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九十四章 深入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对于雷痕族长的话,天闲打心里不想承认,虽然没有和其他的天眼一族接触过,但是雪既然在极北之地出生,而且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那么她的身上应该有其他天眼族的影子才对,但天闲看到的,只是一个安静而善良的,小心翼翼,只要一点点安慰就会满足的单纯女孩而已。

    如果天眼一族如雷痕族长所说,怎么可能养育出雪这样的孩子。

    “异族的客人,您似乎对我的话有些怀疑。”雷痕族长看出了天闲的心思。

    天闲也不隐瞒,“我……只是有些奇怪而已,毕竟我没有接触过那些天眼一族,他们难道有什么必然的理由对你们不利吗?当初那个天眼族,为什么会……”

    雷痕族长缓缓的摇头,“他们为什么会对付我们,这一点我并不知道,但时至今日,这一点也已经完全不再重要了,我们无数的族人惨死在他们手中,我们之间的仇恨比这寒原上的冰雪还要深,还要厚!现在我们已经不会再问缘由,我们之间,只有化不开的仇恨!”

    说着,他慢慢攥紧拳头,“如果不是他们居住在极北之地,而且无法确定他们的位置,我们早就彻底消灭他们,永绝后患。”

    天闲思量一番,明白已经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关于天眼一族的事,就到这吧,一切等我到了极北之地,再做打算。”

    雷痕族长笑了两声,“好吧,虽然我不想你去冒险,但既然你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我自然不会阻止。我会叫人为你备好足够的食物的,对待远方的客人,我们从不吝啬。”

    “多谢。不过,还有一件事。不知道族长能不能为我解答。”

    “你尽管开口!”

    天闲琢磨一下自己的思路,试探的问道:“雷痕部族,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叫做香的女孩子”

    “香?”雷痕族长微微皱眉,看来对天闲的这个问题感到有点疑惑,“客人你难道和我们的族人有往来吗?”

    “我在沙利特沙漠边境,遇到了一个带着一把奇怪长刀的高地女孩,据说那把刀里寄宿着银水精魄,那把刀叫闪波刀。”

    “银水精魄。闪波刀?”雷痕族长双眉微微动了动,忽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原来是这样,到底他还是派人去人类大陆了。”

    天闲听着这话似乎有点不对,疑惑问道:“族长您的意思的是?”

    雷痕族长站了起来,“那个叫做香的女孩,的确是我们雷痕部族的一员,但她所在的小部族距这里还有些路程,她的族人们在一座山下驻守,并且守卫着那座山上的水潭。那是我们雷痕部族的圣地,如果你想了解她的情况,不妨去那里问一问。”

    天闲奇怪起来。说起香的事,这位雷痕族长似乎兴致不高。

    “族长,我是想帮她,这也是帮助我自己,我很想知道她孤身一人离开高地的理由,也很想知道这个理由是否和高地上发生的某些事有关,甚至于……是不是和天眼一族有关?”

    天闲至今还记得,香第一次知道雪是天眼族是那种和常人不大相同的惊愕,或许因为她是雷痕部族的高地人。自小就知道天眼一族的可怕,但现在想来。那种惊讶和细微举动的变化,似乎已经超出了应有的范围。香并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她当时的确很惊讶,可是眼神之中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而且……

    而且后来香和雪相处的非常好,雪拥有看透人心灵的力量,而香就算别人不去故意揣测她,她也是把心思都写在脸上,她们相处的融洽关系是做不得假的。

    而这就更奇怪了,出生在雷痕部族的香,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天眼族短时间内成为亲密的朋友?她自小接受的一切教育,都应该是把天眼族看作敌人的才对,香虽然有些呆板,但她的信念却坚不可摧,如果她认定天眼一族是敌人,那么绝对不会随波逐流被人改变。

    不过,要是反过来思考,香的信念坚定无比,但她和身为天眼一族的雪成了朋友,那么……

    “族长,难道雷痕部族之中,有人对天眼一族保持着友善的态度吗?”

    说完这句话,天闲知道自己猜中了,因为雷痕族长的神色变得很难看,甚至有些恼怒。

    “他们自持祖先留给他们的身份,却看不到眼前的事实,真是愚蠢!而这一次居然派人离开高地,带着至宝闪波刀前往人类大陆,哼!这种幼稚的想法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去人类大陆?”天闲追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派人去人类大陆,他们那些幼稚的想法又是什么?”

    族长站起身来,烦躁的说道:“都是不值一提的愚蠢想法,我带领我的族人们在此阻挡那些邪恶的天眼一族,不想提起那些东西,客人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向西出发,去拜访他们的居住地,不过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今天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先告辞了。”说完,雷痕族长竟然也不再理会天闲,自行离开。

    天闲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这个情况倒是完全没有料到,本以为同为雷痕部族,从这位族长这里能得到一些关于香的情况,却没想到有关香的状况似乎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天闲哥哥,你是说……那个头发束在头后面,长过腰际,长的很英俊的香姐姐吗?”乌雅忽然问道。

    天闲愣住,惊讶的望着乌雅,头发长长的束在头后,而且长的很英俊,嗯……英俊,那应该就是香了,“难道你认得她!?”

    “嗯!”乌雅用力点点头,“当然认得!她前一段时间在我们村庄外饿的晕倒了,还是我救了她。”

    饿的晕倒了……天闲听了这话忽然就觉得,这似乎很符合香的风格。

    不过听了乌雅的话天闲也是哭笑不得,原来乌雅是认得香的。早知道就多打探一下香的情况好了,现在这么大老远的跑过来,结果还只得到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乌雅。你和香很熟悉吗?”

    乌雅再次用力点头,“香姐姐在村庄时一直是我照顾的。她饿晕了,身体很虚弱,在村庄里休息了十几天呢,我们是好朋友。”

    “那她有没有对你说为什么要离开高地?”

    “这个……”乌雅转了转眼珠,一脸思考之色,“我倒是听到睡着的时候嘀咕,说是一定要找到证据什么的,可是别的就不知道了。”

    “证据?”天闲很疑惑。香难道是要找什么证据?这件事和高地上发生的奇怪情况有什么关联吗?甚至是和天眼一族有什么关系吗?

    显然,乌雅也不知道更多的事了,天闲只好暂时把疑问压在心底,并且做好了打算,这次回去后,一定要向香问个明白才行。

    “天闲哥哥,我们现在是要出发向西去吗?”乌雅一脸跃跃欲试的问。

    “向西?”天闲摇摇头,“我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却问这件事了,现在只能等回来再说,我想尽快去极北之地。”

    “极北之地!”乌雅满眼期待。“我很早很早之前就想去极北之地看一看,可是一直没有机会,这次真是太好了!”

    看着兴奋无比的乌雅。天闲心中略有歉意,在天闲的想法中,乌雅的旅程已经到此为止了,天闲并不打算带着乌雅进入极北之地,因为那里一切都是未知的,很可能自顾不暇,根本没有余力保护她,而且天眼一族看起来对高地人也已经十分戒备,乌雅不能去冒险。

    “咚——咚——”

    天闲正想对乌雅说明。外面忽然传来了震耳的巨鼓声,房门几乎同时被撞开。雷痕族长那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天眼族出现了!”

    天闲怀着无以伦比的惊愕。拉着乌雅和雷痕族长一同登上了那倒冰霜防线。此时正是天光大亮的时刻,向远处望去,冰原上一片白雪,阳光晃的人有些睁不开眼。

    而那道身影在一片雪白的世界里是如此的刺眼,尽管她穿着雪白的衣裙,一头白发随风飞舞!正是昨天天闲见到过的那个天眼族。

    虽然还相隔很远,高地人驻扎在防线之上,而那个天眼族站在犹如翻涌着的冰峰之上,中间隔着天堑般的茫茫冰雪,但这单独的一个天眼族,却似乎带给了所有高地人无以伦比的压力。

    “外族的客人!请你看清楚,这就是天眼一族!”雷痕族长就站在天闲身边,双目微微发红的盯着远处的那个天眼族女孩,“他们出现时必然会有灾难,我叫你走上防线,就是要你看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嘴脸,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悲剧,这算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希望你在进入极北之地前,对那些天眼的了解更加深刻一些。”

    所有的高地人严阵以待,万分紧张的望着远处的天眼族女孩,虽然距离远到几乎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每个人却都微微出汗,对于他们来说,天眼一族就好像恶魔般可怕。

    天闲根本没有听雷痕族长的话,天闲只是盯着远处那个天眼族的少女,忽然心中一动,压低声音喃喃说道:“你……为什么不离开?”

    对于这句话,天闲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更加没有抱着什么希望,但是让天闲吃惊的是,很快居然有声音回答了他,“我来做我该做的事,顺便看一看终究要来到我面前的人类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能听到我的话!天闲感到背脊发凉。

    那声音再度飘来,“但我并不着急,你终究还是要来的,我来到这的主要目的,是因为另外一件事,而且我猜,你或许不会喜欢这件事的,”

    什么?

    天闲正不解,忽然间空气里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一片惊叫声在周围响起。

    只在一瞬间,忽然起了大风。

    风卷着冰雪刀片似的刮了起来,就好像从天而降的暴风雪,一下裹住了每一个人。吹的所有人东倒西歪。

    天闲默运逆心诀站稳脚跟,一把拉住乌雅把她拽到身后,“抓紧我。不要松手!”

    睁开闪烁着金芒的眸子,天闲向天空上一扫。顿时大吃一惊。

    不知何时,两条如白蛇般的巨型虚灵已经凌空出现,正在防线上空盘旋,那庞大的身躯扯动着周围的空气,正是这暴风雪的源头。

    忽然,其中的一条发出一股低沉的怪异鸣叫声,直接向下扑来,目标居然是天闲背后的乌雅。

    天闲当即拉着乌雅连退数步。那巨型虚灵紧随其后,庞大的身躯一转,张开无尽的大口向乌雅咬来。

    解下荒尘大剑,天闲猛一催动,顿时一道青白的火光冲天而起,火焰拦住那虚灵的去路,顿时让它鸣叫着闪避开去,重新飞上了半空。

    而另一条巨型虚灵却再次扑了下来,直奔乌雅。

    天闲在所有人惊讶不解的目光中拉着乌雅飞速退到一个开阔处,荒尘大剑在地面连点。没点一下就冒出一道火光,火焰围成一个圈将天闲和乌雅护在了里面。

    邪眼的火焰起到了作用,两条虚灵交替着俯冲下来。似乎想要吞噬乌雅,但奈何邪眼的火焰形成的包围圈保护着乌雅,又有天闲在她身边,好多次无功而返后,两条巨型虚灵发出沉闷至极的鸣叫声,缓缓升上天空,渐渐消失了……

    天闲满头冷汗,虚灵这种东西的厉害天闲是再清楚不过了,而这巨型虚灵更是危险中的危险。它们是习惯性吞噬一切的掠夺者!

    防线上的高地人看着天闲异常的举动都是惊讶不已,不过雷痕族长并没有阻止天闲。反倒是让所有人不要去打搅,而他望着天闲的眼神。明显变得凝重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天闲低声的问。

    “这是我要问的。”那个声音再次传来,显得有点无奈,“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天闲简直差点没吼出来,压低声音怒道:“你要杀掉她!”

    “不,我只是带清理而已,对于这样已经无法挽回的人,不能算是杀掉。”

    “什么……什么无法挽回?”天闲心中一震。

    那声音带着笑意,“你难道没有发现,她的头上应该出现过黑色的角吧。”

    天闲闻言整个人都呆了。

    “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必须被清理掉,否则会出现很多你想象不到的麻烦,现在我请你让开,这不是你应该插手的事,这是宿命,我们天眼一族,还有高地一族的宿命!”

    乌雅躲在天闲背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看得出天闲是想保护她,刚才那阵暴风雪简直就好像要把自己卷走一样,可是在这个火圈里,自己却安然无恙,现在那暴风雪也已经奇怪的散去了。

    而见到天闲嘴唇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而且表情愤怒,乌雅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天闲哥哥?你怎么了?”

    “暂时呆在我身边,不要动!”

    “哦。”乌雅很听话的应了一声,抓紧了天闲的手臂。

    “看来,你不打算妥协。”那个声音似乎一点也不奇怪天闲会这么做,“虽然早就知道,但等了这么久,等来的确是一个笨蛋,这真是让我失望。”

    天闲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有一点天闲却十分明白,“我不会让你杀她的,她什么都没做错!如果说头上长出黑角就该死的话,那么也是你们天眼一族十七年前种下的恶根!”

    “哈哈哈……”那声音随意的笑了,“看来你听过高地人对我们的描述了,而且也自己猜测着什么,好吧,既然你还懂得思考,那么就不算愚蠢到不可救药,让那个女孩离开吧,我对她完全没有兴趣,其实我对我们一族的宿命也没有任何兴趣,不过我却一直在等待你的到来,来吧!我在等着你!”

    防线上立刻又传来一阵惊呼声,“那个天眼不见了!”

    在等我?到底是谁,因为什么在等我?天闲感到心情有点沉重。

    散去火焰,天闲拉着乌雅来到了雷痕族长面前,“族长,我希望这个西伯咯部的女孩,也是我的朋友能暂时居住在这里,她因为我的缘故,和家里的关系很僵硬,暂时不适合回去。”

    “天闲哥哥,你要自己去?”乌雅大叫起来。

    族长凝视着天闲,“外族的客人,你刚才……难道看到了什么?”

    天闲无法解释虚灵的事,摇头道:“或许吧,但我想那并不重要,现在我只想我的朋友能够安全,我才能安心的进入极北之地。”

    族长点了点头,“我们高地人所有的部族都是亲人,我自然会好好安排她住下,这个不必你来担心。”

    天闲看看乌雅,“你先在这里住下,等我回来。”

    “天闲哥哥,你……你不带我去吗?”

    “这次,不行!”看着乌雅恳求的眼神,天闲狠下心来,断然拒绝。

    乌雅伤心的哭了。

    天闲并没有在做停留,直接从防线的底门出发,踏进了极北之地,很快茫茫的冰雪世界掩盖了天闲的一切踪迹。

    防线上,雷痕族长看了看还在哭泣的乌雅,轻轻揉揉她的脑袋,“西伯咯族的小家伙,你如果想跟着他的话,那么必须继续修炼才行。”

    乌雅迷茫的抬起头,“族长,您说什么……”

    望着远方的冰雪,雷痕族长吐了口气,“以你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办法跟上那个少年的脚步,如果你是真正的高地儿女,那么就去努力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