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冷面少年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龙渊帝国第一元帅的府邸与众不同,天闲和古丽一路随着那个侍从进了元帅府,在大大小小的路径回廊上转来转去,所见的建筑全没有小楼巧阁,一律是显得深沉大气的庙堂大屋,整个元帅府的布置显得异常凝厚有力,就连假山流水都显得有一种奇异的厚重感。

    元帅府上下所见到的杂役仆人个个都是身手轻巧,健步如飞,无论男女老幼都神色恭谨,偌大的元帅府里没有一丝混乱的嘈杂声。

    天闲见到这些不由得想:这里和巴克的黑德尔城堡虽然完全不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极为相似,这两个老家伙不愧为多年的对头,在自己的老巢布置上倒是惊人的相似,人说对头都是极为相似的人,这句话用在他们两个身上真是再正确没有了。

    走了大约十分钟,侍者在一处长廊前停了下来,回身笑着说道:“元帅就在前面,从这里开始,就不是我们能随便出入的地方了,还请总长大人自行过去。”

    天闲点点头,看的见前面隐隐有一片小小的毛竹林,看来这里平常的确不是闲杂人等靠近的地方,当下只和古丽向前走去。

    穿过长廊,天闲和古丽踏进了一片人工竹林,这竹林面积不大,其实也就那么百多根毛竹,竹林中央有一个拔地而起的小亭子。

    这小亭子倒是十分精巧,不过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天闲瞧瞧四周,顿时皱起眉来,脚下也渐渐放缓。

    古丽忽然低声说道:“情况似乎有点不对……”

    天闲目光在竹林里左右搜索着,这里四下无人,现在才刚刚入夜,这里却已经夜雾渐生。而且一路走来都能听到的虫鸣鸟叫在这里戛然而止。

    微微一笑,天闲小声提醒古丽,“看来元帅大人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嗯……怎么办呢?”

    古丽警惕的跟在天闲背后。望着夜雾渐渐升起的竹林,低声说道:“是不是……我们这副打扮……”

    “还不是都怪你!”

    “怎么能全怪我!是你先胡说八道!”

    “我哪有胡说八道!我只是在说事实。是你……”

    “你分明就是在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

    “你怎么没有胡说八道!”

    “我哪里胡说八道!”

    “你哪里都在胡说八道!”

    两人索性停下脚步来,互相瞪眼。

    悄然间,夜雾包裹了竹林,一点寒星从雾气最浓厚处猛然射出,直袭古丽身侧!

    古丽正和天闲斗嘴,忽然受到袭击,却完全没有任何惊讶,脸上的表情还是怒目瞪着天闲。身体已经自然转开,脚下圣痕的光芒猛的亮了起来。

    那光芒迅若流星,瞬间破开夜雾射到古丽面前。

    一刹那间乌光乍现!

    “叮!”

    一声脆响,古丽的黑色断剑挡住了一截剑锋!但握着古丽的断剑的却不是古丽,而是闪电闪到古丽身前的天闲。

    天闲如火的双眸中满是惊讶,袭击者居然是个年龄幼小的少年,这少年看起来大概十二三岁,比天闲也就小一点点,但却双眸冰冷,一身诡异的银灰色贴身服饰。双手中是两把短剑,其中一柄已经被天闲拦下。

    一击未中,那少年似乎有点惊讶于对方的反应速度。手中短剑一转,擦着天闲的剑锋直刺咽喉。

    “砰!”

    天闲还没等动手,一条修长美腿闪烁着光华已经踢在了那少年的胸口,闷哼一声,那少年倒翻回夜雾之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等等!”

    天闲立刻拦住要去追击的古丽,“不用追了。”

    古丽满面怒火,气的浑身发抖,“为什么不追!在这元帅府里。居然……居然有人行刺我们!”

    天闲看了看古丽,略带责备。“你下手,啊不……下脚太重了。”

    刚才天闲可是看的清楚。古丽凝聚力量的腿上,闪烁的光华已经有凝固的迹象,这是化物者力量凝聚的表现,可见她刚才可是动了真力,那一脚的力量恐怕就算大象也承受不起。

    古丽虽然在天闲面前好使性子,但毕竟不傻,听了天闲的话微微一愣,“你是说……”

    天闲也不解释,瞧了瞧周围渐渐浓厚的夜雾,朗声说道:“元帅大人,您请我们过来,这未免不是待客之道,传扬出去可是有损您的威名。”

    话音在竹林里来回荡了两圈,消散掉了。

    根本没人回应。

    天闲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是因为我们穿着实在不够得体,那天闲在这里赔罪了,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必叫一个无辜的少年来受罪吧。”

    说完,天闲猛的一抖手,一道火光从指尖窜出,只见夜雾中银光星星点点汇成一道亮线,火光顺着这条亮线笔直的烧向了夜雾之中。就在刚才的一瞬间,天闲早把银晶丝神不知鬼不觉的缠到了那个少年手腕上。

    “等一等!”

    顿时,在不远处传来了葛云浑厚的声音。

    天闲也没打算为难那个少年,火焰瞬间在银晶丝上熄灭,轻轻一抖手,半空银光跳动,银晶丝瞬间被天闲收了回来。

    “元帅大人,您可是来晚了!”天闲转过身,对着竹林的一个方向微微一礼。

    夜雾开始散去,一身白袍的葛云从夜雾中慢慢走了出来。

    天闲见到葛云,微微点头,“元帅大人好性质,这么晚了,居然还在这种地方溜达,不知道我们的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

    “油嘴滑舌的小辈。”葛云脸上是万年不化的寒冰,眼中丝毫没有为刚才的事而不安的神色。

    天闲笑笑,“只是知道元帅设宴,晚上还什么都没吃,现在已经饿了。”

    葛云打量天闲和古丽几眼,尤其在古丽那身怪异无比的装扮上目光停留了几秒。这才闭上眼似乎想眼不见心为净似的说道:“穿成这个样子,真是前所未见!”

    古丽顿时脸上泛红,穿成这个样子自然也不是她所希望的。

    天闲却说道:“宾客前来赴宴。还要先挨刀子,这种事我也是前所未闻。”

    盯着葛云。天闲心里已经极为警惕,本来以为葛云或许会为难自己,但他毕竟已经答应,并主力促成了这次交易,想来也只是告诫而已,但他这次居然出动了刺客,这可就有些让人难以捉摸这位元帅到底在想什么了。

    葛云脸上丝毫没有破绽,只是哼了一声。转身就走,“来吧!今天倒是真备了好菜。”

    天闲正犹豫要不要趁现在问上一点什么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从将要散尽的夜雾中闪出,落到葛云身边,恭敬的跟在他身后,一起离去。

    看到这个人,天闲眼睛都瞪大了,这不是刚才那个少年是谁!这个葛云未免也太不像话了,出动刺客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大喇喇的带着刺客一起走!

    那少年跟在葛云身后。忽然回过头来看了天闲和古丽一眼,这一眼中饱含了疑惑和不满,似乎还有些怨恨。

    “我们怎么办?”古丽小声问道。

    “怎么办。凉拌!”

    “凉……凉拌?”古丽顿时发呆。

    “去找他理论!”天闲哼哼一声,立刻跟了上去。

    葛云设宴的地方就在距离这片小竹林不远处,是个被假山环抱的小花园,这里看起来倒是元帅府里难得的雅致所在。

    天闲和古丽走进花园时,葛云已经坐在了一个石桌旁边,桌上摆满了酒菜,他身后就站着那个少年。

    那少年看了走进来的天闲和古丽一眼,随后再无反应。

    这个老头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天闲怀着万分不解的心情坐在了葛云对面,古丽满脸警惕。也没坐下,直接以副官的身份立在了天闲背后。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个少年。

    葛云也不管天闲和古丽神色凝重,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才满意的抹抹嘴唇,“这酒,果然一个人喝的时候差了些味道。”

    天闲瞧了瞧自己眼前的酒杯,“元帅难道是来找我陪您喝酒的?”

    “怎么?这帝国上下多少人巴结着想陪我喝上一杯,难道你反而不愿意?”

    “本来是求之不得的,但现在,我却不敢喝了。”

    葛云闻言忽然哈哈大笑,“怎么,今天早些时候你敢和我正面对峙,现在却连一杯酒都不敢喝了吗?”

    “因为我不知道元帅到底找我来做什么?我听说元帅在帝国从不结党营私,也很少宴请别人。”

    葛云脸上露出几分淡淡的自负:“结党营私?我还不屑于去做那种事,从来只有别人结党营私对付我而已,当然,现在那些想要对付我的人,大多都是已经成了破烂的骨头。”

    “那元帅……今天叫我来,难道是要提醒我,不要结党营私,将来一不小心就烂成了骨头?”

    “有这个意思!”葛云挥挥手,他背后那个少年立刻走了上来,对葛云微微点头,在他身边站定,一言不发。

    天闲和古丽不由都看着这个少年,完全不明白葛云到底想做什么。

    “说吧,刚才感觉怎么样?”葛云随口问道,很明显口气缓和了很多。

    那少年点了下头,简单的答道:“比外面说的还要厉害一些,但不够果决,明明已经有了机会,但却没有杀我。”

    葛云点点头,似乎对这少年的话颇为满意。

    天闲看着一老一少你唱我和,心中有点闷气,直接问道:“元帅大人,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刚才袭击我们又是为了什么,要不是我们事先察觉到异常,现在可能已经横尸当场,您这样做,未免有*份吧!”

    那少年忽然说道:“如果这样就死了,那么你们也只陪给那竹林做肥料而已,也免了许多麻烦。”

    “你说什么!?”古丽已经一再告诫自己要控制情绪了,可那少年脸上那种不屑和鄙夷还是让古丽勃然大怒。

    “吵闹的女人。”那少年厌烦似的看了看古丽,“难道还没发觉自己险些丧命吗?”

    古丽正恼怒,闻言一惊。“什么……丧命?”

    少年比古丽挨了整整一个头,却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她,冷冷说道:“你真的以为你能挡住我的袭击吗?你真的以为你击中了我?愚蠢至极!要不是这个小鬼察觉到了。你现在早已经死在竹林中了!”

    古丽大为惊愕,不由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天闲。

    天闲看起来确实在极力忍耐。等到那少年把话说完,这才满脸不爽的向葛云问道:“元帅大人,您不先介绍一下这位小弟弟吗?他似乎对我们有些不大友善。”

    葛云似乎很满意于天闲这种满脸不满的表情,沉声说道:“这个少年,是我孙儿!”

    “什么!”

    天闲和古丽一起张大了嘴巴!

    葛云的孙子!

    那岂不是说,是和龙九他们这些皇子们同辈的人,而且真的要说起来,身份可知比那些皇子们低一点而已。如果当初葛云没有放弃皇族的身份,并以此争位的话,现在这少年岂不是就是皇子了!

    一位这样身份的少年,怎么跑到竹林里去偷袭自己?天闲感到脑子里忽然有点发晕。

    “元帅大人,您是说……这一位,是您的孙儿?”天闲眉头乱皱的问道。

    “难道你是聋子吗?”那少年似乎很不喜欢别人计较他的身份。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瞧!看着这少年一脸你十分惹人厌的表情,天闲心中恨恨的想着。

    葛云点了下头,“你没听错,他的确是我的孙儿,但他的身份现在还是秘密。外人并不知情。”

    天闲心中微惊,皇族的身份历来都是极为敏感的,如果是需要掩饰身份。那么必然有着十分特别的理由,葛云毫不掩饰的告诉自己这个少年的身份,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

    葛云望着这个少年,眼中流露出和他冷冰冰的面孔有些不相称的慈爱,“今天,我叫你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你已经知道了。”

    “就是叫他刺杀我们?”天闲一想到这个就觉得浑身冒气。

    “只是试探,同时也是警告!”

    葛云面色变得极为严肃起来,“这一次你为龙渊帝国所带来的交易,那些蠢货们只看到了眼前。但我知道,这一次你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黄金而已!如果仅仅是一点钱财,那么你还不够资格让我葛云为你说话!”

    天闲大有意外。“元帅为什么这样说?”

    葛云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沙利特帝国是人类大陆上一处十分特别的地方,早些年和我征战四方,多少听到了一些传闻,那片沙漠可是一片拥有无以伦比财富和力量的土地!只是我们还没有能力染指而已。”

    天闲心中再次吃惊,这个葛云似乎对沙利特帝国了解颇多。

    看着天闲有些吃惊的神色,葛云哈哈笑道:“少年人,你现在或许还无法明白你到底都做了什么,但很快你会了解的,在那之前,你还需要一点点运数,也就是一个能帮你的人!”

    “元帅是说你自己吗?”

    “不!”葛云看了看身边的少年,“是他!”

    “他?”

    天闲有点夸张的瞪大双眼,“元刷大人,您,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愚蠢!”

    那少年再次开口,不过他已经皱起眉,甚至闭上了双眼,似乎完全不想看眼前的人愚蠢的模样,冷冷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知道你即将面对什么,如果你不想得到我的帮助,现在立刻就离开!我根本不想与像你这样愚蠢的家伙一起行动!”

    “一起行动?”天闲忍不住拔高了音调,“元帅大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从今往后,他将会和你们一起行动!”

    天闲的脸都气歪了,“元帅大人,您如果不是在开玩笑的话,请您一个人做出让人信服的解释,在这期间,不!要!让!这!个!小!鬼!插!嘴!”

    “我说过,这是给予你的一点帮助!”

    “那刚才的袭击!”

    “我说过那是警告和试探!”葛云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我希望你能明白,无论你有多么自负,你有多少宝物在身,但你的力量永远都是有限的,你随时可能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天闲猛的愣住。

    葛云继续说道:“同时,这也是试探,如果你们连这种程度的袭击都应付不了,那么你们自然言过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得到我的帮助。”

    说着,葛云看了看那个少年,“把刚才的情况说出来吧。”

    那少年微微点头,依旧简单的答道:“根据那个女人晋级化物者的时间,以及之前同龙七战斗的情况进行分析,已经确定了她的弱点,并且正确判断出她的攻击规律,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已经成功引诱她直接使用圣痕,依照她的动作来看,有八成机会在接触后立刻击杀,不过被这个小鬼挡住了攻击,而且另外一只手被银晶丝缠住,无法砍断这个女人的脚,情况不利的前提下,迅速撤退!”

    古丽很吃惊的看着他,“你说……能杀我?”

    “不信的话,可以再试一次。”(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