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八十四章 西伯咯部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逆血天痕》更多支持!

    “等,等等!我是说……”天闲飞快的说,可是那个高地人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冲来,奇形武器凶猛的扫来。

    天闲只好疾退,并大声喊道:“等一等!我没有恶意,我是路过这里,你听我解释!”

    听你解释才怪!

    那个高地人身材高大,犹如一头发怒的黑熊,而且他实力不弱,那把细杆似的长长武器带着破风声紧追天闲不放,虽然天闲都巧妙的躲过,但却一时也被逼的手忙脚乱。

    天闲一味后退,忽然后背一紧,居然出现一面土墙,不知不觉天闲已经退到了一座斜歪的倒塌屋子边上。

    那高地人见天闲没了后路,当即大喝一声,双手绽放出冰蓝光芒,那把武器上“噼啪”碎响,瞬间凝结一层寒冰,以超越刚才数倍的威势狠狠扫来。

    轰!

    那面土墙被打的粉碎,破砖烂瓦四散激射,而一道人影早冲破烟尘,高高跳上了半空。

    五个高地人俱是惊愕的望着跳上半空的天闲,没有使用圣痕的情况下,还背着那么沉重的大剑,居然可以跳= 这么高?

    天闲一跃从那高地人头顶飞过,凌空灵巧转身,片尘不起的轻轻落在了远处。

    再回过头来时,天闲脸上已经一片冷意,看着那个高地人武器上凝结的冰霜,昨晚那些怪物以冰霜覆盖身体战斗的景象在天闲脑海里一闪而过,顿时眸光泛寒,“你们。果然和昨晚的怪物有关!”

    那高地人根本不听天闲说什么,双手一抖,武器上的冰晶又厚了一层,在这冰天雪地里居然冒出了几分寒气,怒吼着再次冲来。

    天闲拔出了荒尘大剑……

    星眸闪亮,天闲猛喝一声。荒尘大剑‘轰’的一声插进了身前坚硬的地面,顿时,一道无形厚重气劲自大剑上爆发而起,台风般席卷四面八方。

    那高地人正猛冲过来,忽觉狂风扑面,对吼撞在一道呼啸而来的气浪上,人被整个扯上半空,狠狠丢飞。

    沉重如沙的风暴席卷全场,另外四个高地人也是站立不稳。被这股气浪推的惊呼着连连后退。

    暴风呼啸而去,周围的气息很快平静了下来,拿几个高地人再看向天闲,不由目瞪口呆。

    天闲脚下坚硬的泥土已经向四周裂开了几道宽大的地缝,周围数十米范围内的积雪被吹的无影无踪,就连地上的浮尘和村庄的残骸都被吹的干干净净。

    先前那个被天闲抓住的小姑娘厚厚的绒帽已经被不知道吹到哪里去了,一头浓黑的秀发正随风飞舞,被冻的有些发红的小脸上全是难以置信的震惊。讷讷自语道:“单单凭借气势……就逼退了扎木哥哥?”

    最先被吹飞的那个高地人已经栽倒在数十米外的一间破屋里,这时候猛的一声怒吼撞破墙壁冲了出来。显然是怒极,双目已然通红,大叫一声就要再次攻上。

    “扎木!”

    忽然,那个最先对天闲说话的年老高地人大喝了一声。那正要发狂的高地人脚下猛的顿住,惊愕的看着那个年老的高地人,“伯咯?”

    “退下!”那个年老的高地人再次喝道。“不要冲撞了客人。”

    “客人?”那被唤作扎木的高地人顿时叫了起来,“他毁了村子!还抓了小妹,怎么……”

    “闭嘴!”那年老的高地人厉喝一声,这次已经饱含怒意。

    扎木不敢顶嘴,满含怒气的看了天闲一眼。转身向同伴退了回去。

    天闲倒是有点疑惑了,那个叫扎木的高地人老实的回去,那个年老的高地人倒是走了上来。

    “还想打吗?”天闲目色不善,“我听说高地人醇厚善良,所以才一再忍让,但刚才已经是最后一次!”

    那年老的高地人摘下了他厚厚的绒帽,一头花白头发编织的细辫顿时被风吹了起来。

    天闲微微一愣,出发前被香恶补了一番高地人的习俗,天闲很清楚,在屋子外的时候,高地人除非是迎接贵客,是从不摘下帽子的,高地严寒,分分钟就会冻掉耳朵。

    但经过昨天怪物的袭击,还有刚才那个高地人极不友好的进攻,天闲不敢大意,只是说道:“老先生,天气寒冷,如果您把我当作贵客的话,那么听我一句,请珍重自己的身体。”

    这个年老的高地人听了天闲的话顿时露出笑容,一边把厚厚的绒帽带好,一面高兴的说道:“果然是懂得我们高地人习俗的朋友,刚才是我们失礼了。”

    “还好。”这个年老的高地人虽然客气,但现在天闲可不敢大意了。

    这个年老的高地人带好绒帽,有些疑惑的问道:“客人您既然在这废弃的村庄里,那么知不知道这里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您说昨晚的怪物……又是怎么回事?”

    天闲看了看不远处刚才攻击自己那个叫扎木的高地人,答道:“我路过这里,昨晚在村庄中留宿,结果受到了成群的怪物袭击,那些怪物也是以冰晶覆体来进行战斗,倒是和他很像!”

    五个高地人顿时大吃一惊。

    那个年老的高地人看了看周围破坏严重的村庄,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难道,难道你一个人打退了那些怪物?”

    天闲见对方似乎有点怀疑,皱眉答道:“有什么问题吗?那些东西的灰烬还在周围,可惜烧毁了大半村庄,连给我挡风的地方都没有,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休息,结果你们就到了!”

    这五个高地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地面,那些怪物虽然几乎被烧成了灰,但血肉油脂渗在地上却留下了一些痕迹。刚才荒尘大剑把周围浮雪吹的干干净净,地面上好多怪物死后的痕迹清晰可见。

    那个高地女孩已经捡回了自己的绒帽,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地上的痕迹,“这的确是雪魈的形状,啊!还有角!”

    从地上捡起一截黑黢黢的东西,这女孩又是惊讶又是激动。对那年老的高地人大喊道:“伯咯!是雪魈的黑角!”

    她身边的三个高地人顿时都开始搜索起什么来,很快接连传来惊呼声,每个人都从地上找到了已经被烧的焦黑一片的黑色长角。

    天闲看到那几个高地人手里的黑色长角不由大为意外,邪眼的火焰居然没能烧掉这些角,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正当天闲惊讶的时候,那个年老的高地人已经万分激动的走上前来,“尊贵的客人!刚才真是误会!我们是西伯咯部的高地人,也是听到动静才来这里查看的,没想到反而冲撞了客人。快快,别在这里冻着了,快随我们回村庄去休息一下吧。”

    天闲眨巴眨巴眼睛,感觉,似乎现在这情况有点和香描述的稍微一致了。

    伯咯的村庄就在距离这个废弃村庄西北不到十里路的地方,不过在这寒原上,六个人足足走了半天的时间才到。

    路上,那个高地女孩倒是特意跑到天闲身边来问东问西。似乎对天闲十分好奇,并且一个劲儿的追问昨天晚上打退雪魈的情景是什么样。而且对于天闲背着的大剑和奇怪的长形布包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就连天闲腰上那个灵鸢的巢穴也没能幸免,被这个女孩前后问了好多遍。

    天闲从老伯咯口里知道,这女孩子叫乌雅,是老伯咯最小的女儿,今年才十五岁,但已经是部族里数得上的出色猎手了。不过再出色的猎手。在现在看来也只是个好奇宝宝。

    天闲的到来让西伯咯部村庄顿时喧闹了起来,高地人的村庄鲜有外族人往来,而且听说是打退了雪魈群的少年外族人,整个村庄的人都围到了老伯咯家周围争相观看,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第一次来到高地人的村庄。天闲立刻就感到了浓厚的异域气氛,这村庄外面建着高大的防兽栏,而且还有专门的防御地穴,就和一座小碉堡一样。村庄内所有的房屋都盖着厚厚的积雪,地面倒是蛮干净的,房檐下露出参差树枝树叶,也不知道垫了多厚在房顶上,屋子都是木头裹着兽皮,看着就暖和无比,村庄里井然有序的堆放着木料和草垛,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寒原家畜,在村庄中央还有一个面的很大的空地,中间是高高的篝火灰烬,看来村庄里还会巨型集体的聚会,放眼望去,这里里外外一派异域风采。

    出发前香很少见的说了很多话,而且第一次自夸高地人品行善良,天闲现在倒是见识到了,这村庄里的高地人面孔都异常干净,无论男女老幼,高的瘦的胖的矮的,都一样高声谈笑,面色从容,那双眼中透出的全是淳朴之色,就好像就高原的风雪般不染杂质,透彻而明亮,和香的眼神一模一样。

    人类大陆的勾心斗角和阴谋权术,似乎经不起这高原寒风,已经在高地前望而却步了。

    大声称赞着天闲打退了雪魈,向天闲打着招呼,对天闲的穿戴品头论足,甚至亲切的过来拍打天闲的肩膀,从人群里走过,天闲居然有种一下子找到一群老朋友的感觉。

    老伯咯不耐烦的推开人群,“都回去都回去!客人还没休息,你们像什么样子。”

    把天闲带到自己家里,老伯咯对外头喊了一声:“晚上过来庆贺!”就关了大门,把所有声音都隔在了外面。

    屋子地面是厚厚的木板,铺着兽皮,正中央还有一个已经熄灭的炭火坑,老伯咯热情的把天闲拉到炭火坑前,翻翻炭灰发现已经没有于火,回头叫道:“乌雅,点些炭火过来。”

    天闲这才发现,跟着老伯咯进了这大屋子的人,只有乌雅一个,而且这屋子冷冰冰,空荡荡的,四周倒是有好多房间。但看起来却似乎没有其他人居住。

    “不必了。”天闲笑着坐到炭火坑前,荒尘大剑在里面一点,顿时一股火焰从炭火坑里旺盛的烧了起来。

    老伯咯和乌雅都是微微吃惊,那炭火坑里可只剩下白灰了,而现在不仅出现了火焰,而且这火明显温度极高。屋子里立刻就暖和了起来。

    “这位客人,您难道……”老伯咯似有期盼的上下打量天闲。

    天闲笑着点点头,一边把荒尘大剑小心放好——免得它压坏东西,一面答道:“我继承的火焰类圣痕,今天的炭火可以省下啦。”

    老伯咯不由满脸惊喜,“昨天我们看到那边旧村庄的方向火光冲天,难道就是客人您……”

    天闲把背带解开,小心将雪放在厚厚的兽皮上,“昨天晚上的话。那应该是我在驱赶那些叫雪魈的怪物。”

    老伯咯大喜过望,对乌雅连连招手,“快,快去告诉其他人。”

    乌雅也是兴奋的脸蛋儿微红,应了一声,连绒帽都没带,飞快的跑了出去。

    天闲一头雾水,“你们这是?”

    老伯咯哈哈大笑。“客人!我们高地人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高地上,鲜有能继承火焰类圣痕的人出现。你能到我们的村庄来,而且先前还击退了雪魈群,这一定是好兆头!我们一定要庆贺一番才行啊!”

    天闲倒是觉得这没什么值得庆贺的,不过对高地人的性情倒是又多了一分认识,他们醇厚善良,想法都如此质朴。香说的话果然没错。

    老伯咯显得十分高兴,忙着催促天闲先去休息,并一再对先前袭击天闲的事道歉,天闲架不住这老爷子的热情,只好认真的谢过。拿了自己的东西选了个房间去睡了。

    天闲也的确是累了,自从开始爬山登上高地,天闲几乎都没合眼。

    再醒来的时候,天闲忽然感到身边有人!猛的翻身跳起,荒尘大剑凌空飞到天闲手上,剑锋抹过一道暗芒,瞬间停在了来人的喉咙之前。

    “啊!”

    一声惊叫,然后是水盆摔在地上的声音。乌雅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惊讶的望着前一刻还在酣睡,一眨眼就把剑横在自己脖子上的天闲,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天闲见是乌雅,微微一怔,再看到洒了一地的热水和一条毛巾,顿时知道自己冒失了,乌雅怕是来叫自己,顺便让自己洗脸的。

    赶紧收起大剑,天闲满脸歉意,“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最近我有些紧张,所以……”吓到了人家小姑娘,天闲有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天闲拿开大剑,乌雅这才拍了拍日渐丰盈的胸脯,总算松了口气,刚才也的确吓到她了。不过她倒是丝毫没有责怪天闲的意思,一双乌溜溜的眼中全是莫名的喜悦,笑着说道:“是我不对,我该先叫醒你,不该这样就进来的。”

    乌雅这么一说,天闲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乌雅捡起水盆和毛巾,笑容依旧,“你一个人在高地中旅行,警惕是必要的,如果我靠近了你还没发觉,那才是你的不对。”说到这,乌雅露出几分羞涩之意,“我还从来没被人一下就制服过,不过你既然能打退雪魈群,我输的倒也一点不冤枉。”

    说着乌雅站起身,“我去再给你拿些水来给你洗脸,大家已经在等你了。”之后也不等天闲回话,她已经高高兴兴的跑出去了。

    这小丫头不是故意来试探我的吧?天闲心中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简单洗漱一番,天闲觉得自己精神了不少。随着乌雅来到前堂的时候,这里已经一派热闹景象,数十高地人已经聚集在这,大声的谈笑着,而且载歌载舞,很难想象这些粗壮如狗熊般的高地男人赤着上身,把地板踩的“轰轰”作响的舞姿,不过这次天闲倒是见识到了……

    “我们尊贵的客人来了!”老伯咯坐在炭火坑前,见天闲走进来顿时高声叫道,“快请客人到这边来!”

    乌雅开开心心拉着天闲到了老伯咯身边坐好,一对眸子始终在天闲身上来回的打转。

    “大家听我说!”老伯咯满面红光的站起来,“我们的这位客人昨天夜里在旧村庄打退了雪魈群,昨天晚上天空的火焰,就是他在驱赶雪魈!”

    顿时所有人发出惊呼声,目光又是羡慕又是激动的望着天闲,望的天闲有些不知所措。

    “而现在!”老伯咯指着火炭坑里熊熊燃烧,但却根本没有柴草的火焰,“这位客人为我们带来了火焰,他是火焰圣痕的继承者!”

    这一次,大家似乎更加吃惊和激动了。

    “火焰圣痕的继承者!我们村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人出现了!”

    “已经六十年了!”

    “打退了雪魈的火焰圣痕继承者!这是神灵的赐福!”

    “对,这是神灵对我们西伯咯部的庇护!”

    “这样我们再也不用怕那些雪魈了!”

    一时间所有人大声笑了起来,显得尤为的激动。

    老伯咯端起一杯酒来,“来!为了我们尊贵的客人!为了我们西伯咯一族,干了这一杯!”

    “干杯!!”

    “请吧,尊贵的客人!”乌雅把一杯酒递到天闲眼前。(《逆血天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