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九十五章 面对面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 )极北之地的寒冰原,千年来都是人类的禁地,不仅因为这里的气候极其恶劣,更是因为这片土地是当初诸神战争的遗迹,诸神破灭陨落,这片大地也如同被诅咒一般被人类恐惧着。&26705;&33310;&23567;&35828;&32593;&39318;&21457;&32;&119;&119;&119;&46;&115;&97;&110;&103;&119;&117;&46;&110;&101;&116;

    天眼一族,是唯一一支居住在这里的人类分支。

    “天眼一族……”

    天闲呼出一口白气,气息在空气里“|咔咔”的冻成冰粉,这里的温度已经完全不是正常生命能承受的住的,恐怕就是小灰那种生长在摩云山脉上极其耐寒的生物也绝难行动。

    “天眼一族为什么还不出现?”天闲似乎在自言自语,声音中透出疲惫。

    “看来你并没有受到欢迎。”邪眼的声音传到天闲耳朵里,自从进入极北之地,邪眼就老老实实的躲在荒尘大剑中,再也没有出来过。

    三天了,天闲已经在被冰雪完全覆盖的极北之地跋涉了三天,现在已经看不到雷痕部族的雄壮防线,天闲眼前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今天下着雪,根本分不清远处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地面,更分不清方向。

    天闲停下脚步,四下望了望,什么都没有,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中,只有天闲自己一个活物。

    喘着粗气,天闲思考再三,还是打算先休息一下。

    就算有逆心诀支撑,而且离开雷痕部族时得到了一个裹着厚厚棉衣的行李包,可是即使天闲如今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逆心诀不断的运转,但酷寒却还是在极速消耗着天闲的体力。

    “这个见鬼的地方……天眼一族是怎么在这里生存的?”天闲坐在雪地上,放下布包查看了一下雪的情况,这才放心的重新把它背上,“必须想个办法。否则还没找到天眼族的聚居地,恐怕我就要冻死在这里了。”

    “这就要看你的努力了。”邪眼好不负责的回应。

    抓起一把干净的雪塞进口中,天闲感到流进肚子里雪水冰寒彻骨,但这却能让人打起精神来。

    再次观察四周,天闲依旧毫无收获,心中不禁得有点迷惑。在雷痕部族的防线时,明明看到了那个天眼族女孩,她甚至在呼唤自己,可是当自己真的来到极北之地,她居然消失了,三天时间里根本不见人影。

    仰望天空,天闲的金色眸子散发着丝丝精光,可是天闲只看到鹅毛大雪杂乱纷飞,一天一地的冰雪中。没有任何虚灵的存在。

    踏入极北之地,俨然踏进了一片死寂的世界,从未听到过任何奇怪的声音,从未见到任何活物,也从未发现任何奇怪的事情,更没有见到任何人。

    难道,那个天眼族只是戏弄自己?

    天闲想着,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那个天眼族居然可以通过雪来向自己传递信息,而且看她的身形打扮。**不离十和雪是有什么关系的。

    “那个天眼,当时在那么远的距离就能和我联系,那么现在难道在什么地方看着我吗?”

    邪眼立刻说道:“很有可能!既然她留意你,那么没有理由在你进入极北之地后却置之不理,我想你现在还没有见到她,应该是还没有满足什么条件才对。”

    “满足条件?”天闲苦笑。“如果条件是我找到她,那我可就遇到大麻烦了。”

    “谁知道呢,不过到了这种地方,也就是身不由己了,我劝你最好还是快点想到一个办法。我可不想就这么和你葬身在这里,千万年的寂寞,简直比死亡还要可怕!”

    只休息了一小会儿,天闲再次向前行去,这漫天的雪白色中,完全无法辨识方向,天闲只能凭借感觉向前走,或者这样会在原地转圈,但是天闲明白呆在原地是永远也不会得到结果的……

    一连七天,天闲都在极寒无比的冰原上不断的跋涉。然而这个地方就好像有下不完的雪,天空总是那样和白茫茫的大地同一个颜色,四周什么也看不到,也分不清天地,更没有人烟。

    “主人,我觉得情况似乎有点奇怪。”灵鸢巢穴内,咕噜已经变得警惕起来。

    “这种地方,不奇怪才是更奇怪的事吧?”已经七天没有睡过好觉的天闲感觉万分疲惫,逆心诀虽在运转,极力缓解精神和**的疲劳,但天闲感到自己也快要到极限了。

    “古丽他们还好吗?”

    “一切都好!主人,母王藤花长势非常好,香在沙漠北部也已经完全掌握了转化水源的办法,如果情况顺利的话,南部边境的小城很快就能建立起来,并且形成绿洲。”

    “那就好。”天闲望着远方,感到自己的视线稍有模糊,看来再不休息是不行了,“不要告诉他们我被困住了,就说我正在向天眼族的聚居地进发,很快就会到了。”

    “完全按照主人的意思,已经说明过了。”

    “不过,这种话也骗不了他们多久,再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的话,他们很快就要拆穿我了。”指了指前面,天闲问道:“你说我们该向左边走,还是该向右边走呢?”

    “主人,还有一件事,古丽要我特别告诉您。”

    天闲站住,奇怪的问道:“什么事?”

    “是关于血盟的四姑娘的。”

    天闲顿时打起了精神来,“古丽已经有消息了吗?真是难为她了!四姑娘怎么样,是不是吃了很多苦?”

    “嗯……”咕噜沉默一阵,说道:“原本,古丽不让我完全说实话,可她毕竟不是我的主人,对于主人,我的忠诚是第一位的,所以接下来的话,请主人不必怀疑,而且保持镇定。”

    天闲一惊,“怎么,难道四姑娘她……”

    “她没死,不过似乎受了酷刑。”

    “酷刑!?”天闲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会受酷刑?她又没有犯什么大错!只是办事不力而已!”

    “具体的。我并不清楚,古丽也没有具体查到什么,她说血盟内部的消息十分难得,不过四姑娘第四血枝的身份已经被废,血盟已经指派了新的第四血枝去丹特到任,而且还有消息说。四姑娘似乎原本就在血盟有对头,这次又被落井下石,虽然具体情况不明,但现在的境况十分艰难。”

    “居然……会这样!”

    天闲感到心中被什么东西用力揪住,一种极度内疚的情绪萦绕在心间挥之不去,自从雷霆古城一别,已经有许多日子没见四姑娘了,没想到这段时间,她居然已经遭遇了厄运。而且显然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原本,以为真的和她说的那样,只是回去形式性的受罚,被禁足责骂而已……

    “主人,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您答应我要镇定。”

    天闲缓缓点头,“是,是的……我的确应该镇定。只是我的确没想到,她竟然会……”

    抬头望着天空。天闲仿佛又看到了那张巧笑言兮的面孔,那浑然天成的妖媚,那诚恳坦然的眼神,回想起第一次在黑德尔城堡巧遇四姑娘在花园里弹琴时的那种惊艳,天闲觉得还是历历在目,在四姑娘身上。有着太多家乡的色彩,姿态步伐,一颦一笑,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忽然,天闲眼角抖了一下。望着天空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主人,您怎么了?我想我们该走了。”咕噜感觉到了天闲的异常。

    “我们在这里走了多少天了?”天闲忽然问。

    “七天!主人难道忘了?”

    “七天!”天闲眸子微微收缩,“你每天都回沙漠去报信,来回路上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路上?”咕噜很奇怪天闲的这个问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进入极北之地后,来回穿梭比从前耗费的时间和精力要高一倍以上,这片土地真是被诅咒的地方。”

    “怪不得你回来的比从前稍微晚一点了。”天闲了然的点了点头。

    “主人,您问这个做什么?”

    天闲没有回答,继续问道:“咕噜,如果你现在模仿其他的生灵,那么之后还能恢复到现在灵鸢的形态吗?”

    “短时间的变形没有问题,但无法维持形态时间过长,这个形态就会永久的丢失。”

    “很好,那么你帮我做一件事。”天闲弯下腰,就像平常那样抓起一把干净的白雪来,放到了灵鸢巢穴前。

    咕噜探出头来,冷风吹的他直缩脖子,“主人,您不需要用这个来解渴。”

    “不,这是你的模仿对象。”

    “这个?”咕噜很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冰雪,“主人,我只能模仿生命,死物是无法模样的!”

    “我知道。”

    “主人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

    “因为……”天闲的目光落到手里的冰雪上,“这根本不是死物!”

    咕噜大吃一惊,脖子又缩回了一分,有点惊惧的看着那些冰雪,“这……这些是活物?”

    “你试试就知道了,我也只是猜测而已。”

    咕噜立刻跳出了巢穴,站在天闲的手腕上凝视着那些冰雪,身体迅速扭曲融化起来,身体也极速开始变得透明化。

    当咕噜恢复了本来的模样是,一道光丝从他身体中延伸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细密的光丝开始在咕噜身体中编制起各种各样繁杂的形状,竟然和咕噜模仿某种生命时构建身体结构是一模一样。

    “可以了!”天闲扔掉了手里冰雪,“咕噜,变回灵鸢的模样,回到巢里去!”

    咕噜不敢怠慢,极速恢复成了灵鸢的模样,迅速钻进了巢穴。

    抽出荒尘大剑,天闲在原地站定,望着眼前空无一物的白茫茫世界,双眼透出了寒光,“看来我们上当了!真没想到,在极北之地居然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邪眼!”

    天闲轻喝,邪眼的火焰应声在荒尘大剑上燃烧起来,“哦,小鬼!你终于发现问题的所在了吗?”

    瞄了一眼半空,天闲说道:“就在刚刚,我发现雪花的轨迹都是一样的……”

    “不错。用了七天的时间,你总算发现了。”

    “你早就知道?”天闲听到邪眼这种口气,顿时恼怒。

    “我当然知道!最了解一种事物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对手,是他的敌人。对于冰雪我甚至比火焰了解的还要多,而极北之地的冰雪,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可你去没有提醒我!”

    邪眼哈哈笑了两声,“小鬼!我没有提醒你,是不想你走出这个困境后再进入一个更加不利的困境,有些事只能你自己去做,我能帮你的,只是稍微提醒而已。”

    天闲不由忽然想立起来,就在不久前。邪眼曾说自己必须满足某种条件才能解决目前遇到的难题,这原来不是随口乱说,而是在一个提示。

    “小鬼!你要是想明白了就赶紧做你的事,我可一点都不喜欢在这种地方暴露我的火焰。”

    天闲闻言一笑,“当然,我也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上哪怕一瞬间!”

    沉腰,撤步,大剑缓缓向后拖去。天闲深深吸气,胸膛轻轻鼓了起来。逆心诀疯狂涌动,浑身的骨骼开始发出噼啪的响声。

    “又是蛮斩吗?小鬼!你就不会点别的吗?”邪眼有点无奈,“你现在似乎根本没有能砍到的目标。”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段时间修行的成果!”

    “修行?”邪眼一怔,天闲这段时间都在急着赶路,哪来的什么修行?

    凝力双臂。荒尘大剑嗡的一声响,一记蛮斩声势骇人的斩出,青白的邪眼火焰如一道墨痕飘洒半空,随着荒尘大剑的轨迹在半空瞬间画了一个圆圈。

    银光疾抖,天闲手上闪亮的银晶丝在半空猛的展开。又倏然收拢,跳动间半空的火焰如活物般扭曲起来。

    “你怎么会驱动我的火焰!?”邪眼见此情景不由惊叫起来,半空那道火环的颜色已经完全转为苍紫色,正是邪眼火焰最强的颜色,但真正令邪眼惊讶的是,这道火环已经随着银晶丝的引导,布成了一面奇怪的火焰阵。

    看准脚下的位置,天闲高高举起荒尘大剑,剑锋上邪眼的火焰熊熊燃起。

    “给我破!!”

    狠狠一剑插进地面,半空的火焰阵也随之陨石般砸进冰雪地面,一道火焰烙印清晰无比的出现在冰原上。

    “嗡!!”

    插件地面的荒尘大剑整个变红,发出了震人心魄的鸣响,一片红光巨大的火焰阵中透出。

    “轰!!!!!”

    狂暴的火焰冲天而起,犹如火山爆发的烈焰在天空狂舞,天闲瘦弱的身体瞬间被吞没。

    “呜——————”

    漫天火光迸射,一个怪异的声音闷闷的响起,低沉而缓慢,若有若无……

    邪眼的火焰狂魔般舞动着,而飞旋着冰雪的极北之地忽然间扭曲了起来,天闲爆发出的力量竟然似乎将整个极北之地生生撕裂……

    疾风暴雨般的能量潮汐平地涌起,强大到让人根本无从抗拒,邪眼的火焰顷刻之间撕的粉碎,连一个火星都不剩,大雪倏然间停止,整个极北之地一片通亮。

    ……

    天闲喘着粗气,艰难的在雪地上翻了个身,仰望着蔚蓝天空上美丽的太阳,终于笑了……只是笑的有点苦涩……

    天闲周围是被烈火焚烧过的冰面,邪眼的火焰之在冰面上留下了不深的痕迹,这冰不仅坚硬,而且明显蕴含着某种极度强大的力量。

    荒尘大剑插在一边,上面邪眼的火焰正渐渐熄灭……

    “我们似乎……出来了。”天闲抬手遮挡刺眼的阳光,有气无力的说。

    “的确,虽然用的时间太久了。”

    天闲大吃一惊,因为回答的不是邪眼,而是另外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一个翻身站起,反手拔出荒尘大剑,天闲顿时发现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年龄和雪相仿的女孩。

    这一眼望去,天闲心中震惊无比。

    这女孩……居然和雪的模样丝毫不差!

    同样娇小的身子,同样的白衣白裙,同样的飘扬长发,甚至就连发带都极其相似,猛一眼看去,还以为是雪站在那里。

    不过天闲立刻清醒过来,她和雪并不一样!

    这个女孩有一头纯白的长发,完完全全的纯白色,好像她身边的冰雪,甚至隐隐有些透明,而她和雪最大的区别,是她的笑容。

    雪很少笑,或者说雪其实不会笑,只有在和天闲独处时,雪偶尔才会露出笑容,但这个女孩,她的嘴角含着一抹笑意,但不知为何,天闲却觉得带着笑意的她,比雪毫无表情的面孔更加冰冷。

    “你是谁?”天闲首先发问。

    那女孩嘴角的笑容变得明显起来,身上似乎散发着寒气,“看来你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型的虚灵,勉强合格吧,居然用了七天的时间才发现自己在虚灵的肚子里。不过……总比在里面等死强的多了。”

    “你到底是谁?出现在这又有什么目的?”天闲大声喝道。

    “哈哈哈哈……”那女孩忽然大笑起来,“人类,这个问题……其实该由我来问才对!”(未完待续。。)

    (l~1`x*>+`<w>`+<*l~1x)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