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二十一章 新办法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在大剑上出现的淡绿色球体,分明就是咕噜!不过咕噜呆在那,不吭声也不动,毫无生气。

    “它……没事吧?”卓玛小声问。

    天闲直接用手指戳了咕噜一下。

    淡绿的水球滚了两下,忽然一哆嗦,表面立刻收缩了两下,紧接着咕噜那种有点含糊的声音立刻传来:“怎……怎么回事?”

    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

    “到一边呆着去,三角还没出来。”天闲不客气把咕噜弹到一边,咕噜却滚了几下,转眼就爬到了天闲脑袋上,它似乎早把天闲的头顶上当成一个小窝了。

    天闲再次敲了敲大剑,剑锋上升起一层嗡鸣声,邪眼的火焰一闪而逝,淡淡的蓝色光芒从剑上升了起来,一个光点首先升起,让大家惊讶的是,后边还跟着淡淡的光弧。

    三角就好像一团光从剑身上飘了起来,三条连着不大光点的光弧缩成一团飘上了半空,天闲伸手拉开其中的一条,三角这才抖了下,其余两条光弧也舒展开来。

    “好像……睡了很长世间。”三角咕哝了一句,忽然发现周围大家都看着它,不由奇怪的舞动了几下光弧,“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啊对了!我们已经回到这里了吗?什么时候!沙王没有发现我[ 们吗?”

    看来三角是不大记得这段时间的事了。

    天闲把有点不名所以的三角推到一旁,“香。你靠近一点。”

    香立刻走上来,微微有些紧张的望着天闲,现在既然三角和咕噜都已经出现了,那么闪波刀……

    天闲又敲了敲大剑,邪眼的火焰顿时又亮了起来,正把大剑这一次都随之亮起,变成一种给人清冽透明感觉的淡青色,随后一道光芒从大剑上跳了出来,闪耀的青光在晨曦下熠熠生辉,如水波般在半空四散漫溢。

    香不由惊讶的睁大双眼!

    那道光芒围绕香转了两圈。缓缓落到了她的双手上。

    光芒收敛。通体闪亮,泛出涟漪般幽光的闪波刀已经平静的躺在了香的手中。

    “闪波刀!”香极力忍耐,最后还是不由叫了出来,脸上全是精喜之色。“真的……真的是小生的闪波刀!实在……实在不知道如何感谢才好。这把刀……这是……”

    看着喜悦都写在脸上。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的香,天闲轻轻笑了,“是因为我提议去沙漠才让你丢了这把刀的。我不是说过要帮你找回来。”

    香直到走回去坐好,还在不停的抚摸着那把闪波刀,满脸抑制不住的喜色。

    最后敲了下大剑,天闲说道:“好啦,现在你还不赶快出来解释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邪眼的火焰升起,这次还凝结成了小小的恶魔形象,不过它看起来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仿佛受了巨大的委屈一样。

    望着手里的大剑,天闲回忆的说道:“上一次在沙漠中我们被地下喷出的气息袭击,而且那些气息显然是主要奔着我来的,我当时就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从地底传来,随后这力量夺走了邪眼,等我们回来后,三角和咕噜也不见了,我很清楚他们两个其实和邪眼是差不多相同的生命,显然他们两个也一样被夺走了。”

    三角和咕噜都是有点发愣,他们已经不记得到底都发生过什么事情了。

    “而香的闪波刀,归根结底,也并不飞普通生铁打造的东西,所以我才确定它一定也被这个东西夺走了才对。”

    香被天闲说的愣了那么一下,“小生的闪波刀……难道不是铁石打造的吗?”

    所有人都看向了香。

    香被看的有点紧张,“小生……说错了什么吗……”

    天闲挠挠脑门,心想那把闪波刀哪里能看出是用普通铁石打造的啊!?用矿石能打造出那种波光闪闪,好像水流似的刀身吗?那明明是寄宿了某种力量的神兵!

    咳嗽了两声,天闲把大家的注意力拉了回来,“现在,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先聊聊这把剑,要不然沙王可就要打过来了。”

    “可……古丽的伤……”卓玛一直觉得天闲有点不对劲儿,要是往常的话,天闲早该第一时间对古丽施救了,但是这次古丽明明伤的很重,天闲却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目光在躺在不远处的古丽身上扫过,天闲袖子里的手不由慢慢收紧,他何尝不想立刻去救古丽,但坐在这里和大家说话都已经有些勉强,逆心诀支撑身体都有些困难,现在除了暂时愈合古丽的伤口,其他的手段一律都用不出,怎么救?”

    深吸一口气,天闲沉声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说完,天闲直接向邪眼问道,“这把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出事之前你吵闹着要逃走,还说不想死在那?这么说一定对这把剑很了解才对。”

    邪眼看起来有点不那么情愿,那明明十分狰狞的恶魔面孔上却透着一股被压迫的哀怨,说道:“这个东西,就是传说中的荒尘大剑了……”

    “荒尘大剑……”

    当初西殿的尤格也是这么说的,但他是敌人,大家都没有轻信,现在邪眼这样说,意义就不大一样了。

    维罗皱眉说道:“我听说过这件东西,传说里这的确是使用世界之初大地最为深重的一部分打造的宝物,难道……真的就是这个东西?”

    邪眼点点头,叹气道:“不错,就是这个东西,我在很久很久之前就知道这件东西了,还和他打过很多次交道,没想到破碎时代结束,我们都落到了这个地步。嘿,嘿嘿嘿……岁月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众人微有诧异,邪眼的话里,颇有一种沧桑的味道……

    邪眼又是嘿嘿笑了笑,“你们不用奇怪,我现在虽然是这个样子,但我当初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们自然都听过那些传说,不过在比那些传说还要久远的岁月中,我就已经和这个东西打交道了。真的说起来。我们是生死不容的敌人。”

    邪眼的传说大家都有耳闻,但他倒是第一次说起自己以前的事,这让每个人都认真的听了起来。

    “这把剑是这世界几种极致物质之一凝聚而成,是一位随这个世界一起诞生的伟大神灵铸造的武器。最初它是用来稳固这个世界的。可以说它的存在曾经巩固过这个世界。有了它的存在,现在这个世界才变得这样安稳。”

    大家一片愕然之色,目光纷纷落到这把大剑上。谁也想不到这么一把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剑居然是这里的宝物。

    “当初,它被那位神灵放置在大地中心,凝聚着大地的力量,让土地迅速下沉、凝结,配合其他几位伟大的神灵一同打造这个新的世界,而在那个时候,我正在地心中吸取热量,结果我们发生了冲突。”

    邪眼十分感慨,无数的岁月转眼流逝,如今他又见到这个老对手,想起双方近乎相同的命运,不由心酸,“荒尘大剑作为稳固世界的神物而被打造诞生,它的特殊就是吸附和凝聚,但凡是具有一定能量的东西它都会将他们吸引到一起凝聚起来,当时他凝固着土地,引导地下河流,吸取地火的热量温暖地面之上的空气,他的确是十分了不起的神物!”

    “但,他吸取地心热量,我受到了干扰,我们开始互相冲突纠缠,但他的特性十分克制我的力量,最后我不得不远远逃离,那一次我险些就被他完全吸收掉。”

    “吸收掉……会怎么样?”天闲插画问道。

    “嘿嘿……力量被拆散,重新整合,然后散发到空气中温暖地面,本质上说,他的特性除了吸附和聚集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在聚集能量后重新拆解,可以说……他是一个奇怪的创造者!”

    “果然是神物!”天闲不由啧啧称奇。

    “的确!”邪眼毫不否认,“他存在的日子,我过的很辛苦,他的特性决定了他总是把我当作重要的猎物,你们现在自然不会知道,在这个世界刚刚形成的时候,空气十分寒冷,他总想释放掉我的全部力量,为此我们持续的争斗,我几乎是持续的在逃命。”

    “后来,我想了一个办法!在一座巨大火山下烧穿了隧道,引来了大海的海水,并且将他也引到了火山地下,利用极寒的海水和灼热的岩浆引发的爆炸成功击败了他,那片土地被炸成了虚无,海水减少了一半,这把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说着,邪眼自嘲的笑了起来,“我已经干掉了他,没想到……他居然还好好的存在着。”

    大家都竖着耳朵仔细听邪眼说着这些不被人类所知的往事,想起在那洪荒年代的毁天灭地的能量冲击,就连陆地和大海都被破坏的面目全非,多少都有些心驰神往。

    “那这把剑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漠中?”天闲倒是更关心一些实际的问题。

    邪眼摇头,“我虽然没有办法肯定,但我大概猜的到原因!”

    “那一次我的确毁掉了他,但这种东西本身并非普通的生灵那样,杀掉就会就此消失,他的本源和这个世界紧紧相连,或许这个世界还存在,这把剑就不会真正的消失,说是他的意志也好,说是的碎片也罢,在被我摧毁后他重新沉入了大地,在大地中汲取着源头的力量,慢慢的,慢慢的重新凝聚出新的身体……”

    邪眼伸出手来,带着一种沉重轻轻怕了下大剑,“他重新凝聚了自己的形体,可惜……太晚了。”

    “太晚了?”

    大家被邪眼这句话说的愣了一下,天闲立刻问道:“什么太晚了。”

    “我干掉他的时候已经临近破碎时代的诸神大战,他重新凝聚了形体时,那些神灵们已经全部消失了。我能感觉到他现在只是一副空壳,他的力量已经完全沉睡了,没有那些神灵的强大力量引导,他或许永远也不会醒来。”

    邪眼这些话可是让大家有点面面相觑。

    “你是说……这东西现在根本没有以前的力量?”卓玛有点不相信似的问道。

    “是的。”

    “可这东西在沙漠里可袭击了我们,引动了相当惊人的力量!还有在那个尤格手中,这把剑也一样威力无穷。”

    邪眼哂笑,“可怜的人类是无法理解他的力量的。”

    卓玛眼皮一跳,“你这该死的东西,你说什么?”

    要是在往常,邪眼应该会顾忌卓玛的态度。但这次他似乎并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人类所关注的世界,大概只有这个世界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容量,而这把剑。是曾经参与了缔造整个世界的神物。他的力量不是你能理解的。”

    卓玛看起来立刻就要发火。维罗伸手轻轻按住了她,“让他说下去。”

    邪眼今天似乎尤为的高贵,尤为的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所有人。他对卓玛的怒火视而不见,淡淡说道:“他就算如今沉睡着,只是一具空壳,但只是一丝气息,就足够引动那种惊人的力量!他在沙漠中沉睡的时候引动了周围的能量向他聚集,地心火河上涌,沙漠热的惊人,在他的气息从沙漠火河溢出的地方自然的聚集了黄金,这只是无意识的行为而已。”

    顿了那么一下,邪眼极为沉重的说道:“如果他苏醒的话,那么现在的一切都要臣服在他的威严之下。”

    “我有一个问题!”天闲忽然插嘴。

    “问吧,人类。”

    “为什么荒尘在沙漠里气息的泄露地点会是一个完整的图案呢?”天闲拿出一张纸抖开,上面正是当初在沙漠里为了寻找这把剑而画的路线图。”

    邪眼微微一愣,这件事他并没留意。

    “这显然是人为的!”天闲肯定的说道,“否则在沙漠上出现这样庞大又规则的图形是不可能的,我想就算这把剑自动聚集地心火河的力量也不会特意弄出一个圆形,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封印!”

    皱眉思索一下,天闲有点疑惑起来,“可是能封印这把剑的,会是谁呢?而且难道是谁知道这把剑的什么事情,所以才把他封印在沙漠里?”

    大家的神色一下古怪了起来。

    如果邪眼的那些话是真的,那么这种神物谁能封印的了?答案呼之欲出!就是那些神灵啊!!

    可是把这东西封印在沙漠里又是为了什么呢?破碎世代的诸神大战杀的天昏地暗,诸神无所不用其极,难道掌握这东西的神灵没有启用这件神物还反倒把他封印了不成?

    还有就是,说起知情人的话,沙王之前可是给了天闲一个十分奇怪的委托,要天闲在海妖之月来临的时候重新回到沙漠,沙王当时拿出了那种十分奇特的沙子,那种沙子在这把剑所在的位置已经找到了,也就是天闲才一烧化那沙子,荒尘大剑就开始引动地气开始喷发热流将所有人全迈进了沙漠。

    沙王的委托,十有八九和荒尘大剑是有关系的。

    大家的目光不由都落到了邪眼的身上,冲满了疑问。

    邪眼摇了摇头,“这些事我并不知情,他消失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本以为他应该完全被毁掉了……”

    天闲说道:“那也就是说,这东西现在沉睡着,其余的事我们也无法肯定,想要知道详细的情况,现在可以选择的有两个,一个是去问那些神灵,另一个,是去问沙王!”

    “显然非要选的话,我们只能选第二个!”阿里昂耸了耸肩膀,“而且我觉得现在弄明白这件事似乎不是一个好的打算。”

    “可计算我们不去弄明白,沙王也会来找我们问个明白。”屠戈看了看沙漠的方向,“风里开始混杂奇怪的味道,沙王的人快到了。”

    大家都是微微一愣,同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好快的动作。

    天闲吐了口气,当先站了起来,“好吧,那就先这样吧,我们知道了这把剑的来历已经占据很大优势了,至于沙王,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大家先去休息,三角、咕噜,你们两个跟我来,现在就去重新检查一遍散灵法阵,这是我们唯一的依仗了。”

    “我的主人,难道您不觉得自己先要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吗?”

    “你说什么?”

    “我是说,您的伤似乎很严重,就算您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同,但再不治疗的话,恐怕作为一个人类是无法活下去的。”

    天闲身体一阵僵硬,慢慢回头看了看大家,果然所有人都盯着天闲,眼中全是惊诧。

    “你……有办法?”天闲低声问。

    “很抱歉主人,我对于治疗的手段一窍不通,完全帮不上您什么忙。”

    天闲瞬间有一种把三角重新塞回大剑里去的冲动。

    不过三角立刻又说道:“但是咕噜对于这样的事倒是十分拿手,诺玛主人让他陪伴主人,其实也是对现在这种情况的一种准备。”

    天闲大吃一惊,“咕噜……你有办法?”

    “咕噜……咕噜……”(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