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二章 沙漠之乱(四)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沙王沉重的呼吸着,艰涩的声音穿过铠甲,变得的更加嘶哑。{

    沙漠里的风第一次变得沉重起来,沙王感觉沉重的沙尘好像要把自己压垮,身上这赖以生存的铠甲也变得无比沉重。

    “公主殿下!”

    多勒可不想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大声质问道:“您冒充沙王是所有人亲眼所见的事实!如果您无法给出一个解释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为了沙漠!为了所有的沙漠子民,今天我不得不抓您回去,然后再好好审问!”

    沙王沉默了。

    她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毫无意义,她临危继任沙王是意料之外的事,虽然的确是正统的沙王,但却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甚至也缺少一些沙王必备的物件,这两年如果不是这身铠甲,这个身份早就被揭穿了。

    深情的抚摸着身上的黄金铠甲,沙王心中既悲痛又无奈,“父亲,如果今天女儿无法平息叛乱,就让女儿的血留在这沙漠上,让女儿的灵魂也化为沙尘!永远在这沙漠中游荡!”

    这番外人听起来并没什么奇怪的话,却连多勒都微微变色,沙漠的子民死去后要回归沙漠,尸体深埋在沙丘之中,如果尸体暴露在沙漠表面,灵魂就会无法安息,永远游荡在沙漠之中。

    只有对罪无可恕的人才会在他们死后暴尸沙漠,永远放逐他们的灵魂,这是沙漠中最重的惩罚!

    “公主殿下看来已经有所觉悟!”虽然吃惊。但多勒同时也十分激动,因为对方看来已经有放弃的意思,自己几十年苦心经营,等的就是这一天!

    阵阵黄沙吹在沙王的铠甲上,她缓缓的再次摘下了头盔,露出那空空如也的脖颈,几缕淡黄色的发丝从铠甲中飘起,显得孤单而软弱。

    “我的子民们!”沙王稚嫩的声音穿梭沙尘飘散在沙漠的每一个角落里,“如果我今天不幸死去,那是我的罪孽!但请你们记住。那并非是叛逆的罪!而是我没有保护好这片沙漠。没有保护好你们每一个人!我的死代表着沙漠的灾难!我的死既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我愿为此承受永世的痛苦!”

    沙利特战士们不由动容,被永远放逐沙漠,是最狠毒的刑罚,面对这还不到十岁的小公主。面对这样悲声的呼喊。许多人不由心软起来……

    “公主殿下!请您不要再做这样难看的姿态。如果您没有别的话要说,那么……就请恕我无礼了!”大手一挥,多勒背后那几个亲卫顿时向沙王逼了过去。

    “你们谁敢?”

    沙王怒喝一声。身上的铠甲猛然爆碎解体,散落了一地,那只有**岁大的小女孩用一双充满了怒意和决然的银色眸子,毫无畏惧的盯着那几个亲卫。

    这几个亲卫顿时犹豫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对方是小公主,是沙王的血脉,王族在沙漠中的分量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见自己的部下犹豫,多勒大吼一声,“都是废物!还不快给我抓住她!”

    那几个亲卫定了定神,正要再次逼近,沙王猛的伸出手,大声喝道:“我有父亲的灵魂作证!你们哪个敢上前?”

    多勒和那些亲卫的脸色一瞬间急剧变化,不远处的沙利特大军中也是传来一片惊愕的声音。

    “沙王的……灵魂?”多勒圆睁双,不可思议的瞪着沙王,“你说灵魂?”

    沙王稚嫩的面孔上带着难以掩盖的悲伤,冷声说道:“多勒,你并非王族出身,有些事你是不知道的,只要是正统王族的血脉,都可以召唤先祖的灵魂,父亲已经被你们害死,我本不想打搅他的安息,但既然你要证据!那我就给你看一看最有力的证据!”

    拿出小刀,沙王眼都没眨一下就在自己小臂上划了一道口子,手臂一扬,鲜血飘洒半空,染的周围黄沙斑斑血痕,刚才掉落的沙王铠甲也一起沾上了血迹。

    双手十指交握,沙王大声念出了一段歌谣般的旋律。

    “沙漠的血脉亘古绵延,远古的英灵魂魄永存,风沙随身,日月为伴,沙丘是你的身躯,风尘是你的吐息……”

    随着沙王缓缓念出歌谣般的话语,所有人脸色疾变。

    “是祭歌!”

    “公主殿下在吟唱祭歌!”

    沙利特战士们无比惊讶,这祭歌是沙漠子民人人传唱的歌谣,是缅怀逝去英灵的歌,连小孩子都会唱,就算沙王祭祀祖先时,祭祀也会唱这首歌,传说这是第一代沙王在经历血战终于建立沙利特帝国后,为了祭奠那些死去的战士而留下的歌谣,可算是沙漠中最严肃,但使用频率最高的歌谣。

    在这个时候,公主为什么会吟唱这首歌?

    多勒心中也全是疑问,但很快他的疑问就有了解答,而且眼前的景象让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随着沙王的吟唱,散落在她身边的铠甲上散发出了和周围的黄沙完全不同颜色的冷幽幽光芒,这些光芒一丝丝一缕缕从铠甲上升起,慢慢在半空汇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光团。

    所有人都惊愕的望着这一幕,那团光芒慢慢汇集,并渐渐向地面落了下来。

    一双闪着蓝幽幽光芒的脚蹋在了沙漠上……

    多勒双眼的眼角一阵猛烈的抖动,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团光芒缓缓凝聚成一个人,一个这辈子他绝对再也不想见到的人。

    那几个想要上前抓沙王的亲卫更是脸色苍白,看着那个蓝色的人影冷汗都流了下来,疾速后退几步不由惊呼出声:“沙王……沙王大人?”

    整个沙漠上一片惊声雷动,所有的沙利特战士们全部跪了下去。

    那个蓝幽幽的人影。正是大家所熟知的沙王!

    蓝幽幽的人影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仿佛从沉睡中刚刚醒来,“唔……是谁在呼唤我?”

    沙王看着那蓝色的人影,不由双目流泪,双膝跪在黄沙上哭声喊道:“父亲!是女儿在呼唤您……”

    那蓝色人影缓缓转身,目光落到沙王身上,半透明的面孔上表情清晰可见,“莎莎,原来是你……”蓝色人影看到自己的女儿顿时开心起来,“调皮鬼。快来让我抱抱。”

    沙王失声痛哭。两年来所有的委屈好像一下要全部都哭出来,爬起来哭着向蓝色人影跑去,用力抱向那个熟悉的人,但她去抱了个空……

    她的身体穿过那蓝色的身影。重重摔在了沙地上。

    趴在沙地上。沙王心中的悲痛和委屈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两年来在心中筑起的坚强城墙瞬间崩溃,死死抓着沙子,她放声大哭。

    这哭声。简直让石人的心都碎了……

    那蓝色身影似乎这才意识到什么,茫然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长叹一声:“原来是这样……”

    望着在沙地上放声大哭的沙王,望着不远处的多勒还有他的亲卫,还有那些已经血染黄沙的的亲卫们,以及对面乌压压一片的沙利特战士。

    蓝色身影眉毛舒展了几下,“唔……本王想起来了,本王已经死了吗……”

    目光转向多勒,蓝色人影神色变得严厉了很多,“多勒,公主正在哭,你作为亲卫,为什么不去扶她起来?”

    多勒一直双眉乱蹦的盯着蓝色人影,沙漠上的传说他听的多了,可那些事他比谁都明白只是传说罢了,而所谓的灵魂到底是什么模样的更是没人能说清楚,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那个已死的沙王灵魂居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多勒!”蓝色人影见多勒愣在那,满脸苍白,不由疑惑的望着他,“你怎么了?”

    多了听到自己的名字,多勒身体不由抖了一下,脚下退了两步,看着那蓝色的身影,冷汗立刻流了下来。

    那蓝色的人影迅速再次用目光扫视周围,最后,目光落到了那些惨死在多勒身边的亲卫身上,“你杀了他们?杀了我亲手挑选的亲卫,难道说……”

    两道锋利如刀的目光打在多勒脸上,蓝色人影厉声问道:“多勒,带兵来到这里,你难道想对付公主吗?”

    “父亲……”

    沙王爬了起来,坐在原地哭泣不已。

    两年了,对于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两年太过漫长,这两年来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坚持过来,从来不能哭,从来也不能笑,必须时刻穿着这身铠甲,否则随时可能会丢掉性命。

    蓝色人影看着哭泣的沙王,神色不断变化,眼神也变得逐渐锋利起来,他沉声问道:“多勒,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本王带公主去接受洗礼,结果被刺客偷袭,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公主……似乎长高了不少?”

    多勒的心脏野马般的跳动着,一股股热血涌上脑子,让他感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多年谋划,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机会行刺了沙王,虽然最终被对方逃掉,但现在揭穿公主的身份也不算晚,倒是自己还能成就一个为帝国铲除祸患的英雄名号,今后这沙王的宝座自然是归自己所有。

    但千算万算,却没算到沙王的灵魂居然会重新出现!他已经死了两年了!就算灵魂在沙漠上游荡,也不可能保存这么完整的记忆和形体,这简直就好像刚刚死去的人的灵魂!难道说王族有什么办法可以召唤完整的灵魂?

    猛的,多勒望见了沙地上的铠甲!

    那黄金色的沙王铠甲现在依旧闪烁着淡淡的幽光,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根本无法发现微弱的光芒……

    铠甲!

    多勒瞪大双目,忽然一个大胆的猜测闪过脑子!

    “多勒,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蓝色人影的声音愈发冷厉起来,“那一天我遭到行刺。你可抓到了凶手?”

    多勒深深呼吸两次,迅速上前,在距离蓝色人影合适的距离上,“扑通”一声双膝跪了下来,瞬间脸上露出悲愤无比的神情,大声说道:“沙王大人!您让属下等的好苦!您再不现身的话,属下恐怕就要变成沙漠的罪人了!”

    “怎么回事?”蓝色人影的口气丝毫没有改变。

    “沙王大人!您不幸遇害已经有两年时间了。”

    沙王眉梢轻轻抖了一下,神色中显露出几分感慨落寞来,“已经两年了啊……”

    多勒抬起目光,冷森森的眼神望向了蓝色人影身边的女孩。“这两年来。属下一直一如既往的为帝国效力,却没想到……今天公主居然认为我是叛逆!要对我痛下杀手!”

    “胡说!!”

    已经哭肿了眼睛的女孩大叫一声,无比愤怒的指着多勒控诉道:“父亲!你不要听他胡说!当时只有我们两人在场,但他却知道行刺的事!这件事根本就是他在背后主谋!今天哪是我要对他痛下杀手!而是他要逼死女儿!”

    沙王微微疑惑。沉声对多勒说道:“当天。本王遭到行刺。因为受了重伤,所以……

    多勒顿时神色一变,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沙王如果说出当天重伤之下不得不传位给公主的事,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浑身的血翻腾着,多勒清楚自己放手一搏的时候到了!这一次,不是荣华一生!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沙王大人!”

    多勒大吼一声打断了沙王的话,反手抽出了自己的弯刀,双眼一片血红。

    所有人大吃一惊,无数沙利特战士们惊愕的不知所措,在沙王面前拔刀,这可是死罪!

    “多勒!你敢向本王拔刀!”蓝色人影勃然大怒!

    多勒呼吸粗重,仿佛用身体全部力气在大声吼叫着:“属下从小跟随沙王大人,一颗赤诚之心可照亮整个沙漠,如今公主不容对帝国有功之臣,属下无话可说!拔刀本非属下所愿,属下只想让沙王大人看一看,属下这为了帝国而洒的鲜血,是否还和当初一样,和那正午的沙子一样滚热!”

    说完,多勒双目一睁,弯刀反转,毫不犹豫狠狠一道切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所有的人全部大吃一惊!

    多勒这一刀极为凶狠,刀锋几乎看砍断了一半骨头,沙利特弯刀特有的倾斜刀刃扯出了又长又深的伤口,血在一瞬间喷泉般的射了出去!

    滚热的血洒在沙地上,沙尘混着水分瞬间蒸起,犹如一片轻烟。

    多勒倒也不愧为沙漠第一勇士,这一刀几乎砍穿了胸膛,他却纹丝不动,一把将染血的弯刀插在沙地上,恭敬的对沙王低下头,用他最大的声音,仿佛在呐喊般的说道:“沙王大人!如果您认为属下有罪,请砍下属下的头颅!如果您认为属下无罪,那么,请您放心将帝国交给属下!安息吧!!”

    “父亲!他是谋害您的凶手!您可不要听他的话!女儿差一点就被他害死了!父亲!”

    见到多勒如此左派,年幼的沙王不由气的双眼通红,现在她虽然知道父亲仅仅灵魂,但她依旧觉得有了依靠,不知不觉话里也多了底气。”

    这一次,蓝色人影却沉默了。

    小小的沙王用力抹掉脸上的泪水和沙子,带着哭腔说道:“这个混蛋知道行刺的事!两年来却只字不提,根本就是他自己是幕后指使,见到我假扮父亲心里没底才不敢对我下手!刚才他还耀武扬威!一副恶人得志的嘴脸,现在却跑来假装中心,父亲!您该立刻杀了他!!”

    依旧是沉默……

    “父亲,您该……父亲?”

    忽然,幼小的沙王察觉到了异常,她猛然收回愤怒的瞪视多勒的目光,看向那蓝色的身影,这一眼却几乎让她彻底绝望。

    那个伟岸的蓝色身影,忽然间变得恍惚不稳起来,本来清晰的面容也变得模糊,似乎身体随时都会溃散。

    “父亲!!”

    沙王吓的大叫一声向前抓去,但他能抓到的,只有一片虚空。

    蓝色人影的神色显得震撼,而且又无比愤怒,但他的面容已经模糊,很难看清他的表情。

    “父亲,您……您怎么了?您说话啊!”沙王难以置信的望着急速模糊起来的蓝色身影,她唯一的依靠俨然正急速离他而去。

    “父亲!”

    沙王的叫喊并没有换来任何结果,那蓝色人影剧烈的扭动了几下……猛的消散掉了。

    消失的干干净净。

    沙王怔怔的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沙地,完全呆住了……

    多勒在这个时候终于抬起了头,露出了狰狞至极的笑容,他用只有他和沙王能听到的声音冷然说道:“公主殿下,看来……您最后的底牌也已经用过了!”

    “你……是你!”沙王愤怒而恐惧的看着面色狰狞的多勒,“你……你到底……”

    多勒冷笑着,拔出身边的弯刀缓缓站了起来,他摸了摸胸口,看着自己满手的鲜血,嘿嘿笑道:“您看,就算是卑微的血脉,有的时候也是十分有用的。”

    血!

    沙王猛的向身边的铠甲望去,银色的眸子瞬间缩成了一个点,那黄金铠甲上,不仅有自己的血,更多的却是多勒刚才故意洒出来的血……(未完待续。。)r527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