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九十二章 奇怪女孩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处在这种极度混乱,法律伦理都统统不存在的地方,一个人摔倒在你面前时,你必须小心谨慎才行。

    不过天闲还是快步上前扶起了这个人,因为天闲看的出,这个人真的是体力不支了。

    这人穿着很有异域特色的长衫,长发在脑后竖高垂下,腰间挎着一把黑黝黝的弧形长刀。

    天闲过去一碰这人,不由微微一怔。

    女的?

    这人一副男儿打扮,虽然没翻过身体,但天闲一碰她的肩膀,从骨骼粗细和角度立刻判断出这人其实是个女人,而且她虽浑身肮脏不堪,但还是透出了几分女人的体香。

    天闲不由微微皱眉。

    因为这女人身上有一股血腥味!她一定最近才杀了人!

    看了一眼她的长刀,黑黝黝的刀鞘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但这把刀似乎很沉重,在泥泞的地面上陷的很深。

    “你没事吧?”天闲翻起这人的身体,伸手蹭了蹭她脸上的灰泥,顿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人看起来年龄不大,比古丽应该还要小一些,顶多十七八岁,灰泥下的相貌十分俊秀,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但实际上这绝对是个女孩子。

    “小鬼,你做什么?别理这里的人?”维罗立刻走了上来,“你会倒霉的!”

    天闲摇摇头,迅速在这女孩的嘴唇上抹了两下,又扒开眼皮看了看。最后摸了摸她的脉门。

    “水!”天闲简短的说道。

    阿里昂递过了水壶,不过正色说道:“天兄弟,这里的人不值得救,这很可能是骗局!”

    “她应该很久没吃喝了,真的会死。”天闲接过水壶,放到了那女孩嘴边。

    似乎是嗅到了水的味道,那女孩无力而眯缝的双眼猛的大睁,一口咬住水壶嘴,用力吸了起来,犹如饥渴的野兽般疯狂的喝水。

    天闲扶着她的身体。虽然眼前的女孩只是在喝水。但天闲却有些吃惊,因为她本来湛蓝色的眸子,在刚才的一刹那红了一下,虽然只是一刹那。但那一刻却从她身上迸发出了惊人的战意。甚至于险些让自己立刻出手。

    “咳咳……”喝的急了。这女孩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慢点,还有很多水。”天闲拍拍她的背,放开了她的身体。

    这女孩喝了水。虽然咳嗽的厉害,但眼中终于有了些神气,翻身挣扎的站了起来,睁着湛蓝色的眸子异常错愕的望着天闲一行人,似乎一时有些呆住了。

    她看了看自己一身的泥巴,还有天闲手里的水壶,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满脸惊恐。

    “我……我喝了你们的水?”

    “啊,你摔倒了,应该很久没吃没喝了吧?”天闲摸过她的脉搏,她身体其实很健康,只是饿了渴了很多天,身体几乎虚脱了。

    “十分抱歉!”

    在天闲几人极度错愕的目光中,这女孩诚惶诚恐的低头大声说道,“没想到居然会昏过去!而且还私自喝了你们宝贵的水!真的万分抱歉!”

    这个反应可让天闲大为意外,要是她立刻千恩万谢的话似乎还算正常,可纠结这些水却是怎么回事?

    这女孩拳头握的紧紧的,面孔涨红,一脸悲愤欲绝,仿佛做了什么让自己无法饶恕自己的事,她抬起头,以无比郑重的口气说道:“虽然本该以同等的回馈表达谢意,可小生现在有不得不去做的事,等了结那件事,小生一定将喝掉的水双倍奉还!”

    “啊?”

    不只是天闲,就算是雪都呆住了……

    这女孩在乎的……似乎是那口水而已。

    天闲简直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抓抓头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块干粮,“你似乎状态不太好,先吃些东西填填肚子吧,再不吃东西,你会饿死的。”

    那女孩无比惊愕的望着天闲手里的干粮,“送……送给我?”

    “啊……当然,你该吃些东西了。”天闲觉得和这女孩沟通似乎有点费力,完全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这女孩一脸难以置信,但眼中极度渴望的光芒却表露无遗,慢慢伸出手,手指颤抖着接近那块干粮,却在最后猛的收回了手。

    连退两步,这女孩一脸忍耐,闭眼大声说道:“喝了你们的水,怎么还能无耻的接受馈赠的食物!小生还有事要办!再会!”

    说完,这女孩转身急速狂奔而去,眨眼就没了影子。

    所有人都愕然的望着那女孩的身影消失在前面道路的转角处,满头的问号……

    “阿里……你们乱街有这样欺骗别人的手段吗?就为了喝一口水?这对演技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天闲看了看身边的阿里昂。

    阿里昂也是满眼古怪,“这个……我还真的没见过,应该不是来骗我们的吧……”

    “那女孩的打扮,似乎是外族人。”屠戈沉声说道。

    “外族?”天闲瞅了瞅屠戈,“那女孩是人类吧?”

    “不是我们这样的异族!”屠戈晃晃硕大的脑袋,“是远离人类大陆中心,距离七大帝国很远的一些边远国家的人,我们异族和他们的来往其实比七大帝国要密切一些。”

    天闲点点头,又看了看前边的路口,无奈的笑了笑,“算了,或谢是路过的,我们走吧,先建造我们的房子再说!”

    在这个地方,没人会管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里每天都有人进来,每天都有人消失,谁也不会关心别人的事。

    天闲找了一处相对安静,而且视野极好的地方作为了临时的安居地。一行人里都不是娇生惯养的,立刻动手在周围的树林里砍伐树木,建造房屋。

    为了安全起见,这次只建造一个巨大的木屋,里面用木板隔开隔间。

    简陋的房子只用了一天时间就盖好了,食物和水的问题并不用发愁,在来这里的路上,一行人已经伪装进入城市购买了足够的干粮和水,起码可以在这里生活一个月,而且稍微拿出些值钱的东西。就可以在这里换取到更多的食物和水。

    三天后。

    房屋的细节建造已经全部完成。周围也扎起了栅栏,在这块无主之地上,天闲也早早的划出了自己的一片地盘。

    这三天里十分平静,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除了外面夜晚的时候总有喊杀声。地面上会出现新的血迹。总有小孩子跑到房子周围来乱转。并偷走木板之外,也就有些尸体倒在门前算是一点点特殊的事情了……

    黄昏时分,天闲一行人在已经加固的栅栏里吃着晚饭。虽然只是简单的干粮泡着热水,但在这个地方也没什么挑剔的了。

    “小灰那个混蛋,居然还不来!”天闲戳着吃了三天,已经难以下咽的干粮,“我们一路走过来用了这么多的时间,它直接飞过来可能只用半天,现在说不定还在牙城里吃饱了睡大觉呢!”

    “黑,是你叫小灰晚些离开,给我们吸引视线的。”雪小声说道。

    天闲看了看总是说实话的雪,无奈的苦笑,撑着腮帮说道:“可我真想早点离开这里啊!”

    古丽有一下没一下的搅动着自己那泡着热水的干粮,皱眉说道:“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这里也会有两国的军队路过,最多半个月的时间,我们的行踪就有可能暴露。”

    “但愿那个时候小灰会来吧!”天闲无奈的吐气,“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要期待这个又懒又馋的家伙,要是它觉得在牙城呆的更舒服,把我们忘在脑后的话,那我可就要完蛋了!”

    阿里昂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没关系,我们改头换面的话,很容易在这里继续生活,不过可能要换个地方,这片灰色区域几乎环绕龙源帝国全境而不中断,我们完全可以去西方或者东方!”

    “臭小子!我们可不是来这里生活的!给我闭嘴!”卓玛拿起勺子就敲了阿里昂一下。

    阿里昂摸摸头,“我只是说说而已……”

    “好啦好啦……”天闲懒洋洋的看了看天边红彤彤的夕阳,“都快吃东西吧,天就要黑了,这里又要乱起来了,吃过东西我们就去睡吧,最近可是真是早睡早起,从来没这个健康的生活过!”

    眨巴眨巴眼睛,天闲忽然看了看古丽。

    古丽被天闲奇怪的眼神看的有点不知所措,“你看我干什么?”

    “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娱乐节目,要不……你跳艳舞怎么样?可以充分发挥你腿长的优势。”

    “去死!!”

    古丽和卓玛的勺子一起砸在了天闲脸上……

    ……

    很快大家吃完晚饭,天闲脑门上带着两个红印,无奈的叹息着,这样苦等的日子每一刻都如此难熬。

    忽然,天闲愣了愣。

    用力揉了揉眼睛,天闲向前面的山坡看去,在一片乱泥地里,似乎泥土在不断的翻动着。

    “喂!你看那边!”天闲一下抓住从身边走过的古丽。

    古丽还在生气,见天闲抓住自己的手腕,正要动手修理天闲,可顺着天闲的目光一望,不由也愣在了那。

    大家吃完饭,正无聊的打哈欠,争取享受一下夜幕降临下最后一点霞光,被天闲这么一叫,全都向前看去。

    夕阳如血,将残红涂满了山坡,就在大木屋前面的山坡上,映着血色夕阳,一只手从泥土中猛的钻了出来!

    接着是整个手臂,这手臂奋力的抓着地面,努力将泥土下的身体一寸寸的拔出来……

    天闲嘴角抖了抖,“那个……那个是什么东西?”

    维罗目色凝重,“昨天,那里似乎才埋了被打死的什么人!”

    古丽当即脸色一变,“难道是血盟的傀儡?”

    卓玛眯着眼睛。仔细看着前方,“我怎么觉得……好像见过?”

    终于,那只手臂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一颗头从泥土中钻了出来。

    天闲一众人不由惊呼出声。

    之间那边的泥地中那只手臂和伸出的头又是奋力挣扎,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将身体拔出地面,脖子,肩膀,身体,腰部……

    当一把黑黝黝的刀鞘映着夕阳出现在众人眼中是。天闲一行人这才恍然大悟。

    “是那天那个女孩子!!”

    摇摇晃晃。眼前的世界一片血红,完全看不清什么东西。

    “身体极度虚弱,必须要吃些东西才能支撑下去,伤口火辣辣的疼。也必须找些干净的布包扎才行。可……可现在的情况……必须先回去复命才行。否则时间一过,食物……”

    天闲等人冲上山坡,来到那女孩身前的时候。只见她浑身泥土和血污,神情呆滞的向前走着,仿佛随时都可能摔倒。

    “这家伙……还活着吧?”阿里昂惊疑不定,“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在这样的地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

    那女孩似乎听到了阿里昂的声音,慢慢转过头来,终于发现了近在咫尺的天闲等人。

    “你们也在……”那女孩露出一个微笑,“真……真巧啊。”

    “扑通!”说完,她就地栽倒。

    在这种每天都在死人,人命贱如草芥的地方,救一个人实在是很奇怪的事。

    不过天闲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大一样,她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还有,她不该死在这里。

    扛起这个女孩的身体,天闲也不多说,“我们回去!”

    对于天闲的做法,大家没有反对,就算是对此并不赞同的阿里昂也没有再出声,多多少少,大家都明白天闲心中对人命这个东西,有着和其他人不同的执着。

    把这女孩带回木屋,天闲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立刻松了口气。

    她其实并无大碍,晕倒的主要原因依旧是饥饿和干渴,相比之下,她身上那有限的伤口其实并不算什么,只是小伤而已。

    不过天闲发现她头上有遭受沉重打击的痕迹,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头破了些皮,流了血。

    天闲给她处理的外伤,防止伤口恶化感染,之后就交给卓玛打理了。卓玛会为她清理身体上的污垢,并且换上干净的衣服,喂她喝些稀粥,让她安睡。

    “怎么,不去再把人家脱光看个清楚吗?”

    见天闲把那女孩交给了卓玛,古丽在一旁哼哼着说道。

    “没有那个必要,而且女人的身体是不能随便看的,会惹麻烦,你看到她腰上的长刀了吗,那可不是谁都能使用的武器。”

    古丽顿时抓到了把柄般,瞪眼说道:“可我那个时候,你……你……”

    天闲看了看古丽,“你的身体我看过,怎么了?”

    “我……我……我我?”面对天闲坦然,而且还很奇怪的眼神,古丽一时有种错觉,难道这种事自己觉得吃亏是错误的?

    天闲摇摇头,一边擦去手上的血污一边说道:“我看过很多女人的身体,甚至抚摸过,揉弄过,但那是为了救回她们的命,我想为了活下去,有些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我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自得的事,作为一个不得不看到女人隐秘一面,让她们感到羞愧无地自容的人,我其实很尊重她们,有选择的话,我不会去看,或者触碰她们的身体。”

    擦干手上的水,天闲又看向古丽,“还有问题吗?”

    古丽顿时有点无所适从,眼神飘向了别处,“呃……那个,我本来也没说有什么问题,嗯……看了就看了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说……”

    “我明白。”天闲笑着点点头。

    古丽不由松了口气。

    “你的身体是很少见的那种,健康而丰满,曲线在女性中属于非常厉害的那种。”

    听着天闲十分露骨的说着这些事,古丽感觉有点冒汗,但现在似乎又说不出什么,只好呵呵傻笑,“是吗,哈哈……啊哈哈!”

    “嗯,皮肤很光滑,摸起来很舒服。”

    “啊,哈哈……啊?摸起来很……”古丽一股火窜上来,“死小鬼!你还敢给我大言不惭的说刚才那些话!!”

    直扑上来,古丽正要施展拳脚,忽然听到木屋内一声惊呼,随即传来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天闲和古丽几乎同时面色一变,齐齐冲向了里面的隔间。

    一道身影几乎和他们两人一同冲了过来,却是维罗。

    三人一起冲进卓玛和那女孩所在的房间,却见卓玛惊讶的站在一边,而在木床上,那个刚才还深深昏迷的女孩居然醒了过来,正扬脖端着那碗稀粥“咕噜噜”的喝着,地上是一碗水,看来是被她不小心打翻的。

    卓玛见维罗立刻来到自己身边,摇头说道:“我没事,只是她忽然醒了过来,我吓了一跳。”

    那女孩三口两口喝光了粥,几乎一个米粒都没有放过,最后依依不舍的放下了光溜溜的粥碗,这才留意到屋里似乎还有其他人。

    看看自己身上干净的衣服,还有被包扎过的伤口,以及空空的粥碗,她愣了愣。

    终于,这女孩露出了极度惶恐的神色。

    赶忙放下粥碗,从床上坐起,以极其痛心疾首的表情底下头来,“没想到不仅喝了水,居然还吃了东西,这……这……”

    天闲叹了口气,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些问题啊?(未完待续……)r129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