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四章 成王败寇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沙利特大军如一片黑云死死的裹住这个连临时的居住地,这让所有难民惊慌万分,一时间护墙内鸡飞狗跳,许多难民纷纷到天闲这里请求帮助,甚至有人惊慌的要逃离这里,天闲等人一一劝解安慰,直到深夜,这种情况才缓解了下来。》

    围着篝火,众人再次坐下来,气氛和之前已经有所不同,前所未有的凝重。

    如果说先前和龙渊帝国周旋还有后路可走,但现在却连一点后退的余地都没有了,沙利特大军就围困在外,声讨要求交出沙王,而且看样子多勒已经却请大王子了。

    如果大王子到了这里,还不交出沙王的话,那自己这些人可以和小灰从容离去,但这数千难民却将死于非命。

    大家都沉默着,谁也不说话,救了沙王大家并没有怨言,但面对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感到了预料之外的压力,这不是通常的争斗,而是战争!动辄无数生命流逝,沉重的并非常人能背负得起的战争。

    “她醒了吗?”天闲拨了拨篝火,问道。

    卓玛答道:“还在睡着。”ww

    沙王就睡在距离大家不远的地方,从她被救回来之后就一直睡着,在和多勒对峙的过程中,她已经被耗尽了所有的精力。

    “叫她过来吧,我有话想问她。”

    卓玛一怔,“她现在很累,应该多让她休息。”

    “她醒了,从刚才开始呼吸的时候身体起伏已经不同了。”

    屠戈低声笑了笑。“是个很有心计的人类女孩。”

    卓玛愕然回头望去,却见沙王似乎听到了这边的话,已经慢慢坐了起来。

    “对不起……”沙王自己走了过来,坐在卓玛身边,微微缩着身子,垂着头。

    卓玛倒没想到她会装睡偷听说话,但依旧柔声说道:“没关系,你现在也应该多休息才对,我看你不如……”

    沙王摇头,“不。我现在也很想知道你们要怎么处置我。”

    天闲望着低头坐在那里的沙王。火光照的他的眸子闪闪发亮,“其实,我倒是觉得白天在沙漠上,你死掉的话……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死小鬼!你……你说什么?”大家听了天闲的话都微微吃惊。卓玛更是怒容满面。虽然天闲也说过这样的话。但她没想到天闲会当着沙王的面这样说。

    其余人用讶然的目光望着天闲,谁也不知道天闲接下来还要说什么。

    沙王微微抬头,用她银色的眸子注视着天闲:“的确。如果我死了……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大家心中惊讶更甚。

    沙王抓了一把沙子在手,看着沙砾缓缓滑落,面无表情的说道:“沙漠的子民就像这沙子,无论在风中飘多久,最终都会落回沙漠,每个人都会死,只不过早一些晚一些,我不怕死,我当时也准备好了追随父亲,可是……”

    看着掌心剩下那一点不再滑落的沙子,沙王轻轻说道:“你救了我,让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念头……”

    紧握手中的沙子,沙王的眸子微微缩了缩,“如果必然要死,我还想做完一些事之后再死!”

    “想要报仇吗?”天闲轻轻问。

    沙王稚嫩的脸上一片凝重,“不错!不亲手杀掉多勒!我死不瞑目!”

    “可现在沙利特大军围困这里,我们只有几个冒险者,暂时保住你的性命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能力,一旦大王子出现,我们就不得不交出你,你明白吗?”

    沙王咬了咬嘴唇,看得出她十分紧张,却强装镇定,“我……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只要你们能救我!”

    天闲不说话了,默默的拨动着篝火,似乎在思考什么。

    篝火闪动,气氛压抑的让人呼吸不畅。

    沙王忽然大声说道:“你救了我!在我没有向你求助的情况下救了我!你不可能没有考虑过后果!你一定有应付的手段!只要……只要你救我,我……”

    嘴唇微微抖着,沙王用力的说道:“我在城外对你的许诺一字不变!我愿用我自己的一生,愿用我的灵魂侍奉你!”

    “可只剩下复仇的生命本就已经毫无意义,我要来有什么用?”天闲轻轻反问。

    沙王双眸猛烈的收缩,一时怔住。

    “我救你,是希望那个绝望的女孩能活下去,但不是为了让那个满怀仇恨的公主亡灵般活在这个世界上。”天闲透过篝火,静静注视着沙王,“如果你放弃公主的身份,从此远离沙漠,那么时间会冲淡一切,你会发现沙漠之外的世界一样美好。但如果你选择以公主的身份复仇,那么我们是无法介入帝国的权力争斗的,我想你该很明白这一点。”

    “你……让我放弃……”

    沙王垂头盯着手上的黄沙,眼睛睁的大大的,“你要我在所有人面前放弃自己的身份……你要一粒沙子沉进大海,还必须要强迫自己沾沾自喜?”

    “就算是沙子,也总有一天会被磨成淤泥。”

    “沙子不在是沙子,那才是真正的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

    天闲有点无奈,“多勒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了优势,你已经失去一切,完全没有胜算。”

    “所以我才不惜一切代价,求你帮我!”沙王银色的眸子就好像两团奇异的火焰看着天闲,“我愿奉献我的一切,我愿献出我所掌握的所有财富,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看成一个一无所有的小女孩,我是沙王的正统传人,我掌握着无数的沙漠秘密,这些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天闲轻轻说道:“你打算利用我吗?你先前已经放弃了希望,现在却这样有信心我可以帮助你。我想你时想放手一搏,不惜代价的利用我的全部价值吧?”

    沙王直视天闲,点头,“是的,我是想利用你,利用你全部的价值,如果能复仇的话,就算要你去死,我也在所不惜。”

    大家的眼神稍稍动了那么一下,这样直白的复仇计划让人有些意外。而从一个这样年幼的女孩口中说出。总有那么一种让人感到心中绞痛的感觉。

    天闲望着沙王,不由笑了,“不惜把我利用到死……”

    沙王的眼神坚定无比,“是的。但我会用我所有的一切回报你。你们冒险者不是最喜欢危险和财富。如果你真的帮我,这一切你都能得到。”

    天闲点点头,“没想到你年纪幼小。心思却这样厉害。”

    “那你现在想要怎样处置我?”

    挑了挑眉毛,天闲轻松说道:“我的想法没有改变,选择权还在你的手里,要么我送你离开这里,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生活,我保证你不会受到伤害,要么……我把你交给多勒。”

    所有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投到天闲脸上,沙王更是小脸儿发白,“你,你还是要……”

    “我只想救一个人,但不想再把这个人变成魔鬼,这样的人足够多了,如果你非要走那一条路,我想,不如回归沙漠,那样或许对你的子民更好。”

    “休息吧,明天告诉我你的选择,我们没有太多时间考虑。”

    沙王缓缓站起,失魂落魄的,一个人走到不远处的睡铺,如死人般躺了下去,再没有半点声音。

    “我说,你这样对待你个幼小的女孩子是不是……”卓玛知道这件事非比寻常,但他还是觉得天闲的态度有些太过头了,而且和之前天闲一贯的做法也有很大出入。

    天闲依旧默默的拨动着篝火,“我知道这对她不公平,但他生在帝王之家,本就没有什么公平所言。”

    “可你现在这样就等于在逼死她!”

    “人的生命其实只有一次,我知道想要开始第二段生命有多艰难,但是……许多时候我们没有选择。”天闲仰望星空,沙漠边缘的星空格外的璀璨,“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没有选择的向前走。”

    卓玛有些愕然。

    天闲很少像现在这样感慨,这个长的本来眉清目秀的少年平时总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开口就让人想痛打他一番,从来都不会这样正经的说这样的话。

    大家也是疑惑的互相交换了下目光,显然,天闲似乎有什么心事。

    雪无声的靠在天闲身边,枕着他的肩头,依旧满眼依赖。

    天闲似乎感到了什么,看了看倚在身边的雪轻轻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尖,“我没事的……”

    雪只是轻轻的笑,没有言语。

    大家对沙王的事虽然还有些不同的想法,但也自觉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索性今天就此散了,各自去休息。

    沙王睡了天闲的睡铺,连着雪也没有地方睡,但这个不是问题,天闲随便找了些干草垫在身下,至于雪,她娇小而且轻巧的身子只要把天闲当做睡铺就可以了。

    望着满天的星光,天闲轻轻的,细细的抚摸着雪暗金色的长发,沙漠的星光落在上面,让雪好像盖了一层耀眼的光辉。

    “雪,你说我们怎么办?”

    雪微微缩了缩身体,“我不知道,一切都听你的。”

    天闲不由一笑,“你为什么总是听我的,这样以后会嫁不出去的。”

    现在雪倒是明白嫁娶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嫁。”

    天闲慨叹一声,“很多事都以为会永远持续下去,但往往一个绝对预料不到的情况就会毁掉你的一切,所有的东西都将不复存在,一切的一切都消失殆尽……”

    雪轻轻抱紧天闲,“就算天空塌陷,大地破碎,就算一切都不复存在,黑,我也会在你身边。”

    天闲感到自己心中柔软的那部分被轻轻触碰了一下,不由鼻子微微酸溜溜的,哈哈笑道:“你这个笨蛋!哪有这样对别人说这样的话的?岂不是把自己都卖掉了。”

    “都卖掉给你好了……”雪的声音凉丝丝的。听起来却异样的贴心。

    “咯”

    忽然就在不远处传来树杈被踩断的声音,天闲微微一愣,不由抬头看去。

    “你?”

    沙王披着一件破旧袍子,独自站在不远处,一双银色的眸子闪着幽幽的光芒,见天闲抬起头来,立刻走了过来。

    “你不好好休息,来这里做什么?”天闲坐起身,雪却没有想起来的意思,依旧倚在天下身上。很奇怪的看着沙王。

    走到天闲面前。沙王没有说任何话,轻轻撩起袍子,双肩轻轻抖了一下,袍子顺着身体倏然滑落。

    星光下。沙王袍子下是青涩的**身体。

    天闲的眉顿时皱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沙王站在那里。呼吸微微急促,身体跟着发抖,也不知是因为夜晚的寒冷还是因为**身体的羞耻。

    “我对你说的话……每个字都不会反悔。只要你帮我复仇!我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你,包括……”沙王紧紧咬了咬嘴唇,“包括这身体!”

    天闲感到一阵头痛。”

    沙王的目光却落到了雪的身上,“据我观察……你,喜欢幼女。”

    天闲听了这话简直差点一口血喷出来,雪也是错愕的愣在那,然后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脸上闪过一分羞怒。

    “我不会奢求任何其他的东西,我可以是傀儡,可以是玩物,只要你喜欢……”

    “够了!”天闲大声喝止了沙王的话,“穿上你的衣服,给我回去睡觉!”

    沙王眼神重重抖了两下,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呼吸急促的说道:“我不会感到羞耻,也绝对不会反抗,我知道……我知道许多人喜欢幼女,你……”

    “够了!”

    一声冷喝中,惊人的寒气爆发,只见一层肉眼可见的冰蓝气息猛的从雪身上冲起,雪豹般扑向沙王。

    沙王眸子一缩,强行控制身体不去反抗,直接闭上了眼睛。

    只感到一股彻骨寒气透体而过,简直从脚尖到头发丝都被冻僵了,周围响起一阵让人心神不安的咔咔巨响,地面似乎都在被什么力量蹂躏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当沙王不安的睁开双眼,正见到雪因为恼怒而发红的面孔正对着自己。

    沙王周围已经冻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只有她跪着的地方幸免于难……

    见到这个情景,沙王不由暗暗吃惊,这个从来一声不吭,只是陪在天闲身边的小女孩居然这样厉害,这似乎……并不仅仅是陪侍的幼女而已。

    “我……不是幼女!”雪瞪着沙王,虽然极力控制,还是忍不住气的眼中晶莹闪烁。

    天闲有点吃惊,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雪发怒。

    雪会发怒这种事,本身似乎就足够离奇了,这个安静如一片雪花的女孩平时俨然连大声说话都不会。

    雪这边寒气大爆发,顿时惊动了其他人,顿时周围一片喧哗声,半空里光芒一闪,顿时一道人影凌空落到了天闲身边。

    “怎么回事,你……额?”

    古丽已经准备拔剑,但当她看清楚**的沙王跪在那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

    “你这个该死的混账小鬼!!!”古丽的怒吼声直追小灰!

    天闲被古丽好一顿痛打,天闲委屈无比,但却百口莫辩,好在其他人赶来之前沙王穿上了袍子,这件事除了古丽倒是没人知道详情。

    好不容易把大家都轰走,天闲脸肿着,万般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沙王,“你看到了,你的诚意只换来了我这幅模样。”

    沙王万分惊愕的看着鼻青脸肿的天闲,还有坐在一边凶神恶煞般的古丽,她十分不理解,古丽怎么敢这样揍了天闲一顿,根据得到的情报,这个持有邪眼的天闲才是这个小团体的头目,而这个古丽,严格来说是这个天闲救助的落难者。

    她目前还在被圣灵殿最高等级的通缉令通缉,单独行动的话或许很快就会被圣灵殿抓走。

    沉默着,沙王发现自己似乎要重新确定这个小团体内成员之间的关系。

    见沙王也不走,古丽也虎视眈眈的瞪着自己,天闲只好叹了口气,“你就那么想报仇吗?你有没有想过报仇之后要怎么样?”

    “我没想过,我只要多勒死!”沙王双眸射出惊人的仇恨之意。

    “那你是想以沙王的身份杀死他,还是以自己的身份!”

    “当然是以沙王的身份!我要的是为父亲!为我的子民报仇!”

    天闲摇头,“那你想过杀死多勒后沙漠会怎么样吗?”

    “之后……”沙王一愣。

    “多勒已经掌握了大权,现在他几乎掌握了整个沙漠,你杀死了他,整个沙漠将陷入混乱,你的父亲到底是看中自己的仇恨还是看中沙漠的和平,而你……又到底想要什么?”

    沙王呆呆的望着天闲,她毕竟只是个不到十岁大的孩子,有些事想的过于简单,听了天闲的话她完全愣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希望你能自己想通这点。”天闲言语里带着无奈,“你现在无论作为公主还是沙王,带给沙漠的,都只有动乱而已!成王败寇,这是历史的真理!你也曾是统治者,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沙王愣愣的看着天闲,久久的看着,最终默默低下头,“好的,我,明白了……”

    --

    嗯嗯,兄弟姐妹们!今天是大年了!咱在这给一路支持咱到现在的你们拜年了!祝各位在新年里健康!平安!

    另外,似乎有人说我又写错章节数了,这个要等到过了年,回去之后再改啦~~~(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