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三百章 乱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殿下难道知道雪的父亲在哪?”天闲相当意外的看着龙九。

    “不错!”龙九点头,“说实话自从上次一别,我倒是费了不少心力收集关于你的消息,知道雪儿姑娘正在寻找她的父亲,就让人顺便留意了一下,没想到很快就有了收获。”

    顺便留意了一下……

    天闲暗暗摇头,在这偌大的人类大陆想要找一个人的踪迹谈何容易,为了找到雪的父亲,龙九怕是动用了十分强大的能量。

    “有劳殿下费心了,但不知雪的父亲现在在哪?”

    龙九哈哈一笑,饮了半杯,“天闲小兄弟,你这样可就不厚道了,我费了好多力气才得到这个消息,你这样就想知道,我可是亏本了。”

    天闲也笑了笑,“殿下不惜耗费人力物力寻找雪的父亲,不知道我要怎样才能让殿下觉得不亏本呢?”

    龙九也不掩饰,直接说道:“还是我刚才说的事,你去办成,不仅父皇会为你说话,皇姐也无法在追究你的过失,而且还可以得到我这个消息!”

    天闲心里很奇怪,琢磨了一会索性直接问道:“不知道殿下能否直接告知,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件事看起来,无论如何都是我得到了好处,而且这个人情可是不好还啊。[”

    龙九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光,洒然而笑,“这件事,真正得到好处的是龙渊帝国!”

    “为什么?”

    龙九笑呵呵的看着天闲,“因为这样不仅可以让你得到父皇的认可。同时也算是拉近了你和帝国的关系,加上你已经有了帝国的官位,在拉拢你这一方面,我们可比其他势力有优势的多了。”

    这一席话简直说的天闲哑口无言。

    现在各方势力争取天闲这个邪眼的持有者,可以说手段尽出,但是向龙九这样开开心心跑到你面前来,光明正大用条件拉拢你的,还真是没有。

    天闲不由苦笑,“殿下这种明明白白的拉拢方式,还真是让人不得不答应。”

    “这么说你答应了?”龙九大喜。

    “不过我不明白。”天闲疑惑的问。“大陆上奇人异士数不胜数。邪眼也并非什么可以一统天下的宝物,殿下为什么如此热心的拉拢我,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力量,还不顾危险。亲自跑到这种地方来。以您皇子之尊。这样未免过于看得起我了。”

    龙九这次只是微微笑了笑,倒酒,又是一饮而尽。

    再给自己满上一杯。龙九站了起来,望着周围荒山野岭,满是豪情的说道:“我龙九,现在只是区区一介皇子,但我必然不会一直只是皇子,这龙渊帝国!这广阔的山河!将来,都要握在我的手中!”

    “殿下,您醉了!”

    保护龙九的两个护卫一听这句话,顿时面色大变。

    龙九一笑,“争天下者,何惧流言!帝都的兄弟们都是一样的想法,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你们两个既然听不得这些,退的远些吧。”

    那两个护卫一听这话,互相交换了下眼色,都是低下头,再不敢说话了。

    天闲可是惊讶万分,皇家子弟争权夺位这自然是很平常的事,但他们大多对此讳莫如深,表面和气,背地里暗藏杀机,这样大喇喇的对外人讲出这些事,那可就让人惊讶了。

    龙九以手指着远山说道:“父皇正当壮年,帝国如日中天,将来开疆裂土势在必得,我们这些做皇子的如果现在不好好积蓄力量,一旦大战爆发,转眼就会被有功的兄弟甩在背后,我龙九自然不能甘于人后!”

    转过身来,龙九双目熠熠发光,“天闲小兄弟,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我必然不会只是一面之缘的路人,他日,我绝不甘心只为封王,而你也绝不会只是一个被各大势力追逐、四处躲藏的人物!如果你能助我,我以我对龙渊帝国的忠诚向你保证,将来!我必然还你一个结果!”

    这龙九,果然好大的野心。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只是觉得他心性豁达,不像那些贵族子弟那样总是遮掩自己,那么这次,天闲觉得他简直就好像一只锋芒毕露的幼狮,正对未来可能掌控的草原咆哮。

    “殿下是想拉我一起为了帝位努力吗?”天闲见龙九既然毫不掩饰,自己索性也问的直接。

    “不错!”龙九脸现红光,“男儿岂能区居一方,大丈夫当力争天下!我龙九要是生在寻常百姓家就罢了,但既然我生在帝王之家,那么人生一世,为何不赌上一切拼上一次!纵然身败名裂,我龙九也无怨无悔!”

    “而你!”龙九目光灼灼的望着天闲,“就是我最需要的助力!”

    “承蒙殿下厚爱。”天闲只笑了笑,“但我无意功名利禄,这次的事我会尽可能答应,但今后其余的事,可能就力不从心了!”

    龙九并不意外天闲如此说,哈哈大笑道:“当然!人各有志,你要是无意这些事,我自然也不会强求。但我龙九争这个帝位不为世人传说功名,只为这一世男儿豪情!天闲小兄弟,我敢肯定,你今后,必然会助我!”

    天闲拖着腮帮,奇怪的看着眼前的龙九,这位皇子殿下可以说得上口没遮拦了,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些话听起来多少有些狂妄,但也不会让人生厌,反而真的十分能蛊惑人心。

    或许,这就是帝王家的子孙与生俱来的性格吧……

    龙九迅速坐下,盯着天闲说道:“我知道我的这些话有些狂妄自大,但我龙九绝非夸夸其谈之辈,天闲小兄弟你要是有机会不妨在龙渊帝国上下打探一下。亲耳去听一听在诸位皇子之中,我龙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家伙倒是自信满满。

    天闲暗自感慨一番,说道:“好吧!这些事我日后会自己去打听的,但不知道殿下您要我办的事,到底是什么?”

    龙九嘿嘿一笑,俊朗的面孔上露出几分狡黠来,“天闲小兄弟既然躲在这,自然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知道,是龙渊帝国边境的缓冲地,很多地方俗称“乱街”的混乱地带。”天闲哼了一声。

    龙九依旧笑道:“乱街的出现是有很多原因的。现在我也不便细说。但你应该知道,这里虽然是无主之地,但实际上是不允许聚众生活的,对于那些是有是无的集市。我们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不能把这里的人赶尽杀绝。”

    “我知道。”

    “但现在,有一个地方,出现了反民。”龙九面色冷了几分。

    “反民?”

    “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有许多乱街的居民不顾帝国的特令,现在已经聚集起来,而且开始修建防御工事,一副要抵抗到底的架势。”

    “这和殿下对我说的事难道有什么关系?”

    龙九笑的立刻和善可亲起来,“当然,我的意思是,你去将那个乱民窝点拆掉,之后我负责为你请功,很简单吧?”

    “我去拆掉那个窝点?”天闲皱眉了。

    “不错,虽然那些乱民只是些乌合之众,但他们现在却是在挑战帝国尊严,而且明目张胆抢夺帝国领土,这可是动摇帝国根本,诛杀九族的大罪!”龙九的笑容多了几分自得,“只要你去打散那些乌合之众,就是对帝国有功,我再向父皇进言,父皇必然会嘉奖你,那么你现在的麻烦就迎刃而解,皇姐自然不会再为难你,而且……”

    “我还能得知雪的父亲在哪里。”天闲直接补充。

    “不错!”

    “除此之外,我难道不需要再做其他事?”

    “完全不需要!我龙九不喜欢对朋友使用阴谋诡计!完成这件事,我就告诉你雪儿姑娘的父亲在哪!而且,有一件事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现在?什么事?”

    “你的那些异族朋友,他们现在都安然无恙,我已经和狼牙卫打过招呼了,他们不会为难那些家伙。”

    天闲一听,顿时神色不好看起来,“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龙九淡然一笑,“天闲小兄弟,有些事你还是太随意了,或许你觉得你的事和他们完全挨不上边,这次你逃离雷霆古城对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你要知道你现在一举一动都牵连着很多人的利益,你离开的当天,就有大批的人包围了那些异族的临时驻地,其中有圣灵殿的人,有血盟的人,还有帝国军……要不是我立刻派人去解了围,那些异族的脑袋或许已经被砍下很多了。”

    天闲眼角动了动,看了一眼背后不远处的屠戈,屠戈的听力极好,他神色显得有些愤然,看来之前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龙九的话让他十分震怒。

    天闲沉吟一阵,“我和那些异族几乎没有什么交往,但我也不希望他们因为我受到牵连,这件事多谢殿下了。”

    龙九点点头,“我猜得到你会这么想,举手之劳而已,我也是想证明我的诚意罢了,那些异族在我看来自然可有可无。”

    “看来,这一次殿下您势在必得,一定要我去处理这件事了!”

    “我的确是希望如此,但你到底要不要去,是你的自由!”龙九笑的很自信。

    “好吧,那么现在和我说一说具体的情况吧!”

    天闲和龙九就坐在那张小桌上,谈了很久,直到日落西山,那两个护卫催促了几次之后,龙九这才又匆匆交代了几句,站起了身来。

    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龙九微微遗憾,“我发现就算是这些头疼事,和你聊起来也会很畅快,作为皇子,我不能长时间逗留在外,天黑之前我必须赶回帝国境内,但事情我已经完全说明了,我会在哨站处等你的消息。如果不出意外,三天时间足够你解决这件事了。”

    天闲点点头,“我知道了。”

    “再会!!”龙九郑重的对天闲拱了拱手,转身跳上马背,带着他的两个护卫飞驰而去。

    古丽立刻走了过来,“你们终于谈完了,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那个小子来这里做什么?”

    “招兵买马!”天闲耸耸肩膀。

    “招兵买马?”

    天闲站了起来,辨识了一下方向,皱眉说道:“先不说这些了,我们立刻出发。去东方!”

    “东方?”

    古丽很奇怪。“我们不是要去极北之地……”

    “在那之前,有个地方不得不去!”天闲回过身,雪已经来到他身前。

    “听到了吗?”天闲似乎能在雪的脸上看出她在想什么。

    雪轻轻点头,“我能知道你听到的话。”

    “那么走吧。这也算是一次意外的收获。”

    雪默默点头。但咬着嘴唇。似乎欲言又止。

    “放心,就算是你父亲,也不能强迫你什么。但我们有必要找到他,告诉他,他的女儿希望见到他!”天闲握住了雪的手,“无论如何,我们需要了结这件事。”

    “嗯。”雪顺从的点了点头。

    “大家准备吧!我们这次要去一个奇怪的地方!”天闲大声对所有人说道。

    这一次,小灰没有再耍小性子,乖乖的呆在那,所有人都坐到了它的背上,可以说,这完全是香的功劳,要不是她之前大展神威,把小灰吓的半死,这次它大概依旧不会让其他人到它背上去。

    当然,这也和天闲这次坏心眼的第一个将香拉上了小灰的背有关……

    大家带上所有的东西后,小灰一声嘶吼冲上了天空。

    在小灰向东飞行的时候,天闲把这次龙九来这里的目的简单的和大家交代了一下,大家这才恍然大悟,明白天闲为什么要去东方。

    那个出现了大批乱民聚集的乱街,就在东面一些的地方。

    小灰的速度极快,天闲估算了一下,按照龙九给出的位置,小灰飞了十分钟左右就会到达目的地。

    掐算好时间,天闲让小灰降低了速度和高度,开始在天空缓缓的盘旋,寻找目标。

    “那边!!”屠戈忽然闷闷的说道,他脸色不大好,似乎有些不大习惯这样在天空飞行。

    天闲顺着屠戈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一片昏沉沉的夜色中,有一片火光在远处闪耀。

    拍拍小灰的头,天闲说道:“注意别靠近帝国的国境,会被发现的,绕过去看看那里的光是怎么回事!”

    小灰嘶吼一声,认准了位置,双翼一展飞上了高空,立刻钻进云层消失了踪影。

    掠空飞行到那片光亮上空,小灰一头扎进云层,接着昏暗的光线,无声无息的降落……

    “看来是这里了……”

    天闲望着地面的火光,那明显是一座城市,或者说是要塞,里面很多地方都点着火把,在这个要塞外围百米多的地方也燃烧着火把,照的周围一片通亮,看起来似乎是怕人在夜晚偷袭一样。

    小灰同天而降,狂风顿时扑灭了很多火把,而巨大的落地声也让前面那座要塞中立刻传来了喧哗之声。

    一片光亮在要塞上亮起,无数人涌了上来,借着火光,天闲能看到五十米左右之外,那简陋要塞上每个人的紧张神情。

    左右打量一下,天闲有些叹气。

    眼前这座要塞,说起来真是有些勉强,因为这些人显然找不到完好的石料建筑护墙,只是用泥土混着沙石,再用木头支撑,就这样筑起了高高的护墙,而这护墙先不说强度如何,上面也没有任何防御用的工事,箭垛什么的就更不会有了。

    小灰趴在地上,如果仰起头,那么高度绝对比这护墙高出老大的一截。

    而在这粗糙的护墙后,是一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面对突如其来的敌人满面紧张的人们。

    这些人……真的是乱民?

    天闲有点开始怀疑龙九的话,按照龙九的说法。这些人不顾这个灰色地带的既定法则,怀着险恶的目的聚众闹事,杀了很多人,而且还建立去了据点,算是穷凶极恶之辈,而且短短时间就吸引了很多人来投靠,现在这座城里已经有数千人了。

    天闲却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到那种狰狞的嗜血之色,在乱街上,天闲已经看够了那些泯灭人性的面孔。

    而这些人的脸上,有的只有紧张和不安。

    “靠过去。”天闲向前挥了挥手。

    小灰低低的吼了一声。向前走去。它沉重的步子轰轰作响,每走一步都让胡墙后的人们脸色白上几分。

    “你……你是什么人?”

    终于,当天闲靠近护墙到还有三十米左右,小灰的步子直接踩烂了好多粗浅陷阱后。护墙上的一个男人大声喊了起来。

    小灰仰起头。天闲就站在它头顶上。俯视着护墙后的那些人,大声答道:“我受龙渊帝国委托,前来劝你们自行离开。不要在这里聚众闹事。”

    “帝国的人?”

    “帝国已经派兵过来了吗?太快了!”

    “我们的城堡还没建好!”

    “可好像只来了几个人,没有军队!”

    “那么大的怪物你看不到吗?”

    天闲的回答让对面一阵慌乱。

    “我劝你们不要抵抗,否则就算我今天没办法把你们怎么样,帝国军队随后也会把你们斩尽杀绝,这样的堡垒是没有用处的,如果有必要,我现在就可以拆掉它!”天闲大声喊道。

    对面又是一阵慌乱之声,立刻有人开始发出要投降的声音,但是很快就被更多的反对声淹没了。

    “喂!你……你真的是帝国来的吗?”先前那个声音问。

    天闲正色答道:“我保证我是受到帝国委托才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只是要你们离开,我不会杀你们,只是要你们离开,不要闹事,希望你们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否则帝国大军一到,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天闲说的自然是实话,就这样的堡垒,连帝国骑兵都不用,只要善战的重装步兵一轮推进就能彻底摧毁,而且看这些面黄肌瘦的,而且也没有像样的武器的模样,根本就无力抵抗。天闲真不知道这样的一群家伙是怎么敢明目张胆做这种事的。

    一个男人自人群里站了出来,这男人有些干瘦,大概三十几岁,眸子炯炯有神,他大声对天闲喊道:“我们并没有聚众闹事,我们是逼不得已才不得不聚集在这里,如果帝国真的还想管这片土地,那就请给我们一条活路!只要还能活下去!我们也不想和帝国作对!”

    天闲微微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帝国是在为难你们?”

    那男人闻言激动起来,“帝国是没有,可是我们不能等死啊!在这个地方,我们随时都可能被杀!我们是没有办法才来到这里苟活的,可就算这样我们也想就这么死了!我们……我们只是想要一条活路!”

    见这男人十分激动,天闲觉得这次的事情恐怕还有些隐情,当下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可以说清楚,如果你们真的是逼不得已,我可以替你们向帝国说明情况!”

    “真的?”那男人大为吃惊。

    “别听他的?帝国什么时候管过我们的死活!?”

    “是啊?这个地方帝国从来都是管杀不管埋,从来没有管我们的死活!”

    “头儿!你不能上他的当!他知道了情况,只会更容易想办法对付我们!”

    那男人身边的人七嘴八舌的说开了,几乎一面倒的反对天闲。那男人随即迟疑了起来。

    天闲看着那群激动不已的人,心中一时犹豫不定,现在驱散他们其实是很容易的事,看他们的模样,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小灰只要冲进去一阵破坏,彻底拆了这堡垒就是了,不过这些人看起来似乎有什么隐情才聚集到这,这倒是让天闲很在意。

    正当天闲想着怎么让这些人告诉自己实情,好迅速解决问题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忽然从护墙角落里传来。

    “大哥哥!是大哥哥吗?”

    天闲一愣,循声望去,只见在护墙的角落上,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正露出头来,又惊又喜的望着自己。

    天闲双眼一亮,顿时认出这是当初在龙渊帝国南部的乱街见过的一个小男孩,当时还给过他食物,他拉着她的妹妹一起吃东西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龙渊帝国幅员辽阔,南方和北方可是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就算自那次见面后他一直赶路,以他这样瘦弱的身体,恐怕也无法来到这里。

    想着,天闲心里忽然“咯噔”一下,难道说……这个男孩子,已经被父母卖掉了不成?这才辗转来到了这里!

    天闲捏了捏拳头,对身后说道:“把他带过来,我有些事想问他!”

    古丽就站在天闲背后,闻言点点头,身形一晃,人已经化作一片虚影消失。

    护墙上忽然想起一片惊呼声,只见古丽的身影瞬间出现,一把抓住了那男孩的肩膀,用力向回一丢,那男孩大叫着飞了过来,在他要撞上天闲的时候,一只素手从抓住了他的衣领,古丽已经回到了天闲背后。

    “好……好厉害!”香第一次见到古丽使用圣痕,不由惊讶的目瞪口呆。

    “放了那个孩子!!”

    “你这个帝国的走狗!”

    “竟然对孩子下手!我和你拼了!”

    古丽的动作顿时引来了一片喊叫谩骂,护墙后的人们一时间激动无比。

    天闲从古丽手指接住那小男孩,自己用脚轻轻点了点小灰的脑袋:“让他们安静点。”

    小灰怒吼一声,双翼向前一扇,顿时一股狂风撞了出去,那些护墙上的人一时间被吹的东倒西歪,整个护墙也在咔咔巨响声中被狂风撕开了巨大的裂缝。

    天闲也不去看那边的情况,拍拍那小男孩身上的灰尘,笑着揉揉他的脑袋,“你还认识我?”

    那小男孩看着天闲,眼中有些畏惧,但很快还是被兴奋所取代,大声说道:“当然认识!虽然大哥哥你似乎长高了一些。”

    天闲不由呵呵的笑了,这小家伙倒是眼贼,自己平白长了两岁,和之前的相貌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没想到他倒是一眼就认定了自己。

    “你怎么在这里,还和这些家伙在一起?”天闲又问。

    “我……妹妹被卖给人贩子,我就一路跟着,后来救走了妹妹,跑到了这边来。”

    天闲动容。

    这小家伙干干瘦瘦,仔细打量也就七八岁模样,居然为了妹妹尾随人贩团,没吃没喝,风餐露宿,这样的一个孩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才救了他妹妹……

    “好样的……”天闲拍了拍他的头,“你妹妹也在这吗?你不该带她混在这里的。”

    小男孩神色黯然了下来,“妹妹……死了。”

    天闲心头一阵,不由一声怪叫,“你说什么!?”

    小男孩神色依然,“死了……前些天,被那些杀掉了,我……我想报仇,可是……”

    眼泪涌了出来,小男孩抽泣着,“可我不行,我斗不过他们……”

    天闲闻言立刻用手摸了摸这孩子身上的主要关节,这才发现他似乎不久前才受过伤,浑身的骨头稍微有些错位,脏兮兮的衣服下,皮肤还带着青紫,一看就是被打的。

    “那些人……杀了你妹妹?”天闲一股怒火冲上了脑门,满眼森然的望着了那些正从护墙里爬起来的人们。

    “不……不是他们!是他们救了我!”小男孩赶紧大喊道。

    “什么?他们救了你?”天闲一阵错愕。

    “要不是他们,我也已经死了,而且……我们不聚在一起,恐怕……恐怕也活不到现在了。”

    这句话让天闲急速冷静了下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讲清楚!”(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