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七章 俘虏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首先!”

    天闲强调,“我们没有恶意,事情就像我最初说的那样,我们只是暂时在这里居住,那护墙后边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难民,绝对不会图谋沙漠任何东西。”

    轻轻举起酒碗,天闲神色沉重,“现在,我们这里唯一还算充沛的补给,只有水而已,没有食物,没有房屋,什么都没有。”

    “可你却抢走了沙漠的至宝!”小丫头瞪圆一双大眼睛,仔细看来的话,她的双眼居然是银色的。

    “我本来并没有抢夺什么宝物,只是不想被威胁而被动,去探查一下沙王到底要我做什么,结果出了意外,在第一次沙漠中喷出热流的时候,我失去了重要的东西和两个同伴,甚至是一部分记忆。”

    “那是你自寻死路!”

    天闲苦笑,“的确,是我自讨苦吃,但我不得不找回我失去的东西,这对我十分重要,之后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那最初的那几个圣灵殿的骑士……”

    “是的,他们都是无辜的,相信你应该早就知道了。”

    “哼!”小丫头鼻子里重重哼了一下,“你年纪不大,倒是满肚子的诡计!”

    天闲差点笑出来,被一个年纪这样小的小丫头说自己年纪不大,这可是头一次,而且这小丫头虽然年纪小,但行为举止和说话的口气的确不像一个小孩子,只是眼神中偶尔还流露出几分小姑娘家家的稚气。

    “如果你了解这些的话,那么我们就来说正事!”天闲放下酒碗,“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沙王要我在海妖之月的第一天回到这里,而这件事又和那把剑有什么关系?”

    “沙王沙王!”小丫头又恼怒起来。指着天闲的鼻子骂道:“你这个白痴!我就是沙王!你难道现在还不相信,还是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天闲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打开小丫头的手。“你一个丫头片子哪像沙王?你藏在沙王的铠甲里,脑袋还没到脖子!你和我说你是沙王?”

    “我……”小丫头一时有点没话说。气的大叫:“我就是沙王!!是沙漠的统御者!你……你……”

    天闲赶紧点头:“好好好!我承认你是沙王,我们不纠缠这个,我还有事和你谈。”

    小丫头怒气冲冲,她自然看出天闲只是应付,咬着牙说道:“好,你不相信也可以,但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说过,我从不后悔。”天闲笑笑。“那么现在,我的沙王大人,您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要我在海妖之月再来沙漠呢?我希望您能说实话,因为这关系到您还能不能拿回那把剑。”

    沙王怀疑的问道:“你还肯归还那把剑?”

    “他对我的用处有限,如果情况合适的话,我并不想带着这种惹眼的东西。”

    沙王迟疑了,皱起细细淡淡的眉毛,思考了好一会儿,那小模样看的人忍俊不禁。但她的口气却带着沙漠的沉重:“这是沙漠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一个外人,我能对你说的。只有我们正受到那把剑的威胁,但我们又无法将它从地下挖出来,因为它被厚厚的混金沙埋着。”

    “你要挖出那把剑?”天闲这可意外了,“那这么说我岂不是帮了你的忙?”

    沙王丝毫不为天闲的话所动,“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我们虽然被那把剑威胁,但却不能没有它!我们需要的是将它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而不是被人夺走!所以……”

    “所以你想要回那把金!”

    “不错!”这个小小的女孩谈起荒尘大剑的事,神色中带着与她年纪极不相称的凝重和沉稳。她注视着天闲,不卑不亢的说道:“即使是现在。我依旧希望可以用财富换回那把剑,这样我们都有好处!而如果你说不的话。沙漠子民只能选择战争!”

    “哎呀!”沙王还要在说什么,却叫了一声,天闲沾了些水滴冷不防弹到了她的脸上。

    “你……”沙王顿时小脸儿绷紧,银色眸子中满是怒火。

    “你看,你现在连我弹出去的水滴都避不开,却还要对我发动战争?”

    沙王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天闲,抹掉水珠冷冷说道:“是的,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距离上我或许无力抵抗,但这并没有关系……”

    从地上抓起一把黄沙,看着在指缝中缓缓滑落的沙砾,沙王字字清晰,“我从一出生,*和精神就属于这沙漠,我*可以死去,但我的精神会依旧支撑我的子民,你杀的了我,但你却无法杀死每一个沙利特战士,只要这片沙漠还存在,我们……就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虽是稚嫩的女孩,但这番话却也不禁让天闲微微动容,这到底是怎样的经历才会让这样年纪的女孩说出这样沉重的话来,这个处在本该躲在母亲怀里撒娇年纪的女孩,却似乎早已经看穿了生死。

    把黄沙洒在了天闲的酒碗里,沙王多少显得稚气的面容上全是冷峻,“沙漠有无数的财富,但我的子民没有无尽的鲜血,我愿意用财富换回那把剑,只要你愿意交换,并且尊重我们的信仰,否则……”

    重新站起,沙王从脚下拿起了一件东西——她的铠甲部件中的一件。

    “否则我们将血战到底!你现在可以选择,一是选择财富,二是选择那把剑,如果你选择财富,那么我会奉上一百万斤黄金和一百枚灵品圣痕。”

    “如果你不肯,大可以在我穿上所有的铠甲前杀掉我!否则,我将带领所有的族人不惜代价踏平这里!”缓缓后退,倒着走出几步,她又在沙地上捡起了另外一块部件,两个部件合在一处,“咯”的一声响并成了半截护手。

    看着酒碗里的沙子,天闲无奈的叹气。这个小丫头年纪不大,但还真是难以对付,丝毫也不像小孩子那样好忽悠。

    “我想。我可能是没有那个福气享受那些黄金了!”

    沙王拔腿就跑!

    先前她升起的沙墙也在一瞬间轰然爆碎,七八块铠甲部件从里面掉了出来。原来她早就暗中操控沙子将散落的铠甲偷偷凝聚在了沙墙中,而同时天闲周围的沙子也沉重的压了下来,很显然,沙王早已经为这个时刻做了准备。

    瞬间拼合了那七八块铠甲部件,那正是两件战靴。

    有了这两件战靴,虽然很不合脚,但沙王的速度明显快了一倍不知,瘦小的身体在沙暴中几乎变成一道黑影疾速逃离原地。

    “轰!!!”

    巨大的爆炸声在沙王背后传来。沙王惊骇的回过头去,却见到她升起的沙墙不但没有向对面倒去压住天闲,反倒似乎被什么力量冲撞,向自己扑了过来。

    “轰!!”

    第二个爆炸声紧随其后,沉重的沙墙瞬间炸开,沙砾混着奇异的青白火焰碎刀般飞射,一道血色身影从中而出,眨眼间冲到沙王身前。

    “去死!!”

    见到天闲打破沙墙,沙王虽然惊愕,但手上却一点不慢。两把沙枪狠狠刺出!

    “到此为止!”

    天闲大手一张,两道沙枪正中天闲掌心,却被震的粉碎。直接一个手刀砍在脖子上,沙王身子顿时软了下来。

    伸手提住她的脖领,天闲甩了甩手,被沙枪刺中的地方居然隐隐作痛,“这个小混蛋,居然这么麻烦!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

    …………

    风沙渐渐停歇了下来。

    护墙上大家都在观望情况,按照古丽的建议,等风沙再小一些,大概能看清二十米内事物的时候就出去寻找天闲。大家都在等待那个时刻。

    “你们快看!”忽然古丽叫了起来,满脸喜色的指着风沙之中。

    昏天黑地的风沙中。一个人影慢慢的靠近了护墙。

    “是那个混小子!”卓玛欢呼一声,“他果然没事!居然自己回来了!”

    “怎么……好像带着一个人?”屠戈疑惑的注意到天闲的肩膀上似乎扛着什么。

    五分钟过后。大家聚集在护墙下,全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才刚刚回到护墙这边的天闲,因为天闲吐了吐嘴里的沙子后,从肩膀上放下一个金发小女孩来……

    这女孩双眼紧闭,看起来是昏死过去了。

    卓玛愕然的看看那个小女孩,又大为赞赏的看了看天闲,“小鬼!你很利害嘛!这样的大沙暴里都能拐到女孩子!”

    天闲拍打着身上的沙尘,顺手在沙王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别装死了,我知道你早醒了。”

    大家一愣,只见那小姑娘猛然间一个屈身从地上坐起,动作迅若狡兔的窜了起来,直接扑向了距离她两米不到的雪。

    “喂,你等……”

    天闲话才说到一半,凛冽的寒气已经把下半句话逼了回去,雪的周围犹如张开了万古寒洞的入口,猛烈的冰风呼啸喷出,将沙王瘦小的身体裹了个正着!

    “咚!”

    她就那么保持着向前扑去的姿势,浑身挂着冰霜,僵硬的摔到了地上。

    大家都被寒气冻的直打哆嗦,不由得都骇然的离雪远了几步,一直以来,雪都是默默无声,甚至存在感很低的和大家相处着,不过谁也不会忽略这个安静的女孩,因为她一旦有所动作,通常都会出现让人始料不及的后果。

    天闲无奈的叹气,“叫你等等的……你要偷袭,去偷袭阿里或许还有机会,这是自找死路啊……雪,不要再放寒气了,她会真的冻死的……”

    或许大家没有留意,但每天几乎和雪形影不离,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的天闲却对雪的变化了如指掌,自从进入了神域,或者说从进入了雷霆古城开始,雪身上的虚灵波动就变得越来越活跃了,相应的,她那种天生就具有强大精神力量和寒气也变得强大起来,有时候,天闲醒来还能在被子外发现细细的冰晶,那是雪在沉睡时无意间在空气中凝结出来的。

    最初在寂静森林的时候。可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沙王把偷袭对象选在雪身上,或许她看雪是个柔弱的女孩子,不过……这可是大大的失策。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围坐在一起,升起了火堆。沙王身上的冰也敲掉了,她正在大家奇怪的目光下,浑身裹着两条毯子但还是哆嗦不停的在烤火。

    打从娘胎里出来,沙王就没见过冰是什么样子,这次被雪瞬间冻成冰块,简直把她吓的半死,现在她连看雪一眼都不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卓玛咳嗽了一声,“我说小鬼,这个小姑娘是什么来路?你不是去和沙王谈判了,怎么带了她回来?”

    天闲正在一个劲的喝水,在大沙暴里吹了这么久,不仅浑身尘土,而且干渴的要命。

    咕噜噜又灌了一碗水,天闲拍拍沙王的脑袋,“给大家……咕噜咕噜,介绍一下。这个……是沙王。”

    “哦,她就是沙王。”卓玛点点头,大家也跟着点点头。然后……忽然间都安静了下来。

    “咕噜咕噜”只剩下天闲的喝水声。

    “沙王?”阿里昂稍稍发呆的看看眼前的小丫头,“你是说,你把沙王的女儿拐带过来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瞬间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该死的诸神的在上,你居然找到了沙王的女儿?”

    “说起来这小丫头和沙王还真是有几分相像!”

    “胡说!你见过沙王长什么样子了,他一直穿着铠甲!”

    “可是沙王怎么会带女儿来?”

    “嗯……沙王有女儿吗?”

    “难道是孙女?”

    “可就算是孙女似乎也不应该带到这里来?”

    “可……”

    说着说着,大家慢慢的又安静了下来,目光都落到了还在喝水的天闲脸上。十分显然,无论如何这么一个小丫头出现在这都是极其不自然的。

    “本……本王。就……就是,就是……沙王……”还在哆嗦着的沙王用颤抖的声音。牙齿不住打架的说道。

    当然,这句话是没人去理会的,大家都看着天闲。

    天闲只好暂时放下水碗,“你们都听到喽,这个小姑娘就是沙王了,起码她自己是这样说的。”

    沙王颤抖着,猛的站了起来,丢掉毯子大声喝道:“本王,本王再说一次!本王就是……是沙王的统御者,是……是沙王!!”

    大家都古怪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眼神渐渐变得怜悯起来,卓玛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脑子一定被冻坏了,快把毯子披上,别凉着。”

    说着卓玛捡起了地上的毯子披到她身上,再帮她好好围住身体。

    沙王大怒,凝力就要反击,但她还没出手忽然之间感到小腹上一痛,腹部似乎出现了一个无形的漩涡,瞬间把所有的力量全部吸走了,这不由让她身体意歪,无力的倒了下来。

    卓玛赶紧扶住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由皱眉,“有点发烫,这可不妙了。”

    说着卓玛毫不客气的踢了踢身边的天闲,“给我一边去!现在这里有病人需要烤火,快去把你的睡铺搬过来!”

    天闲苦笑,但在卓玛的逼视下,不得不起身起搬自己简单的睡铺了。

    大家虽然心里奇怪这个小丫头的来历,但是她现在看起来虚弱无比,似乎风一吹就会被带到天上去,自然谁也不会多问,当下卓玛给她在火堆前搭了个睡铺,先让她睡下了。

    沙王本不想睡,甚至不想卓玛砰自己,但她却发现自己无缘无故浑身无力,虚弱的连抬起手都十分吃力,根本无法反抗。

    安排好了沙王,大家才又重新坐下来,七嘴八舌的问起天闲之前的情况。

    天闲很无奈的面对着大家疑惑的目光,“这个小丫头真的就是沙王,虽然我也很奇怪,但我百分之八十肯定她是真正的沙王。”

    大家都用信你才有鬼的目光持续的瞪着天闲,这让天闲真是有种无力辩解的感觉。

    “据我所知,沙王在上一次和龙渊帝国冲突时刚刚继位,那时候他三十岁出头,还亲自到过沙漠边境的战场,是个很英俊的男人,龙渊帝国甚至一度将他的悬赏令贴遍每一个冒险者活动的角落!”古丽瞟了一眼那小女孩,“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你现在想说这个小丫头是沙王?”

    维罗也说道:“这些年沙利特帝国十分平静,在沙王的统治下更没有内乱,沙王一共有五个孩子,四个儿子,一个女儿,二儿子不幸夭折,最小的女儿倒是和这个小姑娘差不多大,可惜两年前就在一场沙暴中失踪了,而沙王至今还没有传位,就算偷偷的传位,自然也是传给他大王子,和这个小姑娘,甚至是这类小女孩都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本……本王……”沙王躺在睡铺里,盖着厚厚的毯子,声音弱的几乎听不到。

    天闲递给她一碗水,“别说话了,我会替你解释的,先喝了这个。”

    沙王真的渴了,或者说饥渴交迫,她张开口,天闲将水碗凑到她口边,稚嫩的嘴唇一沾到水,沙王微微吃惊。

    水是热的!

    明明没有烧水!

    迫不及待的,沙王将这碗水喝光,昏沉沉的睡了。

    “好啦,现在我向大家说一件奇怪的事,不知道你们谁能给我解释!”天闲举起一样东西。

    大家眼神奇怪,天闲手中拿着的,是一件铠甲的护肩部件。(未完待续)r655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