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四十一章 北部边境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h2>  “洪荒之尘大剑是传说中的东西,历代沙王也只是从故老相传的故事中知晓这剑东西的一些来历和作用,谁也没有真正看到过,就连被称为一千年来最伟大的沙王——我的父亲都没有亲眼见到过。”

    沙王的眼神里充满了迷茫,“但所有的记载,一击王族隐秘的典籍,沙王口口相传的秘密,这一切都指明荒尘大剑缔造了整个沙漠,破碎时代它就深埋在这片土地之中,传说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沃土,后来诸神的力量摧毁了一切,大陆北部被庞大的冰块永久的冰封,寒冷的风吹向南方,是荒尘大剑散发的热量抵挡了冷风,但这种热量也让所有的植物慢慢枯死,这片土地由此慢慢变成了沙漠。”

    “随着它的力量时强时弱,沙漠北部和冰原接壤的边境线也有时前移,有时后退,偶尔还会有寒冰大量融化成河流和来不及完全融化的冰川侵袭沙漠的情况发生,但这些都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一千多年来都是如此。”

    “但这一次荒尘大剑的力量却前所未有的暴躁,来不及完全融化的冰一直在倾斜进沙漠,而且越是冰层内部的冰越是难以融化,从这种迹象出现到现在,北部沙漠已经被侵吞了很大区域,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

    沙王的表情显得十分凝重,沉声说道:“再不想办法,沙漠真的会消失……”

    天闲忍不住问道:“在我把荒尘大剑拿走后,这种情况还在持续吗?”

    “沙漠已经变冷了一些,北部冰河正在重新冻结……”

    “可这么说来,这把剑无论怎么样都不会给沙漠带来好结果。”

    “只要它能反复不断的,平稳的改变影响沙漠的力量,沙漠就不会有问题。”

    天闲思索起来,“那你之前叫我在海妖之月前回到这里是为什么?”

    说起以前的事情,那时双方的关系还十分僵化,沙王有点不好意思,小声答道:“因为荒尘的能量波动很不平凡,我不能等待它恢复平静,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总要先把它挖出来,海妖之月是适合寻宝的日子,所以……”

    天闲苦笑,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么说你打算把它挖出来,然后好好研究再想对策。”

    “嗯!”沙王用力点点头,之后有点悻悻的说道:“但是你半路就杀了过来,把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不过呢!”沙王忽的一笑,“现在不仅取出了大剑,而且还平定了多勒的叛乱,这可是意外收获,嘿嘿……看来我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天闲忽然问:“但挖出荒尘大剑,和那些混金沙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喽!”沙王在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布袋,打开来里面居然装着一层金灿灿的沙子,正是混金沙。

    “你别小看这些沙子!”沙王很认真的说,“这在沙漠里可是很罕见的,而且在沙漠上也看不出什么特别,但是一旦到了沙面之下,这些金砂挤在一起就会变得比铠甲还要坚固,想要挖开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尝试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顺利挖开沙子,这才想到找你帮忙。”

    说着沙王皱起鼻子,“却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沙漠下面会喷出热气,还让沙奴当了你的帮手,居然就这么把它挖了出来。”

    说起这个沙王就有些怄气,当初她想了很多的办法但就是没办法挖开沙地,才挖了几米下边就是坚固的近乎于凝结在一起的金砂,而且能支配整个沙漠的沙王力量居然对这些金砂无可奈何。

    绞尽脑汁还是无计可施不得不向外人求助,结果被天闲用这么个简单粗暴的办法给挖了出来。

    “沙奴现在的伤还没好呢!”沙王要天闲赔的架势。

    天闲抓抓头,“当时我们是敌人来的,没办法嘛,而且我也是吃了一次亏才知道荒尘会主动吸取周围的力量,这才想到了沙奴这个大块头,索性它还真是结实,最后都没怎么受伤。”

    “那是因为这只沙奴正在巅峰的年龄,要是再过十年,它可能早已经死了。”沙王撅着小嘴儿,忽然满脸不肯善罢甘休。

    “下不为例!”天闲打哈哈。

    “不行!我要你赔!”沙王立刻叫了起来。

    “可是我又没有那么多钱,也没有东西,你总不会要我把那把剑赔给你吧。”

    沙王不由气的肚子都鼓了起来,那把剑本来就是属于沙漠的,现在被他拿走了,他居然还好像那本来就是他的东西一样。

    “反正我要你赔,赔不起的话,就不准走!”

    天闲瞧着沙王的模样,三分认真三分恳求,三分不安还有一分期待,心里不由有点无奈,现在看起来沙王的确需要帮助,但是自己在沙漠里逗留的时间的确已经很多了,而且现在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做。

    “一定要赔?”天闲歪着头问。

    “一定……一定……”沙王立刻就要答应,但说到一半,忽然犹豫起来,低下头,她摆弄了几下衣角,有点委屈似的说,“你不想赔,我当然也没办法……”

    咬着下唇,沙王真的有些难过,“我知道你不会留在这里的,外面的人都不喜欢沙漠,虽然我觉得你没有排斥这里,但就像父亲说的,有些人,就好像天空的风,就算这沙漠的沙再重,他还是从这一头吹到那一头,然后消失在广袤的大地上,谁也留不住。”

    “你就好像,那阵风,吹的沙漠凉快了很多,但终究是会离开的。”

    沙王自顾的点点头,“这些我都明白的……”

    不得不说,沙王最后这两句话让天闲心软了。

    天闲不由得想,这样一个小丫头,为什么非要把很多事看的这么清楚,这么明白,这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残忍的折磨,有些事人们即使知道是虚假的,也宁可它美丽一些,因为现实有的时候真的太过无情了。

    “但我还是想恳求你。”沙王扬起小脸儿,用笑容面对天闲,“用朋友的身份,而不是沙王的身份,我想一阵风是不会在意黄沙有多沉重的,但它也愿意偶尔带着黄沙飞在天上……”

    吸吸鼻子,沙王让自己笑的更加坚强一些,继续说道:“我希望你能再帮我一次,可以吗?我对你诺言,永不改变。”

    天闲注视着这个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姑娘,沙王也注视着天闲,两个人静静的对视,花园里一时变得难以形容的安静。

    好一会儿,天闲扬了下眉毛,“这么说,你会给我黄金喽?”

    沙王简直喜极而泣,一下跳了起来抱住天闲的脖子,大叫道:“黄金城的黄金!全部都送给你!”

    天闲任由她挂在自己鼻子上,笑呵呵的说道:“我可只要好的。”

    沙王嘟起小嘴在天闲脸上亲上一下,自豪无比的说道:“这世界上,沙漠的黄金是最纯净,最好的黄金!”

    ……

    “我们去北部沙漠?”

    当天闲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吃惊,因为大家已经打算启程离开沙漠了,屠戈尤其感到意外,而且有些懊恼,这意味着他还要继续忍受沙漠难以忍受的沙尘气候。

    “我倒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卓玛靠在背囊上,一脸无奈。

    “我也一样。”阿里昂耸耸肩膀。

    “北部沙漠,那可就靠近破碎时代遗留的大地——冰封大陆了。”古丽看了看天闲,“如果真的要去,倒也不错,或许那种地方能找到什么诸神的线索。”

    屠戈听没人反对,直接哼了一声,他可是不想再呆在沙漠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也没人反对,最后目光都落到了雪的身上。天闲也望着她,“雪,你呢?”

    就如平常那样,雪轻轻拉住天闲的衣袖,点了点头。

    大家不由松了口气。

    其实,现在众人早就不该在这个地方了,先前龙九送来了雪的父亲的消息,但是由于边境的变故,大家一直没有得到机会脱身,现在大半月的时间过去了,或许这个消息已经没用了。

    看着雪如常的面容,天闲却感觉有些沉重,“雪,真的……”

    雪摇头,“黑,没关系的,能都找到他,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天闲只要点点头,雪对于她的父亲始终讳莫如深,冷漠的仿佛她没有父亲一样,而且以天闲和雪每日形影不离的相处中得到的各种信息都表明,雪不仅仅是对他的父亲没有多少亲情的概念,甚至是有些愤恨,甚至,是有些畏惧。

    每次说起他的父亲,天闲似乎都能感觉到雪在微微发抖,因为一种压抑的愤怒和深藏内心的恐惧。

    天闲早早已经把龙九给自己的那份情报背的滚瓜烂熟了,半个多月前,雪的父亲在龙渊帝国西部的一片雪林地带中,在练剑,根据情报显示,他已经在那里逗留一个月了。

    他曾经是大陆上很有名的年轻强者,但自从极北之地归来后就很少露面,十几年来更是难觅痕迹,但据说他暗中做了几件大事,实力也突飞猛进,是人类大陆上数得上号的厉害角色。

    他的真名无人知晓,他自称:白。

    雪显然不想见他。

    “也好,我们去北部沙漠看一看,那里挨着冰封大陆的寒冰原,或许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天闲轻轻握住雪的小手,笑着说道,“那里,离你的家倒是更近一点。

    雪再次点头,笑了。

    隔天。

    沙王亲自带路,天闲等人坐上了沙奴,在黄金城所有子民的欢送下离开了这座沙漠中无比奇幻的城市。

    “你才刚刚蹬位,这样离开没关系吗?”天闲看了看沙奴左右只有数千的沙利特士兵,疑惑问道。

    “我总不能被束缚在黄金城,而且如果情况到了我一离开就会叛乱的地步,我离开反而更安全,而且还可以知道谁又在叛乱。”沙王回答的却很轻松,笑眯眯的看着天闲,“而且我们沙漠的贵客还在,谁敢再掀起叛乱呢?”

    天闲无言以对……

    这一路上倒是一点都不无聊,沙漠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只有一片黄沙,荒凉到让人看都懒得看,这一片白天灼热无比,夜晚寒冷如冰的土地中有许多奇异的生灵存活着。

    沙王不停的用随手从沙子里挖出来的沙火鸟向黄金城发回各种消息和命令,日夜从不间断,虽然是外出,但是对黄金城的一切了如指掌。

    路上,沙漠里唯一的大型滑翔生物沙鲇让天闲大开眼界,这些体型和沙奴差不多,平时在沙子里游动,有时会向鱼一样窜上半空,张开宽大的双鳍滑翔,而当数百条沙鲇一起钻出沙丘飞上半空的场景,简直震撼无比。

    为此天闲等人在原地一边等一边纳凉了足足半个钟头,说是纳凉是为因为那些巨大的沙鲇在半空简直和乌云没有任何区别,真真正正的遮天蔽日。

    “这些家伙很奇怪,并不需要吃什么东西,但必须要得到很高的热量才能活下去,在沙子下找不到火河的话,它们就集体跳到半空去晒太阳。”沙王望着漫天的沙鲇十分兴奋,“我当初就想用沙鲇来当座驾,可是这东西总是上蹿下跳,很不安分。”

    天闲心想这玩意不是在沙子下折腾就是在天上蹦跶,还真是不适合当座驾,沙奴虽然不美型,但是皮糙肉厚而且很听话,倒是十分好的座驾。

    不过很快天闲就不这么认为了,路上遇到了一窝食金蚁,沙奴忽然开始不听沙王的命令,就好像闻到了香味的猎犬一样发出兴奋的嘶鸣冲向了蚂蚁窝,要不是天闲等人跑的快就全都被带进那直径足有十米的巨大蚂蚁坑洞中去了。

    当天沙王不得不原地驻扎,等待沙奴吃饱喝足从沙地里出来,晚上的时候沙王还兴冲冲的从附近的沙子里抓来一只巴掌大的蚂蚁给天闲看,这让所有人都有点毛骨悚然。

    那蚂蚁脑袋就比大拇指还要粗,浑身就和渡了金一样闪闪发亮,口器的钳子看起来锋利无比。

    “这东西吃沙子。”沙王拨弄食金蚁的钳子笑着介绍,“然后把沙砾都吐出去,将沙子里的黄金吞下去,经过消化的黄金成色比普通黄金好很多,是我们制作高纯度黄金的重要原料。”

    “轰!!”

    地面下传来巨大的轰鸣,猛的震动中,不远处的沙地黄沙飞扬,沙奴钻了出来,巨大的骨足还抓着一只肥硕无比,几乎和小灰一般大的金色蚂蚁。

    “这是蚁后。”沙王有点无奈,“沙奴就喜欢吃这个,这个时候最好别去打搅它,它毕竟不是我的座驾,有的时候我也管不了它。”

    一整夜,沙漠上都是沙奴“咯吱咯吱”进食的声音,简直让人浑身直冒冷气。

    第二天,沙奴明显的听话了很多,所谓吃饱了好办事,这句话居然也适用在这种奇异的巨兽身上。

    虽然沙奴速度很快,但是毕竟沙王还带着几千士兵,沙奴不能放开速度前进,好在这些士兵都是沙漠里长距离移动的专家,从沙漠中心到达沙漠北部边境,看过沙鲇,闯过蚂蚁窝,还冲散了一大波烈火蜥蜴,又躲过一场沙暴,第七天的早上,队伍终于接近了目的地。

    “好冷!”

    古丽缩在天闲身后,不断的搓着手,并且有意无意的靠在天闲身上,天闲的身体比别人都要暖和好多。

    气温在昨天就开始急速下降了,好像太阳落下去而没有再升起,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寒冰原那屹立万丈的玄冰高高矗立在远方,而远方的沙漠也被一片白茫茫的颜色覆盖。

    沙王吐了口气,雾气清晰可见,“冰川又移动了一点距离,情况比预想的要糟糕很多。”

    众人感觉十分寒冷,天闲倒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火雾山终年炎热,而很多山峰又寒冷无比,这冷热交替的气候天闲早就习惯了,而且有逆心诀护体,天闲只穿了件短衫,倒是看起来众人中最暖和的一个。

    “这个给你。”天闲见古丽冷的厉害,索性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披在了她身上。

    古丽一愣,顿时脸红耳赤,“我……我,我也不是……”

    “蛮合适的,穿着吧,虽然有点脏。”

    虽然古丽比天闲还高出一块,但她的高度都体现在那双修长圆润的美腿上,上身倒是和天闲相差不多,她身形紧致饱满,天闲离开神域时也精壮了不少,这衣服她穿起来倒是真蛮合身的。

    本来感到很难为情,并不想穿,但是衣服披到了身上,古丽却又有种舍不得脱掉的感觉……犹豫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穿上了。

    “谢谢……”古丽小声说,然后还是凑到天闲背后,如今天闲和那些沙利特战士一样赤着上身,比刚才更显得暖和了……

    随手一提,天闲把搓着小手的沙王丢到了屠戈的肩膀上,屠戈那一头厚实的白色绒毛可是无比暖和的。

    雪是绝对不会怕冷的,卓玛有维罗呵护,香在高地上从来都是和寒冷为伴,天闲看看阿里昂,拍了拍他的肩膀:“忍忍吧!”

    阿里昂有种想哭的冲动。

    沙奴又走了一端,习惯酷热的它无法再向前了,它的骨足已经变得不那么灵活,再走下去会完全冻僵。

    天闲稳了稳横跨在背后的荒尘大剑,“走吧!我们去瞧瞧这冰川里面有没有冻着外星人之类的玩意。”

    “外星人?”沙王一脸好奇。

    “哈哈,就是奇怪的人。”

    “嗯……怎么好像在骗人。”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诚实的双眼……”

    “嗯……两只眼睛都在说骗人……”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