吃的,但一定能填饱肚子!”伊芙将丰盛早餐的最后一道菜端上桌来,放到了天闲眼前。

    “还真是丰盛,比我们平时吃的多了好几倍,平时不舍得拿出来的肉干居然也在。”凌在旁边酸溜溜的嘀咕,但也没忘飞快的吃东西。

    天闲简直有些不好意思了,吃早饭的说法只是当时的一个借口而已,但伊芙似乎当了真,飞快的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早餐来,天闲是很清楚的,在极北之地,食物很匮乏,甚至比高地上还要匮乏的多,这么一大桌丰盛的早餐,可能是这母女俩好几天的食物。

    “您这样破费……”

    “是伊芙姐姐!”伊芙坐在天闲对面,笑眯眯的看过来。

    看着笑容满面,花一样灿烂明媚的伊芙,天闲不由一阵冒汗,就算她的确年轻美丽,可是……毕竟是雪和凌的母亲来的,这样的称呼未免……

    “伊芙姐姐!”伊芙强调,然后轻轻按住凌的肩膀,“不这样叫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

    凌老大无奈的叹气,“吃早饭的时候不要说胡话……难得有这么多吃的东西。”

    “怎么会?”伊芙开心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无比雀跃的笑道:“可以做姐姐,女儿还能出嫁!没有比这再开心的事了!”

    凌想打开伊芙的手,但伊芙却开心的搂住,“自从白离开后,就再没有这么开心的事了,人类真是一个好种族呢,一到这里就带来了好运。”

    对于自己这个母亲,凌毫无办法。递给天闲一个无奈的眼神,“想安静吃早饭的话,就快叫姐姐……”

    你别这么快就放弃好不好啊。难道我还要真的叫姐姐不成,雪醒过来的话。我要怎么办啊……

    天闲指望着凌的救援,但是凌看起来似乎对早餐更感兴趣……

    尴尬的笑了一声,天闲动了动嘴唇,“那个……伊芙,姐姐。”

    一瞬间花开千万朵,伊芙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这笑容简直让整个房间都变得多姿多彩起来。天闲看的不由微微呆住。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笑容。

    “乖哦……”天闲回过神来时,伊芙已经笑眯眯的凑到了天闲身边。抚摸小猫似的摸着天闲的脑袋。

    这女人……真是让人无奈啊,看着闷头吃东西的凌,天闲似乎有点理解她的心情了。

    接下来伊芙展现出了让天闲应接不暇的热情,成堆的食物被推到天闲面前,而且伊芙还在不断的向桌上端着新的食物,偶尔还会亲切的来喂天闲吃上几口,顺便一脸幸福的摸摸天闲的头。

    凌在一旁看着,只顾吃东西,完全没有要去解救天闲的意思。

    天闲不得不找些话题来聊,这起码能让伊芙有点别的事情做。

    “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天闲问出了一直很疑惑的问题。

    “哦。你说空奶奶!”伊芙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你可要老老实实的尊敬她,她不仅是族长。而且还是你的外祖母,是不是,凌?”

    对于伊芙不间断的轰炸,凌认命的点着头,“是,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能不能让我先吃完早饭早谈这些。”

    “早饭是一家人谈话的时间,难道人类不是这样的吗?”伊芙有点疑惑,目光落到天闲身上。

    “可你不是人类。你是天眼一族。”凌争辩的声音无力的可怜。

    “可我是人类的妻子!”伊芙不满的数落凌,“你也是半个人类。而且也是人类的妻子,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凌看起来完全没有要挣扎的意思。面对伊芙的瞪眼,专心对付自己的食物。

    又将大份的食物推到天闲眼前,伊芙笑眯眯的说道:“早上的事并没有什么,你不要在意,在这里安心休息就好了,一定能很快找到解救雪的办法。”

    看着眼前从容轻松微笑的伊芙,天闲简直不敢把她和昨天那个泪眼婆娑,哽咽要自己照顾好雪的女人相提并论。

    “可是,空奶奶似乎要带走你,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你居然问这个,吃掉这些姐姐就告诉你!”伊芙又把一大堆食物推到天闲眼前。

    天闲暗暗苦笑,只好给自己添了更多的早餐,“那么就边吃边聊吧,早饭的确是一家人谈话的时间。”

    “好的!”伊芙无比高兴的答应。

    “事情是这样的。”又给天闲加了些汤,伊芙终于开始解释早上的事,“空奶奶是来接我离开这里的,因为当初我们有过一次约定,我,雪,还有凌,我们三个人是不能同时留在族内,至少……要有一个人离开。”

    “至少要有一个人离开?”天闲闻言眉头大皱,“为什么?”

    “因为这是神灵的意思,是宿命!”

    “神灵,可那些家伙已经消失一千多年了。”

    “的确,但他们只是消失在我们眼前,并没有完全陨没。”

    天闲心头一震,“你……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他们依旧统治着这个世界的精神,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痕迹还没有消失,事实上他们从未消失,我们,高地人,人类大陆的人类,东部王国的异族,所有的生灵越是强大,就越会感觉到那些神灵的不可战胜可伟大,敬畏和服从是唯一的选择,那些神灵们虽然消失在我们面前,但一千多年来,所有种族的精神依旧牢牢的被他们统治,当然也包括我们。”

    天闲不由再一次重新上下打量伊芙,这个言语动作颇有孩子气,似乎精神不够稳定的女人,却似乎拥有着别人所不具有的锐利双眼,这双眼让她将整个世界看穿。

    “的确,那些家伙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不过这和你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有的!”伊芙似乎正等着天闲问这句话,“你要知道,这是当年空奶奶宣布的神谕。这是神灵的意思。”

    “神谕!?”天闲对这个词儿特别的敏感,东部王国精灵王的所谓的神谕曾经差点害死天闲。如今又听到这个词,天闲打心里感到不屑,“那种毫无来由的东西,真的能算数吗?”

    伊芙一脸惊讶,随后凑过来一指头戳到天闲额头上,“这是不行的!你作为半个天眼族,怎么能不相信神谕,我们天眼一族从古代就是诸神的从者。你这样可是会被其他族人排斥的!”

    一瞬间,天闲似乎有所明悟,排斥!族人的排斥!这似乎就是问题的所在了,如果不遵从神谕的话,那么就会受到族人的排斥,相反如果遵守神谕,那么……会得到族人的认同!

    在被人类敌视,只能栖身这片荒芜的极北之地的情况下,被族人排斥,无异于被判了死刑……

    “这就是当初雪离开这里的理由吗?”

    “嗯!”伊芙笑着点头。“本来应该是我离开的,可是我不能丢下两个孩子,最后只好我和白各自抚养一个。”说着伊芙露出十分遗憾的神色。“没有看到人类大陆的风景,真是毕生遗憾。”

    “那么……你现在又要去哪呢?”

    “寒古塔。”

    天闲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那是什么地方?”

    “是我们最初让族人思过的地方,真好适合我过去居住。”伊芙乐滋滋的说道,“这样就不必离开极北之地了,还能得到族内的一些帮助。”

    “也就是被囚禁起来,我说的没错吧?”

    伊芙微微一笑,“不要小孩子气,只是到一个地反去居住上一段时间。还能时常和大家见面,这可和被囚禁完全不同的。”

    天闲大概明白了。空奶奶早上想要的答案,就是凌或者伊芙。她们两个到底谁要接受这次惩罚。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有的!”伊芙飞快回答。

    “是什么?”天闲大喜。

    “嗯~~”伊芙苦恼的皱起眉,“现在还想不出。”

    天闲瞬间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怎么样都好,但我想空奶奶不会让事情完全闹僵的。”天闲无奈的大口吃着早餐,“今天她选择了后退,我想一定是还留有余地,在她下次来之前,我们想一个办法吧。”

    “这样的话……”伊芙眨了眨眼睛,“那就要在中午之前想出对策才行。”

    “中午,为什么?”

    “因为中午的时候空奶奶一定会带着全族人过来的,我们没有遵守当初的誓约,是要被驱逐的。”

    天闲错愕无比,“一定会吗?”

    “当然!因为这是全族都关心的事!”

    天闲不由站了起来,“既然是这样,怎么还能在这里悠闲的吃东西!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凌在一旁也忍不住说道:“的确,空奶奶很快就会带着全部族人来逼迫我们离开,就算你平时再怎么愚蠢,也该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既然你希望雪留下来,那么你到底有什么打算呢?”凌用严肃的目光看着伊芙。

    双手轻轻在胸前合十,伊芙微笑,“我当然早有办法!”

    “办法?真的有吗?”凌有些怀疑。

    “嗯!”伊芙用力点头,但却没有解释到底是什么办法,而是忽然向天闲问道,“说起来,你为什么不惜得罪空奶奶也要阻止他们带我走呢?”

    天闲被问的愣了一下,“这……这需要什么理由吗?他们明显不怀好意,我怎么能让他们带你走!我可不想雪醒来后向我问自己的母亲去哪了!”

    伊芙露出了很开心的笑容,“真是个温柔体贴的孩子,就和白当初一样,雪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一直担心,白不会照顾小孩子,但现在这个担心已经没有必要了,你一定一直把雪照顾的很好。”

    “如果照顾的很好,那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天闲深深的自责。

    “不要自责。”伊芙走过来,轻轻抚摸着天闲的头,用很轻柔很轻柔,简直好像摇篮曲般的声音说道。“谁都会犯错,只要改正,并且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就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天闲觉得伊芙的话如有魔力,让自己有些无法抗拒的认同。

    “还有。今后也请一直这样体贴的照顾雪,还有凌,好吗?”

    天闲大吃一惊,睁圆双目瞪着伊芙,顿时察觉到她的异常,可让天闲震惊的事,自己居然很快的答道:“好,我会的。”

    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说的话。说话的根本不是自己的意志!

    逆心诀骤然发动,勃勃生机从体内焕发而出,感到浑身充满力量的天闲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不妥,可是……可是脑子似乎昏沉沉的,就算逆心诀运转起来也无济于事。

    见到天闲的皮肤上忽然浮起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华,伊芙掩口笑了笑,“小笨蛋,这个时候才察觉到,姐姐最后给你一个忠告: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相信女人,尤其是像姐姐这样美丽漂亮的女人。记住了吗?”

    “你……”天闲忽然感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这让天闲震惊无比,不知不觉。居然受到了暗算!是食物?还是其他别的什么……完全无从知晓。”

    “乖乖睡上一觉,醒来后一切都会好的。”伊芙轻轻将天闲抱在怀里,抚摸着天闲的头,“当初,我也幻想着能有一个儿子,可惜我已经再没有机会了。”

    天闲想去抓伊芙,但眼皮却沉重的厉害,身体明明没有问题,可是精神却已经完全涣散了……在最后的意识中。天闲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凌,发现她早已经昏倒在桌子上了。

    果然。是食物……

    当天闲从昏沉沉的梦乡中醒来时,咕噜正站在饭桌上。不停的啄着他的脑袋。

    “主人!您终于醒了!”天闲睁开双眼,咕噜大喜过望。

    天闲头痛欲裂,就好像被人用斧子切开了脑子一样,“伊芙,伊芙在哪?”

    “那个女人?她离开了!”咕噜飞快回答,“带着一个包裹,看来是出了远门。”

    “什么?”一股热血涌上心头,天闲猛的站起来,眼前却是一黑,顿时摔倒。

    “见鬼……那个女人到底,做了什么手脚……”天闲感到天旋地转,脑子里好像只有一团浆糊。

    “主人,您似乎有些混乱,精神被暂时打散了,那个女人似乎对主人做了手脚。”

    “你不说……我也知道!”天闲抓着椅子奋力爬了起来,看向对面,却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模糊,“凌在哪?”

    “她就在对面,主人,要我叫醒她吗?她的情况似乎比主人还要糟糕一些,现在就算叫醒也无法和您沟通。”

    用了甩了甩头,天闲感到神智正逐渐恢复清明,“伊芙……她离开多久了。”

    “嗯……大概一天左右,我回来的时候正好见到她离开,她还很高兴的要我带话给主人,说很喜欢主人这个女婿。”

    “她知道你的身份?”天闲再度吃惊。

    咕噜似乎也有点奇怪,“可能吧,我没有说话,但她似乎知道我不是灵鸢。”

    “咚!”

    天闲一拳敲在桌子上,“完全被这个女人算计了!她一脸人畜无害!其实精明的很!”

    摸到桌子对面,天闲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凌晃醒,不过就像咕噜说的,她的情况更加糟糕,天闲又花了半天的时间才让她清醒了过来。

    “果然,她还是走了……”凌靠在椅子里,揉着疼痛无比的头,“真亏得她能连亲女儿也一起下手。”

    天闲这时已经完全恢复了清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到底为什么会昏倒?伊芙又去了哪里?”

    凌叹气,“她虽然变得奇怪起来,但没想到力量却没有衰弱,真是大意了……”看了天闲一眼,凌嘲弄道,“愚蠢的家伙,因为她是雪的生母,而且对你十分亲切,你就忘记了她是天眼一族曾经最大的叛逆者这个事实,居然一点防备都没有!”

    天闲不得不承认自己疏于防范,伊芙给人的感觉……的确太多热亲与亲切,而且毫无威胁,她又是雪的母亲,谁能想到她会忽然在暗中下手!

    “我不知道她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但我也曾经听族人说起过,她在精神层面有着很高的天赋,我们都太过大意了,至于她去了哪里,你应该知道的。”

    “寒古塔?”天闲眉梢一跳。

    “不错,传说中囚禁犯错的族人,是我们思过的地方。”

    “传说?”天闲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是传说,因为现在几乎没人知道那个地方,除了空奶奶。”

    “你说什么?”天闲眸子慢慢的收缩,“没人知道的的地方,为什么只有空奶奶知道?”

    “那是族长继承仪式的一部分,所以族长才清楚寒古塔在哪,传说那个地方在我们祖先最初的居住地附近,但现在那里早已经一片荒芜,没有人知道怎么去那了。”

    天闲目色凝重的听完,转身就走。

    “你去哪?”

    “去见空奶奶!”

    “没有用的,你最好不要去!”

    天闲回头看了凌一眼,“的确……我这样太冒失了,应该你和我一起去才对!”(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