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六章 酣战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的目光越过香的肩膀,望着远处组成包围圈的人群,哂笑道:“我们的确是在这暂时躲避的,但我知道我们的身份不可能隐瞒太久,你回去一定会说我们的事,包括我们的名字。所以一旦通缉我们的消息传到这里,那么情况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香持续的惊讶着,仔细想一想的话,对方的确不该告诉自己真名才对,但难道就像他刚才说过的那样,这是为了不让自己死的太快?

    怎么可能!?

    “你一定在怀疑我的话。”天闲扬了扬眉梢,多少有些好笑的样子,“让我再猜猜,你刚才说我们是什么杀人魔之类的话,你的那些恩人一定是说了很多关于我们精彩的过往吧?”

    香慢慢伸手入怀,从她脏兮兮的长衫中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来,“小生本不愿相信,但这让小生不得不相信!”

    将那张皱巴巴的纸放在刀鞘上,轻轻一挥,一股无形劲道带着那张纸风一般飘到了天闲眼前。

    伸手抓住这张纸,天闲打开一瞧,不由鼻子都气歪了。

    这是一张通缉令!

    上面大大的画着天闲的头像,画师充分的发挥了想象力,把天闲的模样在不走形的情况下画的穷凶极恶,并且在旁边用细密小字标注了很多注释。

    注释上首先是十大罪状!

    什么偷盗、抢劫、强j、杀人……等等罪名不一而足,天闲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么多事,最后还有十分言辞激烈的一段话:

    “这个恶魔的化身已经完全继承了邪眼的歹毒邪念,他残忍的杀害了无数帝国子民,包括我们忠诚的狼牙军卫士,甚至将他的魔爪伸向了我们尊贵的皇女殿下……”原本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后边是字迹明显不同,显示出书写人激动情绪和愤怒无比情绪的一段:天小贼!你给本宫记着!不亲自扒了你的皮!我就不是龙渊帝国的第七皇女!”

    最后,通缉令上是大大的龙渊帝国狼牙军团的狼头徽记!

    这通缉令居然是军队发出的!

    天闲愣了几秒钟,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大概是那位身板如狗熊般厚实的公主殿下加上去的。

    这种东西难道影印全国了?

    “我看看!”古丽伸手拿走了这份通缉令,“嗯……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我们不是一起……哦?”看着那通缉令,古丽也是愣了愣,最后面色古怪的把它交给了其他人。

    天闲咳嗽一声,看着面色正渐渐发冷的高低女孩,“嗯……阿香,我想这是误会。”

    伸手入怀,香从长衫中拿出一把通缉令,怒目注视天闲:“一个人是误会,难道你们所有人全是误会!!?”

    刀鞘猛的一摆,那一叠通缉令全被甩到了天闲身边,纸张纷飞。

    天闲不用看也知道,那肯定是自己这些人全部的通缉令了。不过天闲还是都小心接住,一一的看了一遍。

    “看来是真惹恼了这位公主殿下。”天闲看着屠戈的那张通缉令苦笑不已,上面居然写着屠戈嗜杀成性,要吃掉那个厚墩墩的公主。

    “不就是借了俩马车,然后把他们绑在树林里了吗?顺便捂住了嘴巴,又拿了外衣,似乎还剪了一点头发……居然恼怒成这样……”

    香双耳动了动,清晰的听到了天闲的嘀咕声,不由双拳紧握,“这么说,这些……都是真的!?”

    “当然不是!”

    这次说话的确是阿里昂,他拿着自己的那张通缉令,一脸正气的站了出来,“这上面说的都是胡言乱语!像我们这样正直而光明正大的人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同样的,像你这样美丽而优雅的女孩,怎么可能……”

    “小心!”

    天闲大吼一声,出手如电拽住阿里昂的肩膀,猛力一拉将他拽了回来。

    “轰!”

    刀光破空而来,迅疾如电!阿里昂脚下的地面猛的爆开,锋利如刀的气劲迸射飞散!

    香不知何时已然踏前了两步,钻蓝色的眸子寒如冷星,长刀收在腰间,正缓缓入鞘。

    天闲一行人无不肃然警觉,阿里昂刚才脚下的位置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刀痕,宽足有两指,黑黝黝的不知道有多深。

    刚才那一刀,其他人竟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天闲五感敏锐,而且早有防备,阿里昂现在恐怕已经横尸当场了!

    本想发表一番长篇大论的阿里昂望着地面上的刀痕脸都白了,他年纪不大,但却经历过很多心酸痛苦,但这样和死亡擦肩而过,还是第一次。

    “先退后,不要再刺激她……”天闲将阿里昂轻轻向后一推,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上前两步,天闲向眼前的高地女孩沉声问道:“你的那把刀,这是这样随意杀人的吗?”

    “闪波刀下,只杀恶徒!”香双眸紧锁天闲,其中全是怒火,“证据确凿,还想花言巧语!”

    “香!你不要误会!这些都是假的!我们……”古丽见她已然就要动手,联想到昨天那惊人的三招刀法还有刚才那骇人的一击,不由心中焦急。

    “闭嘴!”

    天闲猛喝一声,身体猛然一扭,人在半空,灰刀火光迸射已然出现。

    “碰!”

    爆响声中,天闲冲到古丽身侧的身形一顿,后退一步疾速站稳,而香风一般的身影已经弹了回去,翻身落地,长刀一摆,瞬间归鞘。

    “邪眼!”

    望着天闲手中燃烧着青白火焰的黑色直刀,香眼中全是凝重与愤怒,“你果然是那样……居然,居然欺骗小生!”

    “都后退!我来对付她!”天闲大声喝道。

    古丽的脸色比阿里昂还要苍白几分,她更明白刚才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处境,就算天闲挡了一剑,可是那种破开空气,横扫自己身体的冰冷杀意还是让她不寒而栗。

    “我们退后!”毫不犹豫,古丽先拉住雪,迅速后退。

    凡是圣痕继承者都清楚一个事实,在单打独斗中,以武器和强化身体为修炼途径的继承者比其他类型的继承者强大的多!他们大多伸手敏捷,而且生命力顽强,可以在普通的武器和人体上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力量,正面冲突中往往可以瞬间杀死其他圣痕继承者。

    如今这个高地女孩,就是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武器修行者。

    古丽清楚的记得卓雅对她说过,圣痕的力量再强大,最后依旧会回归人类本身,而以身体为力量的源泉进行强化修炼虽然艰辛无比,但其实是一条捷径,而武器的修炼,其实算是身体修炼的一种延伸。

    当初,卓雅就是半个武器修炼者,她的强大是公认的,西殿无人不认可她的实力,如果她认真起来,自己两招就会毙命,不过……

    古丽心中忐忑不安,因为她感觉的到,眼前这个高地女孩,她的实力或许还在卓雅之上!

    但是现在,能和这女孩抗衡的,或许就只有天闲这个奇怪的,或许可以算是身体强化类型的圣痕继承者的人了。

    其余人,只会成为累赘!

    大家都迅速后退,显然不是只有古丽懂得这个道理。

    “这就是你的同伴?”香看着立刻退回小院的其他人,眼中怒意更盛。

    “我的同伴,不会因为一点困惑就判断错误。”紧握灰刀,天闲从容回答,同时目光不由在香的闪波刀上多看了几眼。

    情急之下,刚才挡了一剑没有来得及控制邪眼的力量,却没想到那把闪波刀居然依旧波光涟涟,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邪眼火焰的影响,如果是普通的凡兵,恐怕早已经被打断了。

    “小子,这个小姑娘手上的刀有些问题,你要小心。”邪眼忽然出声。

    天闲不由一怔,作为上古邪灵的邪眼,居然说香的刀有问题?

    “有问题是什么意思?”

    “那把刀现在之所以完好无损,是因为被烧出缺口后,又迅速自我修补,所以看起来并没有受损!它是活的!”

    “活的?”天闲心中一震,“难道那把刀和你一样?是什么奇怪的力量幻化出来的?”

    “不,但似乎有相似的地方,我现在的力量还没有办法察觉到更多的东西,不过那把刀绝对不仅仅是拥有普通的圣痕而已,你不小心的话,很危险!”

    天闲警惕心大起,邪眼的话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这么说来那把闪波刀恐怕大有来头!

    深深呼吸,天闲暗暗提升逆心诀的强度,灰刀上的青白火焰不由微微闪动,对面浑身散发出凌厉之气的高地女孩更让天闲多了几分戒备。

    香的脚缓缓在地面错动,以极其细微的动作变化着身体的姿态,双目依旧紧紧锁定天闲,声音饱含怒意,“善既助!恶即斩!高地儿女从不困惑!”

    “但或许会判断错误!”

    “但小生现在只看到了事实!”

    天闲的脚步也在微微错动,身体缓缓的改变姿态,但如果仔细看的话,香是在不断逼近,而天闲却是在不断后退。

    紧密到令人窒息的气息包裹着天闲,天闲第一次有一种和人对峙如履薄冰的感觉,香的全身绷紧,仿佛锁定了猎物的猎人,全神贯注的寻找着猎物的破绽,只要有一点可趁之机就会发动雷霆一击。

    就算是说话的时候,香的身体都不会有任何轻微的颤动,那把刀更是沉稳如水。

    天闲有戒律的呼吸着,忽地笑了一下,“你没有看到事实,只是个小笨蛋而已!”

    香的五指一紧,一道豪光闪耀,长刀出鞘!

    刀身如水,跳脱半空,“唰”的一声一分为三,上中下三路向天闲斩来!

    天闲巍然不动。

    “咔咔咔!!”

    三声爆响,天闲背后地面上多了三道深深的刀痕……

    “咯”的轻响声中,香已然还刀回鞘,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你为什么不躲?”

    天闲摸了摸脸上的刀痕,“因为这并非杀人的攻击,你心中还有困惑,不知道是不是冤枉了我,你出手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因为你迟疑了。”

    香的怒意不由飞快的翻涌起来,“你是在嘲弄小生吗?”

    “不,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就不能迟疑!拿出你杀人的刀招来吧!”

    香握刀的手收紧,又放松,再收紧……再放松……

    反复几次,她脸上激动的神色终于慢慢退去,略显单薄的身体缓缓站直,湛蓝的眼珠中,愤怒悄然消退。

    “小生的修行果然还不够!族长说的对,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信自己的信念,既然心有疑惑,那么就让小生手中的闪波来问个明白!”

    洒然拍了拍长衫上的灰尘,香侧身而立,缓缓拔出了波光涟涟的闪波刀,那刀锋垂到地面上,仿佛要滴出水来。

    “高地人,格兰朵.香!请多指教!”

    闪波刀斜指地面,香的身上凛然腾起一股无形的气息,高地人的自尊和信仰混在摄人的杀气之中,冷冽如水!

    天闲的目光忍不住的集中到香的刀身上,那闪波刀上水波似的闪光清晰可见,显然和之前大不一样。

    “火雾山,天闲!请多指教!”

    “砰砰砰!!”

    连踏三步,身影随之闪烁三次,香已凌空跃起,闪波刀光华闪闪,流星般坠落!

    第一招坚决不能丢了气势!

    天闲横刀身前,怒喝一声迎上。

    “轰!!”

    闪波刀轰然砸在灰刀之上,天闲双脚直陷地面,地面轰然爆裂。

    这家伙好大的力量!!天闲实在没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少女居然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量把自己砸的双脚陷入地面。

    而且……

    天闲一惊之后,很快面露惊骇,那把闪波刀,居然正慢慢滑过灰刀,向自己砍来!

    刀身如水,在和灰刀相接的地方不断被融化又重铸着,而每一次融化,刀身都向前欺近一点,只是眨眼功夫,这把闪波已经一半嵌入灰刀,眼看就要完全穿透!

    天闲怒喝一声,脚下青白的火光一闪,只听大地震动,火焰从裂开的地缝中**而起,直扑半空。

    香在火焰临身之前,已经向后跃开,轻松躲过了火焰。

    天闲避过一劫,却是心有余悸,那把闪波刀既然能无视邪眼的火焰化成的灰刀,直接穿透过来,要不是速度慢一点,那刚才岂不是一个照片自己就被劈成两半了!

    “是银水精魄!”天闲忽然听到邪眼的惊呼声。

    “什么银水精魄!?”

    “那把刀上融合了银水精魄!怪不得!小子,这次你可要小心了!以我目前的状况,可没办法克制这把刀!”

    “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什么是银水精魄?”

    “小心!”

    天闲根本没时间和邪眼过多交流,香闪波刀已然再次袭来。

    催动逆心诀,灰刀上火焰暴涨一寸,天闲把灰刀在身前挥舞成一道火圈,闪波刀连闪三次,爆出三声巨响,火圈被瞬间击溃,满眼寒星的香挺刀欺近!

    这一次,香明显有了经验,知道天闲可以在地下催动火焰,自己在一个地方不能逗留过久,身影不断闪动,绕着天闲风一样的厮杀,手中闪波刀却仿佛从未随她的身体移动而有丝毫颤抖,波浪般不断冲刷着天闲。

    天闲几乎被打的左支右拙。

    从未修习过正统剑术的天闲对于剑术刀法一窍不通,而对香的脚步更是感到晕头转向,完全抓不到她要走向什么地方。

    天闲完全凭借逆心诀效果下超高的敏捷和敏锐的五感硬撑下来,无论香如何进攻,总在险之又险之处化险为夷。

    “这小子恐怕支撑不住了!”

    在木屋的院子里,维罗紧张的关注着天闲和香的战斗,当天闲第二次受伤,小臂被砍伤时,维罗开始坐立不安。”

    卓玛也是面色焦急,“这个死小鬼!平时诡计百出,现在为什么非要和人家拼剑术!简直是找死!你的飞针呢?银晶丝呢?厚脸皮呢?再不拿出来可要被砍成两段了!”

    大家其实都不大清楚天闲现在为什么要和香颤抖在一起,这根本不是天闲擅长的战斗方式。

    天闲擅长的其实不是战斗,而是诡计!

    邪眼火焰的灵活使用,银针的防不胜防,还有银晶丝出其不意的效果,以及偶尔凭借强悍身体硬碰硬的突然袭击,大家都清楚天闲在这种极高水准的技巧正面拼斗中其实毫无优势可言。

    而面对这个高地女孩流水般的刀法,更是岌岌可危。

    “啪!!”

    香原地旋身,脚下连点三下,闪波刀掀起一片浪潮,精准而急速的连斩三刀,将天闲手中的灰刀硬生生破开,打的天闲脚下踉跄,胸前空门大开!

    长刀旋在半空,另一手已然回旋接住,第四刀以比前三刀更快的速度,更精准的角度劈来!”

    “啪!”

    所有人一声惊呼!

    刀光如波掠过,香的动作却猛然顿住。她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闪波刀竟然被天闲接住了!

    丝丝青白的火焰在天闲两手五指之间闪耀着,编制成一个奇怪的图案,火焰的细丝不仅挡住了闪波刀的攻击,更把它仅仅缠住。

    “花绳?”

    不远处的雪怔了下,天闲手中火焰编成的图案正是雪自己翻出的新花样,直到现在天闲还没有办法破解这个花样。

    天闲怒喝一声,双手一错,抓向了闪波刀。

    长衫飘摆,香已经抽身而退,被缠住的闪波刀在这一刻却忽然视邪眼的火焰如无物,自如的脱身而去。

    天闲抓了个空!

    这让天闲吃了一惊,本以为这次胜了一筹,却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轻松的就抽走了武器。

    退回去的香神色比之刚才凝重了很多,“没想到你居然能挡住小生的刀,而且明明没有长时间修习战斗技巧,仅仅凭借敏捷的动作和迅速的反应就能支撑到现在,如果你不是那样的恶徒,那么小生真的要对你刮目相看!”

    天闲笑了笑,伸手抹了抹自己小臂上的伤口,火光一闪,伤痕被烧的火亮,随即暗淡下去,化作灰烬飘落。这个景象可是让香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该令人刮目相看的是你!没想到就算是现在,你依旧没有对我痛下杀手,像你这样正直善良,心存信仰的人,真的看不出我是被冤枉的,而你的那些所谓恩人,其实只是一些人渣吗?”

    香轻轻皱眉,没有回答天闲的话。

    “再努力一些吧!不抛下所有的顾虑,你是找不到答案的!”天闲再次握紧了灰刀。

    这一次,香却没有立刻动手。

    “喂~~你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立刻给老子宰了那个小子!老子还等着去拿赏金!”

    忽然,在不远处传来了一个村野的吼声。

    天闲立刻向那边望去,只见喊话的是一个矮胖的男人,满脸油光,正用一对泛着贪婪之色的双眼望着这边,手中还掐着一叠通缉令!

    在那个男人身边,还有三五个人,看来是和他一起的,这些人都是一脸兴奋的期待。

    “就是他们?”天闲顿时目色泛冷。

    香立刻跨出一步挡住了天闲的目光,“小生在此!绝不容许你去伤害他们!”

    远处那矮胖男人似乎看出了这里的的情况,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好好给我干活!那个小子要来对付我,你立刻给我宰了他!你不要忘了!你要饿死的时候!可是我给你了饭吃,要不是我,你已经死了!!不好好的报答我的恩情!算什么高地儿女!?“

    天闲大皱眉头,“你的恩人看来不好应付啊……”

    香目色微沉,“小生受恩人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区区小事自然一定要办到,何况……你们本就是该杀之人!”

    天闲忽然眼角一跳,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啪!”

    一颗石头砸在了香的头上,背后那个男人举着手里的石头大声的吼道:“我叫你快宰了那个小子!你听没听到?我们可不是要你来这里浪费时间的,老子的赏金要是不能按时拿到,那就全是你的错!“

    “是!”

    香默默点头。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