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三十一章 沙漠之乱(三)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沙漠的风炽热无比,但沙王现在的心却如冰块般寒冷,多勒是上一代沙王收养长大的,比大王子年长几岁,平素里大家都叫他叔叔,其实他也和王宫中的王子公主一样,都是在王宫长大,所有人都向对待王子一样崇敬他,甚至大王子作为沙王继承人都对他尊敬有加。

    而他也不负沙王重望,很早就表现出惊人的修炼天闲,不仅沙利特人独有的弯刀厉害无比,而且还是沙漠中唯一掌握水这种力量的圣痕继承者。

    沙王清楚的记得,自己的父亲很多次说起,多勒将是下一代沙王最大的助力,是值得信赖的战士。

    “怎么,公主殿下的话,只是心虚逞能,一时口快而已吗?”

    冷漠的声音打断沙王的思绪,沙王看着护墙外那个脸色阴沉的人,知道他已经不再是自己从前认识的那个多勒了,权利和财富已经像风沙一样迷住了他的心窍。

    仰起头,沙王在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现在,是自己必须永远面对的时候,沙漠的未来,或许就在自己一念之间,而还十岁不到的自己只有孤身一人,面对的却是盘踞在沙利特帝国中近三十年,根深蒂固,备受所有沙漠子民敬仰的多勒。

    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

    缓慢的呼吸,沙王稚嫩的声音随着风沙传到每一个沙利特战士耳朵里,“我的子民们,我要你们每一个都仔细倾听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因为现在你们面对的,不是你们的小公主殿下,而是……新一代的沙王!”

    沙漠上一片骚动之声,现在情况分向两边,一边多勒控诉公主谋害沙王篡位,一边公主指出多勒弑君谋权,绝大多数沙利特战士们心中一时都无法判断到底哪边说的才是真话。

    “两年前!我满七岁,按照沙漠的法则,父亲带我走进沙暴,接受沙漠的洗礼,正式成为王室的一员,这一天是没有人知道沙王到底要去哪的,因为进行沙漠的洗礼只有沙王和随同的王室成员,但那一天,刺客却早早埋伏在那里,准确的袭击了我们。”

    发出阵阵议论声的沙利特战士们都安静了,无不震惊的听着沙王的话,这些话就好像天方夜谭一样,伟大的沙王居然在沙漠被袭击了,而这件事却根本没有一点消息传扬出来。

    沙王的声音中多了一抹仇恨的味道,继续说道:“刺客经过精心的准备,使用了极其厉害的武器,而且他们卑鄙无耻的用我做诱饵,父亲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虽然最终借助沙暴的掩护甩开了那些刺客,但……”

    两点泪珠从沙王眼中滑落,“就在沙漠深处,在一个谁也不知道地方,父亲……回归了沙漠!”

    “哗——————”|

    沙利特战士一片哗然,沙王言之凿凿的说出上一代沙王已经去世的消息又是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我的子民们!”沙王大声压下这一阵议论声,继续大喊道:“我们不知道谁是袭击者,但我们可以肯定必然是王族中的人,而且是和父亲十分亲近的人,否则不可能会知道父亲的行踪,而为了保护沙漠,为了维持沙漠王族的血统纯正,为了我们的的荣耀!父亲在临死前,已经将沙王之位传给了我!”

    “荒谬!”

    多勒毫不客气的打断沙王的话,“沙王是沙漠的主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传给一个小姑娘!就算你是公主殿下,这件事也是绝对不可信的!”

    沙王冷声答道:“父亲知道生命就要走到尽头,而且也不知道敌人到底是谁,自然不能传位给其他几位王子,而且难道在那个时候还有什么选择吗?”

    多勒嘲弄道:“恐怕是你公主殿下预谋已久,杀害了沙王大人不说,还想篡夺王位,结果事情太过仓促,没能得到沙王正式传承,只好穿着沙王大人的铠甲蒙混过关!如果你真的得到了沙王之位!为什么还要穿着铠甲掩人耳目!?”

    沙王有些激动的喝道:“我要是以真面目示人,恐怕第二天就会被敌人暗算而死!我只能谎称我自己失踪在沙漠中,而自己却穿戴起父亲的铠甲,让沙王还存在,让大家知道沙漠的主人还活着!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寻找凶手,但他隐藏的太深,我居然一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但我从来没有想到,多勒……居然会是你!”

    多勒不以为然,哼了一声说道:“我才是在为整个沙漠考虑!两年前我就感到了你有问题,但事关沙王的身份,我不敢大意,两年来我暗中打探,却发现了不少你篡位的痕迹!今天!正是揭发你的时候!”

    手指沙王,多勒大喝道:“现在你立刻脱下全部铠甲,跪下出城,按照沙漠的法典!我不杀你!但你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沙王冷声说道:“我是得到父亲传位的正统沙王,怎么会给你这种篡逆小人下跪!多勒,你最好不要执迷不悟,这沙漠不是你能担当的起的!”

    “正统沙王?”多勒大笑,“那好,请把你正统沙王的证据拿出来!如果你能证明你是现在的沙王,而且不是篡位谋逆得来的王位,我自然……会向你下跪请罪!”

    “好!”

    沙王对多勒怒目而视,“多勒!今天我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等你回归沙漠之后,再好好向父亲去请罪吧!”

    说完,沙王转身把目光投向了天闲,眼神里是一片复杂难明的东西,说道:“本想取回荒尘大剑,但可惜现在似乎不是时候,我希望你现在让我离开,多勒是篡位者,如果他掌握了沙漠,你的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糕!”

    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维罗从沙牢里解救出来的卓玛,沙王又说道:“感谢你们的水和食物,还是毯子,我们之间的事,在我平定了叛乱之后,再做一次详谈吧。”

    在这个时候,天闲看着沙王都感到了丝丝心疼的味道。

    她将要面对的是数十万族人的质疑,是一个隐忍数十年,心思缜密而狠毒的对手,这位王者没有随从也没有护卫和士兵,她必须自己独自一个人去面对父亲逝去的哀痛,面对权利的巨大压力,面临那些本该爱戴她,支持她的族人们。

    她只有一个人,她还只是个八九岁的小姑娘……

    “你一个人……”天闲皱眉。

    “我并不只是一个人。”沙王轻抚心口,“我的父亲始终庇护着我,我的子民也等待我去拯救,这是沙王的责任,我从不孤独,从不为我自己而努力什么……”

    天闲感觉,心里酸酸的……

    这样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到底是怎么在父亲被刺杀后,坚强的独自一人支撑起了这样庞大的帝国?忍受痛苦和恐惧的折磨,并走到了今天。

    “我们没有办法插手……”阿里昂看到了天闲的犹豫,上前轻轻说道:“这是沙利特帝国王权的争夺,不是外人该插手的事。”

    沙王听到了阿里昂的话,笑着点了点头,“他说的不错,这是我们沙漠里的事,外人不要插手的好!”

    抬手对着地面轻轻勾了几下手指,沙王的铠甲顿时从地上腾起,重新依附在她细小的身体上。

    护墙外的沙利特战士们发出一片吃惊声,虽然明知道里面只是公主殿下,但沙王穿着铠甲的模样出现在眼前,还是让人觉得具有极大的震慑力。

    “那么,后会有期!”沙王活动了一下五指,再也没给天闲思考的时间,纵身从护墙上跳了下去。

    天闲有心阻止,但看看身边的阿里昂,最后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三角,暂时解除散灵魔阵吧,但随时注意情况!”

    “是,我的主人!”

    沙王一跃而下,脚未落地,一层黄沙已经自动浮起轻轻拖住了他的身体。

    这一幕让沙利特战士们再次发出不小的议论声,在沙漠中,历代沙王都是沙漠的支配着,这无穷无尽的黄沙就是沙王的武器,随心所欲操控沙漠中的黄沙是沙王最显著的一个特征。

    这也是王权的象征!

    多勒却对此嗤之以鼻,“公主殿下,您想用沙王大人的模样来博取同情吗?我想您已经在沙王大人那里学到了一些操控黄沙的本事,但这个时候拿来卖弄,未免就有些不合适了,沙王以死,你假扮沙王,你要明白,你所做的一切越是像沙王,罪孽就越深重。”

    紧紧是几句话,沙利特军队中的议论声顿时出现了变化……

    “这个多勒果然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维罗解救了卓玛后立刻登上了护墙,听到了多勒的话后,顿时大为皱眉。

    “卓玛姐姐,你没事吧?”见卓玛风风火火的冲上了护墙,天闲连忙询问。

    卓玛焦急,“我没事,她根本没有伤害我的打算,倒是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出去!对面可是几十万大军!”

    维罗一把拉住就要跳出去的卓玛,“你去干什么?”

    “当然是救她!”卓玛怒目瞪着维罗,“她只是个孩子!”

    “可她是沙王!”维罗大声喝道,用从未有过的严厉口气说道:“这是王权的争夺!你去了能有什么用?就算她是五岁的孩子!在这件事上,我们也谁都帮不了她!”

    维罗一向以卓玛马首是瞻,卓玛被维罗一吼,倒是愣住了,眼前这个男人绝少用这种声音对自己说话。

    “可……可是……”卓玛咬着嘴唇,一脸焦急。

    维罗无奈的摇摇头,“让她去吧……我也知道这有点残忍,但是王权中的事,从来就是这样,她今天或许会夺回沙王的名号从此威震沙漠,或许就此粉身碎骨,但无论如何……这一切都只有她自己能去做,我们根本无能为力。”

    大家无奈的劝解卓玛,而护墙之下,沙王已经慢慢的逼近了多勒。

    多勒身后的二十个亲卫不由一阵紧张,有部分人随着沙王的靠近,还是缓缓跪了下来,他们没有说任何话,但在他们心中,无论眼前的是沙王还是公主殿下,都是应该行礼的。

    但在多勒身边,有九个亲卫却没有跪,而是从刚才站起来后就一直围在多勒身边站着,此时更是目光灼灼的盯着沙王。

    “那天的刺客……是八个人,使用的都是沙漠之外的奇怪招数。”沙王的目光一一扫过算上多勒的八名护卫,“但他们从在沙暴中从容进出,显然是沙漠的子民,看来……就是你们几个其中的八位了。”

    多勒冷哼一声,“公主殿下,您这样空口无凭的继续诬陷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处,反而对我有不少有用的地方。

    “对你有用?”

    多勒眼中忽然闪过浓厚的杀机,喝道:“听令!”

    “唰!”他周围的亲卫瞬间抽出了弯刀。

    沙王怒声喝道:“多勒!难道你现在想要杀我!?”

    “当然不是!但这是迟早的事,不过现在我必须剪除罪恶的羽翼,否则沙漠以后将永无宁日。”

    “什么?”沙王不由疑惑,“你到底在说什么?”

    多勒冷笑一声,猛的一声大吼:“杀!!”

    手起刀落!一片血光爆射当空。

    多勒身边那几个站着的亲卫猛然转身把弯刀对准了身边的同伴,那些跪在地上低头行礼的亲卫还没来得及惊讶一下,就已经被锋利的弯刀砍下了脑袋,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转眼十一颗人头已经滚落黄沙。

    沙王大吃一惊,随之恍然而悟,多勒居然在铲除亲卫中的异己,这些亲卫都是当年沙王亲自挑选训练的,都是和沙王最亲近的人,多勒这些年处心积虑招揽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剩下的……居然在今天直接下手格杀!

    好狠的手段!

    “你……”沙王怒的浑身发抖,“你这个蠢货!他们都是沙漠的精锐!是沙漠的灵魂!你居然……”

    多勒从地上抓起一颗人头,放声吼道:“沙漠的子民们!请你们看清楚这些人的下场!他们追随叛逆,亲自参与了刺杀沙王的行动!我已经调查的十分清楚,今天将他们就地斩杀!祭奠我们逝去的伟大王者!”

    “哗————”

    无数沙利特战士大声呼喊起来,刚才沙王已经露出了真容,假冒沙王的事败露,现在双方互相对峙,显然还是多勒更占人心,他一举杀了其他的亲卫,一番话激的所有沙利特战士们疯狂的呐喊咆哮。

    护墙上,所有人都在紧张关注着我外面的状况,多勒痛下杀手直接杀掉其他亲卫可是让众人吃惊不小。

    望着一片片欢呼呐喊的沙利特战士,维罗不由摇头:“这个小姑娘不是对手啊……那个多勒恐怕为了今天已经准备了很久,连沙王的亲卫都已经被他拉拢,下面的部将就更不知道有多少倒向他了,如今他几乎算是一呼百应,而那个小姑娘隐瞒的身份暴露,现在却成了众矢之的,哎……”

    情况就向维罗说的那样一目了然,但大家都沉默着,心中虽然焦急,但却也十分无奈,现在能帮助沙王夺回王权的人,根本不存在!甚至大家能想象的到,一旦有人插手,多勒就会立刻扣过来一顶私通外敌,谋害沙王的罪名给现在那个无辜的小女孩。

    多勒倾听着无数的欢呼声,心中不由志得意满,随意丢下人头哈哈大笑,“公主殿下,您没想到自己的人就这样被铲除了吧?现在不知道您还想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沙王看着满地的鲜血,心中痛苦无比,这些人都是父亲留下的心腹,这两年自己无法确定谁是叛徒,也不敢暴露身份,但现在终于知道他们是忠实的子民,要依靠他们支撑帝国,支持自己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部变成了死尸!

    “多勒,你在亲手埋葬整个帝国,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多勒哂笑:“公主殿下,您已经自身难保,不必再说这些,我很想知道您所谓的王权的证明,又是什么呢?”

    沙王只好暂时收起心中的悲痛,冷然说道:“多勒!你想要篡位,但却无法驾驭沙奴,对吧?而且沙奴也是无法拉拢的,所以你选在父亲和我单独外出,连沙奴都不在的时候下手!”

    “公主殿下又在说笑话了。”

    沙王仰头大声说道:“子民们!请你们听清楚!请你们清醒的听每一句话,每一代沙王都有自己的座驾,而如沙奴这样的独有座驾也只有沙王才能驾驭,你们看到了吗?多勒想要毁掉沙奴!强行操控沙奴冲击敌人的护城!他无法操控沙奴,就想毁掉沙王存在的痕迹,但你们每个人都该清楚,都该亲眼看到,我!你们的王!却可以驾驭沙奴!”

    这句话倒是十分有分量,沙漠的主宰驾驭自己独有的座驾,这是沙漠的传统,每一代沙王的座驾都不尽相同,但相同的是只有沙王才能驾驭。

    这两年来沙王驾驭沙奴从未出现问题,这可是人人皆知的事!这可是只有得到了沙奴的认可,只有沙王才做得到的事!

    “笑话!!”多勒的冷哼声随之响起。

    “公主殿下,您不要再混淆视听!说起沙奴的话,这倒是更证明了你篡位夺权,根本不是正统的沙王!”

    多勒狠毒的盯着沙王说道:“不过!驾驭沙奴应该是沙王才具有的能力,但是我请所有沙漠的子民听清楚,沙奴!是我们伟大的主宰,我们上一代沙王的座驾!公主殿下,沙奴……根本不是您的座驾!”

    才刚刚有些相信沙王的话的那些沙利特战士们不由愣住,多勒说的的确没错,算起来,沙奴是上一代沙王的座驾,而每一代沙王的座驾都是不同的,这也是沙漠不成文的传统。

    多勒得意的继续大声说道:“公主殿下,如果您是得到了正统传承的沙王,那么自然会有得到自己座驾的能力,那么为什么您没有自己的座驾,而且还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欺骗了沙奴,让它继续作为您的座驾,要知道……每一代沙王的座驾都是不同的!”

    沙王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我自然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如果更换了座驾,岂不是让那些刺客起了疑心!?”

    “哦……”多勒拉了一个长声,讥笑道:“不敢以真正的身份示人,是为了防备那些刺客?但我真的猜错了吗?公主殿下,您这样处心积虑的扮演沙王大人,不仅穿着沙王大人的铠甲,甚至还用不知名的办法迷惑了沙奴,您这样厉害,真的是怕人刺杀吗?还是说……您根本没有得到真正的沙王传承,沙王的各种秘法一窍不通!所以才不敢以真面目见人,这两年来一定都在搜集沙王传承相关的东西吧!”

    说着多勒轻轻敲了敲额头,目光忽然转到了护墙上,“我想起来了,这两年您忽然对沙漠里的那件宝物有了兴趣,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调查那件宝物的各种消息,我记得沙王大人从前说过,那是宝物是稳固沙王的根源,就好像无尽的水对沙漠的意义一样,谁也不能轻易去触碰,甚至还在那宝物可能存在的位置布置了阵法。可您这段时间却特别的对此感兴趣……”

    顿了顿,多勒似乎恍然大悟,“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您应该是急切的想要得到新的力量稳固自己的位置吧,这么说的话,想必您对于沙王的传承或许根本一窍不通,否则为什么会追寻其他的力量,甚至……”

    故意提高了声音,多勒大声喝道:“甚至不惜勾结外敌,图谋沙漠的宝藏!公主殿下,您真是为了王权而不择手段!”

    这家伙居然先倒打一耙!

    天闲听的心中冒火,这个多勒不仅玩弄权术,暗中行刺沙王,现在居然连自己这边也都被编排进他的谎言中去了。

    “胡说!”沙王大怒,“我收集那件宝物的消息是因为进来北方出现了变动!不得不这样做!而那些人我也根本不认识!更没有什么勾结外人,图谋沙漠宝藏的事!”

    多勒大笑,“那么公主殿下,您能告诉我,现在我们沙漠的宝藏在哪里吗?”

    沙王愤怒无比,但不得不压制怒火,哼了一声答道:“我们技不如人,那件东西已经被他们拿到手里,但我已经和他们进行了详细的谈判!这在商议归还宝物的事,多勒!你这个蠢货居然在这个时候叛乱!简直罪不可恕!”

    “商谈?”多勒不屑,“依我看,应该是在分赃吧?”

    “你……你说什么!?”

    多勒一脸正气,用仇视的目光盯着沙王,“公主殿下,刚才我们所有人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您在敌阵内自由走动,随意出入,那城墙前本来不知道有什么机关,我们成千上万的战士们都失陷在里面无法挣脱,而您居然就这样轻松的走了出来,看起来……您还真是和他们谈的十分融洽,只是不知道如果我不带兵来到这里,您是否就要永远的和他们谈下去……再也不会回归沙漠?”

    沙王简直要被活活气死,多勒每一句话都是强词夺理,可是偏偏又说在无法解释的地方,这些天发生的事本来没有什么不妥,可是现在她的身份一旦暴露,被多勒扣上一顶夺位的帽子后,这一切本没有什么不妥的事都变得可疑了起来。

    “她输了……”护墙上维罗长长吐了口气,“她虽然坚强,但明显不是那个狡诈的多勒的对手,看来我们要造作打算离开这里了,多勒夺权之后,必然会选择攻击我们来巩固他的领导地位。”

    “那……那我们就不管她了?”卓玛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孤零零站在那里的沙王。

    “她现在孤身一人,连为她作证的人都没有,而且既然当时沙王是被刺杀的,匆忙间一定也没有留下足够证明她正统身份的东西,否则她早就拿出来了!”维罗再次摇头,“成王败寇,她已经注定失败,我们帮不上她!”

    沙漠上弥散一股难以言喻的压抑气息,直到不久前还有一些沙利特战士执着的跪在那里,但到了现在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凝视着那个孤零零的身影,眼中再没有崇敬,有的只有愤怒和仇恨。

    “公主殿下!您难道还有什么能证明你自己身份的东西吗?”多勒大声问道,脸上已经是一片胜券在握之色。

    证据!

    沙王铠甲下的身体在剧烈的抖着。

    哪有什么证据!怎么可能有什么证据!

    沙王的传承并没有那么多证明性的东西,当初谁能想到会有人刺杀沙王,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真的没有太多的东西留给自己,只有这铠甲和一些秘法,还有沙奴……

    而且现在就算有什么证据,可谁能和自己站在一起?自己假冒沙王的身份让自己陷入了不利的局面,现在一切证据都变得苍白无力,就算是拿出父亲的亲笔传位的命令,恐怕也会转眼间被诬陷成是假冒的,谁能为自己证明自己是真正的沙王?

    自己证明自己,面对数十万的怀疑到底有多少作用?

    父亲!难道我今天就这样走到尽头了?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