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二十六章 真假幻影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女孩子!

    这是天闲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过马上又意识到不对,听这声音,应该是个小丫头!

    不过天闲没有多于的时间再去思考这件事,狂暴的风卷着黄沙狠狠撞来,沙王背后一股难以想象的强烈沙暴已经怒龙咆哮而来。

    狂风卷着万吨黄沙轰然落下,瞬间吞没了天闲和沙王。

    不远处护墙上所有人惊的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们去救人!”古丽大喝一声,当即就要向外冲,一只大手却从旁边猛的抓住了她。

    “冷静!”

    屠戈目色阴沉的望着正向这边扑来,规模浩大的沙暴,“这种情况我们无能为力,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古丽大怒,但她在力量上远远不是屠戈的对手,狠{ }命挣扎也挣不脱,转手“呛”的一声拔出了她那把短剑,“狮人!给我放手!”

    “好了!”卓玛从背后按住古丽的双肩,“情况不明,我们不要先乱了阵脚,在沙暴里行动是很危险的,或许正中了沙王的诡计,反倒给那个小鬼添麻烦。”

    “可是!”古丽听卓玛居然也这样说,不由心中更是焦急。

    “黑没事……”

    大家正努力劝服古丽,雪忽然说了一句话,顿时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雪安静的望着疯狂用来的漆黑沙暴,手指轻轻的抚过胸前的暗金色发丝,“黑并没有感觉痛苦。但……似乎很奇怪。”

    “很奇怪?”大家顿时满脸的不解。

    “距离有些远……我也不清楚。”雪摇头,“但……黑没事。”

    整个沙漠似乎都咆哮了起来,黑压压的沙暴形成的速度惊人,推进的速度更是让人咋舌,一眨眼就冲过沙漠边缘,扑到护墙之外。

    那些冒充龙渊帝国士兵的难民吓的大声尖叫,全部连滚带爬的跳下护墙向后逃去。

    古丽等人也是脸色发白,但大家也都明白,沙暴的速度太快,小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起飞。而想用两条腿和这样规模的沙暴赛跑。那毫无意义。

    沙暴扑上来的瞬间,所有人的心脏都猛烈收缩了一下,但疯狂的沙暴却在护墙之前止步,好像被某种力量吸向了不知名的空间。急速消失着……

    三角慢慢飘了起来。轻松的说道:“这种程度的东西。还难不倒我。”

    众人这才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散灵魔阵看来已经完全挡住这场致命的大沙暴了。

    “等沙暴弱一些后,我们立刻出去找那个小鬼!”古丽镇定下来。立刻又强调道,大家不由都瞧了瞧她,默默点点头。

    沙漠犹如一个狂怒的巨人,这场沙暴突如其来的沙暴力量极为强横,而且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反倒是变得更加猛烈了。

    “如果持续半天时间的话,我可就撑不住了。”三角略显疲惫。

    随着时间的推移,沙暴不见减弱,反而更加猛烈,古丽显然焦躁了许多,见三角似乎变得疲惫,更加担心起来,“雪,他的情况……”

    雪就站在护墙最前端,静静的注视着沙暴,轻轻回应道:“黑没事,而且还在原地,但他似乎在做什么……不过我无法确定,总之他没有受伤。”

    众人听到天闲依旧好好的倒是松了口气,不过心中倒是也更疑惑了,天闲在沙暴中这么久,既没有受伤也没有离开原地,那他到底在做什么?

    天闲现在这在忙着躲避沙暴的侵袭。

    “放开我!放开!你给我放开!!”

    要是能靠近天闲的位置,就能听到一个稚嫩但却愤怒无比的女声在不断的喊叫着,再走进一些的话,那就能发现在凶猛的大沙暴中,天闲这缩着身子蹲在那,并且用手脚巧妙的卡住了沙王的铠甲,把这东西当成了简单但却无比好用的盾牌……

    凶猛的沙暴肆虐无都,天闲以从小苦练的缩骨功将身体尽量缩小,借着沙王宽大的铠甲和沙地减少自己的受力面积,虽然在大沙暴中沙砾好像刀片般打在身上,但绝大部分的沙暴都被天闲巧妙的躲过了。

    “给我闭嘴!”天闲大吼,沙暴里不这样根本无法说话,“老老实实呆在那!否则我现在把你丢出去!”

    “你敢!你丢一个我看看!你丢!你丢!”那个声音恼怒无比的大喊大叫,“你这个无耻、下流、卑鄙、猥琐、阴险、狡诈的该死的东西!你放开我!!”

    沙王的无头铠甲大声叫嚷着,铠甲咯咯抖着作响,但却被天闲死死缠住,根本无法脱身。

    真是精力旺盛,喊了这么半天居然一点都不累!天闲翻翻白眼,索性懒得理会那个声音,安心的闭眼养神,等待沙暴过去。

    这沙暴肆虐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威力才渐渐减弱了下来,这时候那个声音也不再喊叫了,事实上从刚才开始这个声音就稍稍有点沙哑了,显然是喊的嗓子都干了。

    露头试了试风力,天闲运气逆心诀,浑身一层淡淡血色光晕笼罩,顿时感觉不再受到影响,小心的等了一会儿,确定沙暴不会威胁到自己之后,天闲这才舒活开筋骨,慢慢的站了起来。

    随着天闲站起,沙王的铠甲也被挺起,顿时铠甲里那个恼怒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这个混蛋!你这个白痴!你这个人类中的败类!!你快给我放开!放开!!”

    随着声音,沙王的铠甲再次剧烈的挣扎了起来,风沙之中,这无头的铠甲一边叫喊一边如活物般挣扎,情景倒是十分诡异。

    不过天闲现在倒是没有最初的那种惊讶了,他扭住沙王的两只手。另一手在铠甲背后不轻不重敲了两下,好笑的问道:“你……难道就是沙王!”

    “你……你个敢取笑本王!”那个声音听到沙王的笑声,顿时变得尖锐了好多,铠甲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

    天闲挠挠头,一脸苦笑,“真是没想到,你就是沙王,可我听说沙王是个成年男人,难道你是冒牌货?”

    “你……你才是冒牌货!本王就是沙王!你敢再,再……”那声音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天闲想了想。“看来被沙王摆了一道。居然还有替身,怪不得这么简单就被制服了。”

    铠甲忽然间安静下来,那个细细的声音犹如沾满了怒火,“你……你说什么?你说本王不如你!!”

    “到了这个时候就别在演戏了。放心!我是有待俘虏了。何况是你这样少不更事的小不点!”天闲呵呵一笑。“走吧,先和我回去,我会给你一张不错的床铺!”

    “你……你会后悔的!”那声音忽然间变得冰冷而满是怨恨。

    “我从不后悔。因为那毫无用处。”

    “砰!”

    天闲正想拉着这铠甲向回走,冷不防忽然间手上一轻,沙王的铠甲不知为何突然四分五裂,所有的部件全部脱节,零散掉落的部件中,一个身影弓箭般弹射出来,隐隐带着一点寒芒。

    天闲大吃一惊,事发突然,距离又太过接近,只来得及猛然一侧身,那身影已经撞到天闲身上。

    剧痛袭身,天闲顿感肩膀被利器刺中,二话不说一记手刀向砍去。

    “砰!”

    闷响中,对方没来得及躲避,甚至连防御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就被天闲扫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不远的沙地上。

    天闲额头青筋凸起,斜眼一看,自己肩头插着一把细小的短刀,刀刃已经齐根没入肩膀,钻心的疼!

    居然不小心被敌人偷袭了!一向自以为谨慎的天闲不由怒火烧了起来。

    刚才那个人被天闲一记手刀打飞,撞在沙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爬了起来,天闲这也才算是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而这一看,却让天闲完全愣住了。

    这是个一个实实在在的女孩子。

    而且的的确确只能算一个小丫头。

    这女孩看起来十岁都嫌多,或许七八岁,或许八九岁,她有着一头十分罕见的淡金色,但却格外显得亮丽的长发,甚至连眉毛、睫毛都是淡淡的金色。

    她看起来有些瘦弱,身上单薄的衣衫在沙漠的暴风里瑟瑟发抖,但一张小脸儿上却写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严肃和愤怒,她的眼中甚至是成年人都不该有的无尽仇恨。

    尽管先前就发现铠甲中不完全是空的,而是藏着人,还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但天闲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不满十岁的小丫头,她看起来比雪还要小很多,甚至比火雾山的瑶瑶还要小一些。

    天闲就愣在了那,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直到这个女孩喊叫着扑了上来。

    那女孩笔直的冲上天闲,双手在半空一招,顿时沙暴中肆虐的沙尘汇集成两把沙枪,狠狠向天闲刺了过来。

    要说先前还有些疑惑,但见到这女孩能凝聚沙枪,天闲倒是立刻醒过了神来。

    急速闪过对方的攻击,天闲反手一掌拍了过去,当然这是虚招,天闲另一只拳头已经蓄满了力量。

    “啪!”“啊!”

    一声脆响,天闲一巴掌拍在了小丫头屁股上,那小丫头大叫一声,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

    天闲再次愣了那么一下,这才发现那个小丫头立刻又爬了起来,满脸凶狠模样用沙枪对自己双腿刺来。

    这是怎么回事?

    天闲试探的伸出手来,一档、一带、一扭……

    那小丫头大叫着,身体随着天闲的手在原地转了两圈,双手直接被天闲给扭住了……

    小丫头痛叫一声,立刻拼命挣扎起来,“放开我!放开我!!”

    天闲满心古怪,顺手用银晶丝缠了她的双手,一提后心把她提了起来,“你……是沙王?”

    这小丫头被天闲提小猴子一样提在手里,小脸儿气的通红。踢动双腿来踹天闲,但天闲只是身长了手臂,她顿时只能在那里徒劳的挣扎。

    “咔!”双手被制,又踢不到天闲,小丫头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就咬在了天闲手上,这让天闲无奈的叹气。

    咬了一口,那小丫头顿时满脸苦涩,浑身逆心诀气劲流动的天闲,身体硬如钢铁,她的牙都咯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天闲轻轻晃了晃那个小丫头。“给我说实话。要是敢说谎的话,我立刻扒光你的衣服,把你丢到天上去!”

    天闲没想到的是,这威胁对于这小丫头居然毫无作用。只见她咬牙瞪着自己。“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向你屈服!从来只有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沙漠子民。而没有苟且偷生的沙王!!”

    天闲听了这话心中更是不解,这小丫头口口声声说她是沙王,但无论是古丽还是维罗都清楚的告诉自己。沙王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个精力旺盛,而且掌握沙漠力量的神秘男人,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才七八岁大的小丫头。

    提着那个小丫头,天闲想了想,“算啦,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

    “放开我,放开……放开我……你……嗯?”

    天闲把这个小丫头放到了地上,解开了银晶丝,又后退了两步。

    这次轮到这个小丫头愣了愣,随后她立刻谨慎的向后退了几步,双目警惕的盯着天闲,从刚才的进攻她已经明白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你想怎么样?”对方放开了自己,这个小丫头还是十分惊讶的。

    天闲嘿嘿笑笑,“我说过,我只是想谈谈,不论是是不是沙王,我想你一定都是沙漠里十分重要的人物,我想我们一样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那小丫头看起来格外戒备天闲,她迅速瞄了几眼周围,沙王的铠甲就散落在不远处,这被风沙慢慢掩埋,而身后是混乱的沙漠,沙利特战士们根本不见踪影,而她身前不到十步,就是天闲!

    权衡再三,这小丫头问道:“你想谈什么?”

    “依旧是刚才的话题。”天闲走到一边,从沙堆里提起了那张小木桌,这桌子被沙暴生生刮去了两层皮,上面的漆早已经全没了,不过倒还能用。

    “能不能先停下这沙暴?”天闲问道。

    “那我要先穿上铠甲!我不能被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小丫头立刻说道。

    “哦!那就算了!”天闲丢下那张桌子,一边捏着拳头一边向那小丫头走了过去,“这样的话我还是先抓你回去好了!反正都是一样!”

    “你……你你!你不是要和我谈谈的吗?就在这里!”见天闲靠近,小丫头明显有些畏惧的向后缩了缩。

    天闲哼了一声,“我不是蠢货!你也不要愚弄我!你脱下铠甲后和之前判若两人,那副铠甲一定有什么名头才对,难道我还会让你重新穿上它来对付我?如果你不能阻止沙暴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小丫头和天闲目光对视,犹如两股力量在空气里互相倾轧。

    不过很快她还是避开了目光,慢慢的蹲下身体,双手在沙面上一按,口中念了几句什么,只听“轰”的一声,一面宽大的沙墙从地下升了起来,这沙墙高四五米,宽十几米,呈一个弧形将天闲和她所在的位置抱住,形成了一个良好的避风港。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天闲看了看这个有些简陋,但却也几乎回避了所有风沙的巨大沙墙,“好吧,我是好人,不喜欢难为别人,特别是可爱的小姑娘。”

    这话让那小丫头的面孔一阵发黑。

    重新摆上小桌子,找来那两个小板凳,天闲拿出那个密封的酒壶,再一次倒了两碗酒,“来吧,这算是我们谈话之前小小的和解仪式。”

    小丫头皱眉,“我不喝酒!”

    “你不想谈吗?”

    “那也不必喝酒!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是如何看出我铠甲的破绽的!”

    天闲美滋滋的喝光了那碗酒,“你喝了它,就明白了。”

    小丫头脸色很难看,“这……这是你用过的酒碗!”

    “还想挑三拣四……”

    在天闲的逼视下,这个小丫头一脸屈辱的拿起了那碗酒,闭上眼睛,一仰脖喝了个干净。

    “水?”

    小丫头低头看了看空空的酒碗,满脸讶然,这根本不是酒,而是普通的水而已。

    天闲哈哈一笑,又给她倒了一碗水,“沙漠干燥,刚才喊了那么久,再喝一点吧。”

    小丫头愣愣的看着天闲又给自己倒了一碗水,“为……为什么是水?”

    “因为这里根本没有酒。”天闲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悠闲了喝了起来,“这也是我看出你破绽的理由,如果你真的喝掉了这碗水,那个时候就不会察觉不到异常,可明明水流进了你的头盔,你却一点也不知道,可见里面根本没有人在喝酒。”

    下丫头皱眉,“都洒到了我背上……我也没留意有没有酒味。”

    天闲呵呵而笑,“而且你铠甲已经损害很多了,正常人的胸口那样凹陷的话,肯定已经死了,但你却活动自如,我本来就很奇怪,你喝了水又没有察觉,我自然更加怀疑,所以才试探了一下,没想到……里面是这样的小不点,这就难怪了。”

    “你才是小不点!”那小丫头大怒,一下站了起来,“我可是整个沙王的主人!是伟大的沙王!!”

    “是,是……”天闲应付似的回应,“那么,现在我能不能求伟大的沙王一件事呢?”

    “哼!说来听听!”那小丫头一口喝干碗里的水,很有派头的坐了下来。(未完待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