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再度来袭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逆血天痕》更多支持!

    所有人举起杯,一同高呼,高地人特有的豪迈腔调和醇厚笑容让房间里热情洋溢,天闲感同身受,也不由心绪高涨,接过乌雅的酒杯举起,“干杯!!”

    忽然一道身影跳上了天闲肩膀,啄了啄天闲杯子里的酒水,仰起脖子自在了喝了两口。

    大家瞬间一愣,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咕噜。

    天闲顿觉尴尬,“这个……这个是我养的灵鸢,还不大听话……”

    一群高地人大眼瞪小眼,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老伯咯哈哈大笑拍着天闲的肩膀,“客人您这真的是灵鸢吗?我们高地苦寒,养不活这种东西,但您这只灵鸢倒是皮毛厚实,看起来耐寒的很。”

    “平日里吃的东西多,胖了一点。”天闲苦笑的解释。

    乌雅眨着乌黑的双眼,万分好奇的看着咕噜,“这就是灵鸢?我听说灵鸢小巧轻盈,没想到也可以长到这么胖的。”

    老伯咯有点无奈的摇头,歉意的对天闲笑了笑:“客人不要见怪,我平时宠坏她了,乌雅!还不快向客人《 道歉,看你说的什么话!”

    天闲连连摆手,“不必不必,的确是我喂肥了它,每个人都说我带着的不像灵鸢,倒是像肉团子。”

    屋子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咕噜飞到天闲肩膀上,啄啄羽毛,细声在耳边说道:“酒没有问题。”

    天闲微微一惊,咕噜原来不是贪嘴,而是去检查这酒是否有问题的?

    用疑惑的目光看了看咕噜。咕噜的声音再一次传进天闲的耳朵:“酒虽然没问题,但这些高地人似乎……有点不对劲儿,可我一时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天闲顿时警惕心大起,这些高地人难道心怀不轨?

    咕噜这个小插曲过后,所有人再次举杯,天闲知道酒没问题。一起跟着喝了几杯。这酒极烈,天闲默默运逆心诀将酒力挡在身体一处静待排除,自然不会醉,但其余人,包括老伯咯都露出了几分醉态,说笑声更高了。

    就坐在天闲一旁的乌雅也喝了两杯酒,现在更是脸颊红红的。

    酒醉人性,几杯酒下肚,气氛显得更加活络起来。大家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弹琴跳舞,赌骰子掰腕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所有人都显得十分兴奋。

    老伯咯已经有些不胜酒力,但还是端起酒杯大声说道:“我们高地终年苦寒,食物稀缺,这些年又受到雪魈骚扰。甚至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村庄,而今天我们的客人打退了雪魈。更带来了温暖的火焰,今天的食物和美酒是他带给我们的,我们再敬一杯!”

    所有人轰然应诺。

    看着这些半醉高地人爽朗淳朴的笑脸,天闲实在无法想象他们会害自己,而且以香的性格,如果不是十成的把握。她绝对不会夸赞高地人醇厚善良。

    可咕噜的话却又不得不信。

    天闲只好称谢,又饮了一杯。

    老伯咯看起来尤为的高兴,等天闲放下酒杯,关切问道:“客人穿的这么少就敢独自来到高地,火焰圣痕自然十分厉害。只是不知道您为什么来到这片自古就只有我们高地人才居住的不毛之地呢?”

    “是啊,客人难道是受到神灵指引,来帮助我们的吗?”

    “要是这样,那就在这里住下吧,我们拿出最好的食物,拿出最好的酒来招待您!”

    “还要选一个最漂亮的姑娘给客人做妻子!”

    “哈哈,那自然就是乌雅了”

    “我看还是我女儿最合适!”

    “难道你女儿比乌雅还要漂亮?”

    “我女儿再过几年一定比乌雅漂亮!”

    众人七嘴八舌,天闲一个字还没说,就已经开始讨论起天闲在这里定居的衣食住行问题了,甚至今后的孩子由哪些人共同教导都立刻提上了日程。

    乌雅在一旁听的脸颊通红,心中又羞又气,猛的站起身来,“一群没正经的男人!小心我明天挨家挨户去叫婶婶们不许你们进门!”

    屋子里极度热烈的气氛忽然之间就静止了那么一下,过了两秒钟才重新活络起来,大家都是一脸嬉笑。

    “说说而已,说说而已。”

    “哈哈,乌雅长大了,会管教人了。”

    “但别和那些婆娘学,老和她们一起不会学到好处。”

    “就是就是!”

    一片七嘴八舌声,天闲在一旁把一切看到的清楚,心里顿时好笑:难道高地人都是怕老婆的?

    忽的乌雅看向天闲,天闲顿觉尴尬,心想这次自己可能是要被殃及池鱼了,但乌雅眨了眨眼睛,抿嘴笑了下,转过脸去才撅起嘴拉住了伯咯的胳膊:“爹!你看他们,整天笑话我。”

    伯咯哈哈大笑,满眼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小女儿,“乌雅啊,你也长大了,的确该考虑嫁人的事了。”

    顿时又有人附和老伯咯的话,笑声再次响起。

    “爹——”乌雅跺跺脚,羞红满面,“不理你们了!”说着丢开老伯咯的手臂,跑进里面的房间去了。

    这下所有人可是笑的更大声了。

    老伯咯呵呵笑着向天闲问道:“客人,我们高地人性格粗野,也不懂说话,您不要见怪,不过刚才我们说的事,您是否可以考虑呢?”

    天闲顿时呆住,考虑?考虑什么?难道是刚才留在这里的事?

    老伯咯已经热切的说道:“我们高地虽然苦寒,但这里的日子还算安逸,没有雪魈骚扰的话我们的生活还是很平静的,如果您能住下来的话,我们一定……”

    天闲听这话的意思顿时打断了老伯咯的话。“伯咯大叔,请听我说一句话。”

    老伯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客人,看来您对我们也不是十分了解,伯咯是我的名号,大概就是你们人类族长的意思,我们是西伯咯部族。我是这里的伯咯,你应该直接叫我伯咯。”

    “对啊,我们都是这么叫的,客人您要是留下来的话,今后还可以参加伯咯的选拔,说不定就成为第一代外族人的伯咯了。”

    “哈哈,那也要先打败族里的其他人才行!”

    “说起来客人虽然厉害,可我们也不差!”

    天闲简直觉得自己有点招架不住这些高地人的热情,站起身大声说道:“各位!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来到高地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绝对不能留在这里的!”

    老伯咯笑呵呵的说道:“客人来到我们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无妨!客人就说说看,这高地苦寒,却是我们祖祖辈辈生活的故土,有些事我们或许能帮上客人的忙,至于客人是不是留在这里,等客人办完了事再决定也不迟。不过我们高地人可以保证,客人您留下来的话。我们一定会向对待最亲的族人一样对待您。”

    “对!我们高地人知恩图报,这一次客人您帮我们打退了雪魈群,我们不知道少损失了多少食物草料,甚至少死了多少族人,只要是客人要办的事,我们一定全力帮忙!”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顿时引来一片应和声,这些已经半醉的高地男人们拍着胸脯,目光诚恳,全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天闲见状,不由得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香的情景。这个有点呆头呆脑的女孩居然为了那几个恶徒施舍的一点食物而忍受非人的痛苦来报恩,甚至不惜活埋自己。

    高地儿女知恩图报!这句话天闲记忆犹新。

    这次打退雪魈群时还完全不知道这里有一个西伯咯部族,现在这些高地人却如此感谢自己,天闲顿觉心中暖洋洋的,刚才的疑虑也松动起来——这样一群淳朴敦厚的人们,怎么可能会算计着陷害自己呢?

    “我想去极北之地。”天闲轻轻说道。

    一句话,全场皆惊。

    老伯咯和所有的族人都一瞬间瞪大眼睛,满脸愕然的望着天闲,就连躲在门口偷偷向这边张望的乌雅也是一下张大嘴巴,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客……客人您是说,您要去那片被诅咒的冰封大陆吗?”老伯咯发问的声音微微发颤,看着天闲的眼神变得极为复杂,无以伦比的震惊之中,似乎还潜藏着某种畏惧。

    “嗯。”天闲点头,“我要去极北之地,寻找传说中的天眼一族。”

    这句话犹如一颗炸弹!周围顿时传来一片惊呼和吸冷气的声音,这些已经半醉的高地人被惊的霎时间酒醒了一半。

    老伯咯眼角狠狠抽动了几下,用一种近乎于恐惧的眼神望着天闲问道:“客人,那可是被神灵诅咒、是连神灵都不会眷顾的一族,您去那片恐怖的大陆寻找他们做什么?”

    天眼一族在人类大陆就是禁忌,本以为高地人对天眼一族的印象会有所不同,可没想到,似乎还更加不堪一些,天闲听了老伯咯的话不由心下暗叹。

    “救人,我有一个朋友现在性命垂危,我四处求医,被告知在极北之地有救她的方法!”

    “哦……”老伯咯闻言点点头,擦了擦头上的汗,脸色缓和了许多,眼中的畏惧之色也迅速褪去,其余人也都是放松下来似的吐了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天闲不由奇怪,问道:“伯咯,天眼一族难道十分可怕吗?”

    老伯咯脸色凝重起来,叹气说道:“他们本身并不可怕,不过他们是不详的象征,在他们身边总会有诡异的事情发生,他们会招来不幸和厄运,是被神灵永生诅咒的种族。”

    “伯咯您确定这些事吗?”天闲忍不住又问。

    老伯咯缓缓点头,“在北方,临近极北之地的区域,有我们高地人的防线,我年轻时曾经在那里驻守,天眼一族。真的十分可怕,我亲眼目睹了很多诡异的事,至今也无法忘记,当时同去的族人相续死去,最后,只有我一个回到了这里。”

    “相续死去?”天闲有点震惊。难道天眼一族和高地一族还有互相的争斗!

    老伯咯眉头紧锁,“准确的说,是消失了……”

    “消失了!?”天闲眸子一缩,脑海里瞬间想到一件事,“消失是什么意思?”

    “就是忽然间……不见了。”老伯咯眼中闪过几分畏惧,“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被杀死,也没有搏斗的痕迹,就那样消失了。甚至早饭桌上的汤还是热的,可人却消失不见了,就好像被什么力量彻底抹杀掉,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那绝对不是人类的力量能做到的!”老伯咯微微有点激动,“那是神灵的诅咒!是天眼一族带来的可怕诅咒!凡是消失的族人,再也没有回来!”

    天闲心中微微发沉,消失……难道是被虚灵吞噬了?

    天眼一族因为独特精神力量的缘故,或许是食灵者数量最多的种族。可食灵者没有必要的话,是不会动用虚灵的力量的。他们比谁都清楚这力量的尽头就是永远的毁灭,而直接驱使虚灵吞噬敌人更是十分凶险的事,怎么可能频频发生?

    “伯咯,高地一族为什么要在北方建立防线?天眼一族不是躲在极北之地不出来的吗?”天闲再次疑惑的问。

    “原本是这样的。”老伯咯面色肃然,“天眼一族被驱逐到极北之地,一直深居简出。但自二百多年前的某个时候开始,忽然频频靠近高地,和我们接触,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从那个时候起。我们高地一族就开始履行自己的使命,筑起了一道防线,阻挡天眼一族的回归。”

    “使命?”天闲很惊讶与老伯咯眼中那种坚毅的目光。

    “是的!尊贵的客人!我们高地人从不向外人解释这件事,我们世代居住在苦寒的高原上并非没有原因,在破碎世代,我们的先祖受到诸神的庇护,在七日灭世之战前夕,我们的先祖得到了诸神赐予的使命——镇守北部高地!阻挡在未来将回归人类大陆的天眼一族!”

    天闲大吃一惊,“什么!那个时候诸神就料到了现在的事?这怎么可能?天眼一族被驱逐,极北之地寒冰原的形成!这些都是灭世之战后的事,那些诸神怎么可能知道现在的事?”

    老伯咯却摇摇头,“客人,诸神是无所不知的,预见未来并非什么难事,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讲,先祖留传下来的传说是否真实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阻挡天眼一族,否则,高地一族将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天闲满脸满眼全是吃惊的神色,老伯咯继续说道:“客人还记得昨天晚上打退的那些怪物吧?”

    “当然。”

    “那是一种叫做雪魈的灵兽,具有很高的智慧,从前这些雪魈和我们的关系十分友好,偶尔它们甚至还会和我们交换食物,那时我们的村庄外还没有防兽栏,那些雪魈可以随便在我们的村庄里活动,甚至我们从不担心它们带走我们的孩子,因为它们总是带着我们的孩子去玩耍,并在天黑之前将孩子送回来,我们和雪魈的关系就像友好的邻居。”

    “可是,在十几年前……”老伯咯忽然间眼中升起一股怒火,“它们忽然间变得狂暴无比,趁夜袭击我们的村庄,杀死我们的角羊,偷走我们的孩子,并且开始在村庄外成群结队活动,伺机猎杀我们的族人!突然的变化……让我们损失惨重,许多族人就这样永远长眠了,我的几个儿子也是那个时候……”

    老伯咯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而所有人在这个时候也都沉默了下来。

    天闲却是越听越心惊,“伯咯,那些雪魈忽然变得狂暴,难道……和天眼一族有关系!?”

    “就是他们!”老伯咯忽然一声咆哮,面孔愤怒的扭曲起来,“就是天眼一族带来的诅咒!他们改变了雪魈,这才让那些原本温和的灵兽长出了这种邪恶的黑角!”

    说着,老伯咯从衣服里拿出一截东西来,正是那些雪魈头上的角,咬牙切齿说道:“雪魈已经在这片高地声生活了上千年,它们根本没有角!而自从那个天眼族的人出现后,雪魈才长出这种黑角,并且开始袭击我们!”

    “一个天眼族的人?”天闲忍不住的摸了摸身上的背带,雪就背在天闲的背上,安静的沉睡在三角构建的结界中,如果被认出是天眼一族的话……

    “不错,就是那个……”

    “呜——————”老伯咯正要再说什么,忽然屋外传来了沉重的嚎叫声,顿时满屋子的高地男人们个个露出震惊之色,脸色急变。

    老伯咯猛的站了起来,“是雪魈!!”

    黑夜里,安静的高地人村庄瞬间沸腾起来,所有的男人全副武装冲出了屋子,女人和孩子也没有躲起来,抱着一大捆一大捆的弓箭冲向村庄外的防兽栏,跳进寒冷的土坑,迅速架起弓弩对准了村庄外乌压压一片的黑影。

    天闲随着老伯咯迅速赶到村庄正门前向外一望,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村庄周围,黑压压一片全是雪魈,足有数千只!

    不远处,一个巨型雪魈站在一个高坡上,正仰天长啸,发出悠长而深沉的叫声,漆黑的夜里,从黑暗中还有雪魈在不断向这里聚集……(《逆血天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