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五十章 再见方良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里的路不知道还在不在了,当时是山体滑坡才出现的一跳只能攀爬过去的路,货车应该是不行的。@

    沙地上,卓玛这在画着粗略的地图,维罗在一旁负责记录和纠正。维罗虽然曾龙渊帝**人出身,但早些年也曾经在外走南闯北,对于龙渊帝国周边的地形倒是也计较熟悉。

    要不怎么能抓的到狡猾的卓玛呢……

    “喝点水。”维罗将水壶递给卓玛,继续认真的记录。

    隔了一会儿,维罗发现卓玛忽然不出声了,抬头发现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不由奇怪,“怎么了?”

    “我只是忽然想起以前的事,在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后来遇到了你,发生了很多很多事,而现在居然在沙漠里,做着这么奇怪的事,真不知道今后我们会去什么地方,做什么……”

    “怎么忽然多愁善感起来了?”维罗微笑。

    “老娘我一直都很多愁善感。”

    维罗在卓玛的眼神里看到几分危险的意味,连忙笑的灿烂了一些,“现在想这些毫无意义,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吧,那个小鬼可真是丢给了我们一个艰巨的任务。”

    “是啊……”卓玛立刻叹了口气,“真不知道那个小脑袋里到底都装着些什么东西,这种念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想出来的,我们两个的任务倒还算是轻松的,其他人现在不知道都在做什么。”

    维罗思索片刻。“现在这个小鬼还没有出发,处境最艰难的……应该是古丽吧,其实我一直觉得,让她单独去龙渊帝国,有点冒险了……”

    “哼!”卓玛似乎是得意,又似乎是有点不以为然的瞧了瞧维罗,“男人总是自以为是,你以为古丽担不起这个任务吗?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很多时候她们不喜欢自己思考,不喜欢自己去努力做些什么。因为她们喜欢依靠在男人身边。但这不意味着她们愚蠢而无能。”

    顿了顿,卓玛笑了笑,“只是她们和老娘我一样,多愁善感。习惯依靠的感觉而已。但如果是必须要自己去做的事。女人丝毫不会比男人差,甚至比男人还要厉害。”

    维罗明显似懂非懂,卓玛笑了一声。“你这块木头是不会懂的,现在继续帮我画地图好了,三天之内必须完成!明白了吗?”

    维罗耸耸肩膀,“是,长官!”

    塞纳已经离开沙漠,带着数量惊人的黄金返回丹特帝国,不过她仅仅带了五车分量的黄瓜,分别装在二十多辆大货车内,因为满满二十车黄金实在太重了,根本无法运输。

    “只要有足够的黄金,别说黑得尔家的资源,就是整个丹特我也能给你搬到沙漠来!”留下塞纳式的豪言壮语,她匆匆而去。

    阿里昂前天也离开这里返回沙漠边境安抚那些难民,现在已经回到了那座破烂的城中。

    天闲还没有启程,这两天一直带着雪和象在冰川周围紧张的测试准备着什么。

    行动的人已经开始行动,没有行动也紧张待命,每个人都分外忙碌。

    沙王是唯一一个看起来比较清闲的人,不过她也有自己的任务,两天以前,天闲给了她一个小小花盆。

    巴掌大小,里边装着沙漠里最普通的沙子,沙子是湿润的,里面浇了水,天闲说这两天里面会长出东西来,叫她小心的留意,一旦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的话就立刻告诉天闲。

    但经过第一天的惊喜和第二天的疑惑后,沙王在第三天已经开始怀疑了,这沙漠里的沙子能种出什么东西来呢?还不是种什么死什么……但天闲说的明明白白,她努力抑制住自己挖开沙子的**,有些郁闷的守着这个小小的花盆。

    “喂,醒醒了,醒醒了!”

    沙王忽然感觉有人在身边轻轻呼唤,睁开眼一瞧,不知道什么时候天闲出现在自己眼前。

    “哦……抱歉,这些天在这里没什么事做,所以总是瞌睡。”沙王笑着赶紧坐起来。

    天闲看了一眼她座位旁边用纱布蒙着,鼓鼓囊囊的什么东西,心照不宣的没有揭穿沙王这个小小的谎言。

    这些日子她可不是无所事事,沙漠才经过叛乱,局势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她坚持不在黄金城主持大局,而是来到这里,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绝对的安全,另一方面也的确是出于想试探的观察乱党余孽的动静,这几天她每天都要处理从黄金城送来的大量情报,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那一大片纱布下,就是送来的书面公文,单是书面性的东西就这么多,其余的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

    这个才九岁的小沙王,真的算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了……

    天闲笑了笑,“你看,我给你的花盆长出东西了。”

    “哦?”沙王愣了一下,低头一瞧顿时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小花盆。

    虽然细小,而且只有两根,但是在粗糙的沙砾中,居然真的有两株莫名的植物破土而出,虽然看起来十分孱弱,但那一抹淡淡的新绿在沙漠中是如此的显眼。

    “植物!!”沙王不由叫出声来,在沙漠中,绿色植物是比黄金更加宝贵的东西!有了绿色植物就代表着有水,有相对肥沃的土地,而这些就是沙漠里代表着生命希望的——绿洲!

    “真的,真的是植物!”沙王一再确定,最后狂喜的跑过来拉住天闲的手臂,“你怎么做到的!怎么会有植物?这些沙子……难道有什么不同?”

    天闲看着喜悦的脸色红扑扑的小沙王,嘿嘿一笑。“沙子只是普通的沙子,但里面的水可不是普通的水,而是经过香的闪波刀净化过的冰川的冰水!”

    沙王嘴巴也张的大大的,天闲说的似乎很神奇,可是沙王却没从中听出这到底和沙子里长出植物油什么关系。

    天闲小心拿起那个小花盆,看着里面艰难长出来的两株小草,似乎也是松了口气,“就算是一无所有的土地也会有生命生存,就算是再贫瘠的沙土也会有种子存在,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嗯……应该是姐姐。她告诉我生命是多么顽强,只要有足够的能量,任何土壤都能滋生生命!”

    “这么说……绿洲,是……是有可能的!”沙王激动的声音有点发抖。

    “嗯!”天闲极为肯定的放下花盆。“这个花盆是我测试那些冰川的水到底好不好用的。而要实现我们的计划。光靠沙漠里这些干枯的种子可是不行的,这些种子太脆弱,要想发芽并且长成向绿洲那样规模的绿色。不知道要多少年。”

    沙王激动的问:“所以,所以要从寂静森林搬运回一些植物对吗?”

    “是的,准确的说是一些种子!”

    “是什么种子?”沙王无比好奇的问。

    “暂时是秘密,因为塞纳还在行动,我们就把风险降到最低,期待她成功归来的那天吧。”天闲卖了个关子,一脸期待的说道。

    “这么说……你也很快要走了?”沙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天闲。

    “嗯,古丽应该已经到龙渊帝都了,如果顺利的话,现在正和大帝讨价还价,但愿她没事,不过她是个足够机灵的家伙,而且还有……”天闲话到此处停了下来,改口道,“总之我也要快些去寂静森林,找到这次计划最重要的东西。”

    沙王有点奇怪,“你刚才说到一半,为什么不说了?古丽她有什么不能对我说的事吗?”

    天闲嘿嘿笑了笑,随手揉揉沙王的小脑袋,“大人的事,不要问,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是沙王的独有大帐内,护卫都在外面,要是有人看见天闲敢这么欺负他们的沙漠统御者,不知道会不会立刻红着眼睛冲上来拼命。

    沙王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因为这已经不是天闲第一次揉她的脑袋了,虽然这样感觉自己被小看了,但对方也没有恶意,平时相处中沙王也拿天闲没办法。

    “但……我有点担心她,龙渊大帝,历代都是十分厉害的角色,父亲对我说,那是一个只要可以,就尽量避免正面冲突的男人。”

    天闲看着花盆里的两棵小草,微微一叹,“我知道,可是这次……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只能选择相信她,也是相信我自己,她一定会安全归来,并且带来好消息的!”

    被天闲寄予厚望的古丽,在所有人紧张忙碌的时候,却走在生死边缘之上!

    龙七拆了房子,顶棚轰然砸了下来,尘土飞扬石屑激射之中,她敏锐的捕捉到了周围混乱中的那道虚白的影子。

    霸王龙般怒吼着,长枪狂莽巨尾般横扫而出,一层透明气劲透枪而起,半空砸下来的千钧石块被这气劲一碰立刻土崩瓦解,龙七犹如一辆重装坦克隆隆巨响的冲了出去,眨眼间杀到了那白色身影背后。

    “死!!”

    “轰!!!”

    旋转飞舞的长枪一个银蛇摆尾,枪身上的透明气劲瞬间爆炸,那还没完全砸落的顶棚轰然爆碎,立刻倒飞了回去。

    这座别致的二层居所在巨响中被强劲的爆炸冲击波完全摧毁,碎石乱瓦子弹般四面八方激射,周围的花草树木瞬间被打的稀烂,假山轰然倒塌,外面围墙更是轰轰作响,转眼被打的千疮百孔。

    “王姐!!”

    龙九这时候刚好跑回来,还没靠近就被爆发的气流撞了回来,眼看着前面的居所被炸的粉碎,龙九的脸色终于变了,他知道自己阻止了不了这位性格暴烈的姐姐,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要是古丽这次受了重伤或者是干脆死了,那可是极大的麻烦!

    这个女人没有显赫的身份。但是她代表的势力在现在的人类大陆上却是极其微妙的,这个人可伤不得!

    龙九正要发动圣痕硬冲进去找人,忽然脚下一顿,猛然转过身来,瞬间愣在了那。

    “见过九殿下。”

    古丽就在站在龙九身后,身上有不少尘土,但显然没有受伤,动作优雅的行礼。

    “你?”龙九大吃一惊,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轰然倒塌的居所,立刻面露喜色。“你逃出来了!”

    古丽笑了笑。“殿下还是先去关心一下七公主吧,她现在或许已经动不了了。”

    龙九一愣,忽然发现自己那位王姐似乎没了动静,按照她的性子。这时候一定该冲出来了才对!

    重新审视般再次看了看古丽。龙九急速急速向倒塌的居所跑去。

    龙九一走。古丽这才脸上露出些许痛苦之色,把用优雅动作背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修长圆润的手掌现在已经一片青紫。并且微微肿了起来。

    “好厉害的防御。”古丽活动着自己的手,脸上却露出笑容,而且是那种坏坏的笑容,简直和天闲一模一样,“没想到这小鬼的东西还蛮好用的,下次再要一点……”

    龙九冲进尘土飞扬的废墟里,很快发现了龙七。

    她撑着自己的长枪立在废墟中,一动不动,就算半截房梁砸在她身上,她也就那么站在那,丝毫没有去搬开的意思。

    龙九一脚踹开那半截房梁,“王姐,你怎么样……呃?”

    瞬间,龙九看到了被灰尘覆盖的斗冠下,龙七一张面孔都已经因为愤怒而扭曲,她全身颤抖着,尘土在她衣甲上簌簌滑落,但……她就是不动。

    因为她全身麻痹,已经动不了了,要不是在摔倒之前强行用长枪撑住身体,现在她就是倒在地上的了。

    “王姐你这是……”龙九简直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龙七,就在是在整个皇族之中,自己这位王姐霸道的圣痕也是少有人敢惹的,她平日了骄横跋扈可不全是因为她七公主的身份,在以武立国的龙渊帝国中,特别是皇族之中,一身无人能敌的力量具有非凡的意义。

    猛的,龙七手上的长枪“嗡”的一声响,身体咔咔响了两声,张开嘴巴,仰天发出一声怒吼。这吼叫简直像是某种魔兽在愤怒的嚎叫,声波震的人脑子嗡嗡作响,龙九毫无防备,当即被震的头晕眼花。

    古丽就在不远处,听到这声怒吼不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位公主殿下真的是人类的亲生子吗?怎么好像野兽一样强壮,那个小鬼明明说刺了那个地方会全身麻痹很久的,哼!回去再找他算账!”

    龙七一声怒吼,浑身气劲重新流动通畅,麻痹的身体也缓解开来,不管眼前的龙九,当即提了长枪就冲了出去,可是等她冲出倒塌了一半的院子,哪还有古丽的影子,古丽早趁着这个时候有多远走多远了。

    隔天。

    说好了今天还要去见龙渊大帝,古丽可是早早就准备好,梳洗打扮一番,和第一天风尘仆仆相比顿时显得清秀明丽了很多,瞧了瞧镜子里看起来也十分美貌的自己,古丽不由原地扭了扭身体,好好的照了照镜子——平时她可从来没有这份闲情逸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古丽忽然有点疑惑起来,秀眉微微蹙着,“什么时候开始留意自己的模样了,女人开始留意这个,可就是堕落的先兆,啊……和那个小鬼混久了果然没什么好事。”

    虽然这么嘀咕,但她还是美滋滋的又照了会镜子,确定了自己姿色不俗之后,这才高高兴兴的离开。

    游龙大殿上,依旧是龙渊大帝高高在上,古丽一个人跪在空荡荡的殿下。

    今天龙渊大帝显得有点无奈,刚才和古丽随便聊了点没什么营养的客套话,但是对于昨天收到袭击的事情,古丽只字未提,甚至在表情上都看不出有什么丝毫的变化,这让这位父亲有点为难,主动说起自己女儿的不对,这总是让人不那么情愿的。

    “听说,昨天龙七去看你了?”

    古丽在殿下跪着,心想大帝您这话问的可真是有水准。龙七去看我?这措辞仿佛是好朋友拜访一样,而且还是听说,不知道这位大帝的消息倒是怎么来的,这样的事能听说成这个样子。

    “是!”古丽很恭敬的回答,“龙七公主很激动。”

    龙渊大帝看着低眉顺目的古丽,忽然间感觉有点哭笑不得,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这位女儿居然这么大胆,敢直接去找人拆房子,这次是没出现什么差错,要是万一出了意外。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而且这个女儿自己也管不了。整个帝国之内,能让她心服口服的,也就是只有的自己的父亲,龙七公主的爷爷。

    “嗯……”咳嗽了一下。龙渊大帝多少有点无奈。“我已经叮嘱过龙七。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当初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再闹出什么不愉快。毕竟……你现在也是龙渊帝国的官员了。”

    “是!”

    古丽简单的回答,虽然不多话,但却很明白对方的意思,这次明明是龙七上门寻仇,既然龙渊大帝已经说过不再计较绑架她的事,她这样找上门来自然过错都在她身上,可无论怎么说,人家是公主,是眼前这位龙渊大帝的女儿,这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治罪道歉之类的事是不可能出现的,大帝的意思很清楚,这件事……你就委屈点,忍了吧,怎么说你现在也是帝国官员,要服从帝国命令。

    当然,古丽也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

    龙渊帝国已经开始正式的庇护天闲了,而自己作为被生灵殿全大陆通缉的在逃要犯,也一样被纳入了被保护的范围,这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算是一种补偿。

    见古丽如此懂事,龙渊大帝十分满意的点点头,“昨天的事我已经听龙九详细的说过了,他说你全身而退,打败了龙七!”

    古丽感到大殿上的目光变得微微沉重了一些,那位帝王的双眼似乎在审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

    “属下侥幸逃脱了而已,九殿下谬赞了。”

    “是吗?”龙渊大帝从手边的小盘子上捻起了一样东西,“抬起头来,看看这件东西。”

    古丽微微疑惑,抬起头看了看龙渊大帝,顿时被他手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在他手中的是一枚细细长长的银针。

    昨天,古丽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绕到了龙七背后,在千钧一发之际,把这银针刺在了她的后脖颈上,虽然为此震伤了手,但却成功的制服了对方,当然这冒了很大的风险,在那种环境下使用圣痕诱敌,稍有不慎,倒下的就是自己。

    古丽很快垂下目光,“这是属下的武器,当时情况危急,伤了公主玉体,还请大帝赎罪。”

    龙渊大帝呵呵一笑,拿着那银针左看右看,很是稀奇的说道:“这东西在人类大陆是很少见的,不过凑巧我们龙渊帝国也有,昨天我见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对大殿外使了个眼色,殿外的侍从迅速退了出去,转眼带了个人进来。

    这人一身白袍,半长的纯黑头发,黑色的眼睛不大,但却闪闪发亮,快步走到古丽身边跪下来,恭敬的行礼。

    古丽拿眼一瞧,顿时愣了愣,这穿着白袍的家伙不是别人,居然是当时在寂静森林曾经一起同行过的方良!

    见到方良,龙渊大帝的脸色明显好看了许多,“方良啊……这东西你不是说是你发明的,怎么现在这个小姑娘手里也有,而且和你的还一模一样?”

    方良不大的黑眼睛看看古丽,似乎十分惊讶,古丽的模样虽然没变,但现在打扮一新,而且头发变成了火红色,这倒是让他有点认不出来了。

    大帝咳嗽了一声,方良赶紧回过神来,看了看那根银针,“这……陛下有什么疑问吗?”

    龙渊大帝简直差点别被气笑了,“方良!你好大的胆子!当初信誓旦旦说这东西神奇无比,是你的独到见解,我还专门给你拨了一笔钱款用于研究这种东西,你知道这可是欺君大罪!”

    方良眨巴眨巴眼睛,“陛下这就有所不知了,这的确是我在寂静森林中才领悟到的一种神奇的东西,当时我被一根木刺刺中了身体,然后……”

    龙渊大帝一摆手,“这故事你都说了无数次了,这银针出现在这个小姑娘手里是怎么回事?”

    方良很自然的说道:“这肯定是那个小鬼给她的,当时我负责治疗那个小鬼的伤,他很聪明,又勤奋好学,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我就教了这门手艺给他,现在他有有了新的学生,算起来,她也是我的学生。”

    古丽在一旁一声不吭的听着,简直有点头大。

    在寂静森林的时候,这个方良总是笑眯眯的,给人的感觉十分朴实而温和,但是没想到,就在这严肃的游龙大殿上,当着现在全大陆最具有名望是实力的帝王之一,他居然能这么淡定的信口开河。

    这银针明明是天闲发明的,当时是这个方良见到神奇的效果之后被感兴趣,还好多次询问过天闲原理,没想到他回到龙渊帝国之后居然还专门从龙渊大帝这里骗了一笔钱研究这个……

    “学生……”龙渊大帝看着一脸无辜的方良,瞬间没了问罪的性质,把那银针往小盘子里一丢,“好吧……不管你们谁是谁的学生,既然你们还有这层情分,那她在帝都停留的日子里就暂时住在你那边好了,也免得再出什么事端。”

    说完,龙渊大帝站了起来,“今天还有要事要办,关于你的提议,明天我们再做商量。”

    古丽眼睁睁的看着龙渊大帝离去,心中顿时有种被算计的感觉,早早的被叫来,结果要紧的事没有任何进展,倒是见到了这么一个家伙。

    等龙渊大帝离开,方良从地上站了起来,抖抖白袍,这才对古丽露出了在寂静森林时才有的温和笑容,“这位大帝真是性子越来越不好伺候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看你的样子大概就能猜到,那个小鬼最近过的还不错吧?”

    古丽也站了起来,对于方良她虽然一点也不觉得亲切,但尊敬还是必要的,因为天闲十分尊敬他,而且来之前还叮嘱过,要是有必要的话,可以去看一看这位身份古怪的冒险者。

    “那个小鬼还很精神的很,所以我就被派到这里来了。”古丽笑了笑。

    方良呵呵一笑,“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就住在王宫里,距离这里也不远,你暂时住到我那边去吧,要不然……嘿嘿!龙七公主就算这游龙大殿都敢拆的!”

    古丽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心想既然游龙大殿都敢拆,那你住的地方就不敢拆?

    看出古丽的疑惑,方良哈哈一笑,“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我从寂静森林回来后就一直没有离开这里,嗯……其实也是在等你们!”(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