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四百零四章 伊芙蕾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天闲走在天眼族的小小村庄中,四下打量,眼中全是疑惑。○

    “管好你的眼睛!我只负责安排你住下,要是你惹了麻烦,我倒是很乐意再为你额外安排一个墓穴!”凌怒气冲冲的走在前面,那只行脚兽跟着她,背上还驮着雪。

    被天闲击败,不仅心有不甘,而且还被空奶奶要求安排天闲的住宿等问题,这让凌十分恼火,因为这明显是空奶奶再责罚她。

    天闲还是很奇怪,这个村庄没有围墙,没有花园,没有栅栏,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排排冰雪堆砌的房屋整齐划一的排在几条直线上,孤零零的矗立在那,光是看着就有一种荒地鬼城的感觉。

    “你们的房子怎么都排成一排?”天闲忍不住问,那些房子的排列让村庄完全成一个长条形,而且一共就只有四排房子。

    “为了避风。”凌异常简练的回答,再没有任何一个字的解释。

    “可是你们不是有森林庇护?”天闲看了看村庄对面的森林,那森林虽然面积不大,但是庇护这个村庄还是绰绰有余的。

    凌停步,回身,挑起眉毛来对天闲慢条斯理的说道:“小子!你要明白,我只是负责让你住下来,其余的事你自己去做,不要来问我!否则……我要你好看!”

    说完,凌回头继续怒气冲冲的走向村庄更深处。

    吃了闭门羹般的天闲倒也不在意,目光开始留意村庄里的人,显然,这个村庄的人口是十分有限的,比起西伯咯部族的人要多一些,但也多不到哪去。看样子充其量五百人。

    但这在这人口不多的村庄中,敌意却浓烈无比,天闲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一道道冰冷的视线投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不欢迎我,我是来救你们的族人的。”天闲先择性的忽略了先前凌的警告,再次问道。

    这次只得到了凌的一个哼声。

    走到村庄最里面,也是最靠近村庄的一座单人冰屋前。凌将雪抱下来,用一种极度不情愿的眼神看了一下天闲,“混蛋,从今天起的短暂时间内,你就住在这里了!”

    在连呼吸都能冻碎的冰原上走了这么多天,终于有了一个栖身之所,天闲瞧着这个简陋的冰屋简直有一种幸福感。

    “咣!”天闲推门而入,宽大的荒尘大剑卡在了门口,把门框撞了个缺口。凌顿时眼角一阵狂跳。

    “抱歉抱歉……”天闲侧过身体,嘿嘿笑着走进屋子,忽然在门口愣住,因为凌抱着雪也走了过来,一副要跟进来的模样。

    “你……你也要住在这?”

    “这是我的家。”凌面无表情的回答。

    天闲一时脑袋有点卡壳,“你……你的家?”

    刚才感觉十分幸福的时候,天闲还好好的打量过这小小的冰屋,这绝对是单人居住大小的冰屋。自己要是住进来,再加上雪。那么……”

    这一刻,凌感到尤为的恼火,因为天闲愣在门口不动,而她却能感觉到族人们冰冷的目光中带着戒备和嘲弄投到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灼痛自己。

    飞起一脚踹在天闲屁股上,凌一声怒吼:“给我进去!”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不过天闲倒是没想到笑的这么阴柔的凌也会踢人。倒真被踢了个正着,还好及时控制,逆心诀的力量没有反震,顺势歪进了屋子。

    脚尖轻点,天闲身体随意摇摆了下。立刻站稳,目光在周围一扫,天闲却惊呆了。

    冰屋里面并不是冰雪堆砌的,顶棚是粗壮的木制结构,地板墙壁都是木头,所有的陈设从桌椅到杯子挂件几乎都是木制的。

    这是一个前厅,进门就是衣服架子,上面有几件女人的衣服,一张长长的木桌子靠墙摆在那,上面是一些小木雕、刻刀、颜料一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桌子对面是一个储藏木头的柜子,里面摆满了大小尺寸相同的木头,屋子里比外面暖和许多,有一股烧过木炭的气味从里面的房间里飘来。

    还有那些丢在一边的古书,还有那些绣着奇怪图案的坐垫……当然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地方太大了!

    外面看起来只能一人蜗居的冰屋!里面这都是些什么?那高高的木材储藏柜,足有两米长的大桌子!宽敞的前厅,里面居然还有房间?

    “别挡路。”凌走进来,不客气的推开天闲。

    “这……这是怎么回事?”天闲惊讶万分的问。

    “你可以猜一猜。”凌踢掉沾满冰雪的长靴走上了前厅的地板,“来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没想到小小的冰屋里居然别有洞天,天闲赶紧脱掉鞋子踏上了地板。

    咚!咚!咚!!

    就在天闲才要跟上凌的时候,忽然里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听这动静,完全是在跑。

    凌顿时脸色一变,“等等!他是……”

    一道人影已经从走廊上冲了出来,直扑向天闲。

    凌还抱着雪,根本来不及阻止那人已经冲过她身旁,“接住她!”凌转身大喊。

    接住?

    天闲愣了下,凌或许没有那样敏锐的五感,但天闲可是看的清楚,扑出来的是个女人,而且显然不是来攻击自己的,真的就是扑过来!

    天闲稳稳的接住了扑过来的女人,随后反被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一下抱了个满怀。

    “白!你终于回来了!”

    惊喜交加的声音,甚至有点哽咽,天闲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已经被牢牢抱住,柔软的面颊贴到自己的脸上,磨蹭磨蹭……

    “白!你瘦了,一定吃了好多苦!连个子都矮了,真不知道你这么久是怎么熬过来的。”

    天闲有点被吓到了。

    这是个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美丽女子,穿着白衣。身姿修长,有一头额外美丽的银发,不过她现在紧紧抱着天闲,极为开心的磨蹭着天闲的脸蛋儿。

    “凌……这是,这是怎么……”

    凌看着那个女人,大为无奈的叹了口气。将雪轻轻放下,走过来拉住那个女子大声说道:“放手!他不是那个混蛋啊!”

    “嗯?”

    那女子有点奇怪的看了看凌,又看了看天闲,忽的一笑,点了下凌的额头,“凌,不许当着父亲的面说这样的话,快去准备些吃的,他一定饿了。”

    “父……父亲?”天闲一双眼几乎全瞪了出来。

    凌不由恼火:“你给我适可为止!这个小鬼不是那个混蛋!你给我看清楚!”

    这女子见凌大喊大叫。眼中露出几分责备,但似乎也因为凌的话有点疑惑了,仔细打量天闲,“不是吗?”

    天闲干巴巴的笑了笑,“你……你好,我是……”

    “明明是白!”那女子忽的一笑,再次抱紧天闲,在天闲脸蛋儿上蹭啊蹭啊……

    凌彻底爆发了!

    “你这个笨蛋!!不要遇到一个人类就以为他是那个混蛋!!这么多年也多少给我长一点对人类的分辨能力!!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凌的怒吼声简直震的整个村庄跟着颤抖……

    五分钟后……

    在里面一个小房间里。天闲,那个女人。还有凌,三人围着一张小地桌坐在软垫上,旁边烧着一个炭火微弱的小暖炉,不过屋子里倒是十分暖和。

    “原来不是白。”那女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天闲,但是笑容依旧,还是一副对天闲十分感兴趣的模样。“真抱歉,我居然认错了,真是不该有的失误。”

    天闲嘴角抽动的笑了笑,刚才那似乎完全就不算是失误吧,凌几乎愤怒的要拆房子。之后才算让这个女人相信自己不是那个什么白,而是另外一个人,而且听起来那个白,应该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吧,丈夫都能认错的吗!?

    “不过……”这个女子凑近天闲,上下仔细观察天闲,“真的不是白吗?明明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怎么都不会一模一样的吧?天闲冒着汗,赶紧回答道:“真是抱歉,可能……可能我们长的像一点,但我的名字叫天闲,的确不是那个白。”

    “哦……”这女子脸上露出失望之色,不过很快又笑了出来,“没关系!”

    一下搂过天闲来,着女子开心的蹭着天闲的脸蛋儿,“但是你和白当初一样可爱!人类真是一个好种族……”

    凌几乎跳了起来,“你这个笨蛋!!给我放开他!!!”

    把那女子拉到对面,凌坐在桌子中间隔开两人,这才气呼呼的说道:“现在你们两个都不许在说话!我来解释!”

    “凌,在客人面前怎么能大喊大叫,我不是经常教你要温柔,要娴熟的吗?”女子责怪的看着凌,“看你头发都没有梳理好,这可是很失礼的。”

    不知道从哪变出一把梳子来,女子飞快的把凌的头发理顺,这才开心的点点头,“真好……和我当初一样漂亮,虽然还差了一点点,但是等你再长大一些就会变得更有女人魅力凌,向这个天闲这样人类都会为你神魂颠倒的,不过当然,首先你要学会整理自己的衣服,看你的衣带都已经送了,还有……”

    天闲一声不吭,看着刚才怒火冲天,可是现在已经有气无力的凌,感觉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地方。

    任凭那个女子摆弄自己的衣服、头发,凌无力的叹气,指指那个女子,“这是我母亲,伊芙蕾娜。”

    “叫伊芙姐姐好了。”

    “一点都不好!!”凌用力拍在桌子上,又被气的火冒三丈,“你是我母亲!怎么能让他叫姐姐!!?而且就算是姐姐,叫法也不对!!”

    “呃……伊芙姐姐。”天闲可是很会顺竿爬的,立刻叫了一声,顿时惹来凌杀人般的目光。

    伊芙咯咯笑着,安抚小猫一样摸着凌的头,“安静,安静。要温柔,要贤淑……”

    天闲看得出这对母女看起来关系不错,凌的眉眼间都流下了伊芙的痕迹,母女都是一样的美人,只不过一个横眉立目,一个笑的无比开心。不过天闲有点哭笑不得的是,这母女的关系似乎有点和一般的母女不大一样……

    相比起来,倒是身为母亲的若叶更有些孩子气……

    安抚着凌,伊芙很好奇的看着天闲,“家里居然会来人类客人,这可真是稀奇,凌,这是你的朋友吗?”

    “不!只是来吃白饭的而已!”

    “啊~呀!”伊芙很开心的左右看着天闲,“欢迎!我们天眼一族被人类讨厌。能有来吃白饭的人类真是太好了!”

    天闲尽量的让自己表情显得自然,连连点头,“打扰,打扰了……”

    “那……你会娶凌吗?”

    “|噗!”

    天闲才想喝口水压压惊,结果一口水全喷在了凌的脸上。

    “嗯~~看来是答应了!”伊芙有点陶醉,“白,我们的女儿终于要嫁人了,我一直担心她这个样子嫁不出去。这下好了,一个人类来到凌这里。就像当初的你一样……”

    “不对!!!!”凌双拳用力砸在桌子上,“你这个笨蛋!!事情不是那样的!!”

    伊芙掩口咯咯而笑,“不要害羞,女人长大了都是要嫁人的,就像我当年那样……”

    天闲满头冒汗,深感自己的思路有些跟不上这位伊芙姐姐的思路……

    看起来。凌是拿自己的母亲也没什么办法的,她瞪眼瞪了半天,忽然眼神微微缩了缩,“我忘了告诉你,雪。她回来了。”

    “啪嗒!”

    伊芙手里的梳子掉在了桌子上。

    “雪?”她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间,眼神中全是惊愕

    “就在隔壁的房间里,你如果想见她的话……”凌的话还没说完,伊芙已经立刻起身向外跑去。

    房间里只剩下天闲和凌,凌这才吐了口气,“虽然感到很丢脸,但那的确就是我的母亲,而且你先前也的确没有猜错,我是雪的妹妹,刚才那个女人,也是姐姐的母亲!”

    天闲这时才反应过来,诚如凌所说,刚才那个女人是她的母亲,而她和雪是同胞姐妹的话,那么……伊芙蕾雅就是雪的生母啊!

    想到这个天闲不由捏了捏的额头,真是难以想象,沉默寡言的雪居然会有一位这样的母亲……

    “我母亲,也并非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凌低声说道。

    “发生了什么吗?”天闲尝试着问。

    “自从雪离开,自从那个混蛋从我们这里带走了雪之后,她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凌叹气,“人类,都该死!”

    天闲微微皱眉,“你不要忘了,你也是人类!”

    凌点点头,自嘲的说道:“我们天眼一族从不把自己看作是人类,可惜我不同,我的身上流淌着一半人类肮脏的血脉!我和姐姐一样,都是混血儿!真是难以想象,我们的身体里,居然有这样肮脏而罪恶的血脉!”

    对于种族仇恨,天闲不想多做争论,那毫无意义,“她自己在隔壁没问题吗?雪现在的状态……”

    凌摇摇头,“她虽然变成了这样,但她应该明白雪回到这里意味着什么,她不会惊讶的……”

    天闲看了看她,凌的话中似乎隐含着某种含义。

    不过凌显然不想解释,站起身来说道:“这里就是你住的房间,这桩屋子里只有你、我、母亲和雪四个人,记住!没事的话不要来打扰我们,虽然我知道你住在这,但只要不看到你,我或许会就不会感到那么不舒服!”

    真是个一点都不讨人喜欢的小妞儿,天闲光棍儿的耸耸肩膀,“好的,不过我来这里是为了救雪,你有好办法吗?”

    凌移动目光,把天闲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两遍,“没有!”

    当天闲来到隔壁的时候,伊芙正坐在床边,轻轻抚摸着雪的脸颊,她的手变得无比温柔,比刚才为凌飞快梳理头发的时候温柔很多很多……

    “是你带她回来的吗?”伊芙轻轻发问。

    天闲点点头,虽然伊芙背对自己,但天闲有一种感觉,她能看到自己的动作。

    “谢谢。谢谢你!”伊芙握住雪的手,“谢谢你让我还能见到这个孩子,虽然我知道不见她更好一些,但能看到她已经,已经……”

    伊芙有点哽咽,“已经长大成人。我……我,真的谢谢!”

    天闲走到床边,望着依旧沉睡的雪,愧疚的说道:“不要谢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是满怀愧疚的带着她回来的,我希望能救她,希望能让她再看看自己的故乡。”

    伊芙一边摇头一边流着泪。“不,我知道我应该感谢你,因为这个孩子是如此安详的睡着,当初她离开的时候,我甚至……甚至想象不到她到底要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但现在她很平静,很安详……”

    回头,伊芙轻轻问道:“是为了你吗?雪她才陷入了虚灵的梦境。”

    天闲面对伊芙的双眼。感到自己全身都紧张起来,咳了咳。“是的。”

    “真好……”

    天闲愣住,“你……你说什么?”

    伊芙转回目光注视着雪,“凌她十分憎恨人类,和其他族人一样,我很害怕,害怕雪也一样。那么她根本无法在人类大陆生存,谢谢你,给了她为了人类而生存的机会。”

    天闲呆住了。

    “但是,你不必担心,她会好起来的。”伊芙忽然说了一句让天闲如遭雷击的话。

    “什……什么?她。她会好起来,什么……什么会好起来?”天闲简直激动的手足无措。

    伊芙淡淡的笑着,抚摸着雪那暗金色的长长发丝,轻声说道:“她只是睡着了,既没有受伤,更没有损耗生命,她是为了保护自己才陷入了沉入,等待自己的力量成长到能抗衡虚灵的梦境的那一天,到时候她自然会醒来。”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是说只要等,雪就会自己醒过来!?”

    “是的,只要你活着。”

    “我,我活着?”天闲顿时一头雾水。

    “因为你的眼在保护着她,你的眼是本不属于她的一部分,也是现在她最真实的一部分,虽然她因为过分的亲近虚灵而陷入了危机,但因为你的眼睛的存在,她不会被虚灵带去那个世界,而只要你活着,你的眼始终存在,她就不会有事!”

    天闲激动的浑身发抖,“真,真的?我……我只要活着,雪就会醒过来?”

    伊芙轻笑着,“不错,你只需要等而已。”

    “那雪什么时候醒过来!”天闲大为兴奋,甚至兴奋的声音有点发颤,“一个月?一年?”

    “二十年。”伊芙淡淡回答。

    天闲兴奋的表情一瞬间凝固在脸上,“二……二十,二十年?”

    “是的,天眼一族的力量就算不去刻意修炼,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不算增长,等她的年龄到了和我一样的时候,就应该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到时候她就能摆脱虚灵的梦境,然后醒过来,和你再次见面。”

    天闲眼角狠狠的抽搐。

    “怎么,不想为保护你的人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二十年吗?以你现在的年龄,二十年是很容易的事。”

    天闲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可,可现在雪才十几岁,她……”

    “十三岁!”伊芙打断天闲,“二十年后和我现在一样是三十三岁,这……简直就像宿命的轮回……”

    “宿命?”天闲不由咬紧了牙,“我从来不信宿命!而且我千里迢迢跑到极北之地来,为的可不是要雪沉睡二十年!要她把最美好的年华都拿去沉睡!”

    伊芙淡淡而笑,忽然说道:“我们天眼族,也是一夫多妻的。”

    “呃……什么?”

    看着天闲,伊芙笑的有些欣慰,“少年人,你能带着她来到极北之地,足见你对她的珍视,作为母亲没有比见到这样的事更让我开心的了,不过虚灵的力量是无法抗衡,我们天眼一族从历史中就在这种力量中挣扎,却从未摆脱,二十年后雪会醒来,到时候她依旧年轻而美丽,而在这二十年中,你可以寻找其他的伴侣,相信我,她醒来的时候,会感激你的。”

    天闲的眼神沉了下来,望着伊芙,微微泛着冷光。

    “我或许不该说,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和女儿分离多年的母亲在见到女儿如此模样的时候该说的话!”

    伊芙有些无奈,“我是一个母亲,但,我也是一个天眼,我很清楚我们的命运最终将去到什么地方,少年人,你已经做了你应该做的,作为一个天眼,作为一个母亲,我都十分感谢你,感谢你将她带回到我身边,但现在,你只能等待。”

    “我如果不等呢?”天闲声音微寒。

    伊芙笑了开心起来,“当然,你不必等,因为我还有一个女儿,她和雪是双生子,虽然有些不同,但你会喜欢的。”

    “凌?”

    “是的,难道你没发现她和雪一模一样吗?”

    “人类的分辨能力还是不错的,但是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的意图。”

    伊芙微微疑惑,“意图?”

    天闲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恼怒在自己胸膛中激荡,如果眼前的不是雪的目前,那么一定狠狠抽这个女人的嘴巴!

    “我!火雾山的天闲!我不远千里带着雪爬上峭壁,穿过怪物横行的高地,不顾生死的在这片好像被诅咒过的极北之地中寻找你们这些该死的天眼族!难道我就是为了要得到一个小姑娘!为了将来她长出了胸和屁股然后给我做女人!我脑子有问题吗!?”

    天闲怒不可遏,“我告诉你!雪一直和我睡在一起的!她不在我身边就睡不安稳!总是噩梦不断!可这么多个日子!我抱着她,我每个夜晚都听得到她的呼吸声!可我天闲他妈的没有动她一根手指头!!”

    伊芙看着恼怒的满面通红的天闲,不由眼中一片差异。

    “我告诉你!我带着她来到极北之地!为的不是要看着她在这里睡上二十年!我要立刻救醒她!然后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去人类大陆,去有更多的人,更多的风景的地方生活!远离你们这些混蛋天眼族!远离你们这些脑子都不正常的天眼族!”

    天闲呼呼的喘着气,瞪着眼前的伊芙,“我……我不会让她掉进你说的那个什么狗屁宿命中去!绝对不会!”

    走上前来,天闲直接将雪抱了起来,“我改变主意了,雪要和我睡在一起!就算她现在可能听不到我的话,但我想她也会更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等一等……”

    天闲就要离开房间的时候,伊芙的声音在背后传来,天闲也没回头,“有事吗?还是说你不打算收留我这个态度恶劣的外族人了?”

    “不。”伊芙叹息着,“我只是……只是想说,如果你不想她真的睡上二十年,那么就好好的保护她,保护……我,我的女儿。”

    天闲差异的回过头,发现伊芙的眼中噙满了泪水。

    “我当然会,而且今后一直都会!”留下这句话,天闲离开了房间。(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