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三章 高地子民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热门免费读!

    “真的……真的是给我吃的吗?”

    那个奇怪的女孩以让人惊讶的毅力很快站了起来,天闲觉得如果她的身体素质这样好的话,现在倒是应该立刻吃些进补的食物,虽然这里没有什么算得上进补的东西,但起码可以让她吃饱。

    面对一桌的食物,这女孩惊呆了。

    完完全全,毫不做作的惊呆着,虽然大家都觉得这女孩的反应有点不切实际,但她洗干净的面孔上却丝毫被虚伪所侵染的痕迹,她给人一种十分异常干净,直白的感觉。

    “当然,你先别激动,我们也要吃夜宵,正好你也饿了,就顺便吃一些吧。”天闲尽量说的随意,因为感觉一旦说这是特别为她准备的,她就会激动的拒绝。

    这女孩居然热泪盈眶。

    她抬起袖子用力擦了擦眼睛,“对不起,居然露出流泪的丑态,但你们和小生素不相识,居然……”

    迅速抹掉泪光,这女孩抬起头,深深吸气,随后以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恩人盛情款待,小生感激不尽!等小生还了之前恩人的人情,定当报答!”

    “好的好的,不过先吃东西吧,冷了就不好吃了。”天闲感觉这女孩就好像随时绷紧的一根弦,丝毫也不会放松,说话和动作一板一眼,似乎受过什么严格的训练。

    “你是高地人?”维罗吃了一惊。

    “是!”那女孩简短的回答。

    大家不由奇怪的看向维罗,卓玛问道:“高地人,我以前在这里做……呃,做生意的时候似乎没有听说过呢?”

    那女孩神色明显黯淡下去,“家乡发生了一些变故,小生不得不离开家乡,四处流浪。”

    维罗深深望着这个女孩,沉声说道:“高地人是在极北之地南方高原生活的一个族群,据说曾经也是大陆中心某个强国的贵族,他们冲上一种近乎苛刻的武道,严于律己,族内不论男女,从小就开始刻苦的修行,每个人都具有以一敌十的能力,大陆上曾经有过许多著名的强者,其实他们都出身高地,只是他们从不说出这件事而已。”

    那女孩听了维罗的话面色微显惶恐,低头大声说道:“小生被迫离开家乡,并不知不能随意透露来历,但也一直严于律己,从未做过有辱高地一族的事!”

    维罗一笑,“他们只是并不总是提起这件事而已,高地人很少在大陆上走动,但知道他们的人都了解,高地人忠诚而勇猛,是最可靠的伙伴!”

    那女孩不面色顿时微微红了起来,“承蒙夸奖!但您说的……小生愧不敢当!”

    “但,向你这样年轻的高地人,而且还是女孩,我倒是从未听说有在外走动的,高地上发生了什么事吗?”

    那女孩神色显得微微慌张了一些,低声说道:“不,是小生自己的原因,不得不离开了高地,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恳请您不要追问!”

    天闲实在是等的不耐烦,敲了敲粥碗,“好啦!你是高地人也好,盆地人也好,现在赶紧吃东西了!”

    那女孩对天闲笑了笑,这是她来到这之后,第一次对人露出这种笑容,她似乎知道是天闲救了她。

    “既然如此,小生不客气了!”

    这女孩的神色变得庄重肃穆起来,双手合十,以一种十分虔诚的口气小声的念起了什么。

    饭钱祈祷吗?天闲奇怪的看了看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天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虽然天闲不想偷听,但距离之近,不想听到也不行,隐隐约约,天闲似乎听到“阿尔贝女神”“赐福”“感谢”之类的字眼儿。

    虽然这种做法在这个地方看起来有些可笑,但所有人都没有要笑的意思,因为这女孩的神色极为庄重,声音沉稳而肃穆,饱含着清澈明了的感恩之意,那绝非是一个随便什么信徒每天念着的什么经文,凡是亲眼看过这女孩祈祷的人,一定都会为她那种庄重和虔诚而感到肃然起敬。

    仅仅是面对食物,这个女孩却让人感觉到一种极为强烈的、绝非可笑的信仰。

    大家惊讶持续了大概二十几秒钟,然后就被另外一种惊讶所取代。

    因为这个女孩开始吃东西了。

    天闲保证,自己上辈子,乃至于上上上上辈子都绝对没有见到过这样吃东西的人,这个女孩吃东西十分快!快的惊人!

    她的牙齿似乎是可以分工合作的,喉咙好像是不用喘息的,她拿食物的速度并不快,但凡是靠近她的嘴巴的东西,眨眼功夫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只用了半分钟,桌面上一半的食物已经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简直是一种返朴归真的豪爽吃法!

    “抱歉!”女孩歉然低头,“我很多天没有吃东西,居然吃了这么多,作为高地儿女居然输给食欲的贪念,这真是……”

    “这个也给你吧……”天闲明明还听着女孩的肚子在咕咕叫呢,显然刚才那些才给她垫了垫底而已……

    大家也回过神来,纷纷把自己那份食物递给了这个女孩。

    这女孩看起来似乎又要哭出来,但她忍住了,无比感动的说道:“族长说人类大陆人心险恶,没想到……小生感激不尽!”

    风卷残云的扫荡了桌上所有的食物,之后,这女孩的脸色似乎终于红润了一些,依照天闲的经验,和这女孩脸上露出的几分遗憾的表情判断,天闲觉得她大概吃了六分饱。

    这家伙不会是因为太能吃,所以被赶出家门的吧?天闲忍不住恶意的想。

    吃过了东西,这女孩明显和大家亲近了很多,也不显得那么紧张了。大家都对这女孩很好奇,不由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起她的情况。

    “你怎么会被埋在前面的山坡上?”天闲问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这个……”这女孩羞涩起来,“因为要报答恩人,所以我替人决斗,但不能赢,只能输,所以就……”

    天闲顿时把眼睛瞪的老大,“所以你就被人砍了好多刀,头上还挨了一下重击,最后一声不吭的被埋进泥土里去了?”

    “是!”女孩干脆的回答。

    乖乖,这家伙是不是被那一下真的打坏了脑子?天闲忍不住瞄了瞄那女孩额头上的伤,虽然只是皮外伤,但现在还肿着。

    见天闲看自己的额头,女孩倒是爽朗的笑了,摸着额头说道:“小生已经试过他们的力道,确定不会死,才被打了这下的。”

    确定不会死……天闲听的后背上一阵发凉。

    “可你前几天似乎就十分虚弱了,这几天也应该没有吃东西吧!”

    女孩神色严肃,“那些人不是小生的对手,为了完成恩人的嘱托,小生只能耗尽体力再去战斗,现在看来,小生成功了!”

    一桌子的人听的目瞪口呆。

    天闲不由用力揉了揉的额头,“也就是说,你为了要输给那些三脚猫的对手,好多天不吃不喝,等自己摇摇晃晃的时候再去决斗,然后脑袋上挨了一下重击,身上多了好多伤口,最后还装死被活埋,只为了……逼真的输一场?”

    “是!”女孩干脆的回答。

    天闲觉得自己再也无力向这个女孩问什么问题了……

    古丽倒是十分好奇的问道:“你一直说你的恩人,那是谁?”

    女孩立刻坐直身体,用一种十分崇敬的口吻说道:“是一些十分仁慈而宽厚的人,小生流浪至此,多亏了恩人收留,否则可能已经饿死在街头了。”

    听了这话,天闲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就是那些叫你去替他们决斗,又不准你赢的人?”

    “是的!恩人们不想伤人性命,就让我前去,小生惶恐,但总算完成了恩人的嘱托,但多亏各位相助,否则恐怕小生现在还无力站起。”

    天闲没有说话,但心中却多少能够确定,要不是及时把这女孩捡回来的话,她虚弱的身体加上外伤,倒在那里只要完全昏迷过去,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正想着,天闲见那女孩站了起来。

    “深受各位恩德,小生感激不尽,但恩人的嘱托小生必须回去答复,等报答了恩人的恩情,小生一定回到这里,报答各位相助之恩。”

    “你还要回去?”天闲无奈的看着她。

    “是!恩人们还在等小生的消息。”

    天闲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回到房间去取出了那女孩的刀鞘,那刀鞘极长,通体黑黝黝,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打造的,但只是这把刀鞘就比普通的长刀要沉重几倍。

    “你的刀已经不见了,应该是被你的对手夺走了,我们只找到这把刀鞘!”说着,天闲把刀鞘丢了过去。

    那女孩接过刀鞘,熟练的系在了腰间,但她脸上明显有一股凝重之色,叹息道:“没想到,居然丢了族内的闪波刀……”

    “很贵重的刀吗?”天闲问。

    女孩沉重的点头,脸上一片颓丧,“虽然是恩人的大义在前,但失去了武器也是事实,我的修炼果然不够。”

    “那你怎么办?”

    女孩沉默下来,看来一时是没了注意。

    “那就再等等吧,我想屠戈也大概快回来了。”

    “我已经回来了。”

    这说着,木屋的门被推开,屠戈那高大的身躯从外面挤了进来。刚才大家照顾这女孩的时候,天闲已经嘱咐屠戈出门去办事了,在这个地方,夜晚外出,只有屠戈这样能外形极具震慑力的狮人才能安全的行走。

    “找到了吗?”天闲笑着问。

    “应该就是这个!”屠戈说着丢了一件东西过来,“一个半金币就到手了!”

    “啊!!”

    那女孩一见屠戈丢过来的东西,不由惊呼一声,眼神中露出极度意外之色,本能的伸手要去抓,但立刻想到什么,马上又缩回了手来。

    天闲稳稳接住屠戈丢过来的东西,轻轻在桌上一放,这却是一把通体泛着青幽幽色泽的奇形长刀。

    这把刀的刀柄上以粗犷而不失细腻的手法雕刻着一个女神形象,刀拖如一团被风吹拂的火焰散开,而弧度奇异的刀身以刀背为上,刀刃为下,分为山中下三层,每一层的颜色都有细微的变化,远看浑然一体,近看层次分明,如空谷幽泉的泉水细细波动,每一层刀身上都刻着极浅纹路,似乎是山脉,河流,广阔的陆地……

    天闲仔细望着这把刀,不由无比惊讶,虽然天闲不懂得一把武器要如何衡量它的价值,但是这把刀计算是普通人看上一眼,也能知道这绝对不是平常物件,单单就这把刀上的精细如艺术品般大气磅礴,隐隐透出古朴沧桑之意的纹路来看,这绝对是出自名匠之手的绝品名刀。

    “闪波刀?”

    维罗看着这把青幽幽泛着冷光的刀,似乎想起了什么,“我倒是真的记得,高地人似乎可以利用高地上一种特有的矿石制作武器,并高地的自然力量封印进武器中,你的这把刀……”

    那女孩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看着这把刀眼神急切的似乎就要扑过来,“这……这的确是小生遗失的刀!是小生离开家乡前,族长亲自为小生打造的,无论如何……只要能归还这把刀,无论什么条件小生都可以答应!”

    “嗯,那好吧!”天闲点点头,“那就还给你好了。”

    “是!就算是……”那女孩似乎还没顺过自己的想法,但那把刀已经扔到了她的眼前。

    一惊之下,她的忽然伸出,以巧妙的角度握住刀柄,一个转身还刀入鞘,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显然身体已经和那把刀到达了某种奇妙的契合程度。

    看着自己回到刀鞘中的刀,这女孩一脸如释重负。

    随即,她很是兴奋的对天闲说道:“如此大恩,小生简直无以为报,恩人如果有……”

    天闲懒洋洋的坐下,摆摆手打断她的话,“不必了,并不是什么事都需要条件的,这里的人根本不明白这把刀的意义,屠戈用不到两个金币就买了回来,现在把它还给你,我不需要任何条件,而且,我想你很需要它。”

    “可……可高地儿女受人恩情,怎么能不有所回报!”这女孩听了天闲的话不但没有松了口气,反倒是激动了起来。

    天闲不由一阵头疼。

    看着她一脸甚至有些受到屈辱的表情,天闲只好说道:“这么说的话,也好!我们就来稍微的比试一下吧,正好我也很好奇你们高地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战士,你就向我们展示一下高低儿女的风采,算是你对我们的回报!”

    女孩双眸神光一闪,这次可是一点也没有推辞,“好!”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外面传来乱哄哄的声音,不过天闲倒也不担心有人会来找麻烦,在第一天那几个冒失鬼被屠戈变身后的巨吼声小的屁滚尿流逃跑后,就没有人再来打主意了,顶多是指使小孩子来偷木板……

    不大的篱笆院子里,大家在屋子前站定,天闲和那女孩走到院子正中站定。

    “我是使用火焰的,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武器。”天闲摊了摊手。

    “小生从小使用刀作为武器!”那女孩脚下微微错步,握紧刀鞘,缓缓拔出了那把闪波刀。

    在这一瞬间,天闲忽然感觉背脊上一凉,一股极其沉重压迫力从前面直扑而来,虽然不比之前遇到的危险情况厉害,但却沉重非凡,仿佛空气一下被什么抽空,身体都随着缩紧了起来。

    好凌厉的气势!

    天闲不由提高了警惕,这女孩仅仅是一个拔刀的姿势就让人感到难以形容的压迫感,她稳稳站在那,刀锋自然垂下,一双蓝色的眸子在夜幕下仿佛两颗蓝钻,闪亮惊人。

    在从前,天闲不是没有见过真正的武者,做黑医生的时候,偶尔也会有那些落魄的,真正的武道高人前来求医,他们的身上所有具有的那种说不出的东西和流氓地痞是完全不同的。

    当一个人的精气神真的通过某种刻苦修炼的方式,用一种近乎苦行僧般虔诚的意志表现在什么东西上的时候,迸发出来的那种惊人的魄力是完全超乎人的想象的。

    如今,这个年轻的女孩身上所有的一切气息似乎全部凝结到了那把闪波刀上,刀锋涟涟波动,月光下仿佛有水纹滑过,看起来奇异无比。

    刀身在身上一横,那女孩一声清喝:“请赐教!”

    提刀上前,这女孩展开脚步向天闲靠近,小院不大,一共也就十几米长短,几步之间已经跨到天闲身前。

    只是这几步,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不已。

    古丽更是骇然的瞪大了双眼,在场的人之中,只有古丽对剑术最为了解,虽然那女孩使用的是长刀,但就武器的基本使用准则,古丽被卓玛教训过无数次,她深刻的记得卓玛说过的每一句话。

    古丽发现,这女孩的步法只能用无懈可击来形容,从肩膀的方向到刀身的角度,浑身的力道在移动是全部在脚步上,而靠近天闲的一瞬间,那把刀已经承接了所有的力量。

    天闲更是面色大变,这女孩好厉害!!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