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四十八章 深入龙穴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清晨,天闲、雪、香出现在侵入沙漠的冰川之前,所有人已经分头行动,天闲三人今天是来查看这些冰川的情况的。&

    这里是沙漠和冰川的分界线,奇寒无比的冰川散发着寒气,就算在沙漠躁动的热空气中也丝毫没有要融化的意思,距离寒冰十几米外的沙子是完全干燥的。

    三人都没有穿厚厚的皮毛大衣,天闲有点意外的是香还是那身破旧的男式长衫,她却丝毫都不觉得寒冷。

    香感觉到天闲疑惑的目光,微笑说道:“高地的气候终年寒冷,大半时间都会下雪,小生早就习惯了。”

    天闲点点头,心中却想可不只是习惯而已吧……爱斯基摩人一辈子都生活在极寒的区域中,可也都穿着厚厚的棉衣,谁见他们光着屁股自由自在的在雪原上散步聊天了?

    说起这种情况,雪算是比较特殊的,因为她掌握的力量就和冰雪有关,但香是修炼武器技的战士,能扛住这样的严寒,身体可谓极度的强悍了。想起之前香为了报答那些给过她食物的恶徒,不惜装死被活埋,现在倒是有些释然了。

    香的全部实力,或许从来都没有展露过。

    “香,你的闪波刀寄宿着银水精魄吧?”天闲问。

    “是!”

    “邪眼告诉我,银水精魄是很古老的水源才会产生的近乎具有灵魂的东西,而且具有不可思议的孕育生命的能力。”

    “小生听族长说起过,但小生从未使用过。”

    “小姑娘。那这次我就给你个机会见识一下银水精魄的厉害吧!”

    香微微一怔,看向天闲头顶,邪眼的那多小火苗分身正在天闲发尖上不安分的跳动着,隐隐的似乎散发出一股让人感觉到阴谋的气息。

    “你不已经不在我这里,不要跑到我头上去!”天闲捏灭邪眼的火焰,拍了拍腰后的荒尘大剑,“你不出来也不会憋死,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好了!”

    荒尘大剑太过长大,无论背在背上还是挎在腰间都不行,最后天闲之后把它横着挂在后腰上。好在这东西在天闲手中并不沉重。要不然绝对的无法携带。

    另一朵火焰眨眼间又出现在天闲发间上,用高高在上般的口气说道:“小子!你不要忘了现在是谁在替你支撑荒尘大剑!要不是我留在剑内,你连搬动它都做不到!更别提想要使用它的力量!当初!还不是因为我,那个沙王小妞儿才能拿得起这把剑!你们没有被多勒砍成肉泥还不是多亏了我的功劳!还有!这一次……”

    “好的好的好的……”天闲无力的打断邪眼的话。“你的确功不可没。“但不需要每天最少强调一次。你好歹也是古代邪灵,矜持是很必要的……”

    “我当然是矜持的!我只是在提醒你而已,小子!不要小看我。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邪眼在天闲发尖上激动的跳跃着,“小姑娘,拔出你的刀!”

    香赶紧照做,只听一声流水般的声响,闪波刀出鞘,寒冷的空气中立刻多了一种清冽舒爽的气息。

    “小姑娘,你给我……呃,我是说……现在我们该找点合适的冰块了,你看能不能……嘿嘿。”邪眼用相同的口气对雪说话,被雪的眼神一扫,顿时结巴了起来。

    雪不喜欢邪眼,这几乎是本能。

    这也是邪眼目前最大的顾忌,离开了天闲的身体后,好在还寄宿在天闲非常需要的荒尘大剑中,要是在什么可有可无的阿猫阿狗中,邪眼很怀疑自己现在已经被这个小姑娘召唤来的冰霜巨人给冻成冰块了。

    “那边。”雪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列冰川。

    “香,我们走吧,让我瞧瞧你闪波刀的厉害。”

    “是!”

    ……

    在天闲紧锣密鼓开始准备构建新家园,各路人马纷纷行动的时候,龙渊帝国的东北边境上迎来了一位窈窕美人。

    “站住!”

    士兵们拦住了这个“行迹可疑”的女子,并且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让男人血脉贲张的身段,“进关之前,要先搜身!”

    顿时附近的士兵都发出了会心的粗俗笑声,而且见守官不在,周围又没有其他行人,立刻全都围了上来。边关苦寒,平时这里几乎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冒出一个美人来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今天的古丽和以往不同。

    她从离开沙漠的那一刻就感到了自己的变化,虽然从北驱逐出圣灵殿到现在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但奇异的感觉这段时间似乎短暂,但又无比的漫长。

    这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当她独自一个人回想起这些事的时候,甚至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曾经的西殿的辣手的问刑使,这半年多来……似乎不知不觉变了个人,看着眼前色迷迷逼近的士兵们,古丽不由得回想:如果是一年前的自己,会不会已经拔剑砍下他们的脑袋了呢?

    半年多的时间,几乎都和那个臭小鬼混在一起,突破了化物者这个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界点,但过程却莫名其妙,如今的自己应该比从前更加强大了,可是……自己的心却似乎变得软弱了很多。

    在人群中生活,会变得懒惰吗?尤其是在那样的一群人中……

    古丽闭眼深深的呼吸着,脑海中走马灯一眼回忆着半年多来的经历,心中感慨无比,当她独自行动的时候,才忽然发现已经不知不觉被改变了很多。

    “嘿嘿嘿,不要怕,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看你看,她闭上眼睛了,闭眼了!嘿嘿……”

    “我们是帝国士兵。不是强盗,只要你乖乖的,我们一定不会为难你。”

    那些士兵见古丽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仿佛害怕了一样,不由得色心暴涨,一下都涌了上来,先头的一个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古丽。

    “砰!!”

    那士兵炮弹般倒飞出去,撞到四五个人摔在地上,顿时一片呼天抢地的哀嚎。

    一切发生的太快,其他士兵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古丽慢慢放下脚来。睁开双眼,眸子中的寒光在他们身上一扫,这些士兵才怪叫一声挺直了长矛。

    “不……不许动!强行闯关者!死!”

    “色狼啊,不该是你们这个样子的……”不知道为什么。古丽脑子里忽然间浮现出天闲坏坏的笑容。

    “砰砰砰砰!”

    古丽的身影在一瞬间好像分出了数个分身。每个士兵赏了一脚。把所有人全都踹飞了出去,顿时二十几个守关士兵在小城门前摔成了一团,龇牙咧嘴的惨叫起来。

    哼了一声。古丽拿出一块令牌,寒声喝道:“奉帝国外务总长令!执行秘密任务!都给我滚开!”

    她手里拿的赫然是天闲的官牌!

    帝国外务总长是什么,就连这个小小关卡的守将都不知道,但这管牌自然是真的,那可是帝国皇族制作的官牌,尽管样式在帝国内那是独一份,看起来奇怪无比,但还是把守将吓了个半死,这外务总长的名头,听起来就好吓人,而且既然是执行秘密任务,那说不定是大帝身边的人在外面行走,谁敢招惹?

    守将立刻把那些士兵挨个绑起来吊着打,又给古丽送了好些路费,这才点头哈腰的把古丽送进了国境。

    走到大路尽头,古丽回身看了看那个不大的关卡,摸摸充实的腰包不由笑了,“这感觉,倒也不错……”

    这次去龙渊帝国的国都,小灰去没办法飞过去的,越是靠近帝都的防御力量就越强,龙渊帝国的空中力量丝毫不弱,或许没有什么飞行部队能抓到小灰,但被发现这样入境的话,那么这次的计划也就直接宣告失败了。

    古丽是这次行动的最佳人选,成熟、精明,而且见多识广,虽然在有些事情上和普通女人一样愚蠢,但在她一直不懈努力的领域却有着过人的才能,而且她的匿光圣痕不仅适合赶路,在危险的时候也可以从容脱身。

    “这次尽力成功,但我要求你,记住!是要求你!第一重任是保护自己的安全,一旦发现可能的危险威胁到这次的计划,立刻返回!我以你救命恩人的身份要求你遵守这条原则!”

    星夜兼程的赶路,古丽时常想起临行时天闲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说过的这句话,每每她谨慎的面孔上就会露出几分不自知的柔和笑意。

    从龙渊帝国东北部到中部帝都,古丽只用了三天的时间,所有的关卡能绕过就绕过,不能绕过就使用天闲的管牌,一路神行疾风般跨过半个帝国到达了目的地。

    没有休息,古丽在城门口直接把天闲的官牌丢给守城的兵长,“奉外务总长命,由沙利特帝国的紧急情报要面见大帝!”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古丽在城门外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一匹快马从城内飞奔而出,马上骑士勒住战马,拿眼一瞧古丽,顿时又惊又喜,“是你!”

    古丽看到这人也是有些惊喜,“九殿下!”

    这人竟然是龙九!

    龙九跳下马来,连忙扶起行礼的古丽,用万分炽热的目光看着她,“我还以为是天闲小兄弟回来了,难道只有你一个人?”

    “让殿下失望了,只有我一人。”

    龙九可一点都不失望,天闲很难缠他早就领教过了,现在古丽孤身一人他可是心花怒放,老早他就想把古丽招揽到自己身边,只是没机会,这次可是天赐良机。

    “先进城再说,哦对了,抱歉我来的匆忙,只骑了一匹战马,要是你不嫌弃我们就一起去皇宫,这样也快些。”龙九说着,很有风度的去牵古丽的手。

    古丽颇为优雅的行了一礼,毫无痕迹的借着身体动作让开了龙九的手。“多谢殿下,殿下千金之躯,我怎么敢骑殿下的马,如果殿下体谅的话,我就跟在殿下身后就好了,我的圣痕很适合赶路。”

    龙九一下抓空,顿时有点尴尬,在他想来,这样的礼遇已经算得上是恩惠了,共乘一骑这种事。可不是普通的部属有机会做到的。没想到对方干脆的就拒绝了。

    自己一个皇子,居然被一个正在满世界被通缉的女人给拒绝了。

    本性豁达的龙九叹了口气,“也好!那你跟我来吧!大帝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或许已经在等了。”

    “是!”

    由始至终。古丽恭敬有礼。

    这一天帝都的居民们倒是见到了一个奇景。从来都不会在城里骑马飞奔的九皇子今天快马加鞭的跑向王宫。后边还跟着一道鬼魅般的白色人影,隐约可见是个红发的美丽女子,这个景象被帝都居民们议论了好多年……

    王宫内。龙渊大帝才刚刚打发了天天都会来哭穷的财务总长,正斜靠在王座上,微笑的看着下面跪着的红发女子。

    她的话龙渊大帝一字不漏的听完,并且即刻记住,在脑子里转了几圈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这些话的真实性和可行性,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泄露心思的表情。

    古丽恭敬的贵在那,但她也在观察上面那位王座上的龙渊大帝——边上的柱子十分光滑,稍微调整身体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的面孔。

    这位大帝正当壮年,身材十分高大,生就一张威严极重的面孔,就算是微笑着也给人一种无法鄙视的感觉,那双黑色的眸子中似乎总是隐藏着让人心悸的东西。

    古丽说完已经五分钟了,龙渊大帝只是微笑着看着她,不问,也不说话,似乎是在思考,可又似乎不是……这让古丽无形中感到了一种压力,仿佛那双眸子在慢慢的刺穿她的身体,窥探一切秘密。

    “你,就是西殿的古丽?”

    龙渊大帝终于开口说话,声音浑厚沉稳,虽然悦耳,但却让人更觉得威严压身,古丽收回柱子上窥视的目光,头垂的更低,“是!但已经不再属于西殿。”

    “你正被圣灵殿通缉,却来到我这里传话,我是否该立刻把你交给圣灵殿呢?”

    古丽额上微微见汗,这或许是在试探其他的问题,但起码对方有了这个念头,而且一念之间就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

    “我在出发前,外务总长叮嘱我一切听从大帝安排!”

    “哦~~”龙渊大帝饶有兴趣,“外务总长,听起来似乎和我的财务总长和军务总长平起平坐。”

    “不敢。”

    大帝很满意的点点头,“从头到尾,古丽都表现的不卑不亢,服从中带着三分矜持,这对一个二十岁的女孩来说可谓弥足珍贵了,那些小姐公主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很多还只会喝茶赏花讨论男人呢。

    “看来我的外务总长找到了很好的人才,不知道你在他身边是什么职务?”

    这句话倒是把古丽问愣了,什么职务?自己哪有什么职务,连天闲这个外务总长都是唬人的,别人不知道,可作为龙渊大帝哪有不知道的道理,那官位可是他同意下才授予的。

    “这……属下,只是辅佐外务总长而已。”古丽说完觉得自己都有点亏心……

    龙渊大帝的笑容深了几分,“沙利特帝国到这里路途遥远,你能奉命只身前来,一定十分辛苦,看来我的外务总长待你不薄。”

    古丽心中疑惑,这位大帝怎么总是在这个没用的虚衔官位上做文章,难道他不知道这个外务总长只是个花瓶名号?实际上手下一个人都没有?

    “嗯,还好!”

    龙渊大帝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你是他的女人?”

    古丽跪在那,听了这话险些趴在地上,满头冒汗的说道:“不,不……大帝您误会了,我,呃属下不是,不是那样的……”

    龙渊大帝哈哈大笑,“那真是他不解风情了,不过既然派你单独来帝都传递消息,看来倒是把你当作心腹。”

    古丽忽然觉得有些别扭,自己和天闲之间完全不是什么上下所属的关系。

    “大帝谬赞了。”

    龙渊大帝左右瞧了瞧古丽,再一次点点头,这才说道:“他说已经和沙王达成了共识,沙王会购买帝国的大批物资,全部用黄金支付,这件事你知道吗?”

    “属下知道!”

    “这些物资是用来建设那座收容难民的城市的?”

    “是的!而且总长大人已经取得了沙王的信任,会进一步扩大那座城市的规模,总长大人说,这算是我们两国友好的证明,将来可以用这座城市做窗口,加强和沙漠的联系。”

    龙渊大帝点头微笑,“不错的计划,当然,他能在沙漠的内乱中帮助到沙王,取得了沙王的信任才是最大的功绩,没想到他去了一趟沙漠,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一切都是大帝您的神威庇佑。”

    龙渊大帝的目光始终在古丽身上来回的打量,古丽没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会让她的眼神微微变化。

    “好!我知道这件事了!你远途劳顿,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早来见我。”

    “是。”

    古丽退出大殿,立刻走来一个侍从,毕恭毕敬的将古丽引走了,这次,古丽得到的是国宾级的待遇,可算得上是稀奇了。

    古丽一走,龙九立刻从大殿后帷幔中走了出来,“父王,您看怎么样?”

    龙渊大帝笑笑,“还不错,多加打磨的话,会是一个不错的人才,而且难得又生的如此美貌多姿,稍加训练会是一件利器。”

    “那……”龙九听父亲赞许古丽,心里热了起来。

    “但你未必能收服她。”龙渊大帝看着自己的儿子,笑容里多了一分亲切,“从边关的消息来看,她三天就赶到了这里,必定是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的赶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件事很急?”

    龙渊大帝微微一笑,“这件事就算我们同意,周转起来也需要时间,她完全不必这样急着赶路,这说明她十分看重这件事,而她是一个女人,在看重这件事的同时,很可能更看重委托她这件事的人。”

    龙九皱眉,“父王,她今年已经二十岁了,那个天闲看起来年龄比她要小上很多,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根据消息……似乎年龄会更小一些。”

    “龙九啊……”大帝用深沉的目光望着他,“这种事在有些时候根本不值一提,你,还需要多历练才行。”

    “是,多谢父王教诲。”

    龙渊大帝点点头,“这个女人不会轻易跟随你的,结果如何只能看你自己,去吧。”

    “父王,那她带来的消息……”

    龙渊大帝轻轻摸了摸黑色的胡须,眼中精光微闪,“这件事,恐怕有问题!”(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