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六十七章 煞星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的目光中,这个白白净净的胖子长的慈眉善目,由于穿着便服,也不知道是什么官位,当然就算穿了官服天闲也不认得。

    不过看得出,这个胖子在茶会上众多大臣中地位很有分量,他一开口,其他人的目光都望向他,其中带着十分显而易见的尊敬。

    “陛下,同沙利特帝国进行贸易往来,到底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这个胖子笑呵呵的问,同时,目光转到天闲脸上,渐渐变的玩味起来,“沙利特帝国与我们历来不和,因国境线的问题更是时有冲突,这次忽然提出要进行交易,而且没有派遣使者,而是让这个天闲前来,这其中似乎有些不妥。”

    天闲顿时皱眉,这个白胖子长的慈眉善目,但是说出的话可就不好听了。

    这白胖子继续说道:“而且采购的泥土必然是能够种植庄稼的泥土,要知道土地是国家的根本,粮食是维持国家稳定至关重要的物资,卖出了泥土,其实某种程度上就出卖了土地,这种代价,可不是黄金能算得清的。”

    这个白胖子这番话让周围的大臣们不由连连点头,看起来赞同他这番话的人还真是不少。

    杂乱的议论声中,忽然响起略带笑意的女声:“我们是受沙王之拖来到这的,怎么会有不妥!”

    大家的注意力瞬间被拉到了站在茶会场地正中,一脸笑容的古丽身上。

    古丽从容对龙渊大帝说道:“陛下,我来的时候已经呈上沙王的信物,您应该已经确认过了吧?”

    龙渊大帝点头,“的确,是沙王的王印。如果没有那个,你们今天也就没机会站在这了。”

    古丽顿时笑着看了看那个白胖子,“这次之所以沙王没有派人过来。就是因为像这位先生说的那样,沙利特帝国和龙渊帝国历来不合。总是纠纷不断,而现在新沙王才刚刚当政,诸事繁多,这件事又必须一个身份巧妙的人来做才行,所以我家……呃,我……我家……”

    忽然间!古丽发现自己之前犯了个错误,为了方便起见,最初就那么随口把天闲说成了“小主人”。而现在。这位小主人可就在她背后坐着呢。

    无论如何,古丽也再说不出这个词儿来。

    “小主人”,轻轻的,有人提醒古丽。

    古丽顿时脸上火烧,急速瞪了天闲一眼,改口说道:“这才让外务总长回到帝国,而我则是先头使者。”

    那个白胖子看起来似乎早预料到古丽的话,笑着问道:“可你们要购买泥土,这可是大事。”

    古丽露出几分好笑的神色,“泥土种出庄稼。自然是宝贵无比的,但龙渊帝国幅员辽阔,能种植庄稼的土地也不知道有多少。可真正被种植可能连十之一二都没有,那些被种植的土地都在城市附近,通大路,运输方便,而那些在无人的草原,山林中的泥土却根本无人理会,我们只要那些泥土就好了,而运输等等费用,我们也会一行承担。”

    “而且!”古丽见那白胖子又要说话。抢先说道:“如果帝国觉得价格不合理的话,这是可以商量的。沙王给我们的权限是在合理范围内,可以高价购买。而我们毕竟是龙渊帝国的官员,能为帝国充实国库,我们也是很乐意的。”

    古丽的话顿时又引起一片议论声,她这话可是说的财大气粗。

    “不知道,你们和沙利特帝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忽然,在大帝左手边第一位上,那个一直端着茶,有一口每一口喝着的老者放下了茶碗,目光凌厉的望着古丽,“老夫我和沙利特帝国的战士打过几次交道,他们临死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把他们的尸体埋进沙子,沙利特人一生崇拜、信仰沙漠,改造沙漠的土地,这可是天大的事,沙王为什么会相信你们几个?还有……这个改造沙漠的注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你们?还是沙王?”

    古丽顿感压力,这个穿着深蓝袍子的老者虽然已经须发灰白,但坐在那里不怒自威,浑身凝着一股奇异的气势,特别是那双眼睛,射出的目光咄咄逼人,从他粗大的指骨来看,显然是个惯用重兵器的武者。

    龙渊帝国是大陆强国,古丽从前也收集过不少资料,把这些资料在脑子里闪电过了一遍,再结合这老者坐着的位置,古丽内心微微紧张了起来。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现今龙渊帝国统军大元帅,葛云。

    这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而在他传奇的一生中,最富戏剧色彩的是他退出皇族,降为普通贵族并接掌军权的故事。

    葛云原本是前代大帝的长兄,也就是现在龙渊大帝的亲舅舅。他的原名已经无人知晓,只知道当年前代大帝才刚刚蹬位,帝国内忧外患,一度到了崩溃的边缘,这时候他站了出来,为了避嫌他毁掉了族谱上自己的名字,割断了皇族血脉,发誓永不为这皇族血脉而受一分一毫的荣耀,投身到军队中,统帅当时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南征北战,最终评定了所有的外患。

    随后,突然率领大军杀回王都,一天一夜血洗整个王都,把当时龙渊帝国三个支柱豪门上上下下两千多口杀了个干干净净!

    当天王都死伤无数,三大家族的私军全被剿灭,整个王都内血气冲天。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龙渊大帝错信他人,明天龙渊帝国就要改朝换代的时候,第二天清晨,他率领他的精锐骑士,踏着流满帝都的鲜血,如胜利归来的将军在王宫接受了前代龙渊大帝的盛大迎接。

    龙渊帝国没有改朝换代,也没有动荡不安,前代大帝潜修内政,而这位已经改名的葛云元帅则高举屠刀跟随在他身后,在那两年,整个龙渊帝国被拔掉了许多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并且经过一些列的政治革新,经过前代大帝数十年的努力,先前被战争拖的疲惫不堪的龙渊帝国才终于恢复了生气。

    而到了现在这一代龙渊大帝的时候。龙渊帝国已经明前更加强盛,而在这位葛云元帅的统帅下。龙渊帝国更是兵强马壮。在雷霆古城周边驻守的狼牙军就是当年他一手创立的,现在依旧是帝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一。

    在龙渊帝国,你可以不惧大帝威严言辞觐见,因为龙渊大帝是个颇有胸襟的统治者,他不会因为你一时失态而治你的罪,但这位葛云元帅却是谁也不敢顶撞的。

    他杀的龙渊帝国贵族,比所有国外重要人物加在一起还要多。

    想到自己现在也算是龙渊帝国的官员,古丽不由心里打鼓。

    “是沙王提出的意见。”古丽恭敬回答。

    葛云点了点头。再次拿起了茶碗,送到嘴边忽然似乎想起什么,“来人,把这个古丽拖出去,砍了!”

    一句话,所有人脸色瞬间发白。

    古丽更是吓了一跳!无比惊愕的望着这位统帅整个帝国的元帅,完全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两个侍卫迅速走进了会场,上来就要拿古丽。

    “父亲!”

    一道人影迅速离位,站到了古丽身边,“凡事都要讲明道理。怎能无缘无故杀人!”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龙九,亏得他立刻站了出来。不过似乎他也有些怕这个葛云,没有直接对他说话,而是向龙渊大帝进言。

    “等等!”龙渊大帝也是微微皱眉,葛云一开口就要杀人,这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而且,说起来龙渊帝国已经平稳十年左右了,王都再没有谁被葛云斩首,今天忽然说出这话来,可是让有些老臣子心惊肉跳。凡是经历过当年龙渊帝国动乱的臣子,没有一个不怕葛云怕的要死的。

    “元帅。为何要杀古丽?”虽是询问,大帝的口气却十分的客气。

    葛云放下茶碗。对大帝倒也恭敬,答道:“陛下,这个女人满口谎话,这根本不是沙王的意思,这件事仅仅是他们几个私下的密谋,我想根本不会为帝国带来任何好处,而他们信誓旦旦,必然是对帝国有所图谋,既然这样,自然是先杀掉的好,包括那个天闲,还有其他人。”

    天闲在一旁眨巴眨巴眼睛,心想我一个字没说,到这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被砍脑袋,这位老先生未免太霸道了吧?

    大帝十分疑惑,“元帅为何说这件事不是沙王的意思,我亲自检验过沙王的信物,绝对没有问题。”

    不只是龙渊大帝疑惑,在场的其他官员们也十分疑惑,葛云才问了一句话就断定这件事不是沙王的意思,这未免太过武断。

    葛云一双眸子精光闪烁,“陛下,那信物或许是真的,但这女人的话,却是假的,臣一生斩过无数满口谎话的狂徒,绝对不会看错,如果陛下不信的话,臣现在就去再问问这个古丽!”

    窃窃私语声顿时在会场里响起,葛云的话分量可是极重的,他的确杀过无数帝国贵族,不过每一次之后都会有被杀贵族的罪状公布,而且都是大帝批准的,也就是说他的经历中,从没有错杀过任何一个人,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谁是被错杀的,这是永远的秘密……这也是人人都惧怕的葛云的最大理由。

    如今,古丽的话到底是不是假的,一下成了所有人的疑惑。

    这个时候,古丽头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这件事是不是假的!废话当然是假的!!沙王哪有想过要改造沙漠!这个主意是天闲提出来的,沙王觉得可行这才答应了下来!

    而且这也是现在这位沙王对天闲格外信任的原因,如果不是现在沙漠动乱未平,如果不是现在的沙王想有一番作为,甚至如果不是天闲在多勒叛乱中给予了沙王巨大的帮助,见鬼的哪个沙王脑子进水的会去想改造沙漠!!

    葛云一眼就看穿了这一点!如果被问出一点破绽,那么就是杀身之祸。

    想起葛云的种种传说,古丽感觉一阵头皮发麻,今天本来以为会是极为顺利的情况,毕竟是茶会的形式讨论这次合作。没想到这个葛云一句话就把所有的事全部打乱了。

    葛云站了起来,会场上顿时鸦雀无声。

    “你,是古丽?先前被圣灵殿通缉的那个?”葛云凝视古丽。

    “我……是!”古丽惊愕的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有点不自然。

    “你知道你现在作为帝国的一份子。欺骗大帝是什么罪名吗?”

    古丽只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葛云的话犹如山一般。好像具有无穷的压力,每一个字都让人心中发闷。

    “砍头嘛,这个我们还是知道的。”

    忽然一个声音从古丽身边冒了出来,古丽微微一惊,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天闲已经站在自己身边了。

    看了看古丽,天闲皱皱眉,“不像样子,回答元帅的话要大声一点。去一边呆着吧,接下来的话我来对元帅讲。”

    古丽简直是无限感激的看了天闲一眼,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了天闲身后。

    立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天闲身上,显然,天闲是准备和葛云来一场博弈了。

    葛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天闲,“那个女人的话是假的,你的话自然也是一样,少年人,你胆色过人。可惜用错了地方。”

    天闲微微一礼,“元帅,我并不知道我错在了哪里。而且我想,或许是您搞错了什么。”

    一片吸冷气的声音四下响起,那些大臣们和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天闲,在龙渊帝国,就连龙渊大帝都不敢这么和葛云说话,而上个这样和葛云说话的家伙,现在骨头都烂成了渣子。

    “哦?”葛云倒是意外,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少年居然口出狂言,许久没有被顶撞的葛云不由感到有些好笑。“少年人,你私自拟定了这个计划。想要从中图谋什么,而且还用不明的手段得到了沙王的信物。我可以肯定事情是这样的,而只是这些,就足够我砍掉你的脑袋了!”

    天闲不得不暗暗惊讶,这个葛云说的,几乎就是真相了!

    心中惊讶,但天闲脸上却一片从容,以有力的声音回应道:“元帅说的不错,这件事,是我私下里计划的。”

    一句话全场哗然,古丽更是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急急用压抑的声音说道:“臭小鬼!你疯了!”

    “痛快的承认了,倒是性格爽快的少年人。”葛云一笑,“拖出去!一起砍了!”

    那两个士兵顿时再次气势汹汹的走了上来。

    天闲似乎浑然没发觉那两个士兵靠近,淡然说道:“这件事确实是我私自谋划的,但……元帅您还是搞错了。”

    葛云眉头微微一皱,但却没说话。

    天闲说完这句,也不再多说,昂首而立,目光直视葛云,面色一片坦荡。

    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会场上沉寂的令人有种窒息的感觉,葛云凝视天闲,眸中涌动着淡淡的杀机,而天闲一样凝视着葛云,目中却是一种沉稳和从容。

    在那两个侍卫就要抓到天闲和古丽,甚至古丽想要反抗的时候,葛云忽然挥了挥手,“下去!”

    那两个侍卫一愣,立刻收回手,后退几步,迅速退出了会场。

    天闲微微笑了笑,似乎在无声的表达感谢。

    周遭一众大臣都是面色古怪,葛云要抓人,似乎还是第一次再没人劝的情况下中途停手,这个小鬼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古丽感到心脏在胸腔里“砰砰”乱跳,刚才的一刹那,危机感简直让她要发动圣痕搏命,在这个地方一旦被抓,那么绝对有死无生!别看这些大臣们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可是这花园边边角角,不知道隐藏了多少厉害的护卫,有许多人的气息十分模糊,根本无法准确判断位置,那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高过自己,而这样的气息就有十几个!

    而那些更强的人,根本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一瞬间,已经走了一次鬼门关。

    忽然间,天闲轻轻转过身来,望着微微气喘的古丽淡淡而笑,“别紧张,有我在呢。”

    古丽呆了呆。

    说这句话的天闲,似乎和平常不大一样。

    沉稳而从容,似乎有些从前不存在的东西从眼前这个小小少年身上散溢出来,那双眼明亮如火,甚至让自己觉得有点耀目。

    “少年人,你经历过生死吗?”葛云的话把古丽的魂儿拉了回来,她再向前看去,葛云正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天闲。

    “算是吧。”天闲露出了笑容,“虽然大多是不怎么情愿的。”

    葛云缓缓点头,“小小年纪,难得有这样的眼神,难得有这样的觉悟,很好……”

    重新坐下来,葛云对大帝说道:“陛下,这件事,或许还要仔细听听他们是如何说才好。”

    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心中的吃惊程度,丝毫不亚于刚才葛云出口就要杀人的时候。

    这葛云难道改了性子!?

    “当然好!”大帝巴不得听听天闲的话。

    “天闲,这件事你原原本本再说一遍,记住!不许有半句假话!”

    “是!”

    天闲深深释礼,重新抬起头来,不由长长的吸了口气,“陛下,其实,刚才我说的还是假话!”(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