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沙漠之乱(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沙王眼神动了动,洗澡的感觉几乎已经忘记了,这在沙漠里是极端奢侈的事,水是无比宝贵的,用来擦身体就已经很不错了。=x.

    “先吃东西吧,你一定饿了。”卓玛把食物放到她面前,那是一碗不明的肉。

    撕下一下快,卓玛递到沙王嘴边,“啊……”

    沙王明白,身在敌营,是不能随便吃敌人送来的东西的,可是之前病倒迷糊的时候,可是之前似乎已经不明不白的吃过一些东西,喝过水了。

    张口接过卓玛递来的肉块,缓缓在口中咀嚼着,沙王感觉自己很奇怪,不过这肉倒是蛮好吃的,和沙漠里那些干巴巴缺少水分的肉十分不同,想必是这附近树林里的野味。

    “慢点,足够你吃饱的。”卓玛笑着说道。

    沙王一口气吃光了所有的肉,到后来她几乎吃不下了,但还是坚持都吃了下去,她忽然有点觉得,这样不需要背着别人吃东西是一件多轻松的事。

    从来没有人喂过自己吃东西,只有自己喂沙奴。

    “我……能睡一会吗?”

    沙王的眼神有点柔弱,带着三分恳求的望着卓玛。

    “当然!你现在还病着,要多休息!”卓玛赶紧扶着沙王躺下,略带歉然的说道,“这原来是那个混蛋小鬼的床铺,又脏又臭,不过这里实在没别的了,你就将就一下吧。”

    “嗯……”缩在毯子里,身上暖烘烘的。和沙漠里那种灼热感完全不同,肚子吃的饱饱的,也不必担心什么,这种轻松的感觉让她很想睡一觉……

    在毯子里缩了缩身体,沙王合上了略有些沉重的双眼。

    卓玛看着沙王在毯子里昏沉沉的睡去,心中不免感叹:这样小的孩子居然就要出来为国家效力,也不知道为此吃了多少苦。

    回望护墙那边,卓玛脸上终于露出担心之色,天闲还在比比划划的在和外面说着什么,神色轻松。但卓玛却知道情况不容乐观。因为其他人的脸色都显得有些紧张。

    这个时候天闲还在和多勒扯皮。

    “我说多勒大叔,你这样就不通情达理了,既然你没有证据证明我们陷害了沙王,那么就不能把沙王失踪这件事算在我们的头上。我们本来是一心要和你们和解。而且我和沙王也的确谈的十分融洽。现在你们却要进攻我们,这可是完全违背我和沙王之间和解的意愿的!”

    天闲东拉西扯了好一会儿,多勒早已经不耐烦。当即怒喝道:“那你怎么解释我们的探子看见你捡走了沙王的铠甲?”

    “什么?铠甲?”天闲面不改色,“什么铠甲?哦我知道了!哈哈……我之前是在沙漠上寻找什么东西,但那是因为之前沙王拿出过含有黄金的沙子,我只是想砰砰运气,看能不能多找到一些,可没有真的捡到什么,至于铠甲……”

    天闲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大概,是你们看错了吧。”

    多勒怒不可遏,这时他总算发觉天闲根本只是在拖时间了,怒道:“好!既然你不肯承认,那我们就打破这护墙,到里面去亲眼看一看到底有没有沙王的踪迹!”

    天闲连连摇头,“难道你忘了上次的教训?”

    “我们沙漠的子民不会因为那样小小的困难而退缩,那种小把戏,我不信能对付我们数十万沙利特战士!”

    天闲暗暗皱眉,多勒的话有些自负,而且有些不计代价的莽撞,但他说的却是实际情况,散灵魔阵固然厉害,但以三角现在的能力,可是无法一同困住数十万人的,如果多勒执意进攻的话,那么很快散灵魔阵就会被攻破!

    多勒不再给天闲说话的机会,高高抬起手来,向身后的军队比了几个手势,顿时沙利特大军中响起了一声奇异的尖锐哨声。

    “居然真要进攻!”维罗神色凝重,“我们是受不住这里的!”

    香握紧闪波刀,沉声说道:“但为今之计,也只有死守这里!绝对不能后退!”

    天闲凝视着沙利特军队的方向,忽然愤愤的咬了咬牙,“情况看来比我们想的还要糟糕!”

    一股浩大的烟尘在沙利特军队中扬了起来,这股烟尘慢慢靠近,似乎是一股部队在向这里挺进,但奇怪的是这股烟尘周围分散着不少沙利特战士,他们都带着一种奇异的哨子,一边飞快随着烟尘奔跑一边用力吹着。

    “沙奴!!”屠戈倒吊的双眼微微放大,一脸惊愕。

    众人也不由大吃一惊,仔细看去才发现那股烟尘之中缓缓而动的正是体型巨大的沙奴。

    沙奴似乎并不是很情愿向这边过来,焦躁的挥动着它巨大的骨足,尾巴毫无规律的乱摆着,这才掀起了冲天的沙尘,但它似乎受到了什么控制,不得不慢慢的向这边爬了过来。

    “他们在用哨声控制沙奴!”古丽指着那些跑在沙奴周围的沙利特战士,“他们想用沙奴先冲击散灵魔阵!”

    沙奴很快来到了近前,那些仿佛押送它的沙利特战士们停了下来,沙奴也随之停下脚步。

    多勒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疯狂之色,指着天闲大声说道:“现在你还有一次机会!立刻交出沙王!否则的话,这沙漠的巨兽就会先冲进你的护城内!我就不相信你的那些小把戏能对付的了这样的巨兽!”

    天闲紧抿嘴唇望着护墙外的沙奴,心中忽然间有一种十分别扭的感觉,眼前的这一幕似乎什么地方不大对劲儿?似乎这样的事根本就不该发生。

    “就连沙王都不舍得让沙奴冲击我的护墙,难道你要牺牲掉沙王的座驾?”天闲皱眉问道。

    多勒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恢复如常,大声喝道:“为了沙王大人!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你不必再拖延时间,现在你不交出沙王!只有死路一条!”

    不对!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对!

    天闲心中有一个声音似乎在提醒他,有什么事情不和常理,但却又完全可能发生,这件事和现在的状况息息相关,可……这到底是什么事?

    “我数三下!”多勒大声吼道,“如果你们还不归还沙王!不要怪我不客气!一!!”

    护墙上,除了天闲大家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沙王这样的庞大巨兽可是极难对付的。这种东西冲进散灵魔阵的话。能不能控制的住它还真的无法确定,万一散灵魔阵对它无效,那么……

    “准备!!”多勒一声大吼,沙奴周围的沙利特战士们立刻再次吹起了哨子。尖锐的哨声让人感到脑子发晕。而沙奴在哨声响起的同时发出了尖锐的嘶鸣声。立刻变得暴躁不安起来,身体扭动着,八条巨大的骨足也跟着挥舞起来。周围再次扬起了浓厚的沙尘。

    看着沙奴的模样,多勒眼中闪过一丝快慰,对着护墙上的天闲大声计数:“二!!”

    大家的目光不由飞速集中到天闲身上,如今到底该怎么办,必须立刻拿出一个注意才行,而在大家都紧张万分的时候,天闲却皱着眉,凝重的注视着多勒,一言不发。

    卓玛也在紧张关注护墙外的情况,虽然她听不清多勒在喊什么,但是沙奴尖锐的嘶鸣声和那种刺耳的哨声却听的清清楚楚。

    那些家伙难道要进攻了,进攻的原因,是不是多多少少也因为这个孩子呢?

    卓玛想着,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沙王,这一眼却让她险些惊出一身冷汗。

    才睡着的沙王居然醒了!

    她脸色依旧苍白,但那双眼睛却已经完全睁开,银色的眸子中充满了难以想象的震惊、恐惧,还有让人无法理解的仇恨!

    那是一种**岁孩子绝对不可能拥有的眼神。

    “你怎么了?”卓玛愕然的望着沙王。

    沙王一怔,眼神抖了一下,先前那种让人浑身发冷的眼神倏然消失,望向卓玛时,眼中只剩下柔弱无力。

    卓玛几乎以为自己刚才看错了,眼前这分明只是一个患病在身的虚弱女孩子,可刚才……

    “我有些冷,能再加一条毯子吗?”沙王小声的问,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是太冷才醒过来的吗?

    卓玛心中冒出一个疑问,而触及到沙王的眼神,这一点点疑问不由也烟消云散,笑着答道:“好的,你稍等一下,我去拿。”

    火堆的对面,十步远的地方就有一条破旧的毯子,卓玛要看着沙王自然不能走远,当即向那条毯子走去。

    卓玛绕过火堆,火焰烤着身体,暖暖的,但不知为什么,卓玛忽然有一种浑身冰冷的感觉,就好像在自己背后有什么猛兽在盯着自己。

    错觉?

    卓玛感到自己心惊肉跳,若隐若无的杀气似乎正从背后吹来……在只差一步就走到旧毛毯前,卓玛终于还是停住了脚步。

    全身戒备,圣痕随时准备发动,卓玛缓缓的转身……而那股杀气在卓玛转身的一瞬间消失了。

    “你!”

    当卓玛看到背后的情景时,不由大吃一惊。

    沙王已经站了起来,并冷冷注视着她,在卓玛走向毛毯的短促时间内,沙王悄然的站在了那一堆黄金铠甲的部件前。

    “愚蠢的女人……”沙王没有看卓玛,而是垂下目光……望着自己脚下的铠甲。

    卓玛眉梢一抖,“你想做什么?逃走?你还病着,恐怕连走路都做不到!”

    沙王轻轻点头,“不错,我似乎是病了,但你们治好了我,给我食物,给我水,还让我睡在温暖的床铺里,愚蠢的人……”

    “你说什么?”卓玛不由起的面色发红起来。

    “我或许现在还无法自由移动。”沙王的声音还显得有些虚弱,但却也有些得意,“但我的父亲会帮助我!”

    “你的父亲?”

    卓玛听了沙王说的话可是吃了一惊。她的父亲是谁,又在哪里卓玛自然无从知晓,可她现在只身一人在这里,哪有人会帮她?

    “你最好不要生事,以你现在的情况,你只会病的更重!”卓玛心中全是疑问,但现在其余人都在护墙上和外面的沙利特军队对峙,城内绝对不能出现什么差错,卓玛明白在这一刻,她必须自己处理现在的情况。

    慢慢的。卓玛开始向沙王靠近。“好了,不要闹了,你很累,现在应该休息!”

    “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沙王轻轻抬起手。这个动作让卓玛谨慎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只听沙王似乎小声念了几句什么。忽然间地上的黄沙急速流动起来,散落在地上的黄金铠甲发出一阵“哗啦啦”的颤抖声。

    卓玛急速后退两步,愕然的望着眼前惊人的一幕。

    沙王单手一翻。猛的向上虚引一下,地上所有的黄金铠甲随之飞了起来,每一部分铠甲上都散发出淡淡的黄金色光晕,似乎被什么力量所包裹,这些铠甲如有灵性,飞速自动依附到沙王身上,并且急速互相拼合。

    只听一片“咔咔”响声不停,只三两秒中时间,在沙漠中曾经出现过,那个全身披着铠甲的沙王已经出现在卓玛眼前。

    卓玛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一个病怏怏的小女孩,这样一堆连雪都说没有异常的破旧铠甲,居然掩藏着这样惊人的秘密!

    沙王!居然就是这个**岁大的小姑娘!

    卓玛身体上涌起一层奇异的黑芒,大声对转身离开的沙王喝道:“站住!否则……”

    “啪!”沙王轻轻打了个响指。

    “嘭嘭嘭嘭嘭!!!”

    无数沙刺毫无征兆的从卓玛脚下破土而出,卓玛全神贯注留意沙王的动静,完全没想到攻击会从脚下突然袭来,来不及躲闪不由惊叫一声,已经被无数沙刺击中。

    “女人,本王这次饶你一命!”沙王的声音重新变得沙哑艰涩,冷漠无比。

    数十道沙刺冲出地面,从腿间腋下穿过,几乎都贴着身体,但却没有一道真正的刺中,所有的沙刺汇成一道沙牢,却把她死死困在了原地,其中一道沙刺就停在喉咙之前,再向前挺进三分的话……

    卓玛不由满头冷汗。

    沙王和卓玛闹出的动静早惊动了城内的其他难民,沙王穿上铠甲是就引起了混乱,当沙刺困住卓玛,更是一片尖叫哭喊声四处飞起。

    而被惊动的天闲等人发现沙王居然已经在不远处穿上了铠甲时,惊愕的同时无不心中发冷。

    外有数十万大军围困,现在内部居然又出现了敌人,而且是一招就制服了卓玛的麻烦敌人。

    多勒见到天闲等人忽然间脸色十分奇怪的望向城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但他现在已经不能再等,当即再次下达名命令,“全体听令!!”

    围绕沙奴的战士们顿时更加卖力的吹起哨子,沙奴声声嘶鸣着,显得更加暴躁。

    沙王缓缓向护墙走来……

    维罗第一个冲了出去,双目通红,“放开我妻子!!”

    沙王脚步不停,轻轻挥手,地下一道沙尘扬起,瞬间汇成一面沙盾挡住维罗的攻击,随之沙子活物般把维罗裹住,好像一只手抓着他丢向了卓玛的方向。

    “我不想浪费时间!”沙王脚下两道沙尘浮起,好像两条灵蛇般环绕着她旋转,缓缓向护墙逼近。

    一招制服了卓玛,轻描淡写的打发了维罗,天闲等人不由看的暗暗冒汗,这真的是刚才那个缩在毯子里熟睡的小女孩吗!?

    “小生……”

    “等等!”香正要上前,却被天闲一下拦住了,众人见状也都没有再去阻止沙王,任凭她靠近了护墙,就停在众人眼前十步之内。

    天闲皱眉注视着沙王,一言不发。

    沙王却抬起头,目光越过护墙,望向了外面。

    “我的子民们!!”

    忽然,沙王以沉重而极度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开口说话,“在这里,是你们的统治者,沙漠的主人在对你们说话!”

    护墙之外,顿时一片惊愕之声。

    这声音越过沙漠,几乎被每一个沙利特战士听到,沙王的声音他们自然是认得的,这次进攻为的就是救回沙王,没想到在就要进攻之前,却听到了沙王的声音,这让满心愤恨的沙利特战士们异常吃惊。

    “大人!”

    多勒背后的亲卫满脸狂喜之色,“沙王大人还活着!!还活着!”

    和其他人相比,多勒的神色要凝重的多,“只有声音,这或许是敌人的诡计!”

    沙王继续说道:“沙奴是本王的座驾!只有本王才能命令它,现在立刻解除对沙奴的控制,违者!杀!”

    围在沙奴附近用哨声控制沙奴的沙利特战士听了这句话立刻吓的丢掉了哨子,全部跪了下来。沙奴没有哨声干扰,立刻也恢复了安静。

    天闲等人万分意外,沙王居然阻止了沙奴的进攻?

    “怎么样?现在,能让我和我的子民说几句话?”沙王忽然以平常的音量对天闲说道。

    天闲愣了愣,之后迅速闪到了一边,“请!”

    沙王缓缓走上前来,爬上扶梯,站到了护墙上。

    当沙王的黄金铠甲一出现在护墙上,城外沙利特战士们顿时爆发出了一片惊愕之声。随即,数十万沙利特战士们在沙漠里一片片的跪倒,深深低头向沙王行礼。

    “多勒!你,为什么不向本王行礼?”

    整个沙漠之上,只剩下多勒一个还站在那,目色沉重的望着沙王。

    多勒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他抬起手指着沙王,忽然大声吼道:“所有人听着!这个沙王!是假的!!”(未完待续。。)r640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