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还魂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公主到来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驻地,沙利特战士们纷纷围了过来,这驻地本来也没有围栏,人可以随意聚集,很快沙王周围已经聚集了无数的沙利特战士,他们大多对沙王虎视眈眈,之前他们看到的事已经让他们相信沙王是弑父的叛逆。

    那个黑袍男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出声,甚至身体晃都不晃一下,一身黑袍似乎被什么力量附着,沙漠的风吹也吹不动。

    见无数沙利特战士已经围住了沙王,多勒心中多少有了些底。

    “他是谁?”多勒指着那个男人厉声问道。

    沙王十分平静,还轻轻笑了一下,“怎么,你们认识?”

    多勒的脸色阴沉的十分可怕,他甚至看都不看沙王,而是死死盯着那个黑袍人,“揭开兜帽,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

    沙王缓缓摇摇头,“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知道我这次来十分危险,所以护送我到这里,但你放心,他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你的朋友?”多勒怒火一下翻涌上来,“你哪有什么朋友!而且他为什么背着那把剑!?”

    “因为我拿不动那把剑,只好拜托他带过来,还有就是……那个小鬼已经把这把剑还给我们了,我这次来,第一是接受审判,第二,就是送回这把剑。”

    多勒眼中是浓厚的疑云,“你是说你准备接受审判,并且将这把剑交给我?”

    沙王一笑,“多勒,我不是接受你的审判,而且也不是将这把剑交给你,而是交给大王子,既然父亲已经回归沙漠,那么这沙王的位置,自然由父亲的接班人,也就是大王子继承,这剑自然也要交给大王子,而且不管怎么说,沙王总要是个男人,或者女人,不男不女的一定是不行的。”

    多勒听了这句话面孔扭曲了起来,心里起的发疯,心想你这个该死的小东西毁了我的后半生,现在既然还敢在这里讽刺我!

    但他又发怒不得,不仅是现在大王子的名头压着他,而且那个黑袍人给多勒的感觉简直就好像一只硕大无比的猛兽。

    把警惕心提到最高,多勒终于把目光转到沙王身上,“既然公主这样以大局为重,那我就不客气了,给我绑起来!!”

    数十个沙利特战士顿时握着弯刀逼了上来。

    一道乌芒从沙王身后飞来,“砰”的一声撞起大片的黄沙,那些沙利特战士们顿时停下了脚步。

    那道乌光正是洪荒之尘大剑。

    多勒看了一眼插在地上的大剑,目光阴冷下来,“公主殿下,您的朋友似乎对我们有些不满。”

    沙王上前一步,扶着比她还要高大的大剑,微笑说道:“我的朋友对我说,这把剑关系到沙漠的安危,是沙漠存在的根本源头,绝对不能交给心术不正的人,那样只能给沙漠带来灾难。”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沙王神色异常轻松,“很简单,我的朋友希望得到这把剑的人是一个真正有资格使用这把剑的人,所以这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如果无人通过测试,我的朋友就会拿走这把剑。”

    多勒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锐利了起来,“这本来就是我们沙漠的宝物,怎么可以让外人拿走,来人!把剑送回去。”

    那几个亲卫交换了几下眼色,立刻有两人走了出来,小心的向大剑靠了过来。

    沙王望着他们两个,忽然说道:“森布、森德,你们两兄弟本来在沙漠东部隔壁放牧,食不果腹,是我父亲让你们两个成为了战士,又成为了他的亲卫,你们还记得这些吗?”

    森步和森德两兄弟微微愣了下,交换了下目光,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走。

    沙王见两人面带愧色,点点头后退一步,“你们还有良心,我不怪你们。”

    森步和森德两人来到大剑前,见沙王没有奇特的反应,两人一个抓着剑柄,一个小心抱住剑刃,猛一用力。

    两人同时一愣。

    不仅是抱剑身的森德没能撼动这把剑一丁点,就连抓着剑柄的森布都没能晃动。

    两人顿时再次用力,可那剑好像自古就长在那一样纹丝不动。

    这个情景让附近的沙利特战士们不由微微议论起来,那把大剑虽然看起来分量不轻,但也不应该重到两个亲卫都抬不动的地步,而且剑是插在沙地上的,就算抬不动也总能扳倒,而是现在居然一动都不动,好像在沙子下面生了根一样。

    两兄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累的满头大汗,可是那大剑就是纹丝不动!

    多勒一直在旁边看着,神色阴沉,他知道这把剑不是凡物,这次对方带着这把剑来,而且还丢出一个条件,可不像是要束手就擒的模样。

    “你们,也去!”

    顿时,多勒身后再次冲出了四个亲卫,六个人协力搬动大剑,但是任凭这六个人怎么用力也好,那大剑别说被一动,就是颤都没颤一下。

    这六个亲卫龇牙咧嘴的模样可是让所有沙利特战士们万分惊讶,沙王的亲卫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战士,这样一把剑就算不能使用自如,但六个人都动摇不了一下,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六个人用了半天的力,最后不得不无奈的放开大剑,尴尬的看着多勒。

    多勒没有责怪他们,因为他心知肚明,这一定是沙王搞的鬼,这次说是来接受审判和还剑,但现在看来分明是来找麻烦的。

    “都给我上!谁能搬动这把剑,黄金要多少有多少!”

    无数沙利特战士轰然应诺,蜂拥向那把大剑。

    沙王又后退了一些,方便那些战士们却拔剑,顿时无数人挤了上来,呼喝嚎叫声此起彼伏,无数双手抓住大剑上下一起用力,场面异常的壮观。

    多勒透过人群看着沙王,眼神就好像沙漠里的野狼。

    沙王静静站在那,只是看着那些涌上来拔剑的沙利特战士,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波动。

    这样的混乱场面持续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那些自持勇力的沙利特战士几乎全都尝试过了,但是谁也没能搬动这把剑分毫,这剑插在沙子中,就好像插在了岩石中一样不可动摇,而不少战士因为用力过度,已经累的倒在了地上,为了不被其他人踩到,不得不被立刻抬走。

    多勒没有去制止这闹剧般的场面,他想给自己有些时间思考现在的情况,不过他很快发现了一件事,不得不停止了思考。

    那些因为脱力而倒下的沙利特战士……未免太多了。

    “多少人被抬走了?”

    多勒身后一个亲卫小声答道:“二百多个了。”

    “停!”

    多勒一声大吼,那些正奋力要拔出大剑的沙利特战士们赶紧停了下来,并纷纷向后退去,就在这个时候,还有几个战士虚弱的倒了下来……

    “公主殿下,您的这把剑,看来似乎有些不喜欢沙漠的子民!”

    “这把剑甚至比沙漠还要早就在这里了,是它孕育了沙漠,是它孕育了所有的沙漠子民,难道父亲没对你说过,这沙漠的宝藏,就是沙漠中一切的源头。”

    多勒低声喝道:“可你在这剑上做了手脚,害了我们二百多名战士,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只有合适的人才能使用这把剑,显然他们都没有资格使用它,偶尔有不自量力的被这把剑惩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沙王轻飘飘的回答,随后不经意似的问道:“多勒,作为现在战士们心中的英雄,难道你不打算来试试吗?或许这把剑会认可你!”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全部瞄准了多勒。

    多勒双目泛出一片杀机,但很快隐藏起来,“你要我来试一试?”

    “多勒大人才受了重伤,岂能轻易犯危险”一个亲卫顿时叫道。

    沙王冷笑,“当初,我父亲身受重伤,带领所有的战士追击敌人,血染三十座沙丘也不曾说过自己受伤,难道现在我父亲不在了,沙漠……已经再没有勇士了?”

    “大胆!沙王当初只是……”

    “啪!”

    多勒一巴掌将那个亲卫打倒在地,“沙王大人也是你能议论的?”

    那亲卫赶紧从地上爬起,低头退了下去。

    深吸一口气,多勒缓缓走了上来,看着眼前的那把大剑,看着周围无数的沙利特战士,冷笑道:“公主殿下,不知道能使用这把剑的人,会如何呢?”

    “或许,可以成为沙漠的主人。”

    顿时周围一片哗然,战士们不由将目光投向那个黑袍人,刚才这把剑可是背在他身上的。

    “沙漠的主人……”多勒一脸不屑,“沙王大人曾经说过,能驾驭沙漠的,是所有的沙漠子民,沙王也只是所有沙漠子民意志的统一而已,一把剑就能决定谁是沙漠的主人,这简直可笑!”

    话音未落,多勒猛的伸出手一把抓住大剑,沉喝一声,手臂的筋肉明显纠结起来,随机猛里的一拉!

    只听“咔咔”几声脆响!

    多勒的手臂骨头发出来惊人的响声,但那剑却纹丝未动。

    这不又让多勒脸色一片血色,狂吼一声再次发力,伤口随之崩裂,顿时血染衣襟,但剑还是没有移动的意思。

    连续几次,但多勒还是没能撼动这大剑分毫。

    周围开始传来失望的叹气声,好多战士都希望多勒能拔出这把剑,关于沙漠密宝的传说每一个沙漠子民都听说过,前几天沙漠的混乱中这件宝物才第一次出现在沙漠子民的视线里,大家也才知道这宝物居然是一把剑。

    现在虽然几位王子还在,但作为沙漠的战士,绝大多数人还是更加尊敬多勒多过那几个养尊处优的王子。

    多勒没能拔出这把传说的宝剑,这的确让很多人万分失望。这一片失望之声让多勒脸色有些难看,索性他放开剑后退一步,哼了一声,“一把剑而已,看来是一块很沉重的废铁!”

    拍了拍手,多了神色轻松了起来,“公主殿下,这把剑我也拔过了,您是不是也该做自己的事了,很遗憾这样的小伎俩对我是没用的,忠诚于沙漠的子民是不会被假象迷惑的,我的战士们依旧相信我,依旧尊敬我,这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孩子可以理解的东西,所以,还是快束手就擒,等待大王子的审判吧!”

    再次挥手,多勒一声大喝:“拿下!”

    沙王没在说话,猛的前冲两部一把抓住那剑柄,奋力一提,只见一道乌光冲起,那万千沙利特战士都没能撼动分毫的大剑被沙王一拔而起。

    这不由让所有人愣住了。

    沙王把大剑往肩膀上一扛,冷目扫了一眼周围的战士们,“果然,除了父亲,这沙漠中已经不再有勇士,只是一群聚集在一起的软弱之徒!”

    多勒心中万分惊愕。

    刚才他已经仔细的体会过那把剑的奇异之处,这剑沉重异常,而且是一种极其诡异的沉重,那似乎并非是一种重量上的沉重,而是一种无法撼动,只要停在那里就不会轻易移动,稳如山川般的沉重。

    而且剑上应该没有任何奇怪的机关才对,如果自己都无法拿起这把剑,这个小丫头没有理由可以挥动这把剑!

    多勒的目光不由再次望向那个黑袍人,心中忽然微微有些发凉,那个黑袍人给他一种极其强烈的威胁感觉。

    “拿下!!”多勒再次大喝。

    那些愣着的沙利特战士顿时缓过神来,再次大叫着冲了上来。

    “谁敢!”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这声音不大,而且有些低沉,不仔细听的话,甚至在战士们的怒吼声中根本无法分辨,但就是这样一声低喝,却将所有的战士全部定在了原地。

    沉稳的喝声中,是厚重至极的威严和无法抗拒。

    多勒听了这个声音更是脸色一下变得无比惨白,额上大颗大颗的汗珠冒了出来,“你……”

    那黑袍人终于缓缓的摘下了兜帽。

    当月光洒在他的头上,照亮他那和沙王一模一样的淡黄色头发,照亮那削瘦的面孔和鹰隼般的双眸,所有的人全部都惊呆了。

    周围全部战士立刻后退两步,轰然跪倒。

    寒冷的沙漠上,一片片的沙利特战士们全都跪了下去……

    多勒这次也没有跪,但真的只有他一个,就算是跟随他的那些亲卫都全部满头冷汗的跪了下去。

    “你……你,你……”多勒手指颤抖的指着那个人,“你……你怎么还,还活着?”

    “多勒,你什么时候和我说话这样放肆了?”

    厚重而威严的嗓音简直让多勒灵魂都在战栗,不由自主倒退两步,多了沉重的呼吸着,“这不可能,你明明……两天前你的灵魂明明!”

    “你是想说你用诡计打散了我的灵魂吗?”

    多勒颤抖着,颤抖的牙齿咯咯作响,他不明白,完全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绝对不该存在,绝对已经死了才对!

    “多勒,你见到本王,不跪下行礼吗?”

    多勒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尽,他看着周围都远离他而跪在那里的亲卫,顿时感到口干舌燥,脚下微微一软,不觉就跪了下来。

    伏在黄沙上,多勒神情恍惚,犹如一只丧家之犬,“属下,见过沙王大人!”

    这个披着黑袍,背着荒尘大剑而来的人,正是真正的沙王!那个两年前本来已经死去的沙漠的真正主人!

    多勒跪在那里,神情恍惚,他完全不明白沙王为什么会在今天忽然间再次出现,他本该已经死了完完全全的死了,这两年公主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假扮沙王,并且学会了有些沙王的秘术,这就是证明,沙王绝对是在临死前将一部分沙王的特有知识传授给了公主。

    这说明他一定死了,绝对的死了!

    难道这个是假的?

    不可能!

    多勒自己都不相信这种事,他从小就和沙王在一起,沙王的音容形貌,甚至是脚踩在沙子上的声音都熟悉无比,刚才仅仅是凭借外形轮廓他就感到了巨大的危机,何况这个沙王无论是声音还是口气,甚至那种神态动作都丝毫不差!

    多勒自认为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自己更熟悉沙王了,为了今天的计划,沙王的一举一动他都小心留意,就算沙王长了多少根胡子都一清二楚,想要在他面前假扮沙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那么,难道这个沙王是真的?

    可这又完全不合情理!

    “我的子民们!”

    真正的沙王用他洪亮厚重的声音说道:“我的战士们,我很失望!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们似乎并没有听从我的教导,反而……学会了许多不该学会的东西。”

    多勒顿时冷汗测测。

    “沙漠将迎来一次灾难,我一直在寻找解决这次灾难的办法,现在我找到了,但没想到我的子民们却似乎提前遭受了一场更加可怕的灾难。”

    “不对!不对!”

    忽然间,多勒抬起头,用一双死鱼般的眼睛盯着前面,“你不是沙王!你不是沙王!”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