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六章 误解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香望着天闲,目色里闪过一丝挣扎,之后终于咬了咬牙,挥拳狠狠打在了自己的肋下。

    “哇!”

    这一拳正打在胃上,香脸上顿露痛苦之色,张口呕吐起来。

    第二拳,第三拳……

    直到再也吐不出东西,香这才停了下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天闲惊讶的望着她。

    香举起手臂,“小生受了你们的恩惠,食物已经在肚子里,吐不出的,就用血来偿还。”

    “等等!”

    天闲的话没有任何作用,长刀在小臂上毫不留情的斩下,顿时斩出深深的伤口,血一下涌了出来。

    完全不会理会伤势,香重新握紧闪波刀,湛蓝的双眼透出前所未有的斗志,“小生的血就是代价!小生不再亏欠你们任何东西,接下来,小生不会再留情!”

    话音未落,香长刀绕身一摆,一道波光从闪波刀上荡漾而起。

    无论是天闲还是院子中的众人,甚至是远处围观的人群,无不发出了惊呼声。

    闪波刀上的波光如同实质的水波一圈一圈荡起,环绕在香的身体周围,仿佛一圈圈水纹,刀锋划过之处,水波涟涟,那刀竟然如水做的一般。

    “给你三秒钟,立刻给我解释银水精魄是什么东西!”天闲只感到一股刺的面孔生疼的凛冽之气吹来,不由急速在心中吼。

    “小心!这次你只能躲,不能挡!!”邪眼的声音立刻响起。

    “放屁!那我也要知道怎么躲!银水精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来不及解释了!”

    邪眼大叫的同时,香的刀锋已然抬起,一手在前请托刀锋,刀身紧贴面颊,香的目光和刀锋呈一条直线对准了天闲!

    “快闪!!”邪眼嘶声大叫!

    “荒流!”香一声怒喝!

    闪波刀上银光乍现!

    环绕着香身体的水波刀光瞬间如浪潮般向天闲用来,闪波刀炸成一片刀光混在波光中席卷而来,一时间天闲眼前一片波光潋滟,连香的身影都无法辨识,更不要说找到真正的闪波刀在哪?

    而另天闲毛骨悚然的是,敏锐的五感之中,感觉到的一切声响,压迫力,温度的变化都在告诉自己……

    这一片浩瀚的波光,全都是闪波刀!!

    这他妈的叫我怎么躲!

    铺天盖地的波光瞬间淹没到天闲眼前,天闲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逆心诀一瞬间进入了异常状态!

    “拼了!!”

    大吼一声,气血逆行暴走,天闲整个人几乎瞬间膨胀了起来,灰刀瞬间炸裂,和身体升起的火焰混合一处。

    双手狠狠紧握,青白的邪眼火焰杯天闲在手中生生压缩成了纯白色!

    “给我爆!!”

    逆心诀以最猛烈的幅度波动了一下,全身的气劲透体而出,邪眼的火焰力量疯狂宣泄,天闲猛然放开双手,那被压缩的火焰猛然抖动一下,在天闲的催动下如咆哮的巨兽冲天而起!

    “轰!!!!”

    漫天湛蓝的波光之中,一道耀眼的火光破空炸开,汹涌的火焰带着凌厉的呼啸声窜上了天空!

    游龙般的青白火焰在半空暴走,正撞扑上来的漫天波光,一瞬间两股巨大的能量纠缠在一起。

    “轰轰轰!!”

    连串巨响中,半空炸开白蓝双色的诡异光芒,接连数道沉重的冲击波砸向地面,狂风般吹向远处。

    木屋中古丽他们还好,毕竟都不是普通人,而远处那些想要看热闹,趁机捞好处的家伙们可就倒霉了,他们大多没有什么像样的实力,顿时被震的倒了一片,好些人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诡异的火焰和潋滟的水波在半空纠缠冲撞,扭曲的力量波动在空气里疯狂的激荡,一片混乱中,香清瘦的身影冲了出来,身上已经处处是伤,但一双湛蓝的眸子中却依旧是一片坚定之色。

    混乱的波光中,香毫不犹豫的向前冲去,天闲的身影就站在那里。

    “受死!!”

    香怒喝的同时,一双手闪电般从混乱的波光中抓了出来,一把扣住了香的脸颊。

    香没来得及动手,天闲的脸已经在她眼前无限放大。

    “砰!!”

    天闲老实不客气,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一个头槌撞在了香的脑门上……

    可怜的香从未想过,人的头部这种脆弱的地方,居然……居然能当作武器……这个意识只闪了一下,她晕了过去……

    天闲浑身破破烂烂,横七竖八全是刀伤,仓促间爆发的力量几乎把衣服都烧的精光,还好没有把自己烧死……

    “这个小妞,真……真是麻烦……”看着已经歪着头晕倒的香,天闲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这次……可真是差点就丢了小命!香的实力远远超出了天闲的预估。

    半空的能量冲撞很快就消散了,地面早已经面目全非,化作了一片焦土,而且处处是触目惊心的纵横刀痕,就仿佛一百个人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混战一样。

    “小鬼!你没死吧!!”

    古丽第一个冲了上来,不过她看到天闲几乎光着屁股,抓着香的脑袋上,不由愣在了那。

    “照顾她!我还有事要做!”天闲把香丢给了古丽,抖了抖身体,邪眼的火焰爬过浑身伤口,这次伤口有些深,不过虽然没有痊愈,但也立刻止了血。

    “臭小子!你干什么去!?”卓玛立刻也冲了过来,一把拽了天闲,“你伤成这样……”

    卓玛猛的顿住声音,因为天闲回过头来望着她,眼中一片难以遏制的愤怒之色。

    “卓玛姐姐,我们还有事没做,你们先照顾那个小妞儿!我马上回来!”

    卓玛从未见过天闲如此愤怒,她不由放开手,目光飞快扫了一眼远处,一下了解了什么,“好吧,但……记得也带上姐姐我的那一份!好好收拾他们!”

    天闲咧嘴一笑,笑的有些让人浑身发冷,“弟弟记住了!”

    说完,天闲大步向前走去。

    不远处,那些围住木屋的人们见到香倒了下去,天闲如一尊杀神般大步走了过来,顿时“哄”的一声跑了个干净!

    他们开始或许还想着凭借人多势众,就算香赢不了,但消耗一下对方,之后在一拥而上,赏金唾手可得,但看了刚才的场面,哪还有敢上前送死的?

    天闲从地上捡起几颗石子,一颗一个,当即精准无比的打在了几个人的脚踝上,这几个家伙顿时哭爹喊娘的倒了下来。

    怒然走上前来,天闲数了数,除了那个矮胖男人,还有六个人,刚才确定的那些人一个不少,全在这里!

    天闲可不想银晶丝被这些家伙弄脏了,就地找了树枝草藤把这些全都绑了,挨个的卸掉了双肩关节,顺手点了他们哑门穴,免得他们杀猪似的叫个不停,拖着他们走了回去……

    …………

    ……

    风寒冷而干燥,阳光却刺眼而灼热,高原上的气候总是让人无可奈何。

    一个顶多十二岁的黑头发的小女孩披散着头发,背着一张弓藏在岩石后,整用一双湛蓝的眼睛神色专注的盯着不远处的一只角牛。

    虽然角牛的肉很硬,能吃的也很少,但这是高原上不多的猎物之一,而且它们的皮很坚韧而暖和,是制作护甲的上等材料,而且它的骨头是非常好的药材。

    小女孩慢慢的摘下弓,拉上弓箭,悄悄的对着角牛拉满了弓……

    “咻!!”

    一箭正中角牛的眼睛!

    那角牛狂吼一声,翻身到底,拼命的挣扎起来!

    小女孩迅速从岩石后跳了出去,掏出短刀向角牛靠近。

    忽然!

    那角牛一个翻身站了起来,硕大的黑色身躯屹立在小女孩身前,用它那满是痛苦和仇恨的眼睛盯着眼前瘦小的人类孩子。

    小女孩的力量太弱,虽然准头不错,但箭并没有对角牛造成致命伤……

    角牛是高原上最危险的几种生命之一……

    一天一夜之后……

    浑身是伤,一瘸一拐的小女孩拖着是她体重二十倍以上的角牛回到了她的村子,整个村子的人都惊讶的跑了出来。

    “香!你怎么敢去猎角牛!!”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快步来到她面前,愤怒的扬起了手。

    小女孩畏惧的缩起了头,瑟瑟发抖。

    那老人看着她满身是上,好多地方的伤口已经结痂,眼中不由微微闪烁,扬起的手落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你还没有成年,不要去做这样危险的事!”

    小女孩一下抬起头,湛蓝的眸子闪闪发光:“族长!有了角牛!母亲的病是不是马上就会好了!这个角牛有很多骨头!”

    顾不得自己的伤,小女孩大为兴奋的说道。

    村子里的人听了这句话,不由都默然了下来。

    “香,你母亲她……”族长长叹一声。

    “嗯?母亲的病不是要好了吗?只要有……有角牛的话……”小女孩说着,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并露出了极度恐惧的神色,“族长,我母亲,母亲她……”

    “香……”族长轻轻抚着小女孩的长发,“她走了,就在昨天……”

    …………

    ……

    茫然的睁开眼,没有高原,没有角牛,也没有族人们……

    呼吸了几次,鼻孔和喉咙里干渴的感觉让香渐渐清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很硬的床上,但很暖和,头顶是粗糙的房梁,这似乎是以作木屋。

    怎么躺在这里?

    香扭头,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不由一下瞪大眼睛。

    “嗨,你醒啦?”天闲的面孔出在香的视线里。

    条件反射的要跳起来,但香却没有成功,这不由让她大吃一惊。

    天闲就躺在靠着香的床上,身上打着夸张的绷带,一副病号的模样,“你不用挣扎了,为了防止你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我们已经把你绑好,而且我也点过你的穴道了,你还是乖乖的躺在那吧!”

    香拼命的挣扎着……

    真是个有活力的小妞儿啊,要是别人的话,一定泄气的躺在那了吧,不过再怎么挣扎也是不可能动的,只会伤到自己,天闲看着一条毛毛虫般在床上左右翻滚的香,不由苦笑。

    “啪!!”

    绑着香的木条断了。

    香一下坐了起来,回手抓过靠在窗边的闪波刀,怒气上涌,“无耻之徒!受死!”

    天闲不由眼睛瞪的老大,这女人是什么奇异的物种不成!点了穴道都能跳起来!?

    “砰!”

    一把剑砸在了香的头上,情绪激动的香顿时软了下来,一下倒在了床上。

    古丽收回了她那把断剑的剑柄,叹了口气望着被破坏的床板,瞪了天闲一眼,“你不是说她绝对动不了的吗?”

    天闲只能“啊哈哈”的傻笑……

    这次,古丽把香五花大绑的牢牢固定在床上,自己搬来了木床亲自看管,顺便算是照顾病号天闲。

    不到半天时间,香又醒了。

    这次她倒是识趣的没有挣扎,看着瞪眼的古丽,一脸古怪之色。

    天闲虽然伤了很多地方,但其实伤势不重,只是被包的有些离谱,这都是几个女人的杰作……

    “去给她准备些食物吧,嗯……要五人份的。”天闲对古丽说道。

    古丽无奈,“好……但我回来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被她砍成两半。”

    天闲只是笑笑,古丽俩开之后,笨拙的下床,一点点的解开了绑着香的绳子,拆掉了木板,最后拿出了塞在她嘴巴里的布,“好了,喝点水吧。”

    说着,天闲递过去一杯水。

    香坐起来,活动了下被绑的生疼的手腕,猛一转身再次握住了闪波刀,但她回身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天闲可怜巴巴的眼神。

    “你不会杀一个手无寸铁,还有伤在身的人吧?”

    瞪视着天闲,香握刀的手不由微微抖了抖,看着天闲举在自己眼前的水,神色渐渐黯淡下去。

    收起了闪波刀,香安静的坐了下来,低头缓缓说道:“小生败了,没有资格再动手!”

    “那就先喝水吧。”

    香只是坐在那,眼神显得极度沮丧和茫然。

    “如果你喝了水,我就告诉你事实的真相!”天闲嘿嘿笑道。

    “真相?”香怔了一下。

    “先喝水!”

    “可……”

    “喝水!”

    “好……好吧!”

    “这还有点点心,你先垫垫肚子!”

    “小生不想吃东西!”

    “吃了告诉你真相!”

    “呃……”

    “吃东西!”

    “可……”

    “吃东西!”

    “…………”

    喝了些水,吃了一点点心,香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

    天闲很高兴的笑了笑,“现在,应该能听我仔细的解释一下,并且可以考虑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香沉默着。

    天闲也不急着催促,“我也不需要你现在就相信,只要听就好了,其实事情一点都不复杂,我简单几句话就能说的很清楚。”

    随后,天闲就把那通缉令的集体来历简单的说了一遍,这次天闲异常诚恳,只要是方便说的,都毫无掩饰的进行了说明,就连打劫了公主的马车这件事也没有隐瞒。

    香一直在听,但没有出声。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们并非什么杀人的恶魔,那些罪状更是胡说,只是我们得罪了很多人,特别是那个公主殿下,你看这通缉令,她简直连吃了我的心都有了。”

    天闲苦笑着把那张通缉令拿起来晃了两下。

    香依旧沉默。

    天闲无奈的叹气,“好吧,我们说点别的,嗯……说说你的那些恩人!”

    香神色一变,“你把他们怎么了?”

    天闲站了起来,“想知道的话,就自己来看吧!”

    香立刻下床,虽然感到头上一阵疼痛,但立刻忍住,跟着天闲走了出去。

    就在木屋后,一根大树桩上绑着那个肥胖男人他们一群人,他们已经饿了一整天。

    一见到天闲走出来,这些人犹如见了恶鬼,顿时吓的哆嗦起来,再看到香,更是魂不附体。

    香不由勃然变色,“你居然把他们……”

    “先听他们怎么说吧……”天闲打断她的话。

    “对……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鬼迷心窍!我们不该利用你!我们该死!啊不不!请饶我们一命!饶我们一命!!”那肥胖男人哭号起来。

    “对对对!是我们的错!不!是老大他的错!是老大当初说你……说你很厉害,要是玩玩就卖掉的话我们一定全都被你杀掉,但……但可以利用你,所以我们才……”

    “闭嘴!当初你不是第一个同意这个计划的!?”那个矮胖男人顿时大叫起来!

    “我……可不是我的注意!”

    “对对!是老大你的注意,这不管我们的事!”另一人也叫了起来。

    “放屁!要不是我拦着你们这些色迷心窍的家伙,如果你们玩了这个小妞,现在早被砍了脑袋!是我救了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

    “我……我们可没有那么想!”

    “对!我们可没有!”

    “你们……”那矮胖男人气的浑身发抖。

    天闲叹着气,“本来还想逼问来着,这下也不用了……”

    香默默的站在那,眼中渐渐浮起一层怒火,“你们……刚才说些什么……”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