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六十八章 庇护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满会场的人都是皱眉,天闲说的话未免太过随意了,就好像在随口应付,这在龙渊大帝面前可是大大的不敬,不过天闲倒是面色平静,好像说的话一点都不打紧。

    “不要胡言,老实说明情况!”葛云这次倒没直接要把天闲拖出去砍头。

    天闲微笑:“刚才我说这件事是我私下谋划,其实……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注意。”

    古丽稍稍愕然,目光在天闲背上转动几下,立刻垂了下去,生怕再被葛云看出破绽——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天闲一个人的注意。

    “很多人?”

    葛云细长的双眼眯起,两道利刃般盯着天闲,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他心中滋生,眼前这个小鬼的话是假的,可……又似乎是真的。

    对于自己心中的判断,葛云很意外,他和前代大帝一同经历了龙渊帝国这一百年中最艰苦的时期,抵挡过无数外敌侵扰,拔出了帝国内数不尽的奸佞小人,一面满手血腥,一面是满心赤诚,已经年过七旬的他经历了无数血火考验,在亲情友情,理性甚至人性中挣扎,能好好活到现在,早把这人间百态看的通透。

    一个不韵世事的少年人,只要一个动作,葛云认为自己就能对他做出一个大概的判断。

    而面对天闲,他却有些犹豫了。

    这少年人眼中有着火一样的诚意,但同时却似乎有因为什么东西而让这烈火般的诚意有些复杂,并不单纯。他的话带着坦荡从容,但却有似乎带着某种狡黠。

    “你今年,多大年龄?”葛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随口而问。

    “十四岁!”天闲清晰的回答。

    十四岁的年龄,在龙渊帝国还未成年。只有十五岁的男孩才会接受成人礼,成为龙渊帝国的一个成年男人。

    周围的大臣们对天闲的回答多少有点意外,因为天闲看起来起码应该有十五六岁的年纪。而且生的还颇为高大,就是略显削瘦。

    “十四岁……”

    葛云万年冰封的脸上微微的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当年,我第一次进入军队,也是十四岁。”

    只是平常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大臣们露出吃惊之色,有一些甚至偷偷拿出笔来,在衣服底把葛云的话记了下来。

    葛云是绝对的元老,不仅身份尊贵,而且功绩无双。最主要的是他自动放弃了继承帝位的机会,同前代大帝一同把龙渊帝国经营到如今强盛的局面,可以说是帝国第一重臣,而且受到先后两代大帝的绝对信任,他的每一句话都具有难以想象的分量。

    但这样的葛云其实很沉默寡言,也从不提当年的事,他第一次加入军队是十四岁,那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龙渊帝国的各部重臣甚至换了几茬,现在根本没人知道当初的葛云是什么样子。他最初的事迹也在半个多世纪的时光中湮没的干干净净,今天忽然提起少年时的事,无不令大臣们惊讶万分。这可是无比珍稀的情报。

    天闲也稍有意外,用十分尊敬的口气问道:“那不知道元帅是否和丹特的黑德尔家族打过交道?”

    一刹那,会场上的气氛凝重了起来。

    黑德尔家族!黄金狮子军团!两个响亮的名号在每个人的脑海里浮现而出。

    葛云面上笼上一层煞气,嘿嘿怪笑,“你是说,巴克那个老不死的!!”

    天闲顿感不对了,一提起黑德尔家族,周围的气氛顿时就变得压抑起来,而且一瞬间那些王公大臣似乎都对自己投来了敌意的目光。

    葛云又是笑了两声。“当年,丹特帝国疯狂扩张。老巴克率领他的黄金狮子军团南征北战,几乎战无不胜!一度把黄金狮子战旗插在龙渊帝国境内。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赶走,要说打交道,嘿嘿……我们还一对一的较量过,可惜,当年差一点就能杀了他!结果只给他留下了两道疤!”

    天闲要是熟知龙渊帝国的历史,那就绝对不会问刚才那个问题了。当年,丹特帝国和龙渊帝国掀起规模浩大的战争,两方势力的领军人物就是巴克和葛云!

    这两人年龄相当,也是一辈子的生死对头!

    “少年人!”葛云的口气变得严厉了起来,“据说,你和丹特的黑德尔家有些来往,似乎和黑德尔家的二小姐还是朋友。”

    葛云这句话问的让气氛更加凝重了几分。

    天闲轻轻回答:“是,我与黑德尔家二小姐塞纳,的确是朋友。”

    葛云眉梢一抖,“好!有胆色!那你知道龙渊帝国和丹特帝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友好的近邻,互相帮助的老朋友。”

    “哦?”葛云双眉都扬了起来,“友好……老朋友,哈哈哈哈……现在倒的确是这种情况。”

    天闲继续说道:“元帅说的不错,无论过去如何,最要紧的还是现在和今后的日子,如今来看,丹特帝国的确是我们的友好近邻,而且在很多事情上可以合作,甚至黑德尔家已经转向商业家族,对于两国的贸易倒是很有好处。”

    说起黑德尔家族,葛云眼中闪过一抹异彩,“转向商业型家族?嘿嘿……巴克那个老东西只是在自保而已,少年人!你还不懂得这些,一个人只要上过战场,那么这一生都只属于战场!黑德尔家族除非老巴克死了!否则永远都是藏起爪牙的狮子!虽已年迈……却依然致命!”

    天闲的视线和葛云在半空短暂交接,随即移开,对于葛云对巴克的评价,天闲心中十分认同。和这位帝国元帅葛云不同,巴克浑身都散发着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息,就犹如随时会露出獠牙的猛兽,而且他的身体虽然在战场上积累下了许多暗伤,可依旧十分富有活力,根本不像七十岁的老人。

    “少年人。你在黑得尔家一定见过老巴克吧,感觉怎么样?”葛云忽然似笑非笑的问。

    “巴克老爷……十分健康。”天闲选了个十分中性化的词儿回答葛云。

    “哈哈哈哈哈!!”葛云听了这个回答不由放声大笑,笑的每个人都意外万分。在所有人印象里,葛云的面孔几乎从来没有露出了笑容。

    “健康!”葛云猛的止住笑声。寒声说道,“不错!这个老巴克最厉害的一点就在这,他已经七十岁了!可是却一副还能再活五十年的模样,就算现在,他当年的敌人都已经寥寥无几,新生的一辈没有经历过真正战场的洗礼,根本不是这个老怪物的对手,如果再过十年。嘿嘿……”

    天闲看的出,和巴克相比,葛云明显更像一个老人,虽然他也是精神矍铄,但眼中的锋芒远没有巴克那样锐利,而且身体也不像巴克那样健硕强壮,浑身肌肉已经松弛了,呈现出一种老态。

    从人的生命历程来推断,天闲估计,葛云或许十年后依旧活得好好的。但巴克十年后却依旧可以带兵征战!正就是巨大的区别!

    曾经战场上不分胜败的死敌,如今却要被岁月裁定胜负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而葛云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说起巴克的时候,他明显变得激动了起来。

    “元帅,我们……”大帝轻轻的提醒了一声。

    葛云恍然回神,歉然的对大帝点了点头,“大帝勿怪,上了年纪,难免喜欢说以前的事。”

    重新坐好,葛云吐了口气。“少年人,巴克的事不要再提。现在还是说你的问题吧!”

    茶会现场的气氛终于稍稍松弛了一些,好多大臣不由都送了口气。葛云在情绪激动的时候是很危险的,他手里攥着许多帝国高官的把柄是公认的秘密,只是看他觉得有没有必要杀你而已,如果在他情绪激动的时候触怒了他,那么后果可能就是全家抄斩!

    “是。”天闲点头而答,“我说这次的交易是我们所有人的意思,也就是说,其实这次真正和龙渊帝国交易的并不是沙利特帝国,也不是我,而是我们!”

    “你们?难道就是指你,还有你现在身边的朋友?”葛云恢复了平静,目光重新变得清冷锐利起来。

    “是的!”天闲清晰有力的回答,“这一次我们在沙利特帝国内乱中凑巧给予了沙王许多帮助,所以她很感激我们,对此我们提出了这个意见,她也欣然接受,其实这就是如此简单的事而已。”

    葛云审视着天闲,“不是你的计划,而是你们吗?为什么要强调是你们?而且就算这次交易达成,你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庇护!”天闲想也不想的回答。

    “庇护?”葛云很意外于天闲的回答。

    天闲走上一步,大声说道:“此次的交易会为龙渊帝国带来大批的财产收益,而且可以缓和与沙利特帝国的边境纠纷,甚至从此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沙利特帝国边境的沙漠改造成功,那么这片绿地将是双方永久友谊的象征,可以说这是一件对龙渊帝国大大有利的事。”

    葛云一笑,“沙利特帝国和众多国家不合,我们贸然交易,或许还会引起其他国家的不满!”

    天闲迅速说道:“但凡与沙利特帝国接壤的国家都入侵过沙漠,这才是沙利特帝国一直与其他国家不合的理由,这其中,龙渊帝国也是一样!”|

    这句话说的一众大臣心中苦笑,这句话倒是不假,沙利特帝国之所以和每个国家都不合,是因为每一个和它接壤的国家都想把那片土地广袤、人口稀少的地域纳为己有,结果双方关系彻底破裂不说,还从没有任何国家在沙利特帝国那里讨到过便宜。

    天闲毫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话音铿锵有力,“沙漠虽然土壤贫瘠,但却出产许多品种奇异的野兽,偶尔发现的矿物也价值不菲,其实那是一片富饶之地,只是没有水和食物而已,否则。费时费力去抢一地黄沙,没有哪个国家这样愚蠢,而这一次。我们却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巨大的财富!这些。其他国家只能看着而已。”

    “而且!”天闲对葛云一笑,“龙渊帝国,似乎也不必看任何国家的脸色,想做什么没人能指指点点!”

    “那你所说的庇护……”

    天闲吸了口气,“一旦这次交易被促成,我希望大帝能亲自降下诏书!在龙渊帝国境内,不再承认圣灵殿对古丽的通缉令!”

    “哎?”

    忽然被提到,古丽微微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天闲忽然提出的条件会和自己有关。

    “她?”葛云眉毛撩了一下,疑惑的看了看古丽,似乎十分不解,“还有吗?”

    “我要我们的官爵出现在帝国的官谱中!”天闲昂声回答。

    这个要求顿时让大多数人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在座的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天闲不过是拿着一个虚衔而已,龙渊帝国根本没有外务总长这个官衔。

    “想要实权吗?”葛云当初就是为了放弃权利才自毁了族谱上自己的名字,他一生对权利极为敏感小心,天闲提出这个要求,他不由思量起来。

    “是!”天闲毫不犹豫,“而且是有实权。但不负任何责任的职位!”

    所有人面面相觑,这个要求可就太过分了!这明明是要吃空饷!大家不由都把眼神儿瞄向了葛云,当初他扫荡帝国内部混乱*的时候。这种人可是杀的不计其数。

    不等葛云再问,天闲继续说道:“我想这是十分合适的要求,这一次的交易只是开端,它为帝国带来的财富绝对是在座各位难以想象的,龙渊帝国已经雌伏很久,或许将来就要有一段耗费大量金钱的路途要走,这是绝好的机会。”

    会场上人人面色一变,天闲这是在暗指龙渊帝国准备发动战争了!

    天闲不理那些大臣们的反应,目光直视葛云。“而我需要的仅仅是一种庇护,并非形式上的。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庇护,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希望龙渊帝国能为我提供一个庇护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随便丢给我一个无用的官衔。当然,我不会去行驶任何权利,我对那些权利毫无兴趣,我想要的,只是一个强大的后盾。”

    葛云眸子微微缩了缩,“后盾……那为什么不是沙利特帝国或者丹特帝国,而一定是我们呢?”

    天闲微微一礼,沉声答道:“丹特和沙利特帝国,已经同意我的请求了!”

    这句话一语惊人。

    好多大臣不由惊呼出声,龙渊大帝更是直接皱眉,葛云脸色也瞬间难看了许多。

    “你除了龙渊帝国,居然还去和其他国家进行了交涉?”

    天闲微微一笑,“当然!我想之前古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龙渊帝国并不是我们唯一的合作对象,我们不会把机会投到同一个地方,这也是我表达诚意的另一种方式,我不会对任何国家的任何权利感兴趣,我需要的仅仅在合适的时候,你们所给予的强大庇护。”

    慢慢握紧袖子里的拳头,天闲缓缓说道:“这就是我的目的!我为你们带来巨大的财富,作为交换,我需要你们的保护!”

    葛云沉吟良久,“难道,你要我们和圣灵殿作对吗?”

    “不!”天闲摇头,“仅仅是庇护而已,我不需要你们为我额外做任何事,只需要保证我们不受到伤害。”

    “唔……这就是,全部?”

    “全部!”天闲肯定的回答。

    会场中陷入了沉默

    天闲的话十分惊人,要求获得真实的官爵,可又不负任何责任,龙渊帝国有史以来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外来交易者,而且交易的代价又如此奇怪。

    葛云思索着,目光始终盯在天闲身上,天闲挺身站在那里,毫不退缩的迎着葛云的目光,甚至脸上带着几分沉着的自信。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没有人说话,周围安静的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在等待龙渊帝国这位最德高望重的大臣拿主意。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古丽的目光却始终在天闲身上游动着。

    眼前这个年纪不大,明明没有十四岁的少年人安静的站在那,却沉稳的仿佛一座山,会场周围无数质疑猜忌的目光都没有让他动摇分毫,在和葛云对峙的时候,那侃侃而谈的模样,竟然让人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不知不觉,眼前这个少年似乎与最初寂静森林里的那个臭小鬼分离开来,变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她忽然发现,眼前的少年在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成长了很多。

    “呼……”

    葛云终于慢慢吐出一口气,大家的脸色不仅更为紧张。

    转过身,葛云十分恭敬的对大帝轻声说道:“陛下,这件事,我觉得……”

    葛云顿了那么一顿,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却让所有人觉得漫长如一个世纪。

    “可行!”

    会场中顿时一片急促的呼吸声,夹杂着如释重负和万分遗憾的叹息。(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