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九十八章 寒冰之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那绝对不会是风声,也不是冰雪滑落的声音,出生在摩云山脉,和冰雪经常打交道的天天闲非常清楚任何一种冰雪的声音,以及那种风声到底是什么样的。¢£頂¢£点¢£小¢£说,.

    有东西在靠近,而且小心翼翼,显然是不想让自己发觉。

    笑容出现在天闲的嘴角。

    逆心诀最大的方便之处就是五感的敏锐,闭上双眼侧耳倾听雪洞外的动静,在逆心诀的强大能力下,天闲几乎可以用听到的声音勾勒出洞口的景象。

    荒尘大剑孤零零的插在雪洞口之前,周围大片的冰雪都被它散发的热力所融化,雪水顺着那个斜坡流到洞口相反的方向,这样洞口始终没有积雪。

    从天空向下看去,这里是一个不大的竖直雪洞,荒尘大剑就插在中央,而随着积雪慢慢变厚,这个雪洞也在不断的加深,顶端的封口也在渐渐变窄。

    在这样的环境下,声音显得格外的清晰,在这个半封闭的雪洞里回荡着。

    耳朵轻轻动了几下,天闲睁开双眼,现在天闲十分的确定,在厚厚的积雪下,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打开一条雪洞,向这边靠近,而且方向正好是对着自己所在的雪洞,也就是自己的正前方,明显是保持距离,不想被发现。

    终于忍不住了吗?天闲笑的愈发开心起来。

    明知道有人靠近,但天闲并没有移动,还是稳稳的坐在原地,倾听着外面的动静,那种挖掘积雪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很快已经到了邪眼所在的巨大雪洞边缘。再向前一点就要露头。

    而积雪中的那个东西这时却停了下来。

    天闲仔细倾听着,呼吸平缓下来,尽量不发出声音,全神贯注的留意着外面的那个动静,但是过了很久,外面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东西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天闲耐心的等待,因为那个东西还在那,如果后退的话,天闲很自信能够听到对方在雪洞里移动的声音。”

    果然,在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这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那是什么东西在挖掘积雪的声响。

    天闲终于站了起来,无声的向洞口靠近,这个雪洞之所以挖了好几道弯角。一是不想让风雪灌进来,第二也是方便隐藏。

    来到雪洞口,天闲在事先就挖好的空洞里躲好,安心等待猎物上钩。

    天闲几乎肯定,这次来的这个家伙,是一个天眼族!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说明那些天眼族在关注着自己,但是从那个天眼女孩的言行举止中,天闲却猜得到那个女孩。或者是很多天眼族正在看着自己,虽然不知道他们使用什么办法在观察。但是那个女孩既然能用雪传递消息,那么他们能在什么地方观察自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十天的时间,对方终于耐不住性子,找上门来了。

    这次把邪眼留在洞穴外其实是一个诱饵,天闲其实也只是想尝试一下,或许对方会图谋这把剑。但不管现在是不是这样,有人找上门来,天闲却是心花怒放。

    天眼族虽然精神力量十分恐怖,但是在近身肉搏能力上可就不怎么样了,这一点光是看雪就一清二楚了。估计给她一把小刀杀一只鸡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外面的雪壁被打破的一瞬间,天闲豹子般的窜出了雪洞,速度快的让人完全来不及反应,人影一闪间荒尘大剑已经被拔起,沉闷的破空声在空旷的雪坑中轰然响动,砸开的积雪还未落地,大剑的剑锋已经横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吱吱吱!!!”一阵尖叫声响彻了这个大雪坑。

    天闲不由呆住,自己抓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天眼族,而是一只看起来足有半个成年人那么大,十分像老鼠的异兽,这东西的小眼睛露出无以伦比的惊恐,被荒尘大剑上散发出的沉重气息压迫,在原地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居然不是人!而是一只异兽!

    天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耳朵居然欺骗了自己,当时明明听到了人类行动规律的挖雪声,那种节奏,那种摩擦挤压积雪的声音居然不是人,而是这么一只大老鼠,这怎么可能?

    不过事实就在眼前,天闲也不得不承认。左右看了看这个东西,天闲觉得这东西的味道一定和它的长相一样不怎么样,而且自己现在也不缺食物,索性抬起荒尘大剑,那东西倒也灵性,一见天闲有放它的意思,立刻掉头吱吱吱叫着跑掉了,速度快的出奇。

    天闲瞧了瞧这个雪洞,不由哭笑不得,没想到这次弄了个大乌龙,自以为逆心诀已经大为进步,却没想到居然错把一只大老鼠当作了人。

    心中有些沮丧,天闲正想回到雪洞中去,忽然间耳朵抖了一下,立刻原地站住。

    “哦?居然发觉了吗?看来你的耳朵和正常人不大一样,这样大的雪居然也能察觉到我的声音。”那女孩的声音轻飘飘的从雪坑上方传下来。

    天闲抬起头,头顶是圆形的混沌天空,下着大雪,根本不见那个女孩的影子,她现在到底在哪里也无法确定,但是天闲却肯定一件事——这次来的,是真身,刚才听到了踏雪声。

    “你是找不到我的位置的,而且最好也不要尝试,那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今天来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而已。”

    天闲目光搜索着上方,心中猜测着那个女孩的位置,既然已经听到了她踏雪的声音,那么她绝对不会距离这里很远,甚至可能就在雪坑不远处,自己只要跳出去就能看到她。

    但她的警告又是什么意思?天闲十分奇怪,“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是再说,你最好不要再耍这些无谓的小聪明,或许你在人类大陆是一个很受瞩目的人物,但在这里,在我们天眼一族的眼中。你一文不值,如果你想让我们觉得你还有些价值的话,那么就好好的表现,耍这样的小聪明希望抓到我们的族人,那是绝对不会成功的。”

    “哦……”天闲明白了,“原来刚才那只大老鼠是你故意放过来的。”

    “算是吧。着也能让你明白,其实你只是在我们的掌握之中,你的一切都在我们的眼睛监制下,在这片土地上,你不要有与我们为敌的想法,那是愚蠢的高地人才会去做的事,你如果不想自己永远在这里变成冰雕,那么久不要去学他们的样子。”

    “这难道是某种考验吗?”天闲很感兴趣的问,“如果我找到了你。找到了你们的居住地,那么就会证明我是对你们天眼一族有用的人,你们就会见我,并且救我的朋友吗?”

    “随便你怎么想。”那女孩对此不置可否,“不过你说对了一半,不得到我们的认可,你无法救醒你的朋友,如果你真的在乎她。那么现在就该上路了。”

    天闲收起了大剑,“多谢提醒!”

    那女孩的声音消失了一阵。忽然又问道:“你带来的那个天眼族,是你的朋友吗?”

    “当然,这还用问?”

    “为了一个天眼,人类为什么会闯进这片土地,这片被人类唾弃并且恐惧的土地,这并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

    天闲掏了掏耳朵。“小姑娘,你不要老气横秋的和我说这些好吗?我是人类,你也是,不要讨论问题之前就把自己的身份撇的干干净净,你们只是一些特别一点的人类而已。要知道如果你们压根儿就不是人类,那我想我还不一定会出现在这。”

    “哦?”那女孩的声音多了几分讥笑,并提高了声调,“人类?你认为我们天眼一族是人类?”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们以为你们是神灵?”

    那女孩笑了起来,“我们自然不是神灵,自古以来,我们也不过是被诸神驱使的种族之一,但……我们也绝对不会是人类,那些狡猾而卑鄙的家伙绝对不会和我们是同族!而且他们自私而又残忍,他们惧怕暴露自己肮脏的灵魂,把我们驱赶到这一片诅咒的土地上,假惺惺的要我们自生自灭,说让诸神来决定天眼一族的未来,哼!其实他们只是惧怕踏上这片土地,因为他们没有那个勇气走在诸神的力量创造的大陆上,人类……卑鄙而又懦弱!真是该死的干干净净的种族,那样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更加美好!”

    听着牙缝里都在蹦出仇恨的话,天闲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个女孩对于人类的那种憎恶和仇恨,不过天闲倒是不担心这个,笑着回应道:“这一次,你也只说对了一半。”

    “一半?”

    “因为并非所有的人类都是如此,人类到底有多少人口你一定不知道吧,还有你见过的人类恐怕连人类总人口的万分之一都没有,这样给人类扣上罪名可是再傲慢没有的事了,我十分想说,人类很有智慧,而且醇厚善良!”

    说出最后那几句话的时候,天闲自己也觉得有点脸上发热,不过还是挺着脖子说完,倒是验证了人类狡猾的这一点。

    “醇厚善良?你是在说你吗?”那女孩好客气的嘲弄。

    “可以这么说!”天闲也毫不客气的承认,之后大声说道,“我或许还没有那么醇厚善良,但是我和我的天眼族朋友相处的很好,这是事实,我只希望你能明白,并不是每一个人类都那样抗拒天眼一族!我来到这里没有任何恶意!我希望的只是救回我的朋友!”

    “说谎!!”那女孩的声音凌厉起来,“人类都是骗子!你们连自己的亲人,连自己兄弟姐妹,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可以欺骗利用,还有什么你们做不出的?你来到极北之地,必然是想借着雪儿而有所图谋!!”

    天闲顿时一怔,“你……知道雪的名字?”

    “哼!”回答天闲的只有一个奴哼声,随后天闲清晰的听到了脚步急速远去的声音,不过这一次天闲没有追。

    因为那不是人类脚步的声音,而是某种四脚生物的脚步声,那东西的速度奇快无比,一眨眼就已经在很远的地方了。

    “真是麻烦。”等那脚步声已经完全消失。天闲这才吐了口气。

    “小鬼!你的计划似乎失败了。”邪眼的火焰从荒尘大剑上跳了起来,“你在这里浪费了十天的时间,可是得到的只是对方的警告而已!我们现在应该立刻启程,按照我给你的路线加快速度行进。”

    “你是说我一无所获吗?”天闲看了看邪眼的火焰,忽然嘿嘿笑了起来,“当然不是。这十天我可是收获满满,当然现在还不能向你透露我到底得到了什么,等我们找到天眼族的聚居地,我倒是有可能告诉你一二,不过现在吗……我们的确该走了!”

    在进入极北之地前,天闲已经准备好了一件东西——滑雪板。

    高地上就经常下着大雪,天闲自然要防备着这种能把人完全遮盖的鹅毛大雪,有了这件东西,在雪地上行动就简单的多了。

    巨大的船型滑雪板好像大船一样。天闲甚至完全可以把雪放到滑雪板上前进,当然天闲不会放心的,必须要把雪背在身上才行。

    收拾好物品,将这滑雪板一块一块拼好,天闲将它在雪地里一丢,自己坐上去,荒尘大剑在背后猛的喷出一道火焰,这巨大的滑雪板好像一只小船。急速破开雪海向前行去。

    虽然邪眼一再抗议不能这样浪费力量,但天闲置若罔闻。反正浪费也不是浪费自己的力量,而且这样的大雪中,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来提供滑雪板的动力。

    一路向后喷着火,天闲兴致很高的按照邪眼给出的方向向前划去,按照邪眼大致的估计,这样走上三四天。应该就能看到天眼一族的聚居地了。

    对此,天闲其实并不抱任何的希望……

    一连五天过去了,大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天空从来没有晴朗过。而天闲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前进,但在邪眼口中早该出现的天眼一族的聚居地,现在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站在滑雪板上四下张望,天闲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雪原,这大雪已经将所有的一切全都覆盖了。

    “主人,我们真的能找到天眼一族的聚居地吗?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咕噜缩在他的巢穴里,这两天一直在抱怨着。

    “狂龙之月都要过去了,凭借着这个月的狂气,母王藤疯狂的扩张,沙漠那边的情况倒是还不错,只是这个月的狂气让那些藤子有些不大安分,沙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人平定了那些发狂的藤子,我在想,我们回去的时候……会不会沙漠已经被藤子完全占领了。”

    “不会那么久的。”天闲依旧很乐观,“你看,我们每天都在向前走,每一天都会更接近于结果,过程一定是枯燥乏味的,但只要能有结果,一切都值得。”

    “可我怕哪个混蛋根本没有好好的给我们指路!”

    咕噜再露骨不过的话有些激怒了邪眼,火焰“腾”的一下从天闲发尖上烧起,“你这个白痴的半生命垃圾,你是在说我吗?”

    “啊,垃圾总是会说垃圾的,你不必介意。”咕噜连看都不愿意看邪眼。

    “你……我现在就把你烧成……”

    “好了,不要吵了。”天闲直接把邪眼从头上摘下来,“咕噜说的也不是没有原因,我们现在已经走了五天了,天眼一族的聚居地呢?”

    天闲把邪眼的火焰分身绕自己转了一圈,让他好好的看看周围的情况,那里除了雪还是雪,根本没有什么聚居地。

    “你不是说你能和这里冰雪中的某种存在沟通,难道那些家伙已经太老了,老到记不住地方的地步?”天闲好笑的问。

    邪眼明显紧张起来,“他们的确是这样说的,的确是……我问过的,刚刚还问过,可是……”

    “可是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早就应该错过天眼族的聚居地了是吗?”

    邪眼陷入了不安的沉默。

    天闲把他丢回头顶,点着头说道:“现在我们还找不到他们,但没关系,我早就知道不会那么顺利,倒是你这个笨蛋。人家提醒里冰雪里蕴含着比别处更多的生命,你就立刻去问那些家伙,我想……这本身就是个错误。”

    邪眼不由惊叫一声,“难道我们上当了!?”

    天闲真是无奈,“你未免也外后知后觉了,我们这么多天。只是在原地划圈子而已,或许根本没有前进一分一毫。”

    邪眼不相信的自语着,“不……不可能,那些都是极度古老的存在,他们据对不会因为天眼一族而欺骗我的,他们是这个世界秩序的支撑者,是最无私,最与世无争的,他们没有理由偏袒任何人。也没有理由去欺骗任何人。”

    “但显然那不是真话。”

    站起身来,天闲眯起眼睛四下张望,虽然大多数人视线内只有一片雪原而已,不过天闲的目力要比普通人的好太多了,观察的远一点到不是问题。

    “这些天,其实我还是在等。”

    “等?”邪眼和咕噜正在互相怄气,听到天闲如此说,都是有些惊讶。

    “对。等!和我最初做的事一样的,极北之地这样广阔。想要盲目的去寻找天眼的聚居地,嘿嘿……这可是有点不现实,特别是对方还对我们保持着高度警戒心的时候。

    “你去问的那些生灵,天眼一族也都可以去问,自然可以做一些假,我们当时完全察觉不出来。不过这倒是又一次印证了一件事。”

    “什么?”

    “有人在看着我们!”

    天闲吐了一口,看着热气在半空冻成冰渣,沉声说道,“有什么人,在用什么办法看着我们。在雪洞里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发现我不再行动,所以才派人来催促我,你们觉得他们除了监视我们之外,还有别的信息透露吗?”|

    邪眼和咕噜都是仔细的思考了一番,但最后却没能拿出什么注意来,他们的脑子天生就不是为了思考而生的。

    “焦急!”天闲轻轻吐出这个词来,“我能感觉到对方似乎有些焦急,但是这种焦急的情绪掩藏的很好,并没有明显的表露出来,但他们做的事已经暴露了这一点。”

    天闲说到这咂咂嘴巴,“我想他们是欢迎我的,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暂时不愿意见我,这可能是一种考验,或许又是别的东西,但无论如何……我想我最后见到那些天眼的几率还是非常大的,所以现在,我在等一个破绽!”

    “等那些天眼族的破绽吗?”邪眼似乎在思考,“可是如果他们一直不露出破绽的话……”

    “会的!”天闲十分肯定,“第一次在这里停留十天的时候,他们已经出现过一次,但是那一次做的很干净,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也没能抓到任何东西,但是那一次也让我确定了他们有种某种希望我能去见他们的考虑,那么我想他们一定还会出现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而只要露出任何的破绽,我想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吐了口气,天闲忽然严肃的说道:“还有,我必须要说明一点,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同天眼一族战斗,他们人口稀少,或许第一次交手的就是雪的亲人,我可不想一见到他们就立刻被厌烦。”

    “哼,反正你现在能使用我的火焰,自然是你说了算。”

    “哦……那好的,谢谢。”

    天闲耐心的向前走着,依托那块巨大的滑雪板努力的向前搜索着,而结果也总是和天闲预料的一样——毫无结果。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十天,这十天里咕噜倒是带回了不少好消息,几乎都是沙漠改造如何如何顺利之类的消息。

    甚至还有宝树在和龙源帝国的交易中起到了促进作用的消息,这让天闲尤为高兴,那个阴沉的家伙要是现在忙起来的话,倒是更让人安心。

    关于沙漠那边,天闲倒是着重的问了古丽的消息,但是古丽却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她到达古斯塔斯帝国之后就让小灰自己回到沙漠,从此杳无音信……

    小灰飞回沙漠的时候,带回了她给天闲的另一封信,相比上一个小纸团,这封信的内容沉重了很多。

    “很抱歉,我丢下了沙漠的事务。跑出去做一些看起来不切实际的事,但是我发现我已经不得不离开,我正在变得迷茫,我不知道我将来的方向在哪里,我很想和大家一起向前走,但是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前走,我,还有卓雅,我们的生命到底该如何活下去,这一切,我想寻找一个答案。”

    信依旧没有落款,却写着“抱歉”

    “这个笨女人……”天闲只能感叹,“凡事不要那么较真不就好了……”

    “主人,古丽她去了古斯塔斯帝国。会不会出事?”咕噜很有些担心,“那个地方消息十分闭塞,而且其实也很为危险。”

    天闲摇摇头,“这个我倒是不担心。”

    “主人不担心她吗?”咕噜十分意外,平时天闲倒是显得十分关心古丽的。

    “起码我不担心她的安全情况,古斯塔斯虽然是个相对封闭,而且习俗很奇怪的国家,但是好歹也是崇尚强者的。古丽已经是一个很厉害的化物者,在那里是不会吃亏的。而且别看她平时笨手笨脚,但她一个人的话,却比谁都要聪明灵巧,我倒是希望她这一次外出,能有所收获,然后回到我们大家中来。”

    “这么说主人还是很关心她的。”

    “有一些。但……也不是你说的那样。”

    “哦……”咕噜摇头晃脑,“人类的感情真是奇怪,或许我该好好的学习。”

    天闲无奈的摇摇头,咕噜一旦变形的话,那么性格也会开始向变化的东西靠拢。灵鸢是一种和鹦鹉有着差不多习惯的鸟,有的时候会学人说话,据说有人还专门培养灵鸢的这个特点,可以完全靠灵鸢传递声音口信。

    当然这一点咕噜自己完全可以做到,那是他自己的能力,而现在开始出现十分旺盛的好奇心,喜欢什么都学的特点,倒是很像灵鸢了。

    “总之……我们等待吧,一定会有一个好结果出现的。”天闲充满信心,“这样的世界,如果这样努力活着的人都没有好的结果,那真是该一把火将这个世界烧个干净。”

    “哦!小鬼!你有这种想法,哈哈哈!果然不愧是我选中的继承人,我就知道你……”邪眼的声音忽然消失了,因为天闲将他说话的火焰掐灭了。

    “有情况。”天闲压低声音。

    风雪弥漫中,一个巨大的黑影正从渐渐走来,体型大的惊人。

    天闲活动了下手指,看来……机会已经上门了!

    果然,就如天闲所预料的那样,当那个巨大的黑影靠近被看清时,天闲发现这是一种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巨大异兽,这东西或许最像犀牛,但是脚掌却异常宽大,它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居然完全不会掉下去。而这个奇怪的东西背上,坐着那个天眼族的女孩。

    “你让我很失望!”那女孩居高临下的望着天闲,“你用了这么久的时间居然只是在原地打转,我真不知道你来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你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极北之地了,就算你找到了我们的聚居地,我想我们也不希望见到一个如此愚蠢的人类。”

    “我一直在努力的赶路,只是这样的大雪给我造成了困难而已。”天闲辩解。

    “我不想听狡辩!”那女孩有些愤怒,“将那个天眼族的女孩留下,人类!你可以走了!”

    天闲耸耸肩膀,“就算我没能让你们觉得有见一见的资格,可是你们现在要抢走我的朋友,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如果你现在把她交给我,或许她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的话她只能等死而已。”那女孩极度不耐烦。

    “抱歉,这是不可能的!”天闲断然拒绝,“你或许不知道吧,她每天夜晚都会噩梦,根本无法入睡,必须要我陪着她才行,你想带走她,那么也必须带走我。”

    “只有在人类肮脏的土地上才会做噩梦,我们天眼一族在这片土地上从不会被自己的梦惊扰,你要是识趣,就立刻滚出这个地方!”

    天闲忍不住恼火起来,大怒的叫道:“你这个小东西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这样对我指手画脚,我的朋友自然由我来救。你这个……”

    “住口!”

    那女孩一声大吼,天闲感到脚下忽然一阵抖动,顿时心知不妙。

    “砰砰砰!!”

    十几道冰锥从滑雪板下刺了出来,全是以天闲为目标,要不是天闲躲的够快,早已经变成蜂窝煤了。

    抽出荒尘大剑。天闲目色微微发寒,“小东西,别你们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我就算杀了她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肮脏的人类,我会用你的血来洗刷你在这片土地上留下的污秽足迹!”

    “嗡!”

    半空中风声传来,天闲扭头看去,不由吃了一惊,刚才飞射出去的那些冰凌,现在居然又飞了回来。而且这次居然是完全散开的,封死了所有的角度。

    “小花样!”天闲举起了荒尘大剑。

    “轰轰轰!!”连续三声爆响,那冰凌打在荒尘大剑上,竟然犹如炸弹般炸了开来,冲击力大到天闲完全没有预料的到,连人带剑被狠狠的轰飞了出去,一头栽进了一人多高的雪地中。

    “砰!!”

    几乎就在栽进雪地中的同时,火光冲天而起。四周的雪瞬间被融化,天闲稳稳落在地上。手上的荒尘大剑上熊熊燃烧着火焰。

    “该死的女人!今天我要把你大卸八块!”天闲满脸暴怒。

    “愚蠢!”

    数道寒光飞旋而至,又是几道冰凌,天闲吃了一次亏,这次不敢在硬挡,挥动大剑,火焰的烈风顿时缠上这些冰凌。轻轻一带。

    “轰轰轰!!”所有的冰凌瞬间爆炸。

    比刚才的那次力量高出数倍有于,天闲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老远,一股寒气也扑到身上,瞬间在身体表面凝结了一层薄冰。

    “人类,你已经止步于此。这片土地终究不是你们该踏足的地方,要怪就去怪你的命运吧!”

    无数冰凌凌空出现,漫天飞雨般向天闲撞去,天闲此时才挣开浑身的冰霜,抬头见那些冰凌已经到了身边。

    “轰轰轰轰轰!!!!!”

    密集如雨的爆炸声充塞了整个雪原,层层冰晶从巨大的雪坑中伴随着爆炸喷发出来,犹如冰冷的岩浆,几乎瞬间凝结成了一块疯狂飞涨的冰晶柱。

    当寒风散尽,所有的冰渣都尘埃落定之后,雪原上已经重新恢复了安宁。

    一座显得极其狰狞的冰晶柱子出现在雪原上,完全冻结了天闲所在的雪坑,在那个女孩的角度上来看,还隐约能透过厚厚的冰晶层看到天闲的身体。

    “没有痛苦,就这样立刻死去,是我对你的怜悯,不管怎么说,你将我的亲人带回了这片土地。”那女孩显得有些失望,拍了拍座下那奇怪的巨兽,那巨兽低鸣一声,伏低了身体。

    那女孩跳下雪地来,就那么赤着脚走在一人多高厚厚的,松软的雪地上,犹如全身没有重量一样,身后一个脚印都没留下。

    来到天闲那已经破烂不堪的滑雪板前,她轻轻的抱起了地上的布包,刚才天闲被击退,身上的背带早就被炸断了。

    打开布包,那女孩看着里面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忍不住笑了一声,“真是讽刺,这么久之后,你还是要回到这里,而且是这副模样,虽然我也不想,但看来要把你带回去,再受一次苦了。”

    将雪随意的背在身后,那女孩跳上了那个奇怪的巨兽,最后看了一眼被封在巨型冰晶柱里的天闲,惋惜的摇头,“可惜……我还以为你是我在等待的那个人。”

    叹息着,这个女孩催动那个巨兽,缓缓离去,那巨兽宽大如蒲扇的脚掌在厚厚积雪上行走如履平地,速度还很快,没用多久,那女孩和巨兽消失在了茫茫的雪原之中。

    原地,只留下了那一层层爆发式的冲击而出的狰狞冰晶柱子,白天的阳关晃在上面,照出光怪陆离的颜色。

    “咯……咯……”直到几个小时之后,这一大截冰晶才开始因为极度的压缩向内开始崩溃,表面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随着一块块冰晶的滑落,它已经再不超出雪原太高,而在冰晶最下层,被完全冻结的天闲也能被看的更加清楚了。

    只见天闲以一个十分奇怪的姿势飘在那里……

    手上没有荒尘大剑,腰上也没有灵鸢巢穴,最主要的……被冻结的衣服中,没有身体……(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