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八十二章 踏风霜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逆血天痕》更多支持!

    古丽忽然间出现在宝树身后,这让他大吃一惊,身体一扭消失在原地,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忽然出现在几步之外。

    而古丽,早已经如影随形跟在了他身后。

    伸手一提,身材高挑的古丽将宝树整个抓了起来,“你最好不要乱动,我一样没有什么耐心!”

    宝树被抓起,心中暗暗吃惊,当天在竹林里施展偷袭的时候,明明感觉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厉害的地方,今天居然却躲不过她的追踪,轻而易举的就被对方抓住了。

    天闲揉了揉额头,“我不想浪费时间,我们都不想,当天在竹林里的时候,顾忌到你是元帅府里的人,但是现在这是我们的地方,我想我先斩后奏,之后在捏一条罪状告诉元帅,他也拿我没有办法。”

    “你敢?”宝树大喝一声,但面对天闲虎视眈眈的眼神,看起来却有点色厉内荏。

    “我敢不敢是我的是,你说不说是你的事!”天闲眼中寒意显露无遗,“我发誓,我绝对不能留一个会威胁到我们大家安全的人在这里,你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么…@ …我就让你知道在这沙漠中一点一点,干渴而死的滋味儿!”

    宝树不由自主的身体抖了抖,他预想过来到这里后会遇到的各种情况,受到冷遇、白眼,甚至诱惑和威胁,今天这样的情况倒也在预料之中,但天闲如此坚决的态度和如此赤裸裸的杀意却大大出乎意料。

    隐隐之间。宝树感觉到天闲似乎正在为什么事而心绪烦忧,并且为此下定了某种决心,那眼中的杀气和是一点做不得假的,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被扔到沙漠中去!

    不!宝树推翻自己刚刚的想法,脑海里一个念头忽然间不断放大:这个家伙恐怕会立刻解决掉我这个潜在的麻烦,一劳永逸!

    “我……我是来帮你们的!”宝树张了几次口。终于吐出一句话来。

    “帮我们?”天闲见他肯开口说话,微微点点头,古丽立刻将他放到了地上,身形一闪到了天闲身边。

    “帮我们什么?”天闲追问。

    双脚落地,宝树才忽然有一种惊魂未定的感觉,他忽然明白过来,在元帅府竹林里时,这两人怕是都没有出全力,否则仅仅凭借今天的气势。恐怕当天自己就没办法无声无息靠近。

    沙利特服饰本来是赤着上身,不过宝树还不习惯,多加了件小衣,现在这件小衣已经被古丽抓的皱皱巴巴,他索性直接丢到一边,吐了口气说道:“元帅的意思是,龙渊大帝还没有完全认识到这次交易的重要,虽然现在达成了协议。但是很快帝国内和周围国家就会发出议论和反对的声音,而目前来看。这次交易对于龙渊帝国并非是必要的,大帝到时很可能会疑虑。”

    宝树这番话让天闲有些意外,不过他说的倒也是实际情况,这次古丽出使龙渊帝国,最初向龙渊大帝提起这次交易的时候,他可是还把这件事交给皇子公主们讨论还一阵时间。显然并没有把这件事当成什么重要的决议,就算最后召集文武百官商议,也不是在正式的朝议上,而是在茶会上把这件事决定了下来,态度自然可见一斑。

    天闲口气和缓和了一些。问道:“那么你在这里又能帮什么忙呢?”

    “我不是你们的人,而是元帅的孙儿,到时我自然会以龙渊帝国的立场说话,当然,这要你们一直在我眼前的表现真的值得我为你们说话,这也是我来到这的另一层意思。”

    “监视吗?”天闲微微一笑。

    “不错,我会视你们的状况而绝对我到底该说什么,而不到说的那一刻,绝对也不会让你们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天闲心中了然,点了点头,“元帅果然是深谋远虑,而且看来对我们的交易十分看重,也好……既然元帅有这样的安排,那对我们倒是有利的,想必随着交易物资增多,种类扩大到各个层面,反对的声音的确会出现的,到时候就看你的报告来抵消龙渊大帝的疑虑了。”

    站起身来,天闲对宝树展颜一笑,“刚才真是冒犯了,但事急从权,希望你不要怪我。”

    “你相信我了?”宝树见天闲转身就要离开,忍不住的问道。

    天闲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因为一些事才来确定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一时也无法判断你的话是不是真的,但我希望我现在对你的信任最好是正确的,否则……”

    宝树心头微微一颤。

    “去休息吧,沙漠炎热,很耗精神。”等宝树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天闲已经抛下一句话,和古丽离开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个小子和消息上说的似乎不大一样……”

    和古丽从宝树那里离开,天闲一直沉默着,只管走路。

    古丽不大习惯这种压抑的气氛,平时里天闲总是爱说爱笑的,两个人独处的时候总是会变着法子的取笑自己,而且这次龙渊帝国之行,两人的关系明显更加亲近了,但现在,他却一句话也不说。

    “你……相信那个宝树?”古丽打破了沉默。

    天闲点点头,“大概。”

    “大概?”

    “一半相信一半不相信,但这都不重要了,只要他知道我时刻怀疑他就够了。”天闲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古丽,“而且这次我也明白了另外一件事。”

    “什么?”

    “我的确已经没办法留下来了。”天闲微微叹气,眼中流露出歉意,“真抱歉,我其实是没办法进行理智的判断,一想到雪那个样子,我就心烦意乱。”

    看着天闲悲哀的眼神。古丽心里闷闷的,小声道:“这不怪你,你不需要自责。”

    “或许我的确该去极北之地冷静一下头脑,对于我们今后的行动,我也该有更好的打算,在那之前。这里的事就只能拜托你们了。”

    明明知道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但现在天闲单独对自己说起,古丽还是觉得心里莫名酸酸的,忍不住脱口说道:“我,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只有我一个人跟着的话,这边也不会缺人手的!”

    天闲似乎早料到古丽会这么说,所以并没有惊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微微摇头。

    古丽见天闲摇头,苦笑一下,“抱歉,是我说错话了。”

    天闲再次摇头,轻轻抓住古丽的双手,这个动作让古丽吃了一惊,差点没有条件发射的甩开天闲的手掌。

    紧紧抓住古丽的双手,天闲沉声说道:“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这次如果不是雪,而是你昏迷不醒的话。我也一样会去极北之地。”

    古丽身体轻颤,难以置信的望着天闲。

    天闲毫不躲闪的直视着古丽,“从那个黑衣人出现,我就意识到了我的浅薄和无力,雪的昏迷绝不是意外,仅仅是一个必然的开端。而且恰恰这个人又是雪而已,我必须独自一个人外出一段时间,为了雪,为了我自己,为了所有人。我必须清醒我的头脑,以另一个姿态重新回到大家中间来,否则的话,我们再向前走,或许就是无底深渊,我不想我的朋友们因为我而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

    “这是我自己的一次修炼,同时,也是你们的!我渴望我们再见面时,已经都不是如今的自己。”

    天闲抬起手抚了抚古丽面颊边的发丝,古丽万分紧张,但最终还是没有躲闪。

    “你其实很像我姐姐,除了你性子暴躁一些外,有机会我一定要你们见一面,有些话……对你说出来比对别人说要容易的多。”

    古丽呆了一下,“姐姐……吗?”

    “呵呵,你要做我姐姐,还早一万年呢,等你和她一样温柔贤淑的时候再说吧。”弹了下古丽的鼻尖,天闲大笑着转身离去,“现在你是帝国的代外务总长!凡事拜托了!”

    没有做任何停留,天闲简单安排了今后的各项事宜,只用了小半天时间做了些准备,由沙奴送行,向着沙漠西方而去,在沙漠西方辞别众人,很快消失在了荒山之中。

    沙利特沙漠西侧边境紧挨人类大陆的北部高地,从西向东是一个巨大的山林陡坡,在极短的距离上,高度急剧上升,形成一个几乎有摩云山脉一半高的奇异高地。

    这片高地自古就是一片不毛之地,土地贫瘠而且气候寒冷,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雪花纷飞,根本长不住任何农作物。

    而穷山恶水之中却猛兽横行,还出产人类大陆上少有的几种凶悍灵兽,甚至还有一些破碎时代遗留下来的古代巨兽,可以说是一片充满了危险的贫瘠之地。

    在这片寒冷而贫瘠的土地上,只有一个部族在此长久定居,那就是自很久很久之前就生活在这里的高地一族。

    出发之前,天闲从香那里了解过高地的情况,寒冷,空旷似乎是香对这片土地的最多印象,不过真的爬上高地后,天闲却发现香的表达能力似乎还略有欠缺,这地方,简直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寒冰地狱。

    出乎意料的严寒让天闲都有点长承受不住,在翻过一道雪峰正式踏上高地的那一刻,天闲甚至被冻身体发颤,急速运转逆心诀,身体这才暖和了起来。

    这地方居然比摩云山的雪峰还要冷!摩云山可比这里高出一倍!

    放眼望去,全是被冰雪覆盖的大地,视野内一点生物活动的迹象都没有,那种感觉,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了你一个活物。

    轻轻解开背带,天闲把背后一个长筒形的大大包裹放了下来,解开包裹的一头,里面露出了雪安详的面容。

    三角用类似散灵魔阵的禁制为雪制作这个微型的长筒形结界,短短十厘米厚的结界,真实距离却是无法估量的,雪躺在里面不会受到任何外界的个干扰。

    打开结界。天闲理了理雪的头发,看着她安详的面容笑着说道:“我们已经到北部高地了,再向北就是你的家乡极北之地,再忍耐一会儿,我很快就会找到办法救你回来,到时候教你一个花绳的新玩法。”

    雪安静的躺着。一如万里平川中寂静的冰雪。

    天闲点点头,“我们走吧!”

    高地上的食物是十分稀缺的,而且水也不多,虽然到处都是冰雪,但真正可以长期供给部族饮用的水源却不多。

    好在这个困难对于天闲来说并不是问题,逆心诀可以让天闲在很大程度上达到辟谷的层次,几天不吃不喝也没什么问题,而且只是一人份的水,还是很好找的。

    “主人。这里真是荒凉,没想到神域之外还有这样的地方存在。”咕噜现在是灵鸢的模样,依旧喜欢呆在天闲头上,跳来跳去的张望,为了看这个新奇的世界,还特意变化出了更多更厚的羽毛。

    “这还只是北部高地,等到了极北之地的寒冰原,你就知道什么叫做荒凉了。”

    咕噜把脑袋缩在羽毛中。奇怪的问道:“可我们为什么不从沙漠的寒冰原直接去极北之地呢?那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那边的冰川受到荒尘大剑的影响已经十分不稳定了,走那边太过危险。而且我也想见一见这里的高地人,最好能找到香的族人。”

    “可香她似乎并没有托付这人这件事。”

    天闲笑了笑,“是我自己的注意,其实我一直很奇怪,香为什么会离开高地,我不止一次听香说起过。高地人信奉的自然女神就在这里,所以无论高地如何苦寒,这么多年来高地人都没有离开过,纵使他们的忠诚和勇武名声在外,各个国家都极度欢迎高地人。但他们始终坚守在这。”

    “嗯……这么说来主人怀疑香了?”

    “不,她是个任何事都写在脸上的好姑娘,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不能强求她说出来,但我希望能知道这件事,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咕噜恍然大悟,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方向张望,“这么说主人是喜欢香了?”

    天闲无奈的一笑,“咕噜,你似乎还是不大理解人类的感情。”

    “人类的感情……嗯……十分深奥,但我愿意努力去理解。”

    “那你这次一定不虚此行。”天闲忽然停下了脚步,“你看去前面,是不是有一个小村子?”

    咕噜立刻转过头,向着前方张望了两下,“哦!主人说的没错!那应该是个人类的村子!!”

    天闲大喜,“才到这里就遇到了一个村子,真是幸运!”

    那村庄被冰雪覆盖,就在前面的山脚下,天闲加快脚步,顶着寒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那座山的脚下。

    但这个村子,却早已经人去楼空。

    “看起来,自从最后一个居住者离开,已经有五十三年无人居住了。”咕噜看着破败的村子十分泄气。

    “你怎么知道是五十三年?”天闲有点奇怪。

    “生命的气息消散了,五十三年没有人类靠近过,在这样荒芜的地方,人类的气息十分容易辨别,我对生命的气息十分敏感,我的主人。”咕噜不无得意的解释。

    “五十三年……”天闲走进一座还算完整的破屋,打量屋里的陈设,“确实有些年头了,而且应该就是高地人的村庄,看来香说的不错,高地人的人口也在减少,村庄都荒芜了。”

    把破门板和破窗子堵了堵,天闲打算在这里过一夜,这几天翻山越岭,也是疲倦的很。

    “咕噜,你回去吧,告诉大家我很好。对了,你可以回去吃过东西再过来,我可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你。”

    咕噜高兴的动动身子,“可惜灵鸢只能携带十分有限的东西,要不然咕噜可以为主人带吃的回来。”

    “有也被你偷吃了!”天闲笑了一声,打开腰上的一个小竹笼,让咕噜钻了进去。

    这是灵鸢的巢穴,成对的灵鸢可以在两只灵鸢筑的巢之间自由的穿梭,天闲特意让三角做了这个巢给咕噜使用,不过咕噜是复制了一只灵鸢才有了这个本事的,灵鸢为了吃东西才来回穿梭,估计也就只有他这独一份了。

    如今雪昏迷着,但每到夜晚,天闲都会打开结界,把雪轻轻抱在怀里才会睡去,雪从不敢一个人睡,因为她总是被噩梦纠缠,就算她现在不能言语,但天闲相信自己夜里包着她的画,她一定能好受一些……

    “雪,睡吧,我们明天再赶路……”默运逆心诀,天闲倚着荒尘大剑沉沉睡去。

    夜里,天闲忽然醒了。

    睁开双眼,天闲的眸子在黑暗的房间里好像两道冷电。

    有东西靠近了村庄。不是人类。

    “第一个晚上就不让人安睡。”天闲把雪重新放回结界中,安慰道:“我去撒尿,马上就回来。”

    抓起身边的荒尘大剑,天闲缓步来到了门口。

    破烂的房门偷着呜呜作响的冷风,迷蒙的夜色之中,一个硕大的黑影投在天闲留宿的破屋中,一股腥气弥散在整个破败的村庄中。(我的《逆血天痕》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