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五十二章 正名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先为自己辩护,昨天打死传不上来稿子,过了零点后当天更新等于零……

    今天委屈按老规矩的补了双倍……——

    “轰隆!”

    龙七栽进湖里,好像一颗炮弹,周身凝结的气息把湖水完全炸开了花。

    古丽凌空转身,轻巧的落到了可怜的长廊残骸上,望着龙七坠落的地方,依旧面色凝重,她掉进湖里之后就再没了动静,湖面上浪花翻滚,人却再没浮上来!

    就在古丽凝眉注意着龙七坠落的地方的时候,猛然间脚下一震,回廊下的湖面轰然炸开,龙七好像一条黑龙窜了出来,她脚下竟然踩着暴涨而起的土奉,黝黑的长枪切豆腐般横扫长廊的废墟,直冲古丽。

    这次偷袭,完全失败了,在龙七猛然冲到古丽身旁,沉重的混龙枪砸在表情惊愕,还没来得及转身的古丽身上时,却一点障碍都没有的穿了过去。

    &```nbsp;古丽的身影急速华为细碎的白光消散半空……

    “等你很久了!”

    龙七这一下怒然出手,几乎毫无保留,一击落空不由全身破绽大开,听到古丽的声音在背后传来登时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早料到了自己的行动。

    猛然转身,混龙枪护在身前,然后爆射的剑光却已经铺天盖地的罩向了龙七。

    这是古丽第一次拔剑,却就是绝杀的一招。

    千华剑!

    在雷霆古城和卓玛对拼的招数再次重现,强光爆闪!黝黑的剑锋在半空幻化出千百到剑光。雨点般倾斜而下,龙七的长枪挡住了三两剑,其余的剑光毫不留情的全部刺在她周身上下。

    “啊~~~~~~~~”龙七一声惨叫,人仰马翻向远处落去,这次真的受了伤,手中的混龙枪也随即脱手。

    “咕咚!!”一声,龙七石头般掉进了湖里……

    古丽瞬间收剑,凌空腰身一扭,身体华为一道白光消失,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湖岸上。

    方良正焦急的观战。生怕两人受到一点伤害。现在这双方可都是伤不得的人,战况急转直下,只是瞬间功夫古丽就两次把龙七打进了湖里,看起来似乎是胜负以分。但看着闪到湖边的古丽。方量却是一脸苦笑。

    “这下麻烦可大了!”看着悠闲把剑还鞘的古丽。方良急得直跺脚,“你还站在这做什么,快去把公主殿下捞出来啊!她可是不会游泳的!”

    方良急的团团转。但作为闯祸的古丽可是一点的不着急,把剑插好,整理一下有些散乱的红发,咳嗽一声这才说道:“我想那种家伙是绝对不会被水淹死的,了不起吃些苦头而已,她可是用了杀招,我刚才要是一个失误就可能丢掉性命,她吃些苦头也是应该的。”

    方良听了这话不由直翻白眼儿,“她好歹是公主!你刚才出手那么重,她要是有个意外……”

    “不会的……”见方良真的急了,古丽无奈的又拔出剑来,“你看这样的剑能把她怎么样?”

    方良看着古丽的剑微微一怔,这把整体漆黑如墨,雕刻着繁复花纹,但造型却十分简单的细剑只有一半长度,已经从中间断掉了。

    把剑在方良眼前晃了晃,古丽重新将它插回剑鞘,“我不是看不起她才一直不用剑的,昨天也是一样,只是因为我这把剑几乎无法实战,那个小鬼说为我修复,但他想找一些更好的材料为我重铸,就拖到了现在。”

    扭头瞧瞧龙七掉下去的地方,古丽哼了一声,“她那样皮糙肉厚,只是受了些冲击而已,估计皮都没有破,根本不用我们帮忙就会自己爬上来的。”

    话音未落,只听“哗啦”一声水响,一个人影从岸边立了起来,急速向湖岸上冲来。

    龙七非常狼狈,她的确不会游泳,第一次冲出湖面被古丽重手打了回去,一时无法调动力量再冲出来,喝了好些湖水,强撑着顺着湖岸冲了上来,现在早已经浑身湿透,四肢无力。

    “噗通”一声倒在岸边,龙七大口大口的吐起湖水来。

    “方叔叔去照顾她吧,我先去你的住所休息了,要是大帝怪罪的话,那……”古丽故作深沉,之后却咧嘴一笑,“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这个小丫头,真是近墨者黑,这么半年时间居然已经和那个小鬼有几分相似了。”看着古丽迈着轻快的脚步快速离开现场,方良不由大为叹气,之后赶紧向喝饱了湖水的龙七走去。

    至于龙七最后怎么样,那就不是古丽想去担心的事情了,虽然她贵为公主,但这种情况下总不能等着被人家一枪打死,古丽丝毫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迈着四方步往方良的居所而去,古丽心中还有那么几分欣喜。

    毕竟殴打公主这种事可不是常人能干得出来的……

    走着,古丽嘴角忍不住的露出几分笑容来,“我这可是完全以自身的安全为第一己任,虽然惹了麻烦,但乖乖听话,想必那个小鬼也不会怪我吧。”想到临行前天闲表情严肃的千叮万嘱付自己要小心行事的情景,古丽不由笑出了声来。

    方良住的地方的确显得清幽雅静,这里只有那么四五间高大的草屋而已,虽然看起来是经过精心搭建的,但显然这的确就是草屋,和那些宫殿楼阁完全不同。

    四间大屋,一间小屋,呈圆形排列,中间自然的围成一个空地,上面摆着成堆的木头和一些锅锅罐罐,都是露天的,一座大屋子边上还放着整齐的木箱架子,里面放着好多药草,看来方良就是在这里调配药方的。

    走近院子。古丽在院门上发现了一块用几块红漆木头拼成的简单牌匾,上面龙飞凤舞的提着几个大字:闲龙居。

    想起之前方良说起这个地方的来历,古丽不由笑了,这牌匾大概就是前代大帝的御赐之物了,怪不得方良说这里就算龙七公主也不敢来撒野,这可是现在龙渊大帝的老子亲自封赏的领地,谁敢跑到这里触霉头。

    为了早先见到龙渊大帝,古丽都没吃早饭,结果被草草的打发到这里,还和龙七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架。现在倒是有些饿了。一进院子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嗅着鼻子,古丽顺着香味一路追踪,很快在旁边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架在炭火上。正咕噜噜冒着热气的陶罐。

    这是方良的早饭。陶罐旁边还有新鲜的竹笋小菜。

    古丽顿时就笑了……

    方良忙的焦头烂额。虽然说龙七没什么大碍,只是掉进湖里喝了一通湖水,身上和古丽说的一样几乎没什么伤。只有一些红印而已,但她贵为公主,自然不能掉以轻心,让她吐了湖水,和那些匆匆赶来的医官一起忙里忙外确定她没事后,这才算是送了口气,返回了自己的住处。

    一进院门,方良顿时感到嘴里发苦。

    古丽大喇喇的坐在那里,正从那个陶罐里舀出最后一点香粥,旁边的小菜也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了。

    “我的姑奶奶!我已经带了你那份了,你怎么反倒把我的那份也吃光了?”

    见方良回来,古丽顿时有点不好意思——再吃快一点就不会被抓现行了……

    “早上还没吃,有点饿了……”嘿嘿笑笑,古丽索性不客气的继续大吃。

    方良苦笑,只好自己去屋子里取了新米,在房后转了一圈取了新鲜的竹笋,打来清水重新煮饭,不过等他准备好一切的时候,却发现古丽已经用殷切的眼神等待再次开饭了……

    “你倒是悠闲,知不知道龙七的事已经传到大帝耳朵里了,这次你算是闯祸了!”方良见古丽只想着吃,又是好笑又是好气。

    “我也没办法。”古丽耸耸肩膀,“如果大帝开明的话,应该会知道事情的原委,虽然怪我是必然的,不过我这次来的目的应该不会受到影响,那就可以了。只要不耽误办事,我们也就不在乎麻烦上身了,毕竟我们的麻烦已经足够多了。”

    方良听了这话倒是颇为欣赏的打量古丽,“没想到半年多不见,你倒是和从前截然不同了,呵呵……说话的口气居然和那个小鬼有几分相似。”

    “学坏总是很快的。”古丽爽快的笑了笑。

    方良不由大笑,“说的不错,这件事我会为你向大帝说情的,他虽然护短但还算明辨是非,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不过那条老狐狸已经会想办法为难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应该是在你不得不让步的地方为难你。”

    “你是说……我此行的目的?”

    方良点头,“说起来,你这次到底来做什么?那个小鬼会让你孤身一人到这来,我倒是十分好奇。”

    “我们谈了一笔大生意。”古丽露出几分高深莫测,“方叔叔,这可是不知道多少黄金的大生意,我之所以一个人来,是因为……这一次我们合作的对象不一定只有龙渊帝国。”

    方良万分惊讶,“你……你说什么?”

    看着方良惊讶的表情,古丽暗暗偷笑,当时龙渊大帝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内心变化,但想必也和方良是一样的惊讶吧,“我们这次有一笔可以收入能买下正个帝都那么多黄金的生意,所以想要找个可靠的合作伙伴,人类大陆的几大帝国都是我们的物色对象。”

    方良彻底震惊了。

    “多……多少?”

    古丽趁着方良惊讶的功夫迅速抢夺竹笋小菜,“多少我也不知道,但是买下整个龙渊帝都一定不成问题。”

    方良确认了古丽话中的内容,神色一下变得严肃起来,语重心长,并有些沉重的说道:“唔……我知道你们最近被各大势力追逐,一定很辛苦很疲惫,但……诈骗这种事总是不好的。”

    古丽差点把粥喷出来,讶然望着方良。“诈骗?”

    方良点着头,“我很理解,其实这种事,我们这些冒险者也都不能算是完全规矩的,谁叫我们总是追逐宝藏和金钱,难免都会犯错误。”

    拍着古丽的肩膀,方良一脸叹息,“我明白,我明白的……”

    古丽想解释,可是转念一想。这次倒不算是诈骗。可也不是老老实实来和人家合作的,现在的话……还是吃粥吧。

    方良大义凛然的教育了古丽一通,而饥肠辘辘的古丽倒是也饱餐了一顿,等方良说的口干舌燥之后。发现他新准备的早饭已经又进了古丽的肚子。

    “我要去睡一觉!”古丽起身伸了个懒腰。

    “左边那间是客房。”方良无奈苦笑。古丽完全没听进去他在说什么。

    一路劳顿。昨天龙七来找麻烦又没睡好,到了草堂内找到铺着清香稻草的床,不管三七二十一倒头就睡。

    一直到中午时分。古丽终于醒了,不过不是睡醒的,而是被方良的大嗓门叫醒的。

    揉着眼睛,古丽来到门口,见到方良正面带无奈看着她,“我的小姑奶奶,该吃午饭了。”

    “不是才吃过的……”古丽打着哈欠嘟囔,不过倒是很麻利的向吃早饭的小木桌走了过去。

    中午方良加了两道清淡的小菜,还有一条肥鱼,古丽瞄见湖边有鱼竿,看来是方良才钓上来的。

    不管其它,古丽端起饭菜就吃。

    方良看着胃口大好的古丽,本来准备了好多话,这时却有点被古丽这豪爽的模样弄的不知从何说起。

    “你就这样相信我吗?在这里又吃又睡,万一我和龙七公主是一伙的怎么办?”

    古丽看也不看方良,一边一边说:“那个小鬼叫你相信你,当然我是防备着的,我休息的时候有人靠近的话,我保证他会后悔的,嗯……这鱼不错,果然是新鲜的!”

    吃干抹净,古丽这才舒服的吐了口气,笑嘻嘻的对方良说道:“至于食物,在里面下毒这种事我也没少做,你难道以为我这个西殿的问刑使都是跪着求那些异端开口的吗?食物里有没有毒我还是知道的,对了鱼竿借我一下,我再去钓一条鱼。”

    看着古丽兴冲冲跑到湖边去钓鱼,方良只好叹气,小声咕哝道:“这回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忙……这个小丫头看来不好对付。”

    古丽聚精会神的钓鱼,方良却把饭桌搬到了湖边,一面吃东西,一面和古丽聊天。

    “看你的样子,比起寂静森林的时候要精神很多。”方良打量着吃饱喝足的古丽,如今她已经一扫当初精神萎靡的颓废模样,显得精神奕奕,浑身都散发着活力。

    “谢谢,但方叔叔你能不能离远点,鱼都被你吓跑了。”古丽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

    方良全当没听见,“看来那个小鬼倒是蛮会照顾人的,我还以为他只会胡闹。”

    “我也这么觉得。”想起天闲说要把那一整片沙漠变成绿洲,这种人类脑壳之外的想法让古丽忍不住的赞同方良的说法。

    “那个小鬼叫你来帝都到底谈什么生意?就算能买下整个帝都,你一个人是不是也太危险了。”方良好似随口的感慨。

    古丽眼神儿动了动,目光从鱼漂挪到了方良脸上,眼神忽然变得微微锋利了几分,这让方良稍稍有点不自然起来。

    “方叔叔,我记得我先前曾经问过你,龙渊大帝想要拉拢我们的千百种手段中,到底是否包括你这一种呢?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

    方良顿时有点哑然。

    在古丽目光的逼视下,方良的脸色越来越紧张起来,最后甚至开始额头冒汗。

    古丽的目光就要把他瞪穿的时候,方良神色忽然松动,把手里的饭菜一放,连连对古丽摆手,“好了好了!小姑奶奶你别瞪我了,我没想怎么样的!”

    古丽不由“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天闲曾经嘱咐她说方良是个性子很温和,但有点小狡诈,却又不善装腔作势的人,没想到这些话一点不差的全说中了。

    见到古丽笑出声来,甚至笑的前仰后合。方良只能摇头叹气,“的确,大帝托我劝服你,同时也打探一下你这次来的真正目的,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我想你这样忽然孤身出现,任谁都会怀疑的吧。”

    打破这种猜疑的氛围,古丽显得十分愉快,目光重新回到湖面上,“方叔叔。我大概能猜到这些。不过你不必再对我说什么,如果大帝问起来的话,你可以这样答复。”

    轻轻吸了口气,古丽继续说道:“虽然我从小在等级森严的环境下长大。但我不是个贪图富贵和名望的人。我从小就没有被灌输那样的思想。我一直被教导要忠诚,要无怨无悔的牺牲,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任务。呵……现在想来,就是一个完美的工具。”

    方良微微皱眉,虽然古丽还没说,但显然她这是不想在归附任何人的意思。

    “但我有一个姐妹,她曾经用整个生命保护我,我却全然不觉,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她为我做的一切,她用自己的生命为我换来了第二次生命……”

    古丽轻轻抚摸腰上的黑色佩剑,露出了怀念的笑容,“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问刑使了,而是以古丽这个名字而活着。”

    方良能够感觉到古丽言语中那种深沉的怀念和温情,他知道自己没办法说服对方,但还是尝试道:“或许,你可以尝试开始新的生活,这和你的情况并不冲突。”

    “我已经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古丽微微一笑,神色重新明丽起来,“虽然我不怎么情愿,但我也必须要承认那个小鬼给了我许多许多帮助,在我绝望的时候,在我面对新的生命茫然无措的时候……是他让我看到了光明,让卓雅留给我的一切变成了可能,这样,才有了今天坐在湖边钓鱼的古丽,才有了现在的我。”

    方良听到这里,心中叹气,知道自己已经不必再说什么了。

    古丽的声音变得柔和而舒缓,仿佛在一种既定的事实,“是知恩图报也好,是什么其它的理由也罢,我其实并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但我知道我现在十分愉快,那个小鬼……嗯……”

    犹豫了下,古丽忽然觉得有点尴尬,忍不住咳嗽几下,“总之,现在他求我帮忙,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帮他就是了,其他什么的……我不会去理会的,但如果有人妨碍我的话……就算是公主,一样照打不误!”

    “看来我完全失败了。”方良苦笑的耸耸肩膀。

    嘿嘿一笑,古丽猛的一抖鱼竿,一尾肥鱼被拉了水面,“让方叔叔为难了,现在请方叔叔吃鱼赔罪!”

    方良看着那条肥鱼呵呵笑了起来,“我看还要留下半条,我好拿着去向大帝赔罪。”

    一老一少不由哈哈大笑。

    悠闲的在湖边度过了半天时间,下午时候有大帝的侍从来请了方良过去说话,古丽大概也猜得到是什么事,果然不久之后方良一脸郁闷的回来,并带回了大帝的口信:晚上请古丽去赴宴。

    “这个老家伙,居然说我连一个小丫头都对付不了!”

    听着方良气哼哼的嘀咕,古丽笑着离开了闲龙居。

    不过这一次见到龙渊大帝,古丽可是暗暗吃了一惊。

    这次饮宴设在游龙大殿的偏殿,古丽一进门,见到两边已经坐着不少王孙贵族,齐刷刷的目光全落到了自己身上,那位龙七公主居然也在其列,而且坐在末席位置。

    龙七可是公主,是龙渊大帝的女儿,她坐在末席的话……古丽忽然发现龙九也坐在一旁,席位并不靠前,仔细数了数人数,再留意下其他人和龙九的服饰区别,顿时全身紧张起来。

    这偏殿上坐着的十几位王孙贵族,无论男女,居然不是皇子就是公主,坐在大帝左侧首席的那个三十许岁的白面男人,正是龙渊帝国最具威名的龙一皇子。

    连忙低头掩饰面上的震惊,古丽来到殿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尽量保持声音平和,“外务总长部署古丽,拜见大帝。”

    古丽顿觉得周围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许多,尤其是龙七的方向。刀子似的目光刮在自己身上,简直能感觉到微微痛觉。

    这么有精神,看来是没受什么伤,古丽想。

    周围多了细小的议论声,皇子公主们对古丽的出现纷纷表示疑惑和不解,今天是大帝召集所有皇家子嗣聚会的日子,为什么会有一个外人参加,在末席上多了一张桌子,显然是给她准备的。

    古丽在白天的时候怒打了龙七,将她丢下湖里的事早就传开了。现在见大帝召她上殿。众位皇子公主更是不解。

    “嗯……”龙渊大帝清了清嗓子,皇子公主们顿时停止了议论。

    望着殿下的古丽,龙渊大帝脸上多了几分意义不明的笑容,“今天。是我们皇族聚会的日子。你们在座的皇子。公主们,谁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古丽上殿。”

    龙七“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女儿不知!”

    殿上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就坐在龙七旁边的另外一位公主轻轻拉了拉她,龙七却甩开她的手,怒目瞪着古丽,显然是恼怒至极,今天被古丽痛揍一顿的事现在已经传遍了皇宫,见到古丽站在这,龙七感到自己面上无光,羞怒无比。

    众人都知道龙七的火爆脾气,一时周围也再无人敢劝,都看向龙渊大帝,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龙七啊……你过来。”大帝对自己的女儿招招手。

    龙七迈开大步,走到殿前先怒瞪古丽一眼,这才对大帝行礼,“父亲。”

    大帝叹了口气,“你今年,多大了?”

    龙七一惊,忙跪了下来,肃声答道:“女儿马上就满十八岁了。”

    “十八岁……”大帝似乎有些惆怅,“帝国公主,十八岁已经是不小的年纪了啊……”

    大帝这句话顿时让殿上的气氛怪异起来。

    说起来现在大殿上有十四位皇子公主,不过大帝更年轻时一心都在国政上,也无心理会后宫无数嫔妃,子嗣很少,这些年才渐渐的性子和缓下来,对国政也不再极端苛刻,陪妃子的时候也多了不少,这也让大殿上这十四位皇子公主中出现了十分明显的年龄层次。

    龙一皇子到龙五皇子的年龄都差不多,集中在二十四五到三十出头的年龄,而其余的皇子公主则大多没到十八岁,龙七在这里面已经算是年纪大一些的公主了。

    帝王之家,公主十八岁可是个不小的年纪了,通常来说十五岁之前就会定亲,早一些十六岁就出嫁了,但龙七天生体格特异,性格又十分暴烈,今年已经十八岁,却还没婚配,大陆上这么多国家,更是没人来提过亲。

    她自己倒是从来不为这件事发愁,不过大帝却是为此很烦恼,女儿嫁不出去,做父亲的哪有不烦恼的道理,况且一国公主如此,也让其他国家笑话。

    以前倒是也为她提过几门亲事,倒也算门当户对,不过龙七见了人家男方的面,一言不合就把人家打的鼻青脸肿,然后一走了之,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这两年来,也就再没有亲事为她提了。

    今天大帝又说起这个话题,所有人不由心中担忧,虽说龙七不能直接反抗,但她十分反感提亲的事,近些年随着年龄增长,她的实力也一再突破,这更让她觉得结亲是一件累赘的事,不如自己逍遥快活,现在提亲的话,恐怕麻烦大的很。

    “女儿还小呢。”龙七横了一眼身边的古丽,“这个女人都已经二十岁了,还不是没嫁出去。”

    古丽气的直翻白眼,要不是在这一国皇族面前,恨不扑上去撕烂龙七的嘴。

    龙渊大帝面色一沉,“荒谬!你是一国公主,怎么能和别人相比?你这凡事不顾后果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见大帝动怒了,龙七低下头,不敢言语,其余皇子公主也是默不作声,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去撩大帝的虎须。

    轻轻叹了一声,大帝直接问道:“听说,今天你去闲龙居了,还掉进了湖里?”

    龙七用很不情愿的声音回答,“女儿想去摘些竹笋,一不小心,脚滑就……”

    “砰!”大帝一掌拍在了桌子上,吓的龙七赶紧闭上了嘴巴。“女儿,女儿知错了!”

    大帝看着自己女儿心中这个气啊,“你贵为公主,居然好勇斗狠,连皇家的体面都不顾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传扬出去是多大的笑柄?别人要怎么看我们龙渊帝国的皇族!?

    龙七跪在那里,一脸可怜巴巴,一个字也不敢顶嘴,虽然她平时骄纵跋扈,但遇到大帝发火的时候,一样战战兢兢。

    听着别人的家事。古丽站在那浑身不自在。这殿上自己好像是个多余的人,想了想,古丽跪了下来,“请大帝息怒。属下有话陈述。”

    众人微微惊讶。这个节骨眼儿上古丽居然有话说。

    “讲……”

    “今天的事。其实是个误会,公主殿下的确去了闲龙居,还和属下过了几招。不过并非好勇斗狠,只是切磋而已。”

    龙七顿时眼神一亮,不可思议的看着古丽,心想这个女人这个时候居然会为我说话?

    白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帝自然早在方良那了解的清楚无比了,不由皱眉,“你说,切磋?”

    古丽点头,“公主殿下好武,但碍于身份无人比较,听说属下在雷霆古城进阶化物者,所以才来切磋比试,之前属下和公主的确曾有过节,但这件事和过节毫无关系,公主胸襟坦荡,恩怨分明的境界让属下倒是十分钦佩,不过比试之中难免失手,公主不慎掉进了湖中,全是属下的过失。”

    这一下,众人脸上的神色都古怪起来。白天龙七被古丽打进了湖里,其他人不清楚真实情况,在座的可都是皇族血亲,王宫中耳目众多,自然都清楚的很,古丽这番话,可算是当着一群明眼人说瞎话了。

    不过,这瞎话当着很多人说,却就不一定要算是瞎话了。

    众人面前,大帝训斥龙七,但总不能让她在其余皇子公主前颜面扫地,而且那样按照她的性子,估计说了也是白说。

    眉头舒展开来,大帝倒是颇为欣赏的看了看古丽,这才向龙七喝问:“龙七,她说的可是事实?”

    龙七心想是不是事实父亲您自己还不清楚吗?

    但嘴上不能这么说,龙七赶紧抬头,满脸委屈,“的确向她说的那样,女儿……女儿只是去比试切磋,结果,结果脚滑……”

    “好了……”龙七最笨,大帝也不想听她辛苦编瞎话,语重心长的说道,“龙七啊,你是一国公主,生来就不代表你自己,你代表整个帝国,将来你出嫁后更是带着整个帝国的希望和寄托,你可以向武,但不能不顾皇家责任,这是你避不开的东西,这次的事你好自为之,我只希望你明白,你如此下去,既不是一个合格的公主,也不会成为一个为人称道,而且内心自傲的武者!很多时候,你需要像身边的人学习才行。”

    龙七闻言心中微微一震,忽然间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被轻轻扣动,撕裂开来……偷眼看了看身边的古丽,龙七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深深低头,龙七轻轻回应:“是!女儿一定好好反省!”

    大帝点点头,龙七这样的态度,在历次闯祸之后,已经算是十分好的了,“回去,准备开宴了。”

    龙七点头,默默走回了位子,但神色却显得颇为怪异,目光不时的瞟向古丽。

    “你也坐吧。”大帝指了指末席的位子,就在龙七旁边。

    古丽心中一百万的问号呼啸而过,今天这明显是家宴,叫我这么一个外人来做什么?不过古丽只得点头,到位子上坐了,等着吃东西。

    很快山珍海味流水般端了上来,而且冷热均匀,明显是才刚刚出锅的。

    大帝随意挥挥手,晚宴开始了。

    这显然不是什么特别正式的晚宴,又都是血脉相通的兄弟姐妹,也就是所谓的皇族家宴,大家也不那么拘束,一边饮宴一边闲聊,不时还有皇子站起来敬酒,气氛倒也热闹。

    古丽就更加不明白了,这样的场合我来做什么?

    不过想不明白古丽索性就不去想,这一桌子山珍海味可是货真价实的,整个帝国有机会吃到这样东西的,那可是只有十分有限的那么几个人。舒展肚皮,古丽索性门头吃喝。

    忽然,古丽的桌子轻轻响了一声,一只酒杯落在了上面。

    古丽惊讶的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龙七手端一杯酒,就搭在自己的桌子上。

    这个时候来找麻烦?古丽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个想法。

    “敬你一杯!”龙七却说出了让古丽更吃惊的话。

    “不喝?”见古丽看着自己不说话,龙七皱皱眉。

    古丽这才反应过来,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端起酒杯虚敬一下,“属下不敢,在此敬公主殿下一杯。”

    先喝了酒。古丽才发觉龙七神色有点古怪。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碍于什么说不出来,直肠子的她把这一肚子为难情绪全写在脸上,看的古丽万般疑惑。

    “公主殿下有话要吩咐吗?”古丽不想惹麻烦。但龙七的模样实在是不像来找麻烦的。这让她倒是抑制不住好奇。试探的问了一句。

    龙七瞟了一眼古丽,目光立刻又落回到酒杯上,十足为难的脸色。皱着眉憋了半天,终于问道:“你……是怎么进阶化物者的?”

    这问题问的古丽一愣,说实话古丽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进阶,那种几乎突破了感情极限的情绪是无法复制的,古丽自己都有些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如何进阶的,但她肯定的是,没有卓雅的推波助澜,她绝对无法进阶。

    “这个……”这次轮到古丽为难了。

    “算了,我知道这不是随便对外人说的秘密。”龙七见古丽犹豫,以为她不想说,懊恼的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古丽。

    古丽心中苦笑,但也没法子,索性回头继续胡吃海喝。

    “上次我们聚会饮宴,还是在耀日之月的第一天。”大帝忽然开口说话,所有皇子公主都停止了交谈,古丽也赶忙住口。

    “我记得当时我对你们说过一件事,你们,谁还记得?”大帝目光扫过众位皇子公主,一脸笑容。

    坐在大帝身边的龙一才要说话,另一人已经开口,“父亲说的,是寂静森林邪眼出世的事吧?当时大家还好一阵惊讶。”

    龙一目色微微一沉,看向说话的龙九,没有言语。

    大帝笑了笑,“不错,当时邪眼出世,可以说整个大陆为止震动,到今天已经过去半年的时间了。”

    古丽立刻竖起了耳朵,说起邪眼的话,那岂不是就在说天闲,一瞬间古丽就明白,马上要知道今天叫自己来的目的了。

    大帝继续说道:“那个得了邪眼的小子,你们都知道他叫天闲,嗯……龙九和龙七还和他见过面,尤其是龙九。”

    龙九点头,“我的确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这个家伙感觉还不错。”

    “能得到邪眼,而且活到今天,本身就是很了不起的事。”大帝把目光投向了古丽,“这个天闲目前在沙利特帝国,而且今天派来了使者。”

    古丽立刻坐直了身体,众位皇子公主的目光立刻又聚集了过来,其实大家都在等大帝揭晓今天叫这个外人来参加饮宴的谜底,每个人眼中都又是迷惑又是期待。

    “古丽,今天在座的,都是未来我龙渊帝国的统御者,你将昨天对我说的话再向他们说一次,我们今天将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全家上阵吗?

    古丽目光飞速扫了一眼满堂的皇子公主,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到殿前也没跪下行礼,而是微微弯腰,以他国使者般的身份对大帝和两边的皇子公主们施礼。

    顿时满堂皆惊。

    “放肆!”龙一怒然站了起来,喝道,“区区一个无名小辈,居然敢藐视皇族威严!”

    古丽站直身体,望着龙一,虽然有些心虚,但是眼神里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肃声说道:“接下来,是谈生意的时间了,我……仅代表我家小主人站在这里!冒犯之处,还请见谅!”(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