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九章 皇子驾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小灰及时的到来,天闲倒是不急着走了。

    有些事必须现在就处理好,因为这次离开后,将会是一次前途未卜的旅途,神域内诺玛的话还在天闲耳边回荡,关于那些古神的往事天闲也一直都记在心里,今后的路将会因为这些事而变得异常艰难。

    小灰并没有大碍,吃了东西后就高高兴兴的飞上天空去了,天闲让它去警戒四周,以火云睛的飞行速度和高度,还有无以伦比的目力,如果有什么人靠近的话,百里之外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甚至,小灰在这里就能看到龙渊帝国边境哨站的情况,无论周围的敌人是从地面上还是天上过来,都逃不过小灰的眼睛。

    现在天闲要解决两件事,一件是和维罗有关,一件是和香有关。

    其实这可以算是一件事,因为要做的,都是确定他们的去向。

    维罗是卓玛的丈夫,为了她离开雷霆古城,显然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离开,天闲还是先找到了香,将情况说明一部分的话,或许她会改变主意。

    “小生已经准备好了!”香面上全是认真之色。

    “准备好了?”天闲有点纳闷,“什么准备好了?”

    “小生已经做好远行的准备,虽然高地子民不擅飞行,但小生会努力适应!”

    天闲笑了笑,示意香坐下,“我也正要和你说这件事。现在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些特别的情况,希望你能认真听。”

    “小生一定一字不漏!”

    见香一脸严肃,天闲想了想。还是先缓和一下气氛,问道:“香,你的刀法是怎么学来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三招两式就打的小灰打败而逃。”

    “是高地子民传承近千年的招数!”香说起自己的刀法,脸上不无骄傲之色,然后谦逊的说道,“但小生只学到了皮毛。修行还欠缺很多,不过如果是这样风龙兽。倒也不是很难对付,如果不是想可以斩杀后做成事物,小生用刀刃的话,或许已经杀掉它了。”

    天闲脖子一凉。“你……难道是用刀背?”

    “是!”

    小灰可真是捡了一条命!

    天闲不由暗暗冒汗,要是香用的刀刃,小灰现在岂不是身首异处了!

    “香……你真的,还没有成为化物者吗?”天闲不由怀疑了。

    “小生还差的很远,族长对小生说,二十岁前或许可以到达化物者门前,但想要跨过这道门,还需要更多的五年时间!”

    “那你今年多大?”天闲一点也不忌讳的问。

    “十七岁!”香叶毫不犹豫的回答。

    八年时间,天闲暗暗思量。以香现在的厉害,居然要八年的时间才能突破化物者的层次吗?这样的武器修炼者到底要厉害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

    “你的刀……上面是有圣痕的吗?”天闲忽然想起邪眼曾说香的闪波刀上寄宿着银水精魄。

    “小生不知该怎么说,但如果是圣痕。那么这把闪波上是没有的!”

    “没有圣痕?”天闲早至如此,但香说出来还是让天闲有些吃惊,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不使用圣痕就如此厉害的人!

    “族长为小生打造这把刀之后,小生每天都会在天湖中洗磨刀身,族长说这样可以凝结银水的力量。十二年中小生从未间断,大概……刀上也有着很厉害的力量吧!”

    大概……这是明明吗?哪有普通的刀身会想水波般闪烁波动的?

    不过。天闲发现香自己似乎也不大清楚银水精魄的事,当下也不好再问,说道:“你有这样好的武器,而且自己又如此努力,我觉得你或许应该去更适合你的地方!”

    “小生心之所向,在离开高地时已经决定,现在小生更得到了机会,小生倍感欣慰!”

    天闲挠挠头,香看起来很高兴,似乎完全没理解自己的意思。

    “小生……有一件事不知道能不能问?”

    天闲看看香,这好像是她第一次主动问问题,“你说?”

    香眼神微有躲闪,“当时……小生被恶人欺骗,为什么恩人会选择和小生决斗,而且没有用那根丝,卓玛姐姐说似乎还有银针一类的东西……”

    “你是说我为什么平时卑鄙无耻,忽然那个时候就变得正直起来了吗?”

    “不!小生不是那个意思!”香一脸慌张,“小生只是奇怪,呃……不,小生也不是奇怪,只是……”

    “因为没办法啊……”天闲苦笑一声,香不由为之一愣,“没有办法?”

    “因为你不是那种被击败了就会退缩的家伙,如果是使用什么手段打败你,恐怕你会恼羞成怒,然后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来,哎……”天闲叹气,“你这样的家伙是最难对付的,如果不正面击败你,你是你会听我说话的。”

    香看起来简直有点绝望,“小生……小生是那样的人吗?”

    “是的,不过这样的人没什么不好,你完全不必担心,这世界上,就缺少你这样的人,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天闲呵呵一笑,不露痕迹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香可没有笑,沉默了好一阵,才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沉声说道:“看来小生的修行之路还极为漫长,不仅要精进武道,更要勤于修心,今后还请恩人多多指点小生,小生定当回报恩情。”

    说着,香有些期待的望着天闲说道:“不知恩人是否想要学习刀术,小生虽然只会些粗浅的东西。但也算有些心得。”

    哎……

    天闲暗自叹气,自己还没说什么呢,香自己似乎就早已经认定要和大家一起走了。

    思来想去。天闲还是不打算兜圈子,打算直截了当的对香阐明情况。

    巨大的风压凌空而下!

    天闲神色顿时一变,是小灰回来了!而且下落的速度极快!平常情况是不会这样的,难道是发现了敌人!

    天闲急速冲出破烂的木屋,小灰正稳稳的落地。

    一分钟后,雪轻轻的抚摸着小灰硕大的透露,说道:“有人从龙渊帝国向这边靠近了。马上就要到了。”

    “马上?”天闲愕然,“有都少人?”

    “三个人。三匹马。”

    “什么!?”天闲瞪大了眼睛,“三个人三匹马?确定是向我们这里来的吗?不会是其他路过的人?”

    雪摇头,“不会,因为最前面的一个。我们认识。”

    那三人骑了三匹快马,速度极快,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从龙渊帝国边境赶到了天闲的木屋之前。

    天闲没有回避。

    这三人中带头的那个,天闲还真是认识,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是一印象倒是不错。

    三匹快马来到小木屋之前,当先那人一拉缰绳,那浑身没有半根杂毛的良驹人立而起,咆哮嘶鸣一番才双蹄落地。

    这匹马上是一个显得风尘仆仆。但却满面兴奋之色的锦袍少年。

    天闲主动上前,微微一礼,“殿下。别离无恙!

    这马上的锦袍少年,竟然就是龙渊帝国第九皇子,龙九!

    翻身下马,龙九见到天闲显得格外的开心,大步走上来,一下抓住天闲的肩膀。“天闲小兄弟!没想到你躲在这里,现在帝国上下可是找你找的好苦啊!”

    天闲笑了一下。“蒙殿下挂下,天闲感激不尽!”

    见天闲小的从容,龙九不由苦笑几下,“不过这次你可是闯了大祸,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姐气成那个样子,她一直没有回宫,据说已经把临时住所整栋房子都拆了遍!”

    “我也是不得已,要不然也不会明知故犯,非要抢她的马车。”

    天闲一直拿眼瞄着龙九,他这次匆匆而来,身后只带了两个护卫,这显然不是来抓人的,否则一定是大股的军队,而且像皇子这样身份显贵的人是绝对不会和通缉犯有任何危险的接触。

    这也让天闲十分疑惑,在这个龙渊帝国上下都在抓自己的时候,他一个皇子忽然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龙九无奈的说道:“你们的情况,我也大概了解了,说起来的确情非得已,不过这次你触怒和皇姐,事情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掀过去,在帝都,我的这位皇姐可是谁的帐都不买,就连爷爷都要让她三分。”

    “那殿下难道是来劝我束手就擒的?”

    龙九呵呵一笑,一扫脸上沉闷之色,“这可是费了不少力气才打探到你在这个地方,得到这个消息后我就觉得这是一次机会,就带着我的两个心腹,偷偷的赶来了,你放心,我来到这里,谁也不知道!”

    “殿下!”龙九背后的一个护卫低声提醒,作为一个帝国的皇子,龙九这句话可是有些危险的。

    龙九微微不悦,“不要多嘴。”

    那护卫低下头,“是,殿下。”

    这些话听在天闲耳朵里,可就让天闲更加奇怪了,这龙九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殿下,您刚才说的机会?”

    “不急!”龙九一笑,“我来的是有,已经让人散步消息,说在国境南面发现了你们的踪迹,现在防卫军可不会到这里来!”

    回头打了个手势,龙九笑声说道:“上酒!”

    那两个护卫这才下马,在马背上的袋子里取出了些东西来。

    天闲哭笑不得,那两个护卫居然拿出了一张折叠的小木桌,还有两个小板凳,一壶酒,两只酒碗,并把这些东西飞快的摆好。

    龙九很是兴奋的搓搓手,说了一声“请!”自己却迫不及待的坐下了。

    “这可是帝都的好酒,平时我们这些皇子都很难弄到,这一壶还是前不久父皇赏赐给我的!今天就拿来和天闲小兄弟尝一尝!”

    天闲并不喜欢喝酒,因为大多数时候喝酒会让感觉迟钝,思维缓慢,不过人家盛情相邀,天闲只好也坐了下来。

    那两个护卫又端上两个小碟子,从密封的口袋里拿出了几道小菜儿,顿时这荒郊野外就变成了典雅的酒馆儿。

    对于酒,天闲很少喝,也没什么概念,陪着龙九喝了一杯,天闲倒是没感觉什么,龙九已经是一脸陶醉。

    “殿下,有话还是只说吧,要不然这酒的味道也淡了不少。”

    龙九倒不着急,又给自己满上,眯起眼睛来说道:“简单说的话,我是来救你的!”

    “哦?救我?”

    “是的!因为你现在还不清楚你的处境,你或许觉得就算得罪龙渊帝国也没什么,反正了不起你可以躲到其他势力那边去,但我必须要告诉你的是,你得罪了皇姐,这是很麻烦的是,因为皇姐她十分记仇,这种记仇的性子厉害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步,帝国或许会因为某些关系而对你妥协,但她不会!而且她是连爷爷都要忍让,可以动员帝国上下力量的人物,可以说你现在招惹的是帝国最危险的一面!”

    天闲倒是没什么感觉,不过显然龙九还有下文,当下问道:“那殿下所说的救我是指……”

    “你需要能安抚皇姐的人为你说话!”

    天闲失笑,“殿下,这偌大的龙渊帝国中,连前任大帝都要谦让公主,还有谁可以替我说话!”

    “有!”

    龙九目色一凝,“整个龙渊帝国,唯一能令皇姐心服口服只有一个人!”

    “谁?难道是殿下您自己?”

    “是我父亲!当今龙渊大帝!”

    天闲抓抓脑袋,“殿下,难道我要去求大帝吗?”

    “不!有一件事就在眼前,只要你能做好,父亲自然会为你说话,这件可能牵连深远的事也就消散无形了!”

    天闲缓缓摇头,“多谢殿下美意,但我或许没有时间做这些了,您能找到这里,那么很快圣灵殿、血盟,各大势力都会接踵而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离开,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安抚那位公主殿下。”

    龙九似乎早料到天闲会这么说,笑道:“先不用急着拒绝,我还没说完,这件事对你其实好处很多,而且如果你答应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个消息!”

    “消息?”天闲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是的!据我所知,天闲小兄弟,似乎在寻找雪儿姑娘的父亲!”

    天闲目色一抖,“你说什么?”

    ————

    略少……明天补(未完待续)r655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