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七十章 赠衣解恩仇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于葛云忽然请天闲过去赴宴这件事,大家心里都有点没谱,可以说这些官场权谋,应酬交际之类的事,现在天闲身边没人擅长这个。

    “你们说那个老头叫他去做什么?”古丽一面吃着龙渊帝国的特产面食,一面不解的嘀咕。

    因为晚上要去赴宴,天闲这边提前开饭,在天闲的认知里,这样的晚宴通常都吃不下什么东西,只有饿肚皮的份。大家一面吃着东西,一面满心疑惑的讨论。

    “不要说的好像和你没关系一样,你也要去。”天闲立刻提醒。

    “我知道了!不用你说第二次!”

    “要穿礼服!”

    “什么!”古丽的声调顿时高了几度,“还要穿那种东西!?这可是私宴!”

    天闲歪着头看着古丽,“可是你也没有一身正式一点的衣服,真是难以想象这些天你居然就是穿着那么随便的衣服去见大帝和皇子公主们的,估计他们也是看你穿的太破烂,这才怀疑我们能否支付那么巨量的黄金吧?”

    “怎么可能!”古丽争辩,但听到天闲说自己衣着随便,心中没来由一阵不安,“我也不是故意那个样子,只是……”

    “我明白!”

    看到古丽露出不安的神色,天闲满脸奸计得逞的笑容,“今后嘛!你就是我的副官了,平时无所谓,但是如果外出的话,你一定要穿着整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嗯……还有!”天闲似乎一下想起了什么,“不能再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的,具体的服饰,参考今天的就好了!”

    刚才还有些不安的古丽,眼角立刻就跳出了一朵火星儿来。眯起眼睛狠狠盯着天闲:“你这个小混蛋是想自己享福吧!”

    正要上去好好收拾眼前这个一脸笑嘻嘻的小混蛋一顿,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天闲小兄弟这里好热闹,老远的就能听到了。”

    龙九!

    大家意识到说话人是谁。连忙起身。天闲推门一瞧,龙九已经走进了院子,一脸的笑意,不过他身边的龙七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这头母熊怎么也来了……天闲暗暗叹气。

    龙九和龙七都是一身随便打扮,只带了一个随从,而且龙九满面愉快的笑意,与之前必须和龙七“同仇敌忾”时完全不同。

    如果只是龙九的话,天闲也就不想客套了。但龙七这个不定时炸弹在这里,天闲还是恭恭敬敬的把这两位皇子公主都请进来,露出满脸再恭敬不过的笑容。

    龙九见屋子里正开饭,不由一笑,“天闲小兄弟,你这是害怕去葛云元帅府上饿肚子,提前开饭喽?”

    天闲有点奇怪,今天龙七在场,他怎么这么活跃?

    “哼,元帅难道还能吃了你们不成?”龙七没好气的说道。

    龙九立刻给龙七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龙七看起来似乎有点不大情愿的模样,皱皱眉。但也没再说什么。

    天闲在一边看着,心想看来这两人来这是有什么特别的事了,当下问道:“不知九殿下和七公主这次前来,是因为……”

    龙九顿时打了个哈哈,“嗯……其实是皇姐想来送件东西,我只是陪着她过来而已。”

    天闲更奇怪了,龙七来送东西,她能送什么?

    龙九目光注视着龙七,似乎在催促。龙七绷着脸,憋了好半天这才向身后一挥手。跟着她来的那个侍从立刻走了上来。

    天闲这才看到,这侍从手上捧着一个大礼盒。

    这头母熊真的是来送礼的!这简直再稀奇也没有了!天闲万分惊讶。

    龙七挥挥手。那侍从把礼盒放到旁边,打开,立刻退了下去。众人往礼盒里一瞧,那居然是一套衣衫,而且看起来是女子穿的,还有一些珠宝和饰物。

    “这是?”天闲完全被搞糊涂了。

    龙七先白了天闲一眼,望着古丽说道:“葛云元帅家规森严,你们两个过去可不要失礼,我看你似乎也没有什么正式的装扮,这套衣服是我叫人才做好的,你拿去吧,正好今天用得着。”

    古丽满脸满眼的惊讶,怎么也没想到,龙七居然会来送衣服。

    也不等古丽回应,龙七转向天闲,神色顿时更加僵硬了,“既然父皇早已经做出裁断,你也打败了龙九,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吧!”

    天闲这才恍然大悟,龙七这次居然是特地来和好的,为此还特别备了礼物。

    不用问,这其中龙九肯定是做了很多的功夫,要不然依照龙七的性子和现在表现出来的态度,要她主动来和解,估计是绝对不可能的。

    本来,天闲对龙七的印象比较恶劣,因为她不仅长相恼人,而且更重要的是骄奢蛮横,虽说最初错在自己,但她抓住这点不依不饶,居然连大帝的命令都不予理睬,甚至还找上来门来和古丽决斗,这可就不是明理人的表现了。而且说白了,当初也没有把她怎么样。

    今天龙七能来和解,天闲十分意外,而且也不得不对龙七刮目相看了,以她的身份和性子来说,主动来和解并带了礼物,这几乎就等于是来赔罪了,这可是极为难能可贵的。

    收起轻视和敌意,天闲先站直了身体,之后对龙七很严肃的行了一礼,“之前事有情急,冒犯了公主,天闲在这里赔罪了!还望公主体谅庶民的无奈,当初如有选择,我们也不会做那样的事。”

    龙七本感到今天自己十分委屈,可龙渊大帝已经下令,今后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找麻烦,龙九又是三天两头的软磨硬泡,这才无奈的带了礼物过来,甚至做好了受些折辱,日后在伺机报复的打算。

    但天闲这一番话倒是让她倍感意外。

    看看神色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意思的天闲。龙七倒是微微点点头,原来这个小混蛋也会诚心道歉的……

    想想一直以来的过节,再瞧瞧天闲诚恳的面孔。本来就天性豁达的龙七忽然感到心中一松,那些事似乎也变得没什么紧要了。

    “哼!知错就好。否则本公主迟早要你好看!”心里舒服了,可龙七嘴上可不饶人。

    天闲微微一笑,知道龙七算是和自己正式化解这段恩怨了。

    “公主宽宏大量,天闲感激不尽,改日一定登门拜谢。”

    龙七立刻瞪起眼,“想去我那里蹭吃蹭喝!门都没有!”

    大家听了这话不由一阵哄笑。

    化解了矛盾,天闲顿时也觉得龙七变得顺眼了起来,怎么说呢。在她身边一站,不由自主的就让人有一种安全感……

    “葛云元帅请我去赴宴,不知道是什么用意?”天闲试探的问道。

    龙七立刻抢先说道:“多半是你弄虚作假,元帅要收拾你了!”

    龙九笑了笑,说道:“葛云元帅一向心思很难揣测,这次请你过去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皇姐说元帅家规森严倒是真的,你们去了可要小心,当初可有不少王公大臣因为礼仪话语上的事得罪了元帅,结果被直接哄了出来。”

    “总之。你们一切小心,葛云是前朝元老,身份极重。父皇都对礼遇有加,我们这些皇子公主们更是以师礼相待,他当年放弃了皇室身份,但其实他现在的权威却比历代国舅国师都要厉害的多!”

    说着,龙七咧开嘴巴,嘿嘿坏笑道:“而且元帅说要杀的人,还很少有逃过一劫的,你们可不要才得了便宜,结果就又栽倒元帅手里去。”

    龙七的话让天闲和古丽心中不由直打鼓。对于葛云的意图更难以猜测了。

    龙七和龙九也没多留,说了几句话自行离开。天闲看看天色,时间也已经不早。立刻叫古丽拿上那个礼盒,赶紧去还装束。

    等露娜把古丽打扮一番出来,天闲等人又是愣住。

    这是一身标准的贵家小姐的淑女晚装,相比之前那套完美展现古丽迷人身材的装扮,这次的打扮要多那么几分含蓄,多那么几分优雅端庄。

    这身淑女打扮自然少了许多暴露的肌肤,零碎的小饰物也能让穿着者多上几分温婉优雅,不过穿在古丽身上却稍稍与别人有点不同,颇为高挑的身姿和凹凸有致的身段在这些贴身的衣衫遮掩下,莫名其妙的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

    天闲这才忽然发现,古丽这种女人就是传说中的衣服架子啊!打扮起来都显得别具一格,而且难掩自身的特点。

    对于这副打扮,古丽还是很满意的,起码不用为肌肤暴露过多而感到不安。

    天闲用很标准的某种目光上下打量古丽,“嗯……腰有点松,胸有点紧,龙七还是眼光不到位啊。”

    衣服穿在古丽身上,古丽自己自然知道什么地方不合适,但被天闲一说,顿时羞恼有加,“你个死小鬼!看我不挖掉你的眼睛!”

    伸手拦住古丽,露娜有点无奈的瞪了两人一眼,“时间不早了,还在胡闹!元帅的马车已经在外面等了。”

    “回来再收拾你!”瞪了天闲一眼,古丽抓着依旧满脸嬉笑的天闲出了门。

    葛云派来的马车与众不同,似乎都带着兵家的那种沉重凝重之气,和其他大臣们贴金镀银的车厢不同,他派来的马车几乎是纯黑色的,通体如黑铁打造。

    这次在车厢中,天闲和古丽之间的气氛就活络的多了,主要是天闲似乎很开心。

    古丽几乎都是留意着外面的风景,龙渊帝国帝都之中造型宏伟奇丽的建筑比比皆是,处处让人惊叹,而天闲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古丽身上,不时坏笑的对古丽现在的打扮品头论足。

    说实话古丽有点无奈,这一路上自己都翻了无数个白眼了,但是这苍白的反击似乎对现在油盐不进的天闲完全无效……

    “喂……你紧张一点好不好,我们现在可是去龙潭虎穴,那个葛云说不定要对我们做什么!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古丽忍住不嘀咕。

    “反正都是要去,干嘛不开心一点。愁眉苦脸可没办法解决任何问题的!”天闲嘿嘿笑笑,“而且看见你这副打扮,我就心情变的好的不得了。”

    古丽算是彻底无奈了。有气无力的说道:“好好好~~我这副打扮斗不过你,现在你想怎么取笑就怎么取笑好了。不过等回去之后……”

    天闲浑不在意,随口说道:“我姐姐从前就是喜欢这样打扮的。”

    古丽一愣,“你姐姐!?”

    “嗯,虽然只是我表姐,不过和亲姐姐没什么两样,嗯……应该比亲姐姐还亲近一些。”

    古丽不由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忽然间有点恼怒起来,“你把我看成你姐姐!所以才这么开心吗?”

    “嗯……有一点!”

    出乎意外的怒意冲上古丽的心头。就连古丽自己都没有料到听到这句话后自己会如此恼怒,而眼前这个该死的小混蛋居然还是一脸笑意。

    “嗤!”

    古丽一把就撕开了衣襟,在天闲目瞪口呆中,把那件很是优雅高贵的晚装转眼间撕了个稀烂。

    狠狠将布料丢在旁边,几乎已经半裸的古丽轻轻抖了抖随意垂下的红发,怒目望着天闲,“我是古丽!不是其他任何人!更不是你的什么姐姐!”

    天闲万没想到古丽会是这种反应,“你,你这个样子……”

    古丽冷声打断,“这又能怎么样!你难道想提醒我记起自己的羞耻心?哼!我赤身*的模样你不是早就见过了!而且面对你这样的黄毛小子。我还不至于会因为裸露身体而感到羞耻!”

    天闲苦笑,脱下外衫来,轻轻给古丽披上。古丽一动未动,但盯着天闲的眸子中却全是怒意。

    系好扣子,天闲看着古丽满脸的恼怒不由苦笑,“我只是说你有一点像我姐姐而已,又没说认为你就是她,你不必发这么大的火。”

    古丽哼了一声,“我知道!我只是有点像她,但根本比不上她,你说的姐姐就是那个比我温柔一千倍。比我漂亮一万倍,远嫁到古斯塔斯帝国的女人对吧?”

    开玩笑的话居然记得这么清楚。而且还自动的夸大了不少……天闲开始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和平时不同。古丽似乎真的生气了。

    天闲想解释一下,但又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话来,看着古丽气势汹汹,一脸你再说出什么可恨的话我就立刻宰了你的模样,更是无奈。

    车厢里陷入了沉闷的寂静……

    “其实……”天闲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模糊的念头,“我是说,你似乎……有种家人的感觉。”

    “什么!!!!”

    古丽猛听到这句话,眼睛一圈接着一圈的瞪大起来,满脸的愕然。

    天闲觉得自己的话不是很妥当,但自己要表达的心意却似乎找到了突破口,接下来的话一下子变得顺畅了起来。

    “我不会在你身上感到为难和必须保持的额外克制,一切都很轻松,也不需要考虑太多的事,总有一种有那么一点亲近,有一点已经很熟悉的感觉。”

    “而且你其实和我姐姐一点都不像,我姐姐是个很温柔的人,不像你这样总是恼火发怒,但我被欺负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安慰我……一直都是。

    古丽更加愕然了。

    “我虽然才来到人类大陆没多久,但我从小就没有圣痕,人情冷暖我早就看的够多了,而来到人类大陆,遇到了很多人,发生了很多事,有的时候我坚持了很可笑的信念,有的时候我也没有原则的放弃了很多东西,但我其实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谁才是身边的朋友,谁才是想要利用我!”

    说着天闲略有苦笑的看着古丽,“现在我们这些人都互相信任,不过也只有你是这样一点都不顾忌的把喜怒哀乐摆在脸上,虽然说有点难对付,但有的时候……反倒觉得是最容易相处的一个。”

    搔搔头,天闲觉得自己解释的似乎也不是很准确,想了想后直接问道:“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呃,这个……”古丽感觉自己明白了。可是似乎又不是全明白,眼前这个小鬼的话有点模糊,自己的脑子里一下子冒出无数个想法来。简直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但无论哪个是真的。古丽自己无比感到紧张的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简直不该是自己想出来的。

    目光好一阵乱瞟后,古丽结结巴巴的答道:“总之,就是……我弄错什么了吗?”

    天闲呵呵一笑,“也不算,有时候,我也会忽然觉得你有种姐姐的感觉,但很快就会丢掉这个想法,并且庆幸自己没有这样的姐姐!”

    古丽眉头一抖。“死小鬼!你这是什么意思!?”

    “嘿嘿,就是说你还是在我身边做一个漂漂亮亮,赏心悦目的副官好啦!”天闲露出了色迷兮兮的笑容来。

    古丽本想发火,可忽然间觉得无火可发,天闲那毫不掩饰的,本该让人十分讨厌的色迷兮兮的眼神里,却似乎带着几分本不该有的,亲切的诚意。

    用力抓了抓头发,古丽放弃的靠在了座位上,“算了……和你这个混蛋说话真是劳心劳力。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反正对我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真的!”天闲大喜过望。

    古丽瞧着笑成一朵花似的天闲,无所谓的哼哼道:“谁管你怎么想……如果你喜欢有我这样的副官。那我就打扮起来好了,哼!算是可怜没有见过女人的小鬼头吧,哎……我真是变得善良了。”

    天闲咧开老大一个笑容,“那……现在能不能把衣服还给我,然后……”

    “你个得寸进尺的死小鬼!”古丽瞬间扑了上去……

    …………

    ……

    马车很快到了元帅府,侍者打开车厢,瞬间呆住了。

    第一个下来的是天闲,这位颇显得俊俏秀气的少年本来衣着十分得体,不过现在衣服似乎少了一件。身上也有些皱皱巴巴的,似乎眼角还有点不自然。

    而接下来的古丽就更夸张了。侍者记得她上车时明明是一身温婉的晚装。现在却变成一身极其古怪的打扮了,这身打扮……怎么看怎么像是夜行衣。可是又有点区别,在肩背和肩膀处似乎有些撕扯的痕迹,但又不能确定……侍者完全没见过参加晚宴的女宾穿成这样的。

    “有什么问题吗?”天闲像那发愣的侍者问道。

    “啊,不不,没什么!外务总长大人请跟我来,晚宴就要开始了。”

    “喂,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龙七可是说葛云的家规很严的,我们要是被哄出来怎么办?”古丽用很小的声音问道。

    天闲回头瞪了她一眼,“我们是因为谁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啊!?”

    “还不是怪你胡言乱语!”

    “好~好~不过被哄出来也没什么,倒是免得要和这个老狐狸面对面的麻烦,今天他来的突然,我们也没什么准备,不用多想了,先进去吧。”

    忽然回头上下看了看古丽,天闲疑惑的问道:“你这身衣服没问题吧,会不会忽然裂开,那样可就丢人了。”

    古丽毫不客气的锤了天闲的脑门一下,“这是我总是随身携带的夜行衣,当初被卓雅追杀时,这东西还救过我的命,嗯……居然被你撕坏了!回去赔我一身新的!”

    “拜托啊我的姑奶奶,你穿着夜行衣进去找死吗?我不帮你改一改今天你就别想见人了!”

    古丽瞪眼不说话,她的夜行衣被天闲按照午间古丽穿过的礼裙样式稍微加工了一下,无外乎是撕去了袖子和肩膀,然后在被古丽撕烂的晚装上摘下来饰物进行了点缀,天见可怜,这样的打扮看上去居然还不是那么非常的不自然。

    “反正你要赔!”古丽不依不饶。

    “好好好~~说起来我也该给我的副官支付薪水了,我们大家好像一直很富有,其实都是穷光蛋,这次有了龙渊帝国的俸禄,倒是不必担心被饿死了!”(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