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七十二章 警醒赏赐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在刚才的一瞬间,到底是这个少年更准确的窥破了古丽的破绽,还是古丽更多的抓到了这个少年出招的间隙,这对于天闲来说,现在一点都不重要,更没必要让古丽和这个少年再比划几下。

    “元帅,难道您今天叫我来,主要就是为了让一个才行刺过我们的人,随时跟在我们身边监视吗?”

    天闲心中微怒,这个少年之前的偷袭动作也就罢了,这是葛云有意安排的,可是这少年的态度未免也太恶劣了一些,他看自己和古丽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堆毫无用处的废物,而且还要为此劳心劳力一样的不满。

    “元帅大人,我不在龙渊帝国为官,自然也不知道帝国内风向如何,更不知道要如何自处,但是!”天闲的声音隐隐透出恼怒之意,“我之所以来到龙渊帝国,是希望我在合适的时候得到庇护,这是我最重要的条件,而您现在的做法,似乎是忘记了我为什么才这样正式的来到龙渊帝国!”

    面对天闲怒色浮动的眼神,葛云却显得毫不慌乱,反而从容的很,只听他淡淡说道:“少年人啊……你到底现在还是无法了解我的意思,不过既然你已经走进这个漩涡,今后的事就由不得你了,你现在觉得老头子我是在给你找麻烦,但是很快……你就会知道老头子我今天对你是多大的恩惠!”

    天闲深深皱眉,葛云明显话中有话,只是没有明讲,可是自己现在真的猜不透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又和现在这个少年有什么关系。

    这少年可是葛云的孙子!跟在自己身边自然是一个监视人的身份,对自己怎么会有多大的恩惠?

    虽然天闲满心疑惑。但葛云看起来却根本不想解释,挥挥手对那少年说道:“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他拦下你的袭击。也算符合你的要求,去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就随他一起走!”

    “是!”那少年回答的声音里毫无感*彩,就仿佛一个机器人一样,当即转身离去。

    天闲看着他迅速消失在夜幕里,声音微微发凉:“元帅大人,您这样强行在我身边安插人手,未免……”

    “少年人!”葛云打断了天闲的话,“有些事老头子我是不能明讲的,但你记着。今天这件事却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龙渊帝国好,你也不必疑惑,因为马上你就知道他为什么要跟在你身边,而且别以为我做事霸道,真要说起来的话,随便什么人,可没这个福气让我去为他操心。”

    天闲满腹疑惑,葛云话中信之凿凿,这少年怕是今后大有用处。不过这未免来的太过突然,而且这少年的身份和行径也无一不让自己疑虑。

    葛云端起桌上的一杯酒,举头望月说道:“来。陪老头子我先喝一杯,可不要浪费了今天这一桌好菜。”

    这一桌倒的确是好菜,天闲在贵宾居所那边都没见过这么精致可口的饭菜,不过现在面对葛云哪还吃的下,不过也只要点头应酬,陪着葛云喝了一杯。

    这让天闲微微皱眉,因为天闲虽然不喜欢喝酒,但毕竟对此也是懂得一些的,今天在这硕大的元帅府里设宴。菜质精致,可这酒却似乎太粗劣了点。

    见天闲皱眉。葛云哈哈一笑,笑的倍显粗犷豪迈。“看来你觉得老头子这酒不怎么样,哼哼!少年人还是不懂得喝酒,古丽,你也来喝一杯!”

    天闲和古丽都大是意外。

    古丽慌忙行礼,低声答道:“一介女子,不敢在元帅面前放肆。”

    “女子?”葛云嘿嘿笑了两声,他今天似乎额外的爱笑,“没关系……在这战场上男子冲锋陷阵,杀敌为国,归根结底!却也是为了能有女子安枕浓睡之所,而且很多时候,女子……却比男子更能影响战争,你之前是西殿的问刑使,和一般女子可不同,来!尝尝我这元帅府里的美酒,然后说上一说,这酒到底怎么样?”

    古丽大为不解,葛云今天到底是抽的哪门子风,他一位简直功高震主的老臣,今天却非要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喝酒,这是为什么?

    目光瞟了瞟天闲,天闲不动声色的对她点了点头,古丽这才走上前来,也没碰其它的酒具,直接拿了天闲的酒杯来,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葛云见状不由哈哈大笑。

    给自己斟满酒,葛云举杯说道:“当年,我为大帝征战四方,连年在外奔波,身边全是一群刀兵盔甲的臭男人,军中常年一个女人都没有,可我们又不能随意去抓战俘的女子,那样有损帝*威,就在当地把一些女子聚集起来,象征性的为将士们敬一杯酒,呵呵……算是慰藉一下将士们的心怀。”

    古丽一听,脸色粉面生煞,行军打仗,多有士兵掠夺敌人妇女的事情发生,有时候更是长官授意,葛云做没做过这样的事不得而知,但他刚才话里的意思却是一样,在古丽面前说这些话,可是对她大大的羞辱。

    “元帅大人,这位……可是我姐姐。”天闲声音愈发寒冷了。

    古丽正心中暗怒,但听了天闲的话,顿时愣住,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天闲,在来元帅府的路上,自己还赌气耍小性子,天闲一番话让自己心里好一番高兴,可那都是私底下的事,对于外人来说,自己可依旧只是个被圣灵殿追捕的弃卒而已。

    心中不知为何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动,私下里无论怎么哄自己,有时候……却不及在外人面前为自己争一句!

    “姐姐?”葛云眉毛一挑,看着古丽笑道:“你这位姐姐是从何而来?半年多之前她还是西殿的问刑使,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还是对头吧?”

    天闲的话已经没有丝毫客气的意思,冷声说道:“关系亲疏也不一定非要相处时间长短决定,元帅历经两代大帝。一生纵横无敌,想必不但战场所向披靡,这官场上也一样无往不利。人心这种东西……自然是向着真正亲近的人!元帅必然是懂得这个道理!”

    “哦?仅仅半年时间,这个古丽就已经让你如此重视了?”

    “半年时间足够多了。”天闲直接站了起来。直接说道,“如果元帅今天没有别的事的话,天闲还有关于本次交易的事要和其余人商量,就不再打搅了。”

    葛云倒是意外天闲态度忽然间强硬起来,这么多年来向上府来巴结自己的人都从皇宫一直排到城门口了,今天居然还有一个人居然会有人给自己脸色看,要甩袖子走人。

    “哈哈哈哈哈!!!”

    葛云放下酒杯,放声大笑。笑的简直有些失态,用手拍起了桌子。

    天闲可不想在这里听葛云笑,直接一礼,“居然元帅无事,那天闲告退了。”

    “站住!”

    见天闲抬脚要走,葛云终于收住笑声,“少年人少一些心计谋算,多一分血性,这也不是坏事,不过有时候。还是听听上了年纪的老人的话,有益无损!坐下!本元帅还有话没说!”

    天闲只好耐着性子又坐下来。

    葛云似乎一转眼就把刚才的事忘到脑后去了,瞧着古丽问道:“刚才的酒……怎么样?”

    古丽可不敢对葛云寒起脸来。依旧低头垂目的恭声答道:“下官不懂酒水,说不好。”

    上下打量记下古丽,葛云笑了两声,“难得你一身妖媚,却还这样素净明丽,而且……不像你家主子那样不懂得分寸。”

    古丽隐隐不安,葛云可是龙渊帝国除开龙渊大帝的绝对第二人,要是真的得罪了他,某种程度来说比得罪龙渊大帝还要麻烦。如果天闲因为自己冲撞了他的话……

    收敛神色,古丽显得愈发恭敬起来。低声说道:“总长大人这段时间为了这次交易的事疲惫的很,有言语不当的地方。还请元帅大人不要见怪,其实总长大人……”

    “你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天闲忽然瞪了瞪古丽。

    古丽一愣,不由下意识的瞪向天闲,“我还不是为你说话!”

    没等说完古丽就意识到平日里习惯了,居然一时没克制的住,现在葛云还在旁边,顿时冒了一头热汗,赶紧说道:“让元帅笑话了,下官,下官只是……”

    “呵呵呵……”葛云只是呵呵的笑了,摆摆手打断古丽的话,并不以为意。

    重新端起酒杯,葛云神色中多了几分怀念的味道,自顾自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都觉得这酒粗劣,不该出现在我元帅府中,但是这酒却是我当年征战的时候喝的最多的酒!打了胜仗喝它!打了败仗也喝它!受了伤疼的睡不着喝它!被大帝七道谕令追着限期破敌,焦躁的头疼时喝的也是它!这一辈子,我几乎就喝这一种酒!”

    目光落向天闲和古丽,葛云意味深长的说道:“人一生,无论是什么路,走的多了就改不了了!不管你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大多数时候是没有回头路的!而且就算回了头,也觉得……那不是自己的路!”

    天闲再次疑惑起来,葛云这话,明显是在暗示什么,绝对不仅仅是感怀他当年征战的经历。

    喝光了杯子里的酒,葛云又给自己倒上一杯,叹道:“你们!还都年轻,将来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从现在开始就要谨慎,一旦走错了路……想回头!嘿嘿……”

    天闲和古丽心中微微发沉,葛云,难道是在暗示要向他效忠吗?

    “我并不需要你们向我效忠!”

    天闲和古丽几乎是一样的心思,但这种心思却被葛云一句话搅的混乱起来。

    “你们应该都知道,我本是皇子,是前代大帝长兄,我放弃一生荣华富贵,舍了皇族身份加入军中,现在虽然荣华加身,但我葛云一生,全心全意为帝国效力,从不曾有过一丝一毫的私心,这一点!谁也怀疑不得!!”

    天闲微微垂头。对于葛云,其实从心里还是很尊敬的,哪个皇子不是娇生惯养。能舍了身份,加入军队四处征战。为帝国流血流汗,这可不是普通人,甚至是要有巨大牺牲精神的人才能做得到的。

    葛云吐了口气,“我求的,只是不负前代大帝嘱托,愿这龙渊帝国强盛罢了,其他的……哼!什么勾心斗角,什么官场倾轧。人生短短数十载,和这绵绵延续的帝国岁月来比较,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天闲忍不住抬头看了看葛云,这位老将军居然说出如此的话来,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所以……”葛云的目光再次变得凌厉起来,“这一次我请你们来,在这元帅府的偏僻之地设宴,周围闲杂人等一律回避,只留我孙儿在竹林袭击你们,这是提醒。也是警告!你们这次为帝国带来的交易关系重大,不仅我在看着你们,很多人也在看着你们。我希望你们谨慎言行,而且就算你们没有对帝国的效忠之心,但也最好不要心存恶意,我让我孙儿在你们身边,挑明来说是要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但他对你们好处,很快你们自然会明白!”

    葛云已经把话说的如此明白,天闲当即点头,“元帅的苦心。天闲明白了,天闲自然不会想着要算计龙渊帝国什么。相对来说这人类大陆上的诸多国家,龙渊帝国算是友善的了。”

    “你这样想最好!”

    “不过……”天闲犹豫一下。最后还是直接问道,“元帅今天这番话,实在让天闲感到有些惊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居然会让元帅如此劳师动众,不惜这样直白的警告。就算现在不方便告知,但稍微透露一二的话……”

    葛云看着天闲一笑,“你这个小东西倒是很会见风使舵,立刻就来套我的话了。”

    “天闲不敢。”

    “老头子我……很赏识你!”

    ?

    天闲脑袋上顿时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来,赏识我?赏识我什么?我和你才见了一面,你就赏识我了?而且自己的身家自己清楚,似乎自己也没什么能令这位大元帅赏识的东西。

    看着满脸疑惑的天闲,葛云轻轻长叹,“我十四岁从军,当初的心情和你今天在茶会上的,是一样的。”

    天闲微微一惊。

    葛云的目光露出深邃难明之色,“一个人,一个男人!只有当感觉到自己渺小!感觉到自己力不从心的时候!才会愈发的想要保护好什么东西!当初帝国内忧外患,前代大帝整天愁眉不展,甚至以泪洗面!我们皇族被外戚内臣欺凌!我深感自己的无能,对整天在围墙内吃吃喝喝的自己厌恶无比,所以我舍了我的身份,投入军队!我当时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从这一群恶狼手里,好好保护我的国家!”

    说这话,葛云看了看预料之中天闲惊讶的神色,目光挪向了古丽,缓缓说道:“少年人,我在你眼里看到的,是和我当初一样的目光,而且更炽热,也更坚定!我知道你本无属国,想要的,是保护身边人的周全吧?”

    天闲微微垂下目光,心中惊讶更甚,这葛云仅仅看人的眼神就真的能猜到别人的心思?

    “你如此年幼,又没有大义驱使,能在各方势力争相追逐试探中还有这份本心,实在难能可贵!很多少年人经历了你的那些事,怕不是自大发狂,就是顺从了某一方势力成了傀儡。”

    倒上酒,这次葛云轻轻的品了一口,“我查过你的消息,自从你出现以来,倒是惹了很多麻烦,吃了不少苦头,倒现在还能这样精神真是难为你了,而且你这份心思更是难能可贵,只不过……”

    顿了顿,葛云目光忽然落到古丽身上,“你要明白,你身边的无论是军妓还是姐姐,都是被人惦记着的,你无论是手无寸铁,还是持有上古魔宝,也未必竟能每次总是护得了他们的周全,想要保护什么东西,可不是光靠决心就行的。”

    这些话听在天闲耳朵里,犹如滚雷般赫赫震响。

    站起身,天闲对葛云深深施礼,“天闲刚才多有冒犯,还请元帅大人海涵!元帅的教诲,天闲记下了。”

    葛云淡淡一笑,“其实,本不该对你说这些,但事关重大,老头子我看着你倒也喜欢,这才叫你过来,我知道你一直在推诿各方势力的拉拢,可见你有自己的目的,少年人有自己的心性和目标,这是最好不过的事,但既然你与龙渊帝国有了瓜葛,那么互利互惠才是最好的选择,你明白吗?”

    “天闲明白!”

    葛云点点头,“好吧……既然你又变得这么乖巧,老头子今天倒是吓着你了,这么叫你回去倒是显得老头子我刻薄的很,待会和我孙儿一起去选几件东西带回去,就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天闲大为意外,“元帅严重了,大可不必!”

    “呵呵!”葛云呵呵一笑,“也不光是给你的,你身后的女娃娃也有份!”

    古丽呆呆的看着葛云,“我……我?”

    “哼!没规矩的小丫头!到底还是没你主子心思活络,这次老头子算成全了,等以后再来谢我吧!”(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