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七十三章 礼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你说……这元帅要送我们点什么啊?”

    元帅府的小路上,天闲在前面走着,古丽一脸笑意的紧紧跟着,不停的和天闲嘀咕着。

    “哎呀…………”天闲不得不拉了个长声,横了古丽一眼,“你都问了八百遍了,一会儿不就知道了,而且不管什么,反正元帅说了是给咱们压惊的补偿,用不着领情,拿的心安理得。”

    古丽看着天闲那副‘给面子才受礼’的模样,不由笑出声来,“那你说……元帅说特别给我准备了礼物,又是什么啊?”

    天闲瞅瞅古丽,彻底无奈……

    “你们两个,快点。”

    前面传来冷冷的声音,那少年就走在天闲和古丽十几步远的地方带路,依旧是一脸冷漠,甚至有点不满厌恶的神色。

    他是葛云的孙儿,天闲也不想和他计较,他冷言冷语的,天闲更是懒得搭理,慢条斯理的走着,忽然回头笑着问道:“你说元帅会不会嫌咱们穿的破烂,要赏咱们两身衣裳?”

    古丽顿时扭着眉毛在天闲腰上用力掐了一把,“还不是你这个小混蛋害的我在元帅面前出丑,还好今天没有别人看到……”

    天闲痛的龇牙咧嘴,“明明是你自己撕烂的,现在却怪我……”

    “怪你怎么了?我自己撕烂的也是怪你!你难道还不服?”古丽气鼓鼓的瞪起了眼睛来。

    “服服服……姑奶奶我算是服了你了,可是……这天下怎么有你这么霸道的副官?”

    “哼!服了就好!”古丽一脸得胜之色,“快走快走,看看到底是什么好礼物,嗯?等等!你说谁霸道来着?”

    前面那个少年看天闲和古丽叽叽咕咕说的开心,根本没理会自己的意思。脸上寒气更重,哼了一声也不再言语,自顾向前走去。

    古丽哪有闲工夫理他。现在古丽一门心思都在天闲身上,虽然今天天闲说了不少平时没有的话。元帅面前还动了真火,这多少让古丽感到两人的关系有点别别扭扭的,不过想到关键时刻这个平时总和自己作对的小鬼能挺身而出护着自己,古丽心里却暖暖的,自从卓雅离开后,就再没人这样关心她了。

    记起一直以来,眼前这个正和自己瞪眼斗嘴的小鬼却好心的收留了自己,忍了自己无理的要求。强行催发圣痕和卓雅决斗,出入迷雾小镇险死还生,在神域的时候也没抛下自己,又绑了公主,又远走沙漠边关……

    一路跌跌撞撞,不到一年的时间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无数回忆在古丽脑子里走马灯似的闪过,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定格成了这明月静夜下,那张清俊秀气,略显削瘦的少年面孔。

    没来由的,古丽忽然心里一软。“好好好……这次是你对了还不行,下官给总长大人赔礼了。”

    天闲吓了一跳,大为震惊的看着古丽。向来古丽都是对自己横眉立目的,说急了拳脚相加也不是没有,今天这是怎么了。

    皱着眉,天闲摸了摸古丽额头,“你是不是刚才吃坏了东西,没事吧?”

    古丽心中正暖,看着天闲一脸正经的摸着自己额头,顿时眼角青色血脉隐隐浮现,一双眉毛飞的要多高有多高。抬手就抓向天闲,“死小鬼!今天我非收拾你不可!!”

    反正也不用再去见元帅了。现在四下没人,天赐良机啊……

    ……

    五分钟后。一脸苦闷,鼻子耳朵脸蛋都有点发红的天闲和得胜将军般的古丽又安安静静的走在小路上了……

    “你……不担心塞纳吗?她也是一个人。”古丽忽然问。

    天闲揉揉发痛的脸颊,心中对女人的认识再一次更新,女人啊……就是那种前一刻还和你说说笑笑,下一刻就能对你狂风暴雨,然后现在还心平气和与你聊天的生物。

    “我并不担心她。”天闲又摸摸被拧痛的耳朵,“她虽然是单独行动,但却是黑德尔家的女儿,就算平时任性胡闹,但身份尊贵是改不了的事实,真的要算起来,在丹特帝国可只比公主的身份低一点,现在丹特大帝与黑德尔家还一团和气,谁敢动她,那么就算丹特大帝也不得不插手这件事,而且为了安抚黑德尔家,或许还会大力追查。谁敢动她,那得先想想能不能承受得住丹特的怒火!”

    天闲最后搓搓鼻子,“而且,黑德尔家族势力庞大,恐怕丹特大帝还没动手,敢撩虎须的人已经倒霉了。”

    古丽琢磨一下,不由点点头,“说起来塞纳她还真是身份显赫呢!的确不是一般人敢动的。”说着不由一叹,但却满脸笑意的说道,“不像我,随便谁都能欺负。”

    “你不已经是我的副官了,谁还敢欺负你?”天闲挺了挺腰板。

    古丽被天闲逗的咯咯直笑,“你自己还才被修理一顿,居然还在这里冲胖子!”

    天闲一点也不惭愧,“总之你没被欺负不是,那就是我的功劳了!”

    这下古丽笑的前仰后合了。

    今天古丽可是心情大好,直接一挎天闲的手臂,倍显亲近的说道:“我呀,知道自己出身卑微,在西殿时,我也算是历代比较出众的问刑使,不过那段时间我也明白了,很多时候不光要自己有实力,还要有好的背景才能事事顺心,我和卓雅都是从小被专门培养用来被西殿消耗的,这一生也就止步在那个层次了,倒也没人来排挤我们,但在西殿其他地方,人情冷暖,勾心斗角我看得多了,哪像现在这么逍遥自在……”

    说着古丽又是一笑,用肩膀撞撞天闲,“没事的时候,还可以作为副官修理总长一顿,舒心的很。”

    天闲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有点无奈的说道:“你说的不错。塞纳就是空有一身本事,但她只是黑德尔家一个微末的女儿,所以才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她是男儿身,就凭当初我给她那几个计策时她那个一点就透的聪敏劲儿。他那几个草包哥哥怎么可能有机会折辱她,到现在她也是身不由己,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很不容易了。”

    “放心吧,别一天长吁短叹的,像个云那个老头子似的!”古丽哼了哼,笑道,“而且有我们家总长大人做主。那位塞纳小姐算是交了好运呀~~”

    天闲瞧瞧古丽,“现在知道你家总长大人好了?”

    “当然!下官可一直都记得!”古丽信誓旦旦。

    “刚才作为副官,舒心的修理我时也记得?”

    “这才是下官最记得总长大人的好处呢!”

    天闲哭笑不得,直接咳了一声,“知道总长大人我的好处就好,那现在,来……笑一个给大人我看看。”

    “是~~”

    “哎哟,我叫你笑一个,没叫你动手……你等等!我们有话好说,我给你笑一个还不行!”

    古丽一双眸子火光般闪动。脸上笑的一朵花一样,然后撸起了袖子,“总长大人。您倒是别躲呀!让下官我好好的给您‘笑’一个!”

    等到天闲和古丽顺着小路来到一个院墙颇高的小门前见到那个冷面少年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这少年站在那,看不出不耐烦,但眼神却冷的厉害。

    “进去吧,拿自己想要的,在我催你们之前出来,里面可就不是你们不知检点的地方了。”

    天闲摸摸被揪的生疼的脸,心想要是“不知检点”,那倒是好了……

    古丽对这少年可是一丝一毫的好印象都没有。直接走过去,拿眼神儿瞟了瞟他。“小孩子家,不要管大人的事。自己好好的就行了,等回去姐姐给你买糖吃,好不好?”

    那少年闭上眼睛,似乎看都不想看古丽,吐出个词儿来,“蠢货!”

    平时里要是听到这话,古丽早就动火了,不过今天倒是心情大好,白了那少年一眼,笑意吟吟的走回来,轻轻一挎天闲的手臂,“总长大人,咱们走吧,免得在这里看着一张臭皮脸,下官心闷的很。”

    天闲暗地里挠头,这心闷的是自己才对,女人可真是多变……

    这小门虽然不起眼,但是围墙倒是厚实,而天闲运起逆心诀,静夜里五感提升到一定程度,顿时就发现了这周围藏了不少暗卫,看来和地方倒不简单。

    那少年吸了口气,回头说了一声,“开门!”

    那道不起眼的小门中传来轻轻响动,随后轻轻打开,一个仆从自里面走了出来,到少年身前欠了欠身,神色恭敬无比。

    天闲多看了这仆从几眼,虽然弓腰驼背,一副苍老模样,但这步子可是掩饰不住的稳健有力,而且每一步距离都没有变化,显然是在步法上下过功夫的厉害角色。

    逆心诀运起,五感疾速提升,很快天闲就在这仆从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十分奇异的气息,有些说不清楚,但这若有若无的气息,却让天闲心中有种警惕的感觉。

    “元帅吩咐,着两人进去挑两件东西,你跟着。”那少年用惯有的上位者口气随口吩咐。

    “是。”

    那仆从答应一声,回身来对天闲和古丽殷切笑了笑,“两位,请吧。”

    那少年不理天闲两人,天闲索性也不看他,大步进了小门,古丽一脸兴奋,立刻跟在后面。

    里面是一条光线十分暗淡的长廊,只在两边墙壁上点了灯火。

    那个仆从引着天闲饶了几个弯,在一面光秃秃的墙壁前停了下来,伸手在墙上摸了几下,“轰”的一声,这墙壁凹陷下去,随后缓缓横移,露出一道暗门。

    “两位贵客请随我来,小心脚下,不要乱走,这里机关可多着呢。”

    天闲看了看周围四通八达的幽暗长廊,知道对方在提醒自己别想着私自乱逛,点点头,和古丽一起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漆黑的暗室,只能从长廊上的灯火里借些光亮,隐隐的。四处闪着逼人的寒光。

    那仆从最后进来,也不知道用什么手法关了暗门,顿时周围一片漆黑。

    几乎就在同时。一道璀璨的光芒亮起,古丽全身绽放出白金色的光芒。双脚更是犹如踏着圆月般光华夺目,圣痕的光芒一瞬间把周围的黑暗驱的干干净净,暗室里的景物立刻变得清晰起来。

    “你还有这个作用?”天闲看着浑身光辉环绕的古丽,大为意外。

    “留意周围!”古丽毫不客气的瞪了天闲一下。

    这暗室中紧密排列着许多货架,架上全是稀奇古怪的兵刃,就连墙壁上也是挂着各种各样的刀剑,盾牌。

    俨然一个小型的兵器库。

    “您真是姿容脱俗,不愧是元帅请来选物件的贵客。”那仆从恭敬的对古丽施礼。又说道:“不过贵客不必惊慌,这里是密室,我这就去点灯火。”

    这仆从话音未落,这暗室中忽然多了许多光亮,星星点点错落有致的分布在暗室内,天闲这才发觉,这暗室面积可大的很,刚才看到的面积还不足四分之一。

    这些光亮渐渐变强,很快照亮了整个暗室,天闲看了看旁边一个架子。那上边镶着一刻硕大的玉石,正散发出柔和的微光。

    “凝光玉?”古丽看了看那玉石,神色微微一动。“这东西可十分珍贵,没想到元帅居然拿来做灯火,真是大手笔。”

    那仆从点点头,笑着介绍:“这里是元帅一生收集的宝物,两位就请自行去挑两件吧,不过这里的都是兵刃,其他房间里还有宝玉灵材等物,贵客可以等都看过了再选,元帅不会催的。”

    “有劳。”

    天闲很客气的对那仆从点点头。心知能在这里为葛云管理这些东西的,那肯定是心腹中的心腹。这个看起来脏兮兮的老仆人,说不定当初还是葛云身边哪个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呢。

    有了光亮。古丽也不再使用圣痕,这次她可是走在前面,拉着天闲满脸兴奋的跑出去挑东西了……

    “这可是西北海岸边的河石螺壳,居然有这么多!听说制成铠甲刀枪不入呢!”

    “这个……难道是当初血盟那个穷凶极恶的杀神死后失踪的武器--极影刃?哎呀真的是,你看这上面还刻着名字呢!还有血污!”

    “哇!居然有矮人工坊还没开封的武器箱!矮人工坊在人类大陆可已经消失上百年了!”

    “这个更了不得!这可是当年龙渊大帝出征时亲自闯过,和大帝征战沙场,还负了箭伤的铠甲,后来亲自赏给葛云元帅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你看你看,这里还有箭孔呢!”

    “诸神在上!这不会是传说中那把剑吧!我正好没有剑用!”

    拽着天闲,古丽好像进了菜园的兔子,那个兴奋劲儿就别提了,她当初倒是留心过这心东西的传记传闻,好多武器都知道典故,一路惊叹不已,激动的脸颊绯红。

    不过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转了一圈,天闲两手空空,古丽也一样什么都没挑,就算她好几次拿起什么长剑来,对天闲大说特说这剑的好处和来历,但看过了,激动过了,都毫不犹豫的放下。

    天闲知道,她其实不会再用别的剑了。

    “两位贵客既然没有选中,那么再去看看别的。”那个仆从满脸笑意,带着天闲和古丽出了这间密室,在幽暗的长廊里转了几个弯,又推开一间暗室,带两人走了进去。

    这次里面居然是清一色的圣痕!

    成排的架子里,就好像摆麻将一样累着厚厚的圣痕,架子没一处格子边上都详细的写明了这些圣痕的类型、品阶、名称,天闲大约一估计,这里恐怕大大小小要有十万枚以上的圣痕。

    “圣痕啊!”

    古丽两眼金光大放,“快走!正好给你挑一个,元帅这里的可不会是次品!”

    天闲任凭古丽拉着,她在前面挑了一个又一个,总要更好的,天闲只好苦笑的陪着,自己也随手翻看。

    时至今日,天闲其实已经隐约间明白了一件事,自己……估计是没办法继承圣痕的。

    在神域中诺玛曾有一些暗示。但并未明说原因,而随着邪眼转移到荒尘大剑中,逆心诀的力量又一再出乎意料的突破。对于自己的身体了解的更加透彻的天闲,心中隐隐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矛盾。

    这圣痕……未必就适合自己。

    随便翻看那些圣痕。天闲发现葛云的收藏倒也不全是精品,但种类却是繁复多样,一摞一摞的圣痕几乎都没有重样的,而且其中也不乏一些灵品甚至往上的圣痕,这可是极为难得了。

    而且他这么放心的放自己和古丽进来,倒是大方。

    “好啦,别挑这些东西了。”天闲把手里的圣痕随意丢回去,“我们去看看别的。”

    “可是!”古丽大为意外。

    “走吧。反正你也不要其他的圣痕,我们先去看看别的,万一今后有用这些圣痕的时候,嗯……再回来拿。”

    古丽愣了愣,顿时失笑,轻轻锤了天闲一下,“你这个小无赖!把这里当成什么了?”

    葛云的收藏极其繁复多样,兵刃、圣痕、铠甲、古卷,而且几乎都是珍品,甚至还包括一些本身就极具灵性的强大器具。有的……甚至是会引起祸乱的宝物,虽然不及邪眼,但却也一样不宜再出现在人类大陆上。”

    看古丽的样子。兴奋到就差要把葛云这里全部搬走了!不过直到最后一间密室,天闲和古丽还是两手空空。

    “这间是老爷一直收集的一些金玉石材,没什么太要紧的东西,两位贵客看完了,就在看过的这些密室里选上一件吧。”那仆从点亮了灯火,又恭敬的站在了一边。

    这次,古丽却安静了下来,也没再拉着天闲四处闲逛,甚至丢下天闲。瞪大双眼仔细的搜索起什么。

    很快,古丽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盒黑黢黢的石头。这石头一点不起眼,但却只有一小盒。盒子上贴着名牌:断金。

    大大送了口气,古丽正要伸手去拿,一只手却从架子另一边伸过来,先拿走了这盒断金石。

    “你……”古丽咬咬嘴唇,对面的自然是天闲了。

    天闲看看这盒断金石,吐了口气,“你的剑我一直没有为你重铸,就是缺了这样东西,这东西可刁钻的很,既不名贵,又稀少无比,亏得在这能找到,想必沙王也准备好了材料,回去后,我为你把剑重铸吧。”

    古丽欲言又止,“那……那我选这东西好了,你……”

    “你去挑件喜欢的,这个我要了!”天闲笑了笑,直接把那盒断金石抱在了怀里,一副打死也不会放手的模样。

    见古丽似乎还想说什么,天闲转身就走,“就当作,我给你这些日子在这受委屈的赔礼吧。”

    古丽眼圈忽然的一红。

    来到帝都才几天的时间,可是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龙渊大帝带着一众皇子公主们每天煎熬神经般的讨论,除了龙七步步紧逼,其他皇子公主们各自给自己脸色看,说到底,自己是个身份卑微,出身下贱的消耗品,这次要不是宅心仁厚的方良维护,在这深如大海般的皇宫中还不知道要受多少心思算计。

    但,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古丽了,自己要忍!自己是受了重托,被千叮咛万嘱咐后才来这的,就算平日里想什么就可以说什么,但这次,一切都要忍下来,就算龙七当时可能杀掉自己,那也当作没发生一样……

    想着,古丽赶忙用力抹抹眼睛,快步向天闲追了过去。

    “死小鬼!居然敢抢我的东西!跟我走!快说你要哪个!我也要抢回来!”

    吵吵闹闹,最后还是古丽拿了注意,选了一件贴身的软甲,比量了天闲的身材后,这才开开心心的收下了。

    虽然不情愿,但现在也不能逆了葛云的意思,而且他似乎还别有深意,天闲只好让那个给人硬邦邦感觉的少年跟着自己一道回去了。

    天闲前脚才走,那个密室里的老年仆从就已经出现在了葛云的眼前。

    “他们挑了什么啊?”葛云喝着茶,漫不经心的问。

    “一件鱼人丝,一盒断金石。”

    “嗯?”葛云眉头皱的老深,“鱼人丝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稀奇罢了,断金石更没什么用处,你是怎么办事的?我要他们去挑东西,你就让他们拿了两件废物!”

    “老爷您息怒,恐怕老爷这收藏里,能入得了两位贵客眼的,就只有这两件了。”那老仆倒一点不慌,慢条斯理的回应。

    “这是怎么说?”葛云疑惑的看了看这个老仆。

    “老爷,您不是还让人多送了那个丫头一件东西吗,依我看倒是该多加些分量才对。”

    葛云眉头微微舒展开来,忽的一笑,“原来如此……我倒是忽然记起,那个小丫头的剑似乎是断了。”

    “是。”

    “嗯……鱼人丝虽然也算宝物,不过最要紧的是看着漂亮,贴心。”

    “是。”

    “去吧,把那东西分量加一倍送过去,还有……”葛云压低声音,“好好的,再叮嘱他一次。”

    “是……”(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