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八十八章 疑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疯狂肆虐的寒冷暴风几乎一瞬间把天闲周围的一切全部撕裂,然后在冻成碎片,大片大片的冰块还呈现出爆炸般迸射形态,不过这冰块却最终被挡在了荒尘大剑之前。

    天闲背靠着荒尘大剑,全身缩进坐在那里,全身绽放着淡淡的金芒,脸上却是一片心有余悸。

    “该死的小鬼!居然敢拿我做挡箭牌!”天闲头顶一朵火焰烧起来,邪眼愤怒的叫骂起来。

    天闲看看燃烧着火焰的荒尘大剑,不由哈哈笑了一声,“果然,绝世宝剑和上古邪灵就是靠得住,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要被冻成冰块了。”

    千钧一发之际,天闲趁着那雪魈首领投出暴风球瞬间身体可动的空隙,一把将荒尘大剑插在了地上,逆心诀催动到极限,直接缩骨躲在了荒尘大剑后面,剩下的……就全交给邪眼了。

    “以后再找你算账!现在还不快给我站起来,那个猴子又要发动进攻了!”邪眼见天闲居然还笑的出来,不由气的火冒三丈。

    天闲翻身跳起,浑身骨骼嘎嘎一阵作响,身体恢复了原本的高度,抓起荒尘大剑横在身前,看着就在眼前的雪魈首领,不由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你这个大猴子!居然利用自己的同族生命为自己争取时间,但现在……我看还有谁能帮你!?”

    经过刚才猛烈的寒冷风暴,现在天闲和这个雪魈首领周围连一只活着的雪魈都没有了。

    这雪魈首领现在似乎有些惧怕天闲手里的荒尘大剑,嘶吼怒吼着,双脚狠狠的跺地,但是却不敢冲过来。吼声中满是焦躁不和不安。

    它似乎在呼喊它的同伴来保护它,但是刚才的寒冷风暴实在过于猛烈,现在外围的雪魈大多都已经退的远远的,至于那些没有退走的,现在已经死的死。伤的伤。

    “不要怪我,是你非要来追杀我!”天闲看的出这雪魈首领正在恐惧着自己,心知胜利已经掌握在手了。

    “吼!!!!”

    那雪魈首领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双掌再次聚拢在一处,空气中温度再次骤然见底,一股股寒风急速向它的掌心汇集而去。

    天闲不由冷笑。“居然敢在我面前露出这么多破绽!”

    正想发动雷霆一击,天闲忽然间愣了下,目光急速向左侧瞟了一眼,却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

    一道人影突破了雪魈群的封锁,正急速冲向这边。

    居然是乌雅!

    乌雅浑身都是血迹。也不知是她自己受了伤,还是那本是雪魈的血迹,她的绒帽已经不知去向,一头黑发在寒风中被拉的笔直,仿佛和黑夜融为了一体,她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面对成群的雪魈也是游刃有余,鬼魅般在雪魈群中穿梭。手中刀锋闪亮,人过之处,雪魈纷纷惨嚎着倒地……

    这小丫头这么厉害?

    天闲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在村庄中防御雪魈的进攻是,她可完全不是这个样子,就算是对付单独一只雪魈还显得有些吃力,现在居然就能在雪魈群中疯狂的冲刺。

    人在半空急速旋转两周,四五颗雪魈的脑袋喷着鲜血冲天而起,乌雅冲破最后几个雪魈的封锁。笔直向这面冲了过来,目标。竟然好像是天闲面前的雪魈首领。

    天闲和乌雅并不在一个方向,见她猛冲过来。顿时吃了一惊,“乌雅!不要靠近!危险!!”

    大叫着,天闲怕她出事,正要冲上去救人,忽然感到手腕一紧,“主人!不要去!”

    听到这个声音天闲大吃一惊,说话的居然是咕噜,它从灵鸢的巢穴中探出头来,叼住了自己的手腕。

    “你?”天闲又惊又怒。

    “主人!好好看看那个高地的女孩!她已经不是人类的模样!”|

    “什么!?”

    天闲陡然吃了一惊,而对面乌雅的速度居然再次暴涨,几乎增快了一倍,人在地面上只留下一道虚影,犹如踏风而来,眨眼间就到了那巨型雪魈的身旁。

    一脚踩在那雪魈的反关节脚踝上,乌雅凌空跃起,雪魈首领全部的精神都在天闲这边,感觉到有人逼近顿时咆哮起来,但乌雅的速度快的匪夷所思,根本不给这雪魈首领移动身体的机会,人影几个起落已经跳到了它的头上。

    “噗噗!”

    干净利落,两把刀刃精准的刺进雪魈首领的脑子,在那雪魈首领嘶声怒嚎之中,乌雅猛力一脚踢在它头上,人远远跃开,而那雪魈首领的身体则轰然倒了下来。

    “轰!!”

    巨大的身体砸在地上,雪魈首领那已经被刀刃刺穿的脑袋在冰冷的地面上砸开了花,鲜血闹僵迸射一地,当场一命呜呼。

    乌雅轻轻落到地面是,一切只过了一瞬间。

    天闲简直呆住了。

    乌雅这一连串的动作,简直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她没有使用圣痕,全身连一丝光芒都没有,但她刚才的速度几乎和自己发动逆心诀时是一样的,如果说不依靠任何特别的方法让身体达到那种速度和力量,那么身体的强韧程度绝对是非人的,否则一般人的身体完全有可能崩溃。

    而乌雅现在,正缓缓从地上站起,丝毫也不见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猛的,天闲心中一颤。

    天空上乌云滚动,黑夜里的光线十分有限,但天闲从不怀疑自己的双眼,在乌雅那长长的黑发之间,似乎有一截黑色的角……

    角?

    天闲忍不住看了一眼死在眼前的巨型雪魈首领,在它那已经开了花的脑袋上,长长的黑长角在冰雪中显得尤为刺眼……

    乌雅也是一样……

    “主人!”咕噜的声音再次传来,显得尤为谨慎。

    天闲把咕噜按回了灵鸢巢穴。握紧荒尘大剑,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乌雅,她已经慢慢的走了过来……

    冷风中,丝毫不见她有感到寒冷的意思,长发飘飞。在这黑夜里似乎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危险味道,她的发间黑色的角若隐若现,天闲看到清楚,她现在只有左边的一只角。

    “客人,你没有受伤吧?”

    乌雅在天闲身前停下,开口问了一句。天闲微微差异,因为这句话的声音和口气,和先前的那个乌雅没有任何不同,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么倒是多了几分关切。”

    “我很好。”天闲轻轻回答。“你……受伤了吗?”

    乌雅低头看了看自己满身凝固的血迹,用一种有些不可思议的口气说道:“我没有受伤,这是雪魈的血,我只是想着来救你,忽然……忽然感觉自己浑身充满力量,居然,居然就冲了过来,我……我。我好像……好……”

    身子晃了晃,话才说到一半的乌雅忽然倒了下来。

    “主人!!”咕噜在灵鸢巢穴里惊叫起来,因为天闲已经抢上前去。一下抱住了倒下来的乌雅。

    扶着看起来已经昏倒的乌雅,天闲目色凝重的望着她发间的黑角,这只角竟然在慢慢枯萎……

    巨型雪魈首领被击毙,剩余的雪魈很快四处逃窜,寒原上留下了数百雪魈的尸体,其余的雪魈逃的干干净净。

    当天闲听到背后传来一大群沉重的脚步声时。心知是村庄里幸存的高地人赶来了,但天闲却高兴不起来。甚至扶着昏倒的乌雅不愿意回头去看他们。

    乌雅头上的黑角已经彻底消失了……

    ……

    巨型雪魈被击杀后,雪魈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老伯咯受了重伤,躺在家中不能活动,作为他的女儿,乌雅这几天带领整个村庄的高地人快速的修复了破损的防兽栏,并且拉回了不少雪魈的尸体,拨皮、取肉,并且埋葬死去的族人,等等一系列善后的工作,乌雅看起来已经习惯了……

    天闲这几天一直住在这个村庄中。

    本来天闲绝对不会再回到这里,因为虽然原因不明,但那些雪魈明显是追踪着天闲,连累别人的事天闲并不想去做,但是见到了乌雅击毙巨型雪魈的那一幕,天闲却发现自己似乎有什么事弄错了。

    “客人,您很喜欢这些角吗?”

    老伯咯的手脚都受了伤,这几天只能呆在屋子里,不过他虽然上了年纪,身体却十分见状,就算不能出去走动也闲不住,总是在屋子里来回的溜达,而且天闲在这,倒是也成了他聊天解闷的好对象。

    天闲坐在炭火坑旁,手里拿着的,正是雪魈头上的黑色长角。

    老伯咯很有兴致的坐下来,讲故事似的说道:“那些雪魈本来是没有角的,后来在高地出现了一个天眼族的人,我们亲眼看到她带领着雪魈在寒原上行走,那种景象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还只是一个不大的小姑娘,可是跟着她的雪魈足有上万只,我都不知道高地上有那么多的雪魈,就在几天后,那些雪魈发了狂,开始袭击我们,并且长出了这样的黑角!”

    从自己衣服里拿出一根黑角来,老伯咯哈哈笑道:“不过那些雪魈就算长了这黑角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把这些角当作战利品,每一个能单独杀死雪魈的族人才有资格携带那只雪魈的角,看我这跟,那可是一只很大的雪魈,当时,我就是……”

    “爹!”

    门被推开,乌雅走了进来,一见老伯咯兴致勃勃的在和天闲说话,顿时露出嗔怪之色,“你又随便乱动,说好了要呆在床上的,一把年纪了还和小孩子似的不听话。”

    老伯咯作为全族的统帅,但对自己的女儿却怎么也凶不起来,抓了抓头哈哈笑了两声,“只是说两句话而已,就说两句,总躺在床上也伤也不会好的……”

    乌雅对自己的父亲也是有些无奈,这么多年老伯咯一直是这样子,“你不为自己的伤考虑,也要为天闲哥哥的身体考虑。他帮我们引开雪魈群,一个人杀了那么多雪魈,受伤都不要我们知道,你还不要他好好休息。”

    老伯咯苦笑,“好好好。是我不对,我这去休息,这就去……”说着,老伯咯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转身走进了里面的房间。

    乌雅来到炭火坑前坐下,双眼亮晶晶的望着天闲。“天闲哥哥,你在看什么呢?”

    自从上次一起打退了雪魈的进攻,天闲在乌雅这里就从“外族人”晋级成了“天闲哥哥”,虽然说起来天闲还要比乌雅小几岁,但这个天闲自然不会去特别说明。

    “乌雅。西伯咯部族中,每个人都有这样的黑角吗?”天闲问。

    “嗯!几乎都有!”乌雅点头,笑的甜甜的,“除了一些孩子和年老的老人,都有的,我们已经和雪魈斗了好多年了。”

    “那……”天闲掂量着手里的黑角,有些犹豫。

    “天闲哥哥想问什么吗?”乌雅有点奇怪的上下打量天闲。

    乌雅显然还不知道她当天的模样……

    “那些雪魈,到底是为什么才长出黑角的呢?”

    “是因为天眼一族!”乌雅不假思索的回答。“爹和我讲过的,村庄里的老人们也亲眼见过,是那个天眼族人的到来才让这些雪魈长出了这样邪恶的黑角!”

    对于这样的答案。天闲只能点头,“那和雪魈对抗的这么多年里,你们……你们有没有出现过,嗯……我是说出现过有点奇怪的事情?”

    “嗯?”乌雅天真的眸子里一尘不染,“什么奇怪的事?”

    面对乌雅这样的眼神,天闲只能叹气。难道说整个西伯咯部族,就没有人发现有人的头上也长出了黑角吗?

    想了想。天闲换了个问题,“我其实很想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们对抗雪魈,有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或者特别厉害的方法呢,我看你们的防兽栏就十分厉害!”

    乌雅不由眼神亮了起来,“当然啦!那些雪魈数量很多,我们自然要想出好办法才能对付,嗯……要说厉害的族人呢!当然也有!当初他一个人就打败了几百只雪魈,这样我们才能退到这个村子里来。”

    说着乌雅情绪低落下去,“不过我们死了好多族人,他也没有再回来……”

    天闲心中一动,“难道是被雪魈杀死了吗?”

    乌雅点头,“他一个人阻挡着好多的雪魈,我们都撤走了,他……他或许……”

    天闲明白了乌雅的意思,那个人,没有找到尸体!

    眨了眨眼睛,乌雅又笑了起来,“不要说这些伤心的事了!我们这次击杀了雪魈首领!这还是头一次!天闲哥哥你真是我们的救星!这下子雪魈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来骚扰我们了,它们要选出一个新的首领要好久的时间呢。”

    天闲点点头,正是因为确定了雪魈短时间内不会再来骚扰,这才会留在这个村子里的,否则一早就离开了。

    “天闲哥哥!能不能再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乌雅瞪大一双眼睛,万分向往的望着天闲。

    乌雅,她已经没有当时的记忆了,她只记得自己冲进了雪魈群,然后醒来时已经在村庄里,天闲没有告诉大家是她杀死了巨型雪魈首领,直说是自己击毙了它,所有人对天闲千恩万谢,而乌雅则对天闲打败雪魈首领的经过再次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看着那纯净如天空般的眼神,那种女孩子不染一丝杂质的好奇神色,天闲真的无法想象当时乌雅的那种疯狂,那种压倒性的力量……

    “可以。”天闲笑了笑,“但我已经讲了几遍了,你还要听的话,可要付钱喽!”

    “付钱?”乌雅愣了愣,“可……可我没有钱怎么办?”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吧。”天闲的目光忽然锐利了起来。

    乌雅一惊,瞪大眼睛看着天闲,似乎没想到天闲会说出这种话来,眨了几次眼睛,忽然低下头来,“如果……如果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行,但是……”

    天闲立刻知道自己心急之下说错了话……不过现在纠正似乎也晚了,“那就这样吧!”

    乌雅脸蛋儿红红的,蚊子似的回了一声,“嗯……”

    等老伯咯实在憋不住又从房间里溜达出来的时候,却看到了十分奇怪的一幕:乌雅坐在那里,满眼古怪的看着天闲,她的手搭载天闲的膝盖上,天闲正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摸索着她的手腕。

    虽然不大理解,但老伯咯却还是立刻一转身走了回去:哎……女儿的确长大了啊。

    天闲细细的摸索着乌雅的脉象,心中是一阵比一阵吃惊:乌雅的身体确实已经和普通人极为不同了,她的心脏异常强健,心跳数每分钟大约只有十二三下,而且从脉象上来看,五脏六腑都好的不得了,简直就好像经过特别的锻炼一样。

    也就是说,乌雅现在看起来还是一个十五岁如花似玉的小女孩模样,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却已经因为某种原因,而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强化,天闲忍不住轻轻揉捏了一下她的手腕,虽然手腕上肌肤细腻,肌肉十分少,但凭借精准的触觉,天闲还是发现了异于常人的坚韧。

    乌雅到底怎么了?或者说高地人难道发生了什么?甚至于是说高地上正在发生某种惊人的事?(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