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四章 围杀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由远及近,瞬息间的压迫令人窒息,月光抹在闪波刀上,着女孩犹如踏波分水而来的利刃,耀眼而清晰。

    但,却无法闪避!

    好厉害!!

    天闲的逆心诀最大的好处就是五感敏锐,身随心动,完全没有流派,没有痕迹可以被抓到,却可以依靠瞬间的意识突破对他招数的间隙,动作瞬息万变,就算天闲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么。

    但这一次,天闲却完全无法从这女孩的动作中找到丝毫破绽,她整个人和手中的刀近乎完美的融合为一体,那把刀的轨迹就好像她呼吸的起伏……

    第一刀,横斩!

    简单而干净利落的招数,天闲却感到压力巨大,完全无法在对方出招时趁隙攻击,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

    收招之时必有破绽!天闲一步后踏,随即上前!

    那女孩旋转,转手,第二刀电闪而至!

    天闲大冒冷汗!

    这女孩半转身体,背对天闲时,长刀已经交到左手,再次砍来!角度精准,力量不减反增!

    逆心诀一个强劲的鼓荡,天闲身体横弯下去,那水波般的长刀擦着天闲的鼻尖一斩而过。

    “小心!”

    那女孩大喝一声,闪亮的长刀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随着女孩的脚步闪电前错,刀光已经冲天而起!

    天闲痛叫一声,整个人飞了起来,一头栽倒了篱笆外……

    旋身撤步,“咔”的一声长刀行云流水入鞘,那女孩已然在原地站定。

    “啊!”收了刀,那女孩才惊呼一声,慌慌张张向天闲栽倒的地方跑去,“恩人!!”

    天闲带着一脸的土灰,哭丧脸的抱着篱笆爬了起来,看着跑上来的这个女孩,苦笑道:“早知道你是正牌的武器修炼者,我就不触这个霉头了……”

    圣痕继承者中,有些人并不修炼继承在身体上的圣痕,而是专心修炼剑术,刀法,或者其他门类的东西,而他们所提高的方面,往往都有圣痕的影子,这女孩的刀上,应该有着极为特殊的圣痕。

    不过天闲很清楚人家根本没有发动圣痕,刚才的攻击,是纯粹的剑术刀法,这才是最惊人的地方!

    这女孩或许从懂事起就在刻苦修炼了。

    天闲很清楚一件事,很多东西,在无数次磨砺后,返朴归真的精髓只有那么一星半点而已,其余的都已经是多余的。

    这女孩只出了三刀,却已经把她凝聚在刀锋上的意志展现的淋漓尽致。

    清晰明了,毫无暴戾凶煞之气,是一种令人心境平和的,如清流般的刀法!

    “是小生的错!原来恩人并不懂得剑术!小生以为……”

    天闲见她有紧张起来,不由笑了起来,“我输了!没有那么多理由,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我从前只见过一个家伙像你一样,但他比你还要厉害的多,他可以使用三把剑!”

    那女孩闻言顿时愣住,“三……三把?”说着,她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似乎有点无法理解。

    天闲看她呆呆的模样一下“噗”的笑出声来,“他是因为有特殊的圣痕才能使用三把剑的,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那个家伙很喜欢用武器的人!”

    “真的!?”这女孩大喜过望,“小生游历大陆,深感修行不够,正想拜访名人高士,可惜小生只是……只是微末女子,所以……”

    天闲拖着腮帮看着有些无奈的女孩,摇摇头,叹了口气,“以你这样厉害的修行,怎么可能只算一个微末女子?”

    “可……可是小生……”这女孩面露无奈。

    “算了,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今后有机会一定会为你引荐的,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去休息一会吧,你身上的伤虽然不要紧,但最近还是少活动的好。”

    那女孩忽然脸色一变,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是……是,是你为小生包扎的伤口?”

    “不,是卓玛姐姐?那个笑眯眯的但心眼儿很坏的女人!”

    “咚”天闲脑门上砸了一颗石子,“死小鬼!你再说一遍给老娘我听听!?”

    “就是她啦!”天闲揉着脑门嘿嘿的笑了两声。

    “呼……”这女孩总算松了口气。

    “先在我们这里休息一晚吧,这个地方夜里比较混乱,过会儿又要有仇杀的人互殴了,我们没必要受到牵连!”

    天闲知道自己这次算是遇到真正厉害的行家了,自然不再提比试的事,爽快的认输,刚才那一刀砍伤了小腿,虽然没什么了不起的伤口,但还是赶紧回去处理一下的好。

    “那,小生告辞了!”

    “嗯!再见!”天闲跳进了院子,随后一愣,“什么,你要走?”

    那女孩站在那里,双手有些拘谨的握着,不好意思的说道:“因为,恩人们还在等小生的消息,小生必须立刻回去复命才对,不能让恩人们久等!”

    “哦……”天闲了然。

    “但!”听天闲口气有些奇怪,这女孩立刻大声说道,“处理了现在的事后,小生一定回到这里,报答各位的恩情!”

    天闲看了看古丽他们几人的神色,大家都微微皱着眉,天闲思索了片刻,“你……已经这个样子,还是打算回去吗?”

    “是!”干脆无比的回答,“高地儿女从不忘恩负义!恩人们对小生有救命之恩,只要小生还有命在,定当报答!”

    天闲又叹了口气,“好吧,但……你一切小心,记得要回来找我们,我会为你引荐,去认识那位十分厉害的武器高手!”

    “是!小生记下了!”

    那女孩显得尤为兴奋,再三对天闲几人行礼后,这才急匆匆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维罗不由说道:“传说高地人极其严于律己,奉守道义,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一族,居然连在外行走的女孩子都是如此!”

    天闲望着黑黝黝的夜色,深深皱眉,沉声问道:“阿里,你怎么看这件事?”

    阿里昂耸耸肩膀,“还能怎么看,这再清楚不过,像这样的小白痴,在这里只有被利用的份,她应该是虚弱的时候被这里的什么人捡到,发现她有利用价值才救活,或许根本就是个圈套,陷害她,再救她,这些事对外人来说一点都不稀奇。”

    古丽惊讶的望着阿里昂,“你说什么?你是说刚才那个女孩她……”

    “应该是这样!”天闲轻轻打断她的话,“哪有所谓的恩人要萍水相蓬的女孩子替自己出来送死的道理!?”

    “那你还要她回去!?”古丽怒然冲到了天闲眼前。

    天闲有些无奈,“你看到了,她那样的性格,就算自己险些被害死依旧要回去报恩,绝对不会相信我们的话,说明后或许还会适得其反。”

    “那……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

    天闲再次打断古丽的话,“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很多时候都需要自己去面对自己的困难,在她坚持自己奉行的真理这条路上,谁也没有办法阻挡她,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她还能再出现在我们眼前。”

    “哒哒哒!”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串轻灵的脚步声,那女孩居然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回来!

    一路冲进院子里来,那女孩呼呼喘了几口气,在众人讶然的目光中深深鞠躬,无比自责的大声说道:“十分抱歉!备受款待和照顾,小生居然忘记留下名字,请恕小生失礼!”

    “哦……哦!”天闲这也才忽然想起来,现在还不知道这女孩叫什么名字,“这个没关系,你先抬起头来,不用这样自责!”

    这女孩满脸自己无法饶恕的自责,一脸道歉了五分钟,天闲劝了好一阵,这才站直了身体。

    挺直了腰,这女孩才大声自我介绍道:“高地人,格兰朵.香,十八岁!承蒙各位照顾!”

    说着,又是大大的一个鞠躬。

    直起身,她却脸红了起来,面色也绷紧了,“还有,嗯……还有……”

    “还有?”天闲奇怪的看着她。

    闭上眼睛,这女孩大声喊道:“还未婚配!”

    “啊?”天闲听了最后这句有点傻眼。

    卓玛站在一旁不由眼神一亮,小声嘀咕道:“这小丫头眼睛真毒,一下就看上我们家小天闲了!”

    维罗看了看卓玛,“高地人的人口十分稀少,凡是适龄男女,无论对谁介绍最后都会说明自己的婚配情况,这是他们的风俗。”

    天闲等人这才释然,天闲自然也将大家一一介绍给她,这倒是让她特别的高兴。

    之后,天闲倒是又隐晦的劝说她不要再回去,但显然,她对此无比的坚持。

    “纵然粉身碎骨,高地儿女也不能违背由先祖继承而来的大义,小生告辞!”

    又一次望着这女孩匆匆离去的背影,天闲心中只有无奈。

    “格兰朵.香,倒是很奇怪的名字。”天闲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件事。

    ……

    夜色渐渐深了下来,外面也开始出现了叫骂喊杀声,以及哭喊和求救声,大家在木屋中听的十分清楚,这已经是这里的每日必然会出现的情况了。

    “喂~~”

    雪依偎在天闲怀里,安静的睡着了,天闲躺在那却没什么睡意,这些天只是闷在这里,天闲觉得自己有些精力过剩,每天睁着眼睛到天亮。

    听到有人轻轻呼唤,天闲懒洋洋的侧过身,就当没听见。

    顿时一个人影快步走到了天闲身边,一下揪住天闲的耳朵,低声说道:“臭小鬼,还装睡?”

    天闲不得不无奈的抬头,“我说大小姐,你干嘛?雪已经睡着了!”

    站在窗前的,自然就是古丽了。

    古丽神色显得有些不安,“你真的就这么睡了?那个女孩怎么办?她回去岂不是送死?”

    天闲抓抓头,“那你要怎么样?”

    “我们去救她!”

    天闲顿感无力,“我们现在还是通缉犯,是偷偷躲在这里的,你明白不明白啊?”

    “我当然明白!可是……你怎么能?你不应该这样……当初我……你不是也救了我吗?现在为什么……”古丽显得有些激动。

    天闲没办法,轻轻抚着雪的发丝,在她的脑后轻轻揉了揉,雪睡的更沉了。

    将她放开,天闲坐起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已然穿戴整齐,看起来已经打算出门抢人的古丽,苦笑道:“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救你吗?”

    “我现在正想知道!”

    “因为你看起来真的很可怜,无依无靠,就好像流落街头,在雪地里就要冻死饿死的小猫小狗……”

    “你……”古丽听了不由一怒。

    “就和我当初一样。”

    “嗯?”正怒火上涌的古丽一愣,“什么?”

    天闲保持着笑容,继续说道:“绝望的,完全对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幻想,一面痛苦于自己的软弱无力,一面又不甘心的想要活下去,可也知道这已经不大可能……恐惧,彷徨,无助,痛苦……无法那种感觉。”

    古丽不由有些震惊,“你说你……”

    “每个人都有经历苦难的时候,只是我经历的更早,才一出生,我就经历了一些别人绝对想不到的事情。”

    古丽讶然的望着天闲,在此之前,天闲从未提及过他自己从前的事,古丽对此也自然一无所知。

    天闲的笑容变得柔和了一些,望着古丽轻声说道:“所以我很了解那个时候你的心情,我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我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才熬过了那段时间,健康的长大,但我想如果我不帮你,你会死。”

    古丽怔在那,一时说不出话。

    天闲眼神忽然变了变,“但那个女孩不同,她和我们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提起那个女孩,古丽立刻追问。

    “她的身上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对未来的向往,她诚实而恳切,而且拥有坚定的信念,虽然她有些死板,但这样的人是不会被一些小鱼小虾挡住脚步的,我坚信这一点。”

    “你居然……”古丽顿时又有些懊恼,“可之前她已经差点死掉了!”

    “可她没死!”天闲强调,“而且她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事,并且最主要的一点,也是我当初一定会救你,但却不是很担心她的原因。”

    “什么?”

    “她很聪明!”

    古丽双眉不由扭了起来,“你……是说我很蠢吗?”

    “差不多吧!”天闲这话让古丽眼中开始闪动起危险的光芒来。

    天闲于是立刻更正,“我的意思是,她没有放弃希望,无论她遇到了什么,依旧走在自己的信念之中,面对任何事她都不会迷茫,她会保护自己,而且毫不犹豫,你看到她头上的伤了吗,那不是随便谁都能回避的伤势,虽然她替人送死很荒谬,但她一点都不傻,难道你没发现?”

    古丽被天闲一番话说的心中忽上忽下,一时犹豫不决起来。

    天闲不由笑了笑,“放心吧,她不会轻易就栽倒在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手中,我想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去睡吧!”

    古丽原地踱步,好一会,问道:“真的?”

    “看来,卓雅真的把人性的一面都留给了你。”天闲忽然有些不着边际的说了一句。

    古丽神色微微一顿,随后慢慢缓和下来,“我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

    “嗯,我也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更好一些,不过,还是先回去睡吧,或许天亮小灰就会出现的。”

    “但愿你说的没错。”古丽无声的离开了。

    这一晚,外面显得特别的吵,不过后半夜开始,就没有那么多的喊杀声音了,难得的相对平静了半个夜晚。

    等到天光大亮,天闲才懒洋洋的爬了起来。这几天几乎就关在这里没事情做,呆在床上是天闲最喜欢的打发时间的方式。

    这将雪在夜里偷偷缠在自己身上的发丝一根根解开的时候,屠戈的大脑袋忽然伸到了这个隔间中来,“出事了!”

    天闲一愣,“出事?什么事?”

    “还没有察觉吗?”屠戈皱皱眉,倒吊的双眼杀气盈然。

    天闲吃了一惊,逆心诀随意而动,五感瞬间提升至极限,双耳微微动了动,顿时脸色急变,“什么人包围了我们?”

    在天闲一行人居住的小木屋外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无数人围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将天闲这座大木屋围的水泄不通。

    透过窗子向外一望,天闲眼眉跳了跳,“是这里的土著!他们包围我们做什么?我们也没和他们打过交道!”

    奇怪的看着其他人,大家都是一脸严肃,但谁也不明就里。

    “快看!”忽然古丽叫了一声。

    大家的目光齐齐向那边望去,顿时都愣住了。

    在那些围住木屋的本地人当中,一个清瘦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却是昨天晚上匆匆离去的格兰朵.香。

    “她?”

    天闲神色古怪,“她来做什么?难道和包围我们的那些家伙有关?”

    “不可能!”古丽立刻反驳。

    天闲一阵皱眉,“出去看看,先弄明白情况!”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