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九十章 混乱暴怒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面对天闲的凝视,老伯咯万分尴尬,和身边的同伴互相对视了几眼,都露出了苦笑。︽,

    乌雅忍不住生气的走上来用力晃了晃老伯咯的手臂,“爹!你看你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天闲哥哥一个人救了我们全族,就算他带着天眼族的人又能怎么样?他根本不会伤害我们,你怎么能怀疑他?”

    被乌雅这么一说,老伯咯他们更是无地自容,粗糙的脸膛一下涨的通红,当下上前一步,饱含歉意的对天闲大声说道:“尊贵的客人!我真是老的糊涂了!您救了我们所有人,我却居然冒犯了您,我真是……真是……”

    看着涨红脸膛的老伯咯,天闲心知他已经完全认错了,不过显然,作为高地人他和其他人,和远在沙漠的香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口笨。

    “伯咯,我要离开了。”天闲的声音缓和下来,轻轻说道。

    老伯咯顿时一愣,“客人,您……您要离开?这……”他显得立刻紧张起来,“客人!我们如此冒犯了您,不敢奢求您的原谅,但请您不要就这样离开,连让我们认错的机会都不给!我恳请您留下来,我们一定会弥补我们的错误!”

    看着老伯咯诚恳的眼神,天闲微笑说道:“就算再好的猎手,也一定有失误的时候,偶尔失手一次不能成为评价一个猎手的标准,而偶尔犯的一个错误也不该成为评价一个人好坏的准则,伯咯,我并不是因为您们错怪我才离开的,而是我已经在这里逗留了很久,上次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而你们看到了。我的朋友昏睡不醒,我必须尽快去极北之地寻找解救她的办法。”

    乌雅听到天闲这就要离开,站在一旁欲言又止,脸上全是不安之色。

    “尊贵的客人,您……您就不能再多停留一段时间,我们也可以帮你打探一些消息。”老伯咯还是想极力的挽留天闲。

    天闲依旧是摇头。“不了,我也打搅你们好些日子了,有些事还需要我立刻去办。”

    老伯咯见天闲去意已决,脸上闪过一片复杂之色,忽然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似乎做了某种决定。

    “客人您既然已经决定离开,那我们自然不能阻拦,但如果您要离开的话。就把我的尊严和对亲人的思念一起带走吧!”老伯咯伸手从脖子上取下一件东西来,双手捧到天闲眼前。

    “伯咯,你……”

    “爹!你怎么……”

    其他人和乌雅见了老伯咯手上的东西,都惊叫了起来,老伯咯却毫不犹豫的喝道:“不必多说了,我已经不配在拥有这件东西。”

    天闲奇怪的看着伯咯手里的东西,这是一枚用雪魈的黑角制成的项坠。

    老伯咯沉声说道:“这是杀死我儿子的那只雪魈的角!”

    天闲闻言目色微微一变,这种贵重的东西怎么能送人?

    老伯咯继续说道:“我一直将它带在身边。我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我作为一族之长没有尽到我应有的责任,这只角是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尊严和对亲人的思念,而今天,我居然怀疑拯救了我们全族的贵客,我……羞愧万分!我已经不配在拥有这只角,客人。我请您收下它!同时我恳请您!您再一次回到高地的时候,请您务必再来我们西伯咯部族,到时,我将用我的行动赢回我的尊严和对亲人的思念。”

    天闲不由动容,高地人豪爽刚烈。今天算是真的见识到了。

    轻轻握住老伯咯的手,抓紧那只黑角,天闲摇头:“不,伯咯,我能理解你你失去家园和亲人的痛苦,忽然见到和当年那个天眼一模一样的人,你这样的反应不足为奇,你并没有错,我也没有怪你,这枚黑角太过贵重,我绝对不能收的,你的话太严重了。”

    天闲话音未落,忽然间感到掌心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涌了起来,一闪即逝,当想要追踪的时候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闲正微微吃惊,手上忽然一空,老伯咯已经抽回了手去。

    不安在天闲心中滋生起来,因为天闲分明的看到,老伯咯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猩红色……

    “的确,或许我的话,真的太严重了。”老伯咯的口气忽然变的和刚才大不一样,并重新将那枚黑角项坠戴在了脖子上,再望向天闲的目光,已经一片冰冷。

    “我忽然想到,就算你的朋友不会是当年那个天眼族,可是她和那个天眼族长的一模一样,无论怎么看,她们之间都会有一些关系才对!而你既然背着她来到高地,还想要去极北之地寻找解救她的办法,那么自然是和她的关系极为亲密,一定也了解她的情况,那么……就请你解释一下,她和当年那个天眼族之间的关系吧!外族人!”

    天闲一怔,老伯咯对自己的称呼都已经全然不同了。

    “爹!你这是怎么了?天闲哥哥他……”

    “闭嘴!”老伯咯严厉的瞪了乌雅一眼,“女孩子要懂事,在一边好好看着,以后再有外族人来的时候,一定要分清楚到底是敌是友。”

    乌雅还想说什么,却被老伯咯的眼神完全逼了回去。

    天闲的心也沉了下来,那黑角果然有问题!刚才那黑角涌出了一股奇怪的力量,老伯咯的态度就立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伯咯,我可以给你解释,但在那之前,能把你的那枚黑角给我看看吗?”

    老伯咯冷笑一声,“外族人,你虽然救了我们,可是这黑角是我们对死去的族人的思念,是我们活着的高地人的尊严,你现在自己的事还解释不清,没有资格得到我们的黑角。”

    天闲忍不住大声说道:“那黑角有问题!”

    目光望向其余的高地人,天闲满面严肃:“还有你们,快把那黑角扔掉!那并非你们想象的……”

    “外族人!”老伯咯厉声打断了天闲的话,怒目瞪视喝道。“你这是在侮辱我们,侮辱我们已经逝去的族人吗?”

    “小子,没用的,他已经不信任你了,你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邪眼懒洋洋的声音传进天闲的耳朵,“我们还是走吧。这里已经没有必要再呆了。”

    天闲紧握双拳,急的直咬牙,“伯咯,我请你相信我一次!我请求你!把你的黑角暂时交给我看一看!”

    乌雅有些不知所措,她完全不知道天闲为什么执意要伯咯的黑角,但她心中却有一种想法:或许,他是对的!

    “爹,你就……把角给他吧?”

    老伯咯对乌雅的话如若未闻,目光越来越冷。“外族人,你……还欠我们一个解释!”

    解释,天闲哪有什么解释,关于当年那个带着雪魈群在寒原上游荡的天眼族女孩,天闲到了高地才第一次听说,而且就算她和雪有什么关系,可雪对于自己的身世很少提起,根本无从了解。

    老伯咯见天闲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却不说话,哼了一声说道:“看来。你是不想给我们解释了,那么好吧!既然如此的话,就请你现在立刻离开吧!毕竟你也救了我们一次,我们高地人……知恩图报!”

    如今这句话在传到天闲的耳朵里,无以伦比的刺耳。

    天闲目色凝重起来,深吸一口气说道:“伯咯。我来到这里没有任何恶意,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单我还是要说,这黑角是雪魈发狂时才生出的,你们带在身边未必是好事!”

    老伯咯摇了摇头。忽然伸手解开衣带,将上身的皮毛大衣脱掉,露出了依旧健壮,但却是纵横交错的惊人伤痕的身躯,“外族人,看到了吗?十几年来,雪魈在这身体上留下了无数的伤痕,但我还活着,而我们逝去的族人,在他们死去的时候所承受的痛苦比这些伤痕全部加在一起都强烈百倍!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这仇恨,就算我年老糊涂了,可我身体上的伤也不会忘记,我更不会忘记当年那个天眼族带领雪魈游荡的情景!外族人!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带来的这个天眼族女孩!我们西伯咯部族和天眼一族之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们是死敌!”

    “爹!”见老伯咯把话说死了,乌雅不由吓的花容失色。

    老伯咯伸手一指乌雅,“外族人!你看清楚!我们到底和那些雪魈,和那些天眼族有着什么样的血海深仇,就连乌雅这样十五岁的女孩!她的身上都留下了数不清的伤痕!乌雅!把衣服脱掉!”

    乌雅完全呆住了,“爹,你……你说什么?”

    “把衣服脱掉!”老伯咯双眼发红,用命令的口气喝道。

    “爹!”

    “脱掉!”老伯咯大吼一声,一下扑上去抓住乌雅的肩膀,伸手就去撕她的衣服。

    乌雅尖叫着,猛力推着老伯咯,但她根本不是老伯咯的对手,而这时一只拳头从她肩头猛的打了出来。

    “砰!”

    老伯咯胸口挨了一拳,顿时“噔噔噔”连退几步,双目顿时戾气狂涌,“你?”

    天闲收回拳头,安慰的拍了拍乌雅的肩膀,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后,目色泛寒的看着老伯咯说道:“伯咯,他是你的女儿!你居然当众脱她的衣服!你就是这样做西伯咯部族的伯咯的吗?”

    老伯咯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回头看了看他的族人们,那些高地人看着他的眼神中也已经大多是不解和责备。

    喘着气,老伯咯回头看看躲在天闲背后的乌雅,用力晃了晃脑袋,说道:“乌雅,过来!不要和那个外族人在一起!”

    乌雅的确吓坏了,但现在天闲挡在她身前,听到老伯咯命令的话后,一股莫名的涌上了心头,站出来大声喊道:“爹!你怎么变的这样?你平时不是这样的!天闲哥哥救了我们所有人!要不是他我们几天前就全死在雪魈手中了!他要害我们根本不必自己动手!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说到激动处,乌雅不由流下两行眼泪,“而且,而且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知道哥哥们死了你很伤心,可……可我也是你的女儿啊!”

    老伯咯沉默下来。他盯着乌雅,盯着天闲,目光不断的闪烁,隐隐似有挣扎之色。

    “乌雅,过来!不要和那个外族人在一起!”老伯咯再次开口时,“口气和刚才却一模一样……”

    “爹!天闲哥哥他……”

    “过来!!”老伯咯猛的一声大吼。

    天闲望着老伯咯浑浊的双目。低声对乌雅说道:“乌雅,过去,什么都不要再说,快去!”

    “我不!!”乌雅忽然双目一凝,擦掉眼泪昂首望着老伯咯咬牙说道:“爹!你常对我说,我们高地儿女要知恩图报!可天闲哥哥来到我们这里后只帮过我们,却没害过我们,爹!你这样,不是我们高地人的做法!”

    “乌雅。不要再说了!”天闲一听顿时大急,现在的伯咯,恐怕已经无法再和他理论了。

    老伯咯似乎愣住了,被乌雅的话说的整个人都僵硬在了那里,他望着乌雅,久久才眼神动了动,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隐隐透着狰狞。“乌雅,你……居然帮着这个带着天眼一族的外族人?”

    乌雅掷地有声。“他不是外族人!而是救过我们西伯咯部族的尊贵客人!高地人知恩图报,他既然救过女儿,今天爹要赶他走!女儿不许!!”

    老伯咯点了点头,“好……很好……我所有的儿子都死了,一个都不剩,今天……我的女儿。也死了……”

    天闲和乌雅闻言都是大吃一惊。

    “爹,你……你说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活在这!”

    老伯咯摇头,“不……我的女儿绝对不会帮助一个外族人来反抗我,我的乌雅……已经在几天前战死了,她冲进雪魈群……再也没有回来。”

    乌雅瞪大双眼。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爹,你……你?”

    “滚吧!”|老伯咯大声喝道,“带上你的东西!和这个外族人一起滚出西伯咯部族!我们西伯咯部族!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女人!”

    “爹!!”乌雅尖声大叫。

    “你不是女儿!”老伯咯放声怒吼,“我女儿乌雅已经战死在雪魈群中!她是我们西伯咯部族的骄傲!而不是你这样吃里扒外的东西!!”

    天闲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老伯咯会疯狂如此,他身后的族人们似乎也感觉到不妥,但老伯咯身为部族首领,盛怒之下,谁也不敢说话。

    “伯咯!”天闲硬着头皮再次开口。

    “外族人!”老伯咯直接打断天闲,“你还想再吐出恶毒的言语吗?你难道还不满足吗?你已经成功的让雪魈们夺走了我的女儿!”

    这句话让那些不好说话的高地人也不禁大皱眉头,一个高地人忍不住走了上来,“伯咯,您这样说……”

    “住口!”老伯咯怒火冲天的大吼,“这是我的事!是我女儿的事!你们都给我闭嘴!”

    喝退那个高地人,老伯咯用仇恨的眼神瞪视着天闲,指着大门口说道:“滚吧!我不想在听到任何不想听的话,否则……不要怪我为我死去的女儿报仇!”

    “小子,我们走吧!你继续留在这,那么被赶走的可能就不仅仅是这个小丫头了。”邪眼悠哉游哉的声音传进了天闲的耳朵里。

    天闲看着老伯咯,简直要把一口钢牙咬碎,可是现在却毫无办法。

    “乌雅!我们走!”

    ……

    冰冷的寒原上,风刀子似的刺骨,天闲背着雪,后腰横跨荒尘大剑,依旧是来时的打扮走在前面,而身后不远处,是歪着绒帽,拖着一包行李,失魂落魄的乌雅。

    “扑通”乌雅绊到什么,一下摔在了地上。

    “没事吧?”天闲走回来轻轻扶起她的身体,见她如丢了魂儿一样,不由叹气,“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乌雅的眼神动了动,有了些许生气,看着眼前满脸歉意的天闲,忽然一下抱住天闲“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天闲无奈的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哭吧,哭完会好一点……”

    哭了好一会儿,乌雅才呜呜咽咽的说道:“天闲哥哥,爹……爹他,他……他不要我了,你……你会不会,会不会也……也不要我?我,我……”

    天闲苦笑,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傻丫头,不要乱想,伯咯一时怒起,说的话收不回来,你暂时就和我一起行动,当作历练吧,在高地上我有个同伴也不错,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好好的送回家的,我保证。”

    “真……真的?”乌雅哭着,但听了天闲的话,心中倒是安稳了很多。

    “当然,但短时间我们是回不去西伯咯部了,而且说不定今后你还要在其他部族生活一段时间。”

    乌雅第一次眼神里露出几分柔弱,“如果是其他部族,倒也没什么,高地上我们都是互相帮助的,但……但是……”

    鼓足勇气,乌雅脱口说道:“但我还是想跟着天闲哥哥!”

    天闲笑了笑,“这个好说,起码在找到其他部族的时候,你只能跟着我了,不过有一点倒还不错,我能保证你的安全。”

    “我知道!天闲哥哥最厉害了!”

    天闲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叉开话题问道:“你知不知道,高地上有一个部族中有一种神奇的生灵,叫做银水精魄!”

    “银水精魄!?”乌雅很吃惊的看着天闲,“天闲哥哥居然知道这个!那是北方雷痕部族的圣灵!”

    “雷痕部族!”天闲大喜过望,“你知道这个部族?”

    乌雅不由自信的点点头,“这高地上,还没有乌雅不知道的事!”(未完待续。。)--65882+d4z5w+15946428-->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