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一十二章 遗失的宝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昨天改了改内容,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居然发晚了一分钟……严格来说昨天是没更新的……今天补一大章吧。

    ---

    漫漫黄沙在空旷的沙漠上吹过,搀着冷风发出呜呜的声响,那些巨大的气流坑洞已经被汹涌波动的黄沙掩埋掉,整个沙漠除了沙丘的位置和之前不大一样外,安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噗”

    从沙堆里冒出一个人影来。

    雪站起身,沙子还埋到腰间,茫然四顾,她只看到空荡荡的沙漠。

    把身体吃力的全部拔出沙子,雪抖落一身黄沙,那暗金色的长发映着闪烁光辉的金沙,透出如梦似幻般的光彩,而且所有的沙子一粒不剩的全部从雪的长发上滑落,轻轻梳理自己的发丝,等雪整理好全身,虽然衣服上还流下了不少沙尘,但一头暗金长发却奇异的恢复了往日的色泽,连一根杂乱的发丝都没有。

    直到这时,也没人出现在附近,茫茫沙漠上只有雪一个人。

    忽的,雪的眼神微微一动,不由转身望向了远处。

    一层如有实质般的杀气弥散在沙漠尽头,在漆黑的天边隐隐能看到冲天的烟尘,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疾速向这边逼近。

    雪终于微微皱起眉,犹豫的看向了周围的黄沙。

    直到这时依旧没有人出现,大家就好像被沙漠这个怪物彻底吞没了。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雪缓缓向前走去,轻盈的脚步在沙漠上滑过,几乎连脚印都不会留下。

    “远古的伟大意志啊!随生命而诞生于世界之初的混沌之力!以故老相传的契约,以卑微的血脉为引!化为狂暴的巨兽吧!”

    雪双手在胸前合十,仿佛在祈祷,仿佛是在念诵什么咒语,吐出的气息就算在寒冷的沙漠中也显得寒气森然。

    轻轻跺脚,雪在沙地上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

    “轰!”

    沙地猛的震颤了一下,随后刺耳的咆哮声从地底透射出来,强烈的音波激的地面的沙子水波般乱跳。

    “砰!!”

    伴随着巨大的怒吼声,沙地猛然爆开,一个庞大的身影冲天而起,它夹带的飓风立刻卷起一阵强劲的沙暴,怒龙般冲上天空。

    “吼!!!!!!”

    疯狂的怒吼震荡在辽阔天空上,连雾霭都被震的瑟瑟发抖。

    沙尘散尽,半空中现出的竟然是小灰庞大的身影,不过如今的小灰却和以往有些不同。

    双目赤红,鼻孔喷着灼热气息的小灰狂暴的吼叫着,背上那排巨大的骨刺根部隐隐发红,在漆黑的天幕上犹如一只闪烁红芒的狂暴魔兽。

    ……

    在远处,一只庞大的怪物正在向小灰所在的位置疾速前进。

    这东西乍一看去好像一只巨大的蝎子,月光下身体外的厚厚硬壳闪闪发亮,不过这东西并没有尾刺,倒是拖着一条扫把般的尾巴,在沙漠上疾速前进的时候不断摇摆,借着沙子的推力犹如横冲直撞的火车头“轰隆隆”的前进。

    在这长达百米的巨兽背上,沙王和他的亲随护卫都是满脸凝重,在听到沙漠禁地传来巨响声时,沙王第一时间赶来,不过他现在已经明白,自己的动作恐怕已经慢了。

    “那是什么?”正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沙王猛的一愣,豁然从他的王座上站了起来。

    在远处黑漆漆的天幕上,一道红芒正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并且空气里传来真人心魄的怒吼声。

    “似乎是某种飞兽!”多勒就在沙王身边,望着远处的天空满脸凝重,这么多年来,沙漠中的禁地一直无人知晓,这次却似乎遭到了外来者的入侵。

    “飞兽?”沙王声音发寒,“沙漠里怎么会有这样庞大的飞兽?”

    多勒明白沙王的意思,“难道说,那个天闲……可是那个东西似乎和他们的飞兽不大一样!这东西……好像十分暴躁!而且这红光……”

    沙王不由微微一怔,迟疑起来。

    在邀请天闲之前,沙王已经仔细调查了天闲的情报,对于小灰这种来历不明的巨兽自然也不会放过,但从得到的情报和那天亲眼小灰的模样来说,沙王的印象里这头巨大的飞兽除了贪吃卖萌似乎就没有什么特点了。

    而且情报中显示小灰的性情比较温顺,也没有身体放出红光之类的记载……

    “难不成……是血盟?”沙王一下攥紧拳头,心也随着收紧,这些年来血盟双管齐下,一方面和各大帝国结交修好,另一方面,对于不接受他们结交请求的势力却暗中打压,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血盟曾经数次派人来呈递结交的请求,但沙王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现在看着半空那闪烁着红光的巨兽,沙王不得不考虑到了这个可能!

    血盟用腐血操控生灵的恐怖手段人人皆知,而且一旦催动自身圣痕,大多发出血色光芒,这本不该出现在沙漠中的巨大飞兽如今突兀的出现在这,如果不是天闲,那么……

    一念及此,沙王简直浑身发抖,“给我加快速度!!”

    “沙王大人,已经是最快了!”

    “再快一点!”沙王放声怒吼!

    “是……是!”

    ……

    “远古的魂魄啊,请听从我的召唤……”雪轻声吟唱着,在漫天风沙中,瘦弱的身子轻轻颤抖。

    天空上庞大的影子猛的扑下。

    “轰!”

    狂风卷起黄沙四散飞溅,雪的身影一刹那被淹没!

    小灰双目赤红,背后的骨刺显得愈发红亮,落地后仰天嘶吼,狂暴的吼声震的空气瑟瑟发抖,地面的滑沙不受控制的来回滚动。

    “灰……”

    细小而微弱的声音传来,怒吼着的小灰猛的一愣,猩红的眼睛盯住了沙地上的一处地方。在那里,雪的手还露在沙子外,正轻轻颤抖……

    狂吼一声,小灰张开大嘴狠狠咬了过去!

    伴随一声惊叫,雪被小灰一个甩头丢上了半空,双翼卷着狂风再次展开,小灰冲天而起,稳稳接住了半空跌落的雪。

    惊魂未定的雪直到发觉自己落到了小灰背上,已经飞上天空,这才有点后怕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晶莹如玉的手臂上有一小圈红印,似乎是被小灰的牙缝挤到了。

    “好孩子……”雪终于笑了笑,轻轻的抚摸小灰背,说道:“现在……要去救大家了!”

    ……

    沙王的座驾是仅在沙漠中才能生存,依靠吞噬沙漠深处火河的烈焰才能生存的异兽——沙奴!

    这种东西身体庞大,但却力量惊人,能钻进沙地中任意钻行,在沙地表面的速度更是快的惊人,有史以来就是沙利特帝国沙王的理想座驾,而且这东西智慧并不高,绝对服从主人的命令,在战争时期绝对是冲锋陷阵的利器,在不多的沙漠战争中都展现了惊人的实力。

    但这一次,沙奴却显得焦躁而畏惧起来。

    当它靠近目的地的时候,速度明显减慢了下来!

    “沙奴居然会害怕……”沙王的口气分外沉重,“就算面对死亡沙奴也不会退缩,看来是那件东西的气息被激发了出来!”

    多勒和其他沙利特战士也是脸色凝重,现在沙奴已经靠近了禁区,不过前方沙漠的进去被厚重的烟尘所遮掩着,里面传来极其狂暴的怒吼声,而且风暴的气息就算站在这里也能清晰的感觉到。

    似乎,在前方正有一场巨大的风暴在肆虐。

    “沙王大人,时间还未到,那件东西真的会……”多勒有点迟疑。

    “不会错的!我们走!”说着,沙王当先一跃,向前方冲去。

    “沙王大人!”多勒大吃一惊,“请您不要犯险,我们自然会查明情况!”

    “事关沙漠安危!我必须亲自去!全部跟上!小心戒备!”

    一句话让心神有些不安的沙利特战士们备受鼓舞,顿时纷纷跟着沙王跳下沙奴,向着前面的沙暴冲去,这些从婴儿时就要习惯在白日滚烫,夜晚冰冷的黄沙中行走的沙漠精英们一旦展开速度,比起沙奴也不遑多让。

    但没等沙王带领众人赶到现场,那沙暴已经停歇了下来。

    “小心!”沙王猛的刹住脚步,双臂护住胸前,顿时一层奇异金光从铠甲上亮起,巨大的沙墙随之升起,轰隆隆在他身前筑起一面宽阔的防御壁。

    几乎与此同时,还未停歇的沙暴中怒吼声直逼过来,一道庞大的身影几乎贴着沙地撞出,擦着沙王的沙壁掠过,引动的狂风险些将沙壁直接击碎。

    沙王顿感沙壁上透过一股巨力,连带他身后的所有战士同时闷哼了一声,被震的连连后退。

    狂风肆虐黄沙,沙王愕然抬起头,只见一道红光正冲天而起,那个庞大的怪物卷着黄沙和暴风飞上了高空,根本辨别不出清楚的模样,只有它身上闪烁的猩红光芒在漆黑的天幕上显得更在刺目。

    很快,半空的沙尘散开了,但那巨大的身影也已经飞上了极高的天空,再也看不清楚,没多久,甚至连红色的光芒都看不到了。

    沙王却久久凝视天空,如果现在能看到沙王铠甲下的表情,想必那必然是一种怒到极点的恐怖模样,他明白,对方已经逃了!

    “沙王大人,您看!”多勒从前面跑了回来,脸色苍白。

    沙王一言不发,大步向前走去,当他来到前方高高的沙丘上,俯视那片被沙漠子民封为禁地的区域时,不由得浑身发抖。

    这一片广阔的沙地仿佛被最暴虐的风暴蹂躏过,沙地上一片狼藉!刚才那掀起暴风的巨兽明显在这里进行了有目的的挖掘,沙地上丢下了极其巨大,甚至大到直径数十米的庞大沙坑,而且这样的沙坑还不只是一个,那东西明显在搜寻着什么。

    沙王紧握的拳头吱吱作响,黄金手套正慢慢被用力过度的手指扭曲。

    “给我搜!!”

    沙王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之后猛然转身咆哮,“动员所有的沙漠子民!给我找出那入侵禁地的暴徒!!我要他们在沙漠上流干最后一滴血!!”

    “是!”

    ……

    已经高高飞上天空的小灰并不知道沙王是如何愤怒的,而正忙着弄醒所有人的雪就更不得而知了,而且就算她知道,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是小灰挖出了所有人,在那种万吨黄沙中挖人这种事,也就只有小灰这样的巨兽办得到了,而且它不用牙齿和爪子,大家的安全性倒是得到了保障。

    小灰飞上高空,双眼的颜色渐渐重新恢复清明,背后巨大骨刺闪烁的红光也渐渐消失了,而恢复如初的小灰显得十分兴奋,不时回头瞅瞅自己的骨刺,似乎对此颇为感兴趣。

    “快飞,要不然赶不上早饭了。”雪回头轻轻说道。

    小灰赶紧怒吼一声,加快了速度。

    除了雪之外,大家或多或少都受了伤,而且陷入了昏迷,雪在每个人的额头上都画了一个奇怪的印迹,印迹闪闪发亮好像冰晶留下的痕迹。

    随后,雪将天闲的身体轻轻挪到了自己腿上,望着昏迷的天闲,眼中流露出担忧之色。

    天闲伤的比较重。

    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布满了血迹,骨头似乎也断了不少,但雪对此无能为力,她根本不会治疗,只能轻轻抱着天闲,从天闲脸上痛苦活着安静的表情判断他是否舒服……

    很快,雪留在香头顶的印迹消失了,香猛的睁开眼,大喝一声坐了起来,随即愣住。

    她抓向腰间的手一空,闪波刀已经不在那了。

    “抱歉,没有找到你的刀。”雪轻轻说道。

    香面色微微动了几下,闪波刀对她的意义无人能理解,而这一次丢在沙漠中和上一次被活埋丢在泥土里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或许这把刀就再也找不到了!

    看了看周围其他人还在昏迷,香咬咬牙,压下心中不安,迅速来到雪的身边,当她看到天闲满身伤痕的时候不由大吃一惊:“他怎么了?”

    雪眼中有泪珠滚动,“我……我不知道……”

    “小生……小生会一些治疗的手段,可以的话……”

    雪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双目一下睁大:“真的!那……那请你……请……”

    香迅速说道:“小生一定尽力,请不必担心!”

    高地上艰苦的环境锻炼了香卓越的身体素质,而从小和许多危险的野兽搏斗,也让香掌握了许多急救的手段。

    天闲的手臂折断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势,这是香的判断,在接好天闲的骨头并固定后,香把天闲重新放回了雪的怀里,“十分抱歉,小生只能做到这些,但他现在依旧昏迷不醒,小生无能为力,或许是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过一段时间就会醒来。”

    雪紧紧抱着天闲,只能默默的点头。

    没过一会儿,其余人都陆续醒了过来,虽然每个人都是头昏脑胀,但却没受什么伤。

    唯一一直昏迷不醒的,只有天闲,雪留在天闲额头的印迹已经消失,天闲却依旧没有醒来。

    小灰依旧在疾速飞行,众人醒来后得知天闲受了重伤,而且昏迷不醒,不由一阵忙乱,凡是会一些治疗手段的,全部都尝试查看了天闲的伤势。

    不过所有人得出的结论都是并无大碍,但天闲却就是昏迷不醒。

    “这个死小鬼……哦不,我是说他到底是怎么了……”卓玛有些焦急,不过她看到雪向她望过来的眼神,不由得一下改了口吻。

    雪那一金一黑的眸子中,充满了恐惧和不安,她紧紧抱着天闲,就好像怕天闲忽然消失掉一样。

    大家束手无策。

    “三角和咕噜……去哪了?”忽然,古丽意识到这两个小家伙似乎没有在这里,天闲的衣服破破烂烂,根本就没有地方再让它们躲藏。

    “没有找到……”雪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

    没找到!

    众人一阵愕然,三角和咕噜是天闲从神域中带出来的生灵,是诺玛创造了他们,这两个家伙虽然平时看起来毫无用处,但严格来说,他们都是天闲的老师,这段时间里,天闲总是向他们两个学习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这两个家伙,可是天闲和神域唯一的联系,也是诺玛交给天闲最重大的助力。

    居然……就这么失踪了!

    默默的在天闲额头上重新画上那个奇怪的符号,雪轻轻说道:“沙漠里有人向我们逼近,我不得不带大家离开,其余的东西应该还在沙漠中。”

    众人心中一沉,如果惊动了沙利特帝国的人,想再回去寻找什么可就难上加难了,如果情况在恶劣一些,说不定现在三角和咕噜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手中。

    “见鬼的沙漠!”阿里昂重重一拳打在身边,“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沙漠怎么会喷出热气!?”

    维罗算是所有人中最年长的一个,看起来也相对冷静一些,他沉声说道:“这件事,现在只能问邪眼了。”

    众人不由把目光再次集中到天闲身上,邪眼和天闲共生共存,而又相对独立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现在天闲昏迷,但邪眼出来解释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才对。

    但所有人再次失望,大家尝试了很多办法呼唤邪眼,但邪眼似乎随着天闲一起陷入了昏迷,一点回应也没有。

    小灰扇动双翼的声音在黑夜里清晰可闻,众人沉默着,气氛十分压抑,谁也没想到这次进入沙漠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在天边渐渐开始发白时,小灰终于回到了沙漠边缘地带,并在隐蔽的树林里降落。

    看着天闲额头上冰霜似的痕迹已经又要消失,雪的眼中闪烁着淡淡的泪光,这痕迹是天眼一族才能使用的醒灵咒印,但凡是生灵都可以依靠这种咒印进行沟通,同时,这也是唤醒意识的强力咒印,但其他人在第一道咒印消失前就醒了过来,天闲连第二道咒印都已经消失,却依旧昏迷不醒。

    通常……只有意识溃散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黑……”雪仅仅抱着天闲,眼泪终于掉了下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忽然发现自己是多么依赖眼前这个少年,有他在自己身边时,自己是多么安心,他似乎永远都会陪着自己,永远都会哄自己安睡……可忽然间,他好像一下离开了自己。

    众人脸上也是一片黯然。

    “我们先回去吧,或许他很快就会醒过来,沙利特帝国知道有人入侵,或许会派人过来探查,我们要早点准备。”维罗无奈的叹气说道。

    “我们先带他回去,或许马上就会醒过来了。”卓玛走上来,轻声安慰着。

    雪没有动。

    卓玛暗暗摇头,“雪,这个小鬼命硬的很,你现在不要这样,我们还要应付接下来的情况。”

    “不!”雪斩钉截铁的吐出一个字来,之后抬起头,流着泪的眼中一片坚毅,“我要离开这!”

    众人大吃一惊!

    “雪,你……你说什么?”

    雪轻轻抚摸着天闲的脸庞,“什么帝国,什么沙漠,一切都和我无关……我,要去龙渊帝国!”

    卓玛难以置信的看着雪,“为什么?你去龙渊帝国做什么?现在龙渊帝国正在通缉我们!”

    雪轻轻摇头,“我不管,我要去找方良!他或许有办法……”

    “方良?”

    众人微微愕然,方良这个名字大家不算熟悉,但也不是十分陌生,龙渊帝国之中,这个人算是有名的治疗师,而且他还为皇家服务,身份颇为显贵,但古怪的是同时他也是一个冒险者,经常在危险的地带出没,无论在冒险者还是在帝国的从属中,他都是个异类。

    不过,他的手段高明,这个却是不争的事实。

    维罗目色凝重的望着雪,摇头道:“雪儿姑娘,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最好不要这么做,我们现在得罪了龙渊帝国的七公主,就算方良和你们是旧识,但也无法保护你们,况且……”

    “你们能救他吗?”雪仰起头,颤声问。

    大家不由沉默。

    雪咬了咬下唇,“我知道很危险,所以我打算自己去,只要小灰送我们就可以!”

    “雪!你别犯傻了!你这样可能会死的!”阿里昂也显得有些焦躁,这次是他主张救助那些难民,现在天闲变成这个样子,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心安。

    雪眼帘微垂,“那,没什么关系……”

    阿里昂和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

    泪珠落到天闲脸上,雪轻轻擦拭,“我曾经迷失在虚灵之境,是黑把我带了回来,从那之后,我才能看清这个世界,才知道这世界有不同的色彩,如今,轮到我去救他了。”

    “雪,你不要莽撞,就算要去龙渊帝国,我们大家也可以一起想办法,你一个人会很危险!”古丽走上前来,但她忽然间停了下来,“雪,你?”

    雪慢慢抬起头,一对眸子都已经化为金色,耀目的金色光晕透眼而出,“抱歉,黑一定不喜欢我连累大家……”

    话音未落,雪的双眸忽然爆发出一层强烈的金光,一个金色的三眼女人面孔虚影出现在雪的头顶,三只眼金光爆射,众人被这金光一扫,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瞬间僵硬。

    “雪?你这是?”所有人大吃一惊!

    雪慢慢合上双眼,再睁开时双眼已经恢复如常。低头轻轻摩挲天闲的脸颊,小声的,仿佛只是在说给天闲听一样的说道:“醒灵咒印也无法唤醒他,这不是普通的昏迷,我必须去求救,而且要快,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回来,但请你们放心,我有办法保护好他,万一我出了事,小灰会带他回来,到时……就拜托你们了。”

    看了看僵在一旁的众人,雪轻轻而笑,“谢谢,和大家在一起,我很开心。”

    轻轻拍了拍小灰的背,雪低声说道:“灰,我们走吧,送大家下去。”

    “好的,但……我们去哪?”

    “去龙渊帝国。”雪答道。

    “哦,那很危险。”

    “嗯,但……”雪又答了半句,忽然间愣住。万分愕然的低头看去,雪却看到一双满是温柔笑意的眸子正望着自己。

    “雪,你难道要和我私奔吗?没想到你这么直接。”天闲笑嘻嘻的问。

    一阵杂乱的尖叫声顿时冲天而起!

    几分钟后,大家带着还有些不敢相信的神情,终于把浑身软绵绵的天闲抬到了护墙内临时搭建起来的睡铺上。

    雪几乎是一路流着眼泪跟着跑来的,见到天闲躺在那,虽然有气无力,但真的醒了过来,不由“哇”的一声扑到天闲身上放声大哭。

    大家有悲有喜,看着雪痛哭不已,一时间心中五味翻杂。

    这一次进入沙漠可以说吃了大亏,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受了伤,而且香丢失了随身的闪波刀,三角和咕噜也下落不明,更让人感到焦虑的是沙王已经察觉到这件事,相信很快就会来探查情况,万一露出破绽的话那可是巨大的麻烦,而如果三角和咕噜落到他们手上则会更糟,情况再恶劣一些的话,如果沙王找到了香的闪波刀!那么大家将要面临的将是沙王无边的怒火!

    “雪,让我再看看他的伤吧。”古丽轻轻劝慰道。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雪慌忙擦拭眼泪,起身让到了一边。

    古丽正想再查看一下情况,天闲却轻轻对她摇了摇手,“不必了,我现在很清楚我的状况,没什么大碍,放心吧。”

    说着,天闲缓缓坐了起来,古丽赶紧上前扶住,“你真的……”

    天闲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没事,我的身体我很清楚,虽然好像少了点什么,但并没什么大碍。”

    这话说的轻松,却把大家吓了一跳。

    少了点什么!大家紧张的看着天闲,但天闲明明好端端的坐在那,似乎也没少什么部件,难道……是什么细小的?

    大家的神色一下古怪起来。

    天闲倒是立刻意识到了大家的想法,无奈的苦笑一声,“不,我不是说我的身体少了什么东西。”

    古丽满眼疑狐,“真的?你不用觉得为难,现在说出来,也许还有补救的办法。”

    大家立刻深以为然的点头。

    天闲想瞪古丽,但是现在实在没力气,索性往她身上一靠,吐气道:“真的没什么,不过这一次也的确丢了一些东西,需要立刻找回来。”

    古丽见天闲身体靠过来,一时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等天闲靠稳了,顿时脸上一片微红,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来。

    天闲倒是没有注意到古丽的神色变化,不过古丽的身体柔软,就算靠在肩膀上也是很舒服这点天闲倒是十分清楚。

    有点吃力的抬起手,天闲望着不由自主就微微颤抖的手指,无奈的笑了笑,“三角和咕噜似乎不在这。”

    雪小声说道:“对不起,当时没有那么多时间找它们了,香的闪波刀也丢在沙漠中了。”

    天闲面露惊讶之色,“香,你的刀……”

    “小生还能活着已经十分满足,闪波刀固然重要,但小生也知道凡事都有轻重缓急,这件事以后再说,请不必担心!”香迅速答道。

    天闲看着大家,虚弱的说道:“抱歉,没想到这次遇到了奇怪的东西,害的大家都受了伤,你们……谁能告诉我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雪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当下就由雪把大家被沙漠活埋后的事详细的说了一遍。

    天闲听完,眼珠转动了几下,“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沙王应该知道有人闯进沙漠了,但还不能确定是我们,但也应该很快来这边调查了。”

    维罗神色颇为凝重,“的确,而且如果看到你这个样子,恐怕……”

    天闲笑笑,“没关系,他已经离开一天两夜了,就算乘坐他的座驾以最快的速度回来,起码也要一天一夜,这个时间足够我恢复了。”

    天闲的身体十分强健而灵活,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而且天闲所使用的医术尽管十分古怪,但是效果十分显著,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今天闲深受重伤,一般人要在一天时间内恢复过来绝对不可能,不过现在大家对天闲倒是有几分信心。

    大家现在也只能相信天闲的话。

    深吸一口气,天闲强撑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晃了晃之后,还是跌坐下来,古丽急忙扶住天闲让他坐好,“你现在还不能动!”

    天闲揉了揉额头,“头有些晕,看来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才行。”

    古丽一怔,“适应?适应什么?”随即她忽然间明白了什么东西,惊声叫道:“你到底……丢了什么?”

    大家也都疑惑的望着天闲,谁也不知道天闲之前说丢了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他明明看起来什么也没少。

    “一部分记忆。”天闲缓缓答道。

    “记忆!”所有人大惊失色。

    天闲无所谓的笑了笑,“没关系,并不是什么太紧要的记忆,只是一些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或许只是暂时忘记。”

    “黑……”雪听到天闲说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脸上的神色明显比别人紧张的多。

    天闲温柔的对雪笑了笑,“别担心,你的事,我都记得,就连你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呃……”

    古丽抓过天闲的衣领,打断他问道,“那你到底忘记了什么?”

    天闲苦笑,“怎么可能知道已经忘记的事……不过那的确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明白应该有那段记忆,但现在却想不起来,只有一片空白……”

    说着,天闲笑了笑,“你的事我也都记得,你右肩上……”

    古丽的手一下收紧,掐住了天闲的脖子,“臭小鬼!你敢再说!”

    天闲直接脖子一歪,翻起了白眼,吓的古丽赶忙松手,却发现天闲迅速又露出了笑容,气的古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天闲一副吃定了古丽的模样,舒服的靠在她肩膀上,轻轻叹了口气,“我估计你们的记忆应该都没有什么问题,遇到这个情况的应该只有我一个!”

    大家微微奇怪,说起来大家的记忆好像都没问题,但是天闲为什么会这样肯定这件事。

    面对大家疑惑的目光,天闲嘿嘿笑了一下,“不用奇怪我为什么知道这个,因为和记忆一起,我还丢了一件东西。”

    “还有!”大家顿时又紧张起来。

    “你……你还丢了什么?”古丽近距离靠着天闲,发现天闲虽然笑着,但眼中却流露出不同以往的沉重。

    天闲缓缓张口,吐出了让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话。

    “我丢了邪眼!”

    古丽瞪大的双眼,漂亮的眉毛简直要竖起来,一把抓住天闲的手臂,惊愕的问道:“你……你说什么?邪眼!?”

    “我……我没听错吧!”卓玛用力掏了掏耳朵,“小鬼!你是说……你说你丢了邪眼?”

    天闲缓缓举起手来,“已经再也感觉不到邪眼的气息了,它被什么奇异的力量从过我身体中抽了出去。”

    “这……这怎么可能?”古丽简直无法相信这种事,“邪眼不是和你一体的?完全无法分隔,怎么可能……”

    “我也很奇怪,已经无数次尝试呼唤它,但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它的确已经消失了。”天闲将手轻轻放到雪的面前,“雪,你能找到邪眼吗?”

    雪连忙握住天闲的手,双眸瞬间变成金黄色,淡淡的金色光晕从她身上渡到天闲身体中,细细的梳理天闲的精神和肉体。

    良久,雪的眼中渐渐浮出惊愕之色,“真的……不在了!”

    天闲自然丝毫不意外,反过来轻轻安慰似的握住了雪的手,对大家说道:“大家不必再疑虑了,雪出身天眼一族,精神力量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的多,这一次也全是依赖她我们大家才能得救,她不会搞错的。”

    “说起来,我们这次还要多谢雪姑娘救了我们。”香深以为然的说道。

    雪摇摇头,“不必,我只是身体比较轻,飘在沙尘中没有被沙子完全埋住而已,换做你们一样会救大家的。”

    这话虽然说的不错,但大家忍不住心中闪过一分疑惑。

    雪的身体,过分的轻了。

    虽然她这个年龄的女孩看起来都有些瘦弱,但雪的身体却仿佛没有重量一般,这就不同寻常了。

    当然,大家现在没时间在意这件事,所有人的注意力还是被天闲失去邪眼这件事所吸引。

    大家七嘴八舌的又问了半天,终于确定,天闲失去了邪眼。

    这简直是一个完全让大家措手不及的消息。

    可以说,一直以来,所有事情的缘由,都是邪眼!

    这件上古魔宝的出现给整个人类大陆带来了许多变化,同时也几乎改变了天闲所有的生活,现在大家能够这样聚集在一起,起因也都是天闲带着邪眼在人类大陆走动。

    而现在,它居然消失了!

    “这……这也未必不是好事。”古丽强自笑了笑,“这个东西虽然很厉害,但也很麻烦,没有它的话,我们也就不用被各大势力追逐了!”

    “不,虽然这是事实,但没有人会相信的!”维罗一阵见血的说道。

    卓玛也说道:“现在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坏消息,现在来说失去了邪眼对我们有些不利,而且我们还可能马上要面对沙王的怒火。”

    “的确……”天闲努力的站起,但还是没能成功,只好求助的望着身后的古丽,“抚我一下,我现在需要快点能够活动。”

    古丽默默扶起天闲,心中略有些不是滋味儿,失去了邪眼,而且是在外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失去了邪眼,这意味着眼前这个少年失去了最强有力的依靠,而且还要面对无数敌人。

    站起身深深呼吸,早晨清新而带着几分沙漠边缘地带特有灼热感的气息在肺里转了几圈,天闲感觉精神了一些,说道:“这的确不是个好消息,但我必须还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才行。”

    这个要说的事,难道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大家微微疑惑。

    “邪眼是被夺走的!”天闲缓慢而清晰的说着,“还有三角和咕噜,所以我希望大家有所准备,应付完沙王,我们必须再次进入沙漠,从那个东西手里夺回失去的一切!”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