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三章 沙漠之乱(五)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多勒的血在沙王的黄金铠甲上吱吱作响,冒出一缕缕不易察觉的淡淡白烟,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铠甲上原本的蓝幽幽光芒已经几乎消散掉了。

    多了满面疯狂的喜悦,捂着伤口用压抑的激动声音说道:“血的秘术,通常要以另一种血来破解,嘿嘿……我原以为都是道听途说,哈……哈哈哈!”

    多勒疯狂的,但压抑的笑着,无以伦比的狂喜让他有些不能自制,但他知道自己此时必须忍耐,必须镇定,绝对不能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狂妄和恶意,因为今天身后的数十万沙利特战士将是今后登上宝座的最大倚仗,只要他们相信自己,沙漠就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沙王脸色苍白的连最后一丝血色也褪的干干净净,呆呆的看着渐渐失去光晕的铠甲,她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父亲!”扑到地上,抱起黄金头盔,沙王哭喊着,但整副铠甲上蓝幽幽的光泽都已经消散殆尽,头盔也一样再无光泽,甚至本来的黄金色光晕都暗淡了许多。

    多勒站直了身体,看着哭泣的沙王心中大笑不已,今天他已经胜了,完完全全的胜利!沙王的灵魂已经消散,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能威胁到他掌握沙漠的存在。

    转身,多勒不顾伤口还流着血,对着数十万沙利特勇士放声高呼:“沙漠的子民们!如你们所见!我们伟大的王者!我们的沙王大人!他,认可了我!!”

    所有的沙利特战士们在多勒的高呼声中深深的低下头,他们所看到的,只有多勒的忠诚之血遍洒沙漠,在主动请求制裁的情况下,伟大的沙王先择了他。不仅没有砍下他的脑袋,而且还放心的离去了……

    这就是所有人看到的真相!

    看着臣服在自己面前的无数沙利特战士,多了心潮澎湃。多年隐忍等待的就是这一天,就在刚才自己险死还生。面对现在的情景,多勒再也压抑不住,仰头发出一声惊天怒吼:“愿沙漠永存!”

    所有的沙利特战士们齐声呐喊:“愿沙漠永存!愿沙漠永存!”

    沙王抱着黄金头盔,瘦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她已经彻底的绝望,多勒的呼喊并非普普通通的口号,而是在重大节日,如祭祀祖先这样的日子中。沙王向所有子民传达声音最后的结束语……

    多勒已经赢得了所有沙利特战士的支持,这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

    “父亲!对不起……”沙王缩成一团,泪流满面,“女儿最终还是没能保护好沙漠……女儿没用……女儿,这就来陪您了!”

    深深的吸气,沙王抱紧头盔,另一手猛的抽出随身短刀,眼中腾起了一抹杀气。

    多勒正背对着沙王向沙漠中的战士们呐喊,沙王猛的冲了出去,短刀狠狠向她刺去。

    正心中无比得意的多了顿时一愣。随即狂喜,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公主就算是作乱也是王族身份,绝对不会被处死。以后想办法对付她还很麻烦,现在不趁机杀掉她!那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怒吼一声,多勒霍然转身,弯刀划着诡异的弧线向沙王砍去。

    猛的,多勒脚下一歪,手上的弯刀也改变了方向,堪堪擦着沙王的头顶砍了过去。

    糟了!忘记身体受了重伤!

    “噗!”

    沙王身材矮小,多勒转身之下,短刀不偏不倚的刺进了他的裆下。

    多勒一瞬间脸色从白到青。又从青到黑……冷汗从脑门上滚滚而下。

    无数沙利特战士惊呆了,沙王自己也惊呆了。

    这次袭击。沙王根本没有抱任何胜算,她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沙漠第一勇士。而自己失去了铠甲力量的庇护,根本无法与之抗衡,这次袭击只是但求痛快的死去。

    却没想到,居然重创了对手!

    “小……小杂种!!”要害受到重创,多勒再顾不得演戏,狂吼一声弯刀在半空旋转而回,直奔沙王的脖颈!

    沙王重创了多勒,但也只是惊讶了那么一瞬间,意识到多勒的弯刀再次袭来,她再也没有反抗的念头,直接闭上了双眼。

    忽的,脚下又是歪……不过这次不是多勒,而是沙王晃了一下直接摔倒。

    她摔的比较诡异,脚下似乎被什么力量抓了一下向后丢去,人直接横卧了下来。

    “嗤!”

    沙王还握着短刀,随着她的摔倒,那短刀也顺势一割……

    多勒一声惨嚎,手中的弯刀随即掉落,仰天就倒。

    沙王摔在地上,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看着倒在地上痛苦翻滚,双腿间鲜血不断流出的多勒,她第一个动作就是猛的跳起,再次扑了上去!

    如果能手刃仇人!那也不枉一死!

    “砰!”

    沙王再次摔倒在沙地上,随之一道寒光劈在了她的眼前,离她的鼻子尖只有寸许的距离!

    多勒的脸色如魔鬼般惨白,冷汗不断的流下,面孔扭曲的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模样,他拼命的甩出备用的弯刀,却没想到居然又被对方躲了过去!

    沙王这个时候却明白了过来,她看向自己的脚,一根细细的,在沙漠上闪烁着淡淡微光的丝线缠在脚腕上,刚才那两次根本不是自己摔倒,而是这丝线拉了自己两次,让自己短短时间内捡回了两次性命。

    多勒要害受到重创,现在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

    沙王盯着慢慢爬起来的多勒,眼中一片疯狂的杀意,但沙王却再没有向多了发起攻击,就算现在多了双手空空,就连备用的弯刀也已经脱手。

    咬紧下唇,沙王含着泪,迅速爬起来向身后那简陋的护墙狂奔而去。

    多勒两只眼睛全红了,他胸口的伤还流着血。现在要害部位又受到重创,连备用的弯刀都用了,看着逃跑的沙王。他有心杀人,但人已经开始打晃。根本无力追赶。

    “你们还看着做什么!?”多勒狂吼,“给我立刻杀了她!!”

    多勒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亲卫早看的呆了,今天发生的事比他们从前一辈子经历的事情还要离奇,多勒这么一吼他们才终于反应过来,立刻冲了冲去。

    沙王低头狂奔,用尽所有的力气疯狂奔跑,瘦小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起,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报仇!!

    “扑通!”

    沙王当先冲到护墙下猛的双膝跪下。膝盖摩擦着黄沙已经稀少的地面顿时鲜血直流,她根本不管背后的追兵,望着护墙上的天闲大声喊叫:“救救我!!我乞求,我卑微的乞求你!请你救我!我的肉体!我的灵魂!我的一切都将献给你!”

    护墙上每个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刚才的情景,现在看着这小小的女孩跪地乞求救援,不由都心中不是滋味儿。

    “小鬼!我们必须马上救她!”卓玛一下抓住天闲,几乎是怒吼着说道。

    天闲看了看追上来的那些亲卫,不由叹气,“或许刚才她就那么的死了……倒是最好的结果。”

    “你说什么!?”卓玛大怒。

    天闲苦笑,也不解释。对身后说道:“小灰。”

    震天的咆哮声顿起,小灰张开双翼,庞大的身躯立刻升上半空。但只是越过了护墙就笔直的向前冲去。

    沙王眼睁睁的望着这头庞然大物向自己撞来,小脸儿上一片错愕。

    难道……自己最后的乞求,也只能这样结束?

    “轰隆!!”

    小灰重重落到地面上,沉重的力量撞的地面沙尘飞扬,一股狂风的冲击波随之横扫而出。

    沙王在小灰的扑下来的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只听到一阵震人心魄的怒吼和狂暴的风声。但这些混乱的声音很快就停歇了下来。

    当她再睁开眼睛时,不由吓的小脸儿微微一白,几乎和她的身体等大的巨大眼珠正近距离的盯着她,小灰把头贴在了地上。几乎挨着沙王,巨大的棕黄色眼睛正看着她。

    沙王不由回头望了一眼。那些追杀来抓她的亲卫们已经被狂风卷着黄沙吹上了半空,这一个个从半空栽下来……

    茫然的看了看眼前的小灰。沙王眼神微微一动,不由双眼再次流泪。

    迅速擦干了眼泪,沙王站起身二话不说抓着小灰头上的长角跳上了小灰的脑袋,小灰随即低吼着抬起来头。

    沙漠上的风吹拂而过,坐在小灰头上的沙王第一次感觉这风如此的清澈灵动,仿佛能吹动自己心中那些不安的躁动,望着那些重新冲上来的亲卫们,望着站在不远处的多勒,望着那些已经疾速靠近的沙利特大军……

    她的目光并没有在这些人的身上停留太久,沙王的目光望向远方,望向那无边无际的沙漠,这一刻她既感到快慰又感到悲伤。

    什么王的宿命,什么父亲的嘱托,什么子民,什么帝国……这一切都在这一刻化作尘埃,这曾经压的自己透不过气来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从未有过的,这空气,甚至是这阳光都如此让人感到轻松自在……

    但,自己的心也已经完全被掏空,所有的一切都被掏空,现在剩下的,只有仇恨……这虚无缥缈,但又似乎比从前的一切都要沉重百倍。

    仰头望着沙漠上清澈人水般的天空,沙王双目缓缓流泪,眼中是一片疯狂般难以言喻的悲哀:“父亲!!女儿这样做……错了吗?”

    小灰展开双翼狂吼一声,一道猛烈的风喷射而出,那些再次冲上近前想用弯刀攻击沙王的亲卫顿时被破布片般被吹上了天空,眨眼飞出了老远。

    轻轻扇动双翼,小灰沉重的身躯却轻巧的越过了护墙落了回去。

    “三角!”天闲毫不犹豫。

    “明白,我的主人!但我不得不说,您现在的决定或许不是一个好的抉择。”

    天闲点点头,“我知道。”

    三角不再多说,浑身散发出淡淡的蓝色精芒,散灵魔阵瞬间启动。

    沙利特大军冲上前来。救起了多勒和那些亲卫,虎视眈眈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护墙,每一个沙利特战士都是弯刀在手。现在只要多勒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进攻。

    这一次沙漠边境的变动。从普通意义上说,多勒取得了全面的胜利,但从另一方面,他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闪开!!”

    当有人要为多勒处理伤口的时候,多勒怒然推开他,强行撑着身体慢慢向护墙走去。

    数十万沙利特大军紧随其后,现在,所有人已经自然而然的将多勒看成了新王!

    站在护墙之前。望着沙王慢慢从小灰头上爬下来,落到护墙后消失不见,多勒面容扭曲到了极限,这可真是功亏一篑,这次不仅没能杀了这个得到了不少沙王传承的小东西,居然还被她偷袭成功,以后……

    想到自己的伤,多勒浑身发抖,阴森森的目光望向护墙上的天闲,“你们……居然插手我们沙漠内的事!你们难道想和整个沙漠作对!”

    所有人屏息望着外面的多勒。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数十万大军围困着简陋到连防御工事的都没有的护墙,那乌压压一片看不到尽头的敌人简直让人呼吸困难。刚才沙王在护墙外苦苦哀求的模样让人不有不心生怜悯。但现在如何面对这庞大的军团,却是一个再棘手不过的问题。

    天闲摩挲着下巴,轻轻答道:“我不准备插手你们沙漠的事,也没有插手。”

    多勒用弯刀指着小灰,怒喝道:“这个东西救走了小公主!你难道以为我们都是瞎子!?”

    “小灰救走的不是你们的小公主,只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子罢了。”

    “胡说!!”多勒头上青筋一根根暴突出来,“现在立刻交出公主!否则!四十万沙利特战士誓死不休!!”

    “誓死不休!誓死不休!!”四十万沙利特战士齐声怒吼,声震云霄。

    这不由让护墙上所有人脸色又白了几分,沙利特帝国的军队向来团结而且协同作战能力极强。这是整个大陆公认的,这样的护墙。恐怕连一分钟都抵挡不住,就算有散灵魔阵。恐怕面对四十万大军也是无济于事。

    天闲瞟了一眼那些满脸怒火,眼中全是杀气的沙利特战士,轻轻吐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圣痕来。

    这是最最简单的强音圣痕,而且基本上是一次性的。

    捏碎圣痕,简单念了唤痕令,一道光芒烙印在天闲的手腕上,留下一个奇怪的波纹痕迹。

    天闲的声音顿时变得具有穿透力起来,就好像沙王和多勒这样的沙漠子民可以利用风沙让声音传出很远很远,“沙漠的战士们,我是从摩云山的天闲,现在有几句话想对你们说,恳请你们暂时平息怒火,静静的听我说完。”

    沙利特军团一阵骚动,天闲的名字这段时间可算的上是一个热门的话题,就算沙漠里也有很多消息传播,很多人知道这是个不大的少年,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我刚才救走了一个女孩。”天闲用平淡的声音说着,“但我没有救走你们曾经的小公主,因为就在刚才,她就在你们眼前,在我们所有人眼前随着她的父亲回归了沙漠!”

    这句话顿时引起一片哗然之声。

    “胡说!明明是你救走了她!”

    “你在愚弄我们吗?”

    “交出公主!”

    面对一片怒吼声,天闲淡淡说道:“你们,真的要把曾经效忠的对象,曾经引以为荣的王族赶尽杀绝?”

    这句话如一柄重锤,瞬间让所有沙利特战士心头一震。

    天闲摇头说道:“她是你们伟大沙王的亲生女儿,是正统的王室血脉,虽然我不了解沙漠的法典,但据我所知,整个大陆上没有任何一个帝制国家的子民有资格挑战王权!”

    伸手虚指所有的沙利特战士,天闲继续说道:“你们,包括现在的多勒,你们都无权杀死公主,除非……你们想把沙王的血脉斩尽杀绝,推翻现在的帝国,令立新帝!”

    这一下,数十万沙利特战士们不由脸色有点发白了,推翻沙王的统治,这种事可是谁都没想过的,在沙漠上哪一个沙漠子民不是对沙王忠心耿耿?

    “大家不要听他胡言乱语!”多勒见势不对,猛然大叫起来。

    天闲抢先一步大声说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们每一个人!公主是故去沙王的血脉!是王族的后人!你们不要忘记!沙漠中还有几位王子!就算是对她进行审判!也要王子才有资格!你们今天如果敢破城杀人!就是对沙王的背叛!”

    这句话的震慑力倒是十足,就连跟在多勒背后的那几个亲卫都露出不安之色。

    诚如天闲所说,要说审判公主的话,那必须王子出面才行,现在的多勒不是王族,三位王子都还活着,哪有他统兵击杀公主的道理?

    多勒双目通红,可天闲这番话他却反驳不得,否则就是公然反抗王族,现在故去的沙王威名仍在,他可没有胆子这么做。

    “那……就将公主交出来!我们自然会将她押回去接受王子的审判!”

    天闲弹了弹袖子上的沙尘,“我并没有救什么公主,只是救了一个向我求救的小姑娘,我只管救人,不问身份,你要是想找公主的话,去别的地方找吧!”

    “你!”

    多勒怒极,但现在被天闲刚才的话架空,却没办法下令攻城。

    “给我围住这里!”多勒怒吼,用一双满是仇恨的目光盯着天闲咬牙说道,“我就不信就算你们能逃,但还能带着几千人一起逃!如果公主离开了这里!我发誓……这成立的所有人都要死!!”

    愤然抛下弯刀,多勒寒声命令,“给我去请大王子来!!”(未完待续)r580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