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兵临城下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沙王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第一次体会到寒冷侵袭身体的感觉,第一次体会到热水喝进肚子里是这样的舒服,而身上的毯子虽然有些奇怪的味道,但这种温暖而柔软的感觉似乎已经许久都不曾体会过了,各种混乱的感觉杂糅在一起,时间似乎过去了一个世纪。

    “这铠甲一定有问题!”

    恍惚间,她听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慢慢睁开眼,她不由眼角微微抖了那么一下,因为映入她眼帘的是她熟悉的铠甲。

    “我觉得这铠甲有问题!”

    “可是雪在铠甲上都没发现异常?”

    “但她穿着铠甲和脱下铠甲时完全是两个人!”

    “这铠甲虽然是混金的,但已经很陈旧,而且轻易破损了,真的会是什么神秘的东西?”

    “但先前的沙王你们也看到了,而现在这个小丫头却是这幅样子,你们不奇怪吗?”

    “这……”

    他们,在讨论我的铠甲……

    沙王感觉脑子里一片混乱,比自己在沙漠中独自走了十天,没吃没喝还要难受,她根本不想再去听那些杂乱的声音,她想要的,只是眼前的铠甲。

    这是唯一能让她心安的东西。

    动动手指,沙王发现自己恢复了一些力气,努力的抬起手,她抓向了就在她眼前的铠甲。

    “她醒了!”

    卓玛见到沙王身后,顿时惊喜万分,上前来握住她的小手,摸摸她的额头探了探体温,顿时松了了口气,“不那么烫了。看来这孩子身体不错,只睡了一觉就好起来了。”

    说着,卓玛从旁边端过一碗水。扶起沙王小声劝道:“先喝口水,然后吃点东西。很快就会没事了。”

    沙王无力的被扶起,才想喝些水,水碗却被天闲拦住了。

    卓玛愣了下,“你?”

    “还是给我吧。”天闲接过了水碗,手指在水碗上转了几下,那碗水冒出了热气,“她应该没有受过这样的寒气,骤然受到刺激。寒气入体,现在不能喝冷水。”

    把那碗滚水在两个碗中折了几次,天闲把水递到沙王嘴边,“慢慢喝。”

    沙王眼神动了两下,依旧一脸病容,小心的喝了一口,这才慢慢喝掉了这碗水。

    “我在水里掺了些药草,还以为你不会这么痛快的喝下去。”

    卓玛瞪了天闲一眼,“我说你这个死小鬼怎么忽然这么体贴了!原来是偷偷放了草药。”

    沙王喝了一碗水,觉得肚子里咕噜噜的一阵乱叫。倒是觉得精神了好多,舔舔干燥的嘴唇,“我……还能再喝点水吗?”

    “当然!”卓玛听沙王说话。顿时高兴起来,“乖,姐姐给你拿水去。”

    沙王点点头,目光却又落到了天闲手里的铠甲部件上。

    天闲晃了晃手里的铠甲部件,见她的眼神随之移动,随手将铠甲塞到了过去,“这么想要,就先还给你好了,不过最好你现在站都站不起来。最好不要动歪心思。”

    沙王觉得身体十分沉重,而且头还是很晕。出生以来就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但保住那件铠甲的部件,却让她安心了许多。

    卓玛取回水来,这次直接交给天闲,虽然现在天闲没有了邪眼的力量,但残余的火焰气息烧个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又喝了杯水,沙王看起来精神更好了一些。

    对于沙王的身份,大家现在都有些怀疑,自然也就保持了相当的距离,不过卓玛倒是似乎很喜欢沙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不久前还是个小丫头的原因。

    又拿来了一些食物,为她重新围好毯子,卓玛把她的位置向火堆附近靠了靠,之后又打理起那一头淡黄色的长发来。

    沙王很不习惯有陌生人和她亲近,但现在她浑身无力,只要任由卓玛捣鼓她的头发。

    “小鬼,你到底是谁?”天闲故意把“小鬼”这个词咬的极重,一直以来他都是大家中年龄倒数的那个,古丽和卓玛整天“小鬼、小鬼”的叫个不停,这次天闲终于有种释放压力的快感了……

    “我,是沙王!沙漠的统御者!”

    卓玛显然不信,一面轻轻梳理她的头发,一面柔声说道:“好啦,不用勉强自己,我们都知道沙王是什么样子,你一定有什么苦衷才会出现在这,我们或许是敌人,但放心,不会为难你的,你现在病了,好好休息就行了。”

    沙王神色微微黯淡,“本王到底要怎么说,你们才会相信?本王,就那样无法令人信服吗?”

    天闲转转眼珠,“沙利特大军已经准备攻击这里了,你要是能让他们退后,你自然就是沙王。”

    “可以!”

    谁也没想到,这个病怏怏的小姑娘一口答应了下来,但她立刻又说道,“但,我需要我的铠甲。”

    天闲立刻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你穿上铠甲就是另一个样子了,我可不想这里被黄沙埋葬。”

    沙王摆弄着手里的铠甲部件,“没有铠甲,就无法让他们后退……”

    “难道没有那副铠甲,你就不是沙王了吗?”

    沙王听了天闲这句话眼神很厉害的抖了两下,目光望向了天闲,正和天闲审视的目光撞在一起。

    天闲凝视着她说道:“据我们所知,沙王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强大男人,他的确有一副黄金铠甲,而且经常穿在身上,但也不是一直连头盔都不摘,我想真正的沙王只要一露面自然就可以退兵,为什么非要穿铠甲?”

    沙王沉默下来,也避开了天闲的目光。

    “而且!这沙王的铠甲明显也不是你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定要说自己就是沙王?”天闲这次问的很缓和,因为在刚才和沙王短短的对视中,也不知是不是对方病中虚弱的原因,天闲似乎在她眼中看到了委屈、痛苦和无奈。

    “我真的是沙王。只要有我的铠甲……”

    天闲轻轻打断了她的话,“我现在很想知道,你的上一代沙王如今在什么地方?”

    沙王身体颤了一下。“这……没有必要告诉一个外族!”

    “黑……”雪忽然轻轻拉住天闲的衣角,目光同时落到了沙王身上。

    这个细微的举动让沙王眼中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紧张神色。身体不由向远离雪的方向缩了缩。

    天闲和雪是心意相通,虽然只有雪才能主动的感觉到天闲的想法,但现在天闲却很明白雪的意图,她是想要查看沙王的精神,直接辨识她的身份。

    “算了,我想已经没必要这么做了。”天闲摇摇头,雪略有奇怪的看了看天闲,但也没有坚持。又安静的坐在了天闲身边。

    虽然不知道天闲和雪简短的交流代表着什么,但沙王却感到了巨大的威胁,脸色不由白了起来。

    “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天闲很正式的对沙王说,“虽然我们有直接得到真相的办法,但那样太过粗暴,而且现在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功夫,我们现在需要立刻让围困这里的沙利特军队离开。”

    “只……只要你让我穿上铠甲。”

    “那是不可能了,因为那铠甲恐怕要我来穿。”

    沙王顿时吃惊,“你说什么?”

    天闲从身后又拿出一个铠甲部件。说道:“既然你说只要穿上铠甲就能退兵,那与其让你穿上威胁到我们,还不如我自己去来的安全。反正在铠甲中也认不出我是谁,我只要说我被俘了,他们就会乖乖后退的。”

    沙王这是才愕然发现在天闲背后散落着一堆铠甲的零件,在她睡着的时候,天闲已经从沙漠里找回了所有的铠甲部件。

    “不……不行!!”

    沙王大叫一声,忽然向天闲扑过来,想要抢夺天闲手里的铠甲,但她现在还虚弱的很,没等到天闲身边身体已经软了下来。天闲赶紧扶住她,她却伸手一下死死抓住了那铠甲部件。“这……这不是给你的!绝……绝对……”

    天闲只好轻轻拉开她,无奈道:“我也不想穿这样的东西。但也是没有办法,至于你的身份,我们之后会弄清的,你最好现在就想清楚到时候怎么对我们解释。”

    “还……还给我,还给……”沙王奋力挣扎,但她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哪能抢的回铠甲,立刻被天闲重新按回了毯子里。

    猛然,护墙外响起了尖锐的而悠长的哨声!

    天闲迅速站起,神色凝重下来,“他们要进攻了。”

    沙王喘息着,“不,这是列阵的哨声,是进攻前的准备,现在把铠甲还给我,还来得及……”

    目光始终在天闲身后的铠甲上来回移动,“如果你们想阻止他们的话,就必须由我去,你们就算穿上铠甲,也一定很快会暴露身份……”

    天闲其实也并没有真的打算穿这套铠甲,这东西似乎有点邪门,天闲可不会随便去冒这个险,只是做做戏而已,但偏偏这个时候外面的沙利特大军准备进攻了!

    “我们先去盯着,卓玛姐姐你在这里先照顾她。”

    “好!”卓玛赶紧点头。

    天闲一行人迅速上了护墙,个个神色凝重的望着外面。

    外面,是数十万沙利特大军,黑压压一片几乎铺满了整个沙漠,每个人都是满脸悲愤,手中的弯刀早已经出鞘,寒光闪闪。

    多勒和二十沙王的亲卫站在最前头,脸色却显得平静一些,但眼底还是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激动。

    沙王独自来和敌人见面,甚至把沙奴也派了回来,但是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沙暴过后,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有探子回报,那个天闲似乎在沙漠上捡了好多东西回去,正是沙王的铠甲。

    “这个人数,恐怕散灵魔阵是吃不消的。”看着外面数十万的军队,天闲神色颇为严峻。

    “那个小丫头真的是沙王吗?”古丽现在还是一肚子疑问,“如果真的是的话,让她来暂时退兵也是可行的。”

    天闲却是摇头。“我也无法完全确定,她的情况似乎有些奇怪,但我们已经来不及问了。但我能确定的是,绝对不能在让她穿上那套铠甲。那铠甲绝对有古怪!”

    “我们让她站在这不就可以了,是不是沙王难道那些沙利特人还不清楚?”

    “这正是我担心的。”天闲皱皱眉。

    “你担心什么?”

    “我也不确定,但我总感觉这里面很奇怪,似乎有什么我们忽略了或者根本不了解的事,那个小丫头还是暂时不要她露面的好。”

    “你……”古丽气急,“难道你有办法打退数十万军队?”

    “散灵魔阵还能支撑一段时间,我们再想办法!”

    正说着话,忽然对面再次传来尖锐的哨声。天闲等人顿时绷紧了神经,不过对面并未进攻,多勒带着二十亲卫慢慢靠过来。

    “他们想和我们通话!”天闲喜上眉梢。

    多勒带人靠近护墙,谨慎的在五十步外就停了下来,望着护墙上的众人高声喊道:“外族人!我们的沙王大人在哪里?”

    天闲一众人等听了这话都是心中微动,多勒居然带着人来找沙王,这么说的话,那么小丫头就是沙王的可能就很高了,但当然,这也可能只是陷阱而已。

    天闲转转眼珠。“你们自家的主人,我怎么知道在哪?我们正在谈话,突然一场沙暴出现。我自然就回来了,难道你们的沙王没有回去吗?”

    多勒闻言脸色一片铁青,直指天闲,手指颤抖的说道:“胡说八道!沙王至今未归!你们……你们这些卑鄙的外族人一定使用了什么无耻的手段陷害了他!”

    天闲等人互相看了看对方,心中都有点奇怪,沙利特军队要进攻的话,似乎完全不用再找这样的理由,多勒这样说,难道沙王真的就是那个小丫头?

    天闲试探道:“我听说沙王是可以操控沙暴的。但现在毕竟年纪大了,或许不小心被埋在沙子底下。你们不赶紧去挖,找我来做什么?”

    多勒怒声喝道:“沙王大人自然二十年前就可以操控沙暴!怎么可能被埋在沙子下!你们这些卑劣小人!一定是趁着沙暴使用了无耻的手段偷袭沙王大人!我劝你们立刻释放沙王!否则的话我们数十万战士攻破这里。你将化为尘埃!”

    天闲有点疑惑了,如果沙王真的是那个小姑娘的话,多勒应该起码会犹豫一下,毕竟她年纪太小,在沙暴中出现意外的情况还是应该有的,但多勒的态度却丝毫也不认为沙王会出意外,执意认为沙王已经遭到意外,这样的话……那个小丫头到底是不是沙王?或者和沙王到底是什么关系?

    “咳咳!那好吧,你口口声声说我们陷害了沙王,可是我当时明明和沙王谈的很好,并且还达成了和解的条件,现在他忽然失踪,你怎么证明是我陷害了他?”天闲开始耍无赖拖延时间。

    多勒看起来是个忠君护主的战士,而且心直口快,天闲觉得还能从他这里挖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天闲和多勒对峙的时候,小小的沙王就坐在距离护墙不到三十米的火堆前,身上裹着厚厚的毯子,捧着一碗热水,小口小口的喝着。

    卓玛看起来很喜欢这个金发银眼的小姑娘,把火堆烧旺,给她整理好头发,又为她细细的擦干净沾着尘土的小脸儿。

    天闲给她喝的药正在生效,灼热之气在体内散发,慢慢的驱散寒冷,尽管她偶尔会哆嗦几下,但自己也明显感到身体正在恢复。

    “擦擦手。”卓玛拉过沙王的一只小手,慢慢擦拭。

    沙王有点奇怪,她不是很理解卓玛在做什么,沙漠中风沙每时每刻都在刮着,这样的清理行为是毫无意义的。

    “女孩子就要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特别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卓玛似乎看出来她的疑惑,轻轻一笑说道。

    沙王沉默着,静静看着卓玛小心的擦拭自己的手,心中忽然感到有些奇怪的东西在慢慢滋长。

    虽然现在是俘虏的身份,但……似乎这些人也没有为难自己,先前自己偷袭了那个女孩,这件事似乎完全被忘记了。

    没有被绑起来,也没有被拷问,反倒是裹着厚厚的毛毯在这里烤火,似乎还喝了些抵抗寒冷的药,身体暖洋洋。

    从小,就没有被人打理过头发,也没有人为自己擦脸……

    如果母亲活着的话,或许她也不会这样做吧,沙漠的女人都不在乎这些……

    而自己从小到大,拥有的,只有黄沙……

    当然,自己并不稀罕这些东西,也绝不会为此而动摇,或许这只是敌人的诡计,只是想要说服自己而已,这样的手段自己是很了解的。

    就好像眼前这个女人,她很和善的对待自己,但如果过一段时间自己还是没有按照他们预期那样的有所表现,一定就是另一副嘴脸了吧……

    这些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嗯!好啦!”

    卓玛左右看看收拾的颇为干净的沙王,“等一下吃些东西,再好好睡一觉,起来洗个热水澡就会好了,不用害怕,那个小鬼说了你只是没经受过寒气,所以才会病倒了的,但很快会好的。”

    洗澡……(未完待续)r655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