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八十四章 邪火逞凶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天闲觉得,三角和咕噜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这两个一副完全没有这种事的模样,不过这就好像三岁孩子不想让人知道他手里有额外的糖果一样,不得不说,这两个家伙的演技实在是差到了一定程度。

    不过,天闲并不打算追问,如果是什么一定要说的事情,天闲相信他们两个会告诉自己的,从神域来到人类的世界,天闲还是想让他们两个能多一些自主的决定权。

    隔天。

    天闲还在迷迷糊糊的睡着,因为昨天雪十分高兴的拉着探险玩了帮个晚上的翻绳。

    “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我平时让着你!难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是你的对手吗!?”

    在连输了三十次后,天闲脑子里冒出了这样激动的念头,然后……

    天闲继续输了三十次……

    最后天闲总结出了经验,经过卓玛的磨练,雪明显更厉害了,所谓沙场出强将,这点着实不假,短短几天的功夫,雪又研究出了新的花样,看的天闲头晕目眩。

    “臭小鬼!快起来啦!!”

    因为这样被雪“欺凌”了半个晚上,天闲还睡的有些迷糊,而这个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古丽的叫声,门板也被拍的砰砰作响。

    开门,天闲揉着眼睛,还没等说话,古丽已经一阵风般飞了进来,搂住天闲在他脸上“嗯~~波”的亲了一口。然后又风一样的飞走了……

    “伤痕真的不见了!谢谢!早餐给你加些特别的东西!”

    天闲茫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由脸色微微发青:“加……加些东西?”

    古丽属于那种走在街上风情万种。坐在客厅里引人遐思,但进了厨房就变成炸药桶的女人……

    这一天,天闲不得不拉了肚子……

    “不用这么感激的看着我,明天还有哦!”

    浑身伤痕去除的七七八八,肌肤重新焕发出白皙细腻的光辉的古丽心情异常的好。

    天闲闻言就地栽倒。

    这是很普通的一天。

    黄昏时分,在天闲居住的这座居所前,大家都放松下来。躺在长椅上享受难得的惬意时光。

    雷霆古城的黄昏时分美丽。

    不含一丝杂质的天空上是清澈如水的流云,霞光在上面烧起一层火焰。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下,云狮之月在这灿烂的霞光中若隐若现,显得异常迷离壮美。

    天闲拿起卓玛准备的小点心塞进嘴巴,欣慰的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得到了拯救。“渡婆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

    雪回答着,已经把花绳送到了天闲眼前。

    天闲已经发明了很多对付雪的办法,比如视而不见,比如飞速重新整理,比如“雪你后边有吃的”然后飞速更改花样,总结一句话,耍赖。

    雪从来不介意天闲耍赖,因为马上就可以弄出更多新的花样来重新送到天闲眼前。

    “那个老太婆不会是骗我们的吧?”天闲举起手上那个模样不怎么耐看的戒指看了看,“会不会只是耍我们。根本不会认账,更不会让我们使用迷雾小镇的其他出口。”

    “不会吧?”天闲成功的转移了雪的注意力,拿回花绳。渡婆婆应该不会骗我们才对。”

    天闲立刻严肃的说道:“雪,你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你要知道!”

    “住嘴你这个臭小鬼!”

    “砰!”一个手刀劈在天闲的脑门上,卓玛笑眯眯的出现在天闲身边,“雪儿,不要听他胡说。叫他翻你的花绳就好了。”

    这个女人一定是在报复!天闲默默流泪,这段时间自己经常让雪去和卓玛一起翻花绳。卓玛每次都被雪打的大败……

    忽然,雪愣了一下,主动放下花绳,轻抚胸口,有些惊喜的说道:“渡婆婆似乎有消息了,玉石传来了呼唤声。”

    天闲一跳而起,顿时精神百倍,“太好了!我们走!”

    让大家暂时等待,天闲带着雪急匆匆重新跨进了迷雾小镇。

    本来天闲还觉得渡婆或许会不认帐,但是既然她主动传递了信息,看来这件事是错不了了。

    拨开迷雾,天闲拉着雪一阵疾走,不到一分钟,天闲停了下来。

    “黑?”

    雪奇怪的看着周围,“我们这是去哪?”

    “抓住我的手,不要松开。”天闲后退一步,退到了雪的身边,双目警惕的望着周围,“看来,我们似乎被骗了!”

    进入迷雾小镇时,四周迷雾笼罩的区域只要向前走上很短的路程就能看到迷雾小镇,这是常识,但现在快步走了一分多种,不仅没有看到迷雾小镇,而且周围的迷雾显然变得更浓了。

    天闲不会侥幸的认为只要再向前走一段距离就会看到迷雾小镇,天闲确定自己如今已经陷入了某个陷阱中。

    “周围的虚灵有什么异常?”天闲在心中向雪问道。

    雪早就感觉到周围情况不同以往,迅速安静下来,仔细的感应周围的虚灵,很快答道:“数量很稀少,但都是巨型虚灵!”

    “很稀少?”

    “的确很少,我们周围最近的一个在五百步之外!”

    天闲的心不由沉了下去。

    迷雾小镇周围的虚灵是十分密集的,不论是在小镇中,还是在小镇的天空和周围的迷雾里,渡婆上次也说过,其实迷雾小镇上空那个虚灵构成的巨大气旋是一个巨型通道,无数虚灵都是从那里来到迷雾小镇的。

    也就是说,越靠近那个通道。虚灵的数量就越多,反之则越少。

    这样推断的话,现在这个地方。应该已经远离那个巨型通道了,也就是说,这里距离迷雾小镇有一段相当的距离。

    想通这些,天闲的神经绷的更紧了,这种事情可绝对不会是意外。

    缓缓吸了口气,天闲朗声对着迷雾中说道:“血盟的朋友,既然已经来了。何必藏头露尾呢?”

    迷雾滚滚,瞬间吞没了天闲的声音。

    天闲不由哼了一声。“怪不得血盟无法和圣灵殿抗衡,你们只会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而圣灵殿已经在整个人类大陆建立的绝对的威严。”

    一个清悦的笑声随着天闲的话结束的响起。

    “没想到天闲小兄弟这样敏锐,一下就猜到了是我们吗?”

    天闲眸子微微缩了下。果然是血盟的那个少年!

    逆心诀悄然平复情绪,天闲沉声说道:“你们的计划渡婆已经知道了,你们没有机会再制造麻烦,现在还想怎么样?难道这次是来特意找我寻仇的?”

    那少年淡然的笑着,“不,我怎么可能是来寻仇的,第一寻仇这种事本身就十分愚蠢,第二,我们之间也不算有仇。我自然知道渡婆了解我们的计划,但她无能为力,从前是。现在也是!”

    “什么意思?”

    那少年的笑声显得尤为得意,“你不觉得,渡婆知道我们的计划后,我们还能在迷雾小镇自由往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躲到这种地方,还敢说这样的话?”

    “这不是躲,只是暂时不想和她冲突而已。我们随时可以回去,但渡婆却没有办法找到我们在哪里。单凭这一点已经高下立判,你不觉得吗?”

    天闲脑海里真的闪过了几分犹豫,如果渡婆知道有人图谋她的迷雾小镇,以她的性格,必然会第一时间将对手斩尽杀绝,怎么可能还允许对方在迷雾小镇四处活动,但实际情况就是这个少年还活的好好的,而且显然没有受到渡婆太多的限制,甚至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将自己转移到了这个地方来。

    渡婆难道真的无能为力?可是上次她明明带走了那个被腐血侵蚀的人,这说明她可以离开迷雾小镇,深入迷雾,如果是那样,她真的会容忍这个少年在她的地盘上胡作非为?

    忽然间,天闲感到手上传来一阵灼痛感。

    低头一看,渡婆送给自己的那枚戒指已经红如火炭,正释放出摄人的红色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天闲心中惊愕,轻轻甩了甩手,却发现这戒指犹如生在了自己手指上一样无法甩脱。

    这个渡婆到底搞什么鬼?

    虽然心中万分不解,但是这戒指这个时候出现了奇怪的反应,天闲心里倒是多少有了底,这说明渡婆没有骗自己,这戒指的确有某种用处的!

    迷雾中那少年似乎没有发现天闲手里戒指的异常,继续说道:“这一次我把你请到这里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本来我先杀了你算了,毕竟我的计划也不该随便被别人知道,但是我没想到你能逃过那些虚灵的吞噬,看来我的确小看你了。”

    天闲哼了一声,用带着戒指的那只手抽出了灰刀,灰刀上散发出的火焰光芒顿时掩盖了戒指的异象。

    那少年对天闲的反应似乎并不在意,依旧自顾的说道:“所以,我打算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与我合作,那么今后我将把这里向你开放,甚至给你一部分管理权,这个地方,你也可以成为管理者!”

    “我对这个阴阳怪气的地方没有任何兴趣,只有脑子有问题的家伙才会对这种地方念念不忘。”

    “住口!!”

    天闲背后不远的地方猛然传来一声怒喝,“再敢出言不逊,立刻要了你的小命!”

    从这声音判断,天闲认出这是上次追击过自己的那个人,想必另外一个被自己踢过一脚的家伙应该也在周围,但现在这里迷雾实在太浓,而且这雾气对周围的气息干扰十分严重,完全无法察觉到他们的位置。

    那少年却没有生气,笑声说道:“这里地方的价值。我想你是清楚的,我的条件也十分明确,你最好不要幻想会出现什么奇迹。这里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地方,那些虚灵不会随便到这里乱逛,那个老太婆自然也无法到达这里,而且如果没有我的允许,想离开这也是不可能的……

    说话间,那少年的口气变得阴沉了很多,“也就是说。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么就一直留在这里。直到……死!”

    “你现在这样躲躲藏藏,还想要我把赌注压在你身上?”

    “你没有选择!”那少年好笑的答道。

    “你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居然还能向我们的传送玉石传递消息!”

    那少年略感不耐,“我不想浪费时间。我还有很多事要去做,我现在只想要你的答复,臣服于我,或者死在这里,你选哪一个?”

    “雪,能尝试召唤那些虚灵吗?”天闲又在心中问道。

    “不行,它们太过庞大……我无法呼唤那样庞大的虚灵。”

    天闲默默点点头,看来这一次这少年是早做好了准备,虽然不知道这地方是不是和他说的那样是一处死地。但看起来绝对不会平常就是了。

    扫了一眼手上并没有太多变化的戒指,天闲微微一笑,“很抱歉。我可不想像一条狗一样对人摇尾乞怜,当然也不想死在这里。”

    “你说什么?”那少年的声音明显蕴含着怒意,“你似乎还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在这个地方,我完全可以现在就杀了你!就算你有邪眼也不是我的对手!”

    “如果你对这个回答不满意的话,自然可以来试一试!”天闲另一手缓缓伸开,一簇火焰从五指间窜起。火苗急速盘旋凝聚,瞬间又凝结出一把细细的黑色长刀。

    “两把灰刀?”迷雾中。那少年的声音满是惊讶。

    天闲冷笑一声,反手将一把灰刀插在了地上,刀身上内青外白的火焰流水般倾泻在地面上,瞬间围绕雪形成了一道火圈。

    天闲眼中闪过十足的怒意,“你们不是要打她的主意,那就不妨猜一猜,到底我手里的是真正的灰刀,还是她身边的才是!”

    “狂妄的小子!!”那少年终于忍不住,怒喝一声,“杀了他!!”

    他的话还没说完,天闲早一个箭步跃起,冲向了某个迷雾中的某个位置,刚才那个曾追击过天闲的家伙说过一句话,天闲早凭借声音锁定了他的位置。

    那人站在远处,听了主子的话正要发动攻击,眼前迷雾忽然风暴般翻滚,一道火光破雾而出,热浪逼人之间,灰刀劈到了眼前。

    好快!!

    这人心中暗叫,天闲这种速度已经完全超越了前几天被追击时的速度,快的简直让他无法相信这就是当时那些险些被自己追上重创的少年。

    双手寒气浮起,避之不及之下,这人急速侧身,同时手掌在身前一挡。

    迸射火焰的灰刀横扫而过,连半点停顿都没有,一刀斩断了那人的手腕!邪眼的火焰瞬间烧上了那人的手臂。

    那人痛叫一声,急速飞退,毫不犹豫另一手狠狠在手肘上切下,将半截小臂全部斩断,顿时伤口鲜血如注,而那被砍断的小臂和手掌,没等落地已经欸火焰烧成了飞灰!

    “这小子手里的灰刀是真的!”这人断了手臂,痛的面孔扭曲,嘶声大叫犹如厉鬼。

    “宰了那个小丫头!”迷雾中,那少年的声音阴狠无比!

    一道狂风自迷雾中卷起,随之一个高大的影子出现在雪的身前,二话不说,巨手直接拍下,以雪这样娇小的身子,这一掌下来,绝对将她的身体打的筋断骨折。

    此时,天闲还在远处。

    撤步,收刀,天闲站在原地却没有回援的意思,嘴角上是一抹冷笑,“蠢货!”

    虽然事先天闲告诉她不会有事,但雪的身体还是不由瑟瑟发抖,对于怀有敌意的人类,雪感到尤为的惧怕。

    “黑!!!”

    雪大叫一声,害怕的闭起了眼睛,而同一时间一道火柱凭空暴起,围绕雪的火焰如火山般喷发,一个朦胧的虚影自火焰中跳起。

    “该死的人类!居然敢冒犯我的领域!!”

    那欺近雪身边的高大身影被忽然暴起的火焰惊的连连后退。望着眼前的景象不由面孔急速扭曲,脑门上沁出一层冷汗。

    如地心炎火般灼人的热浪将周围的迷雾逼散,疯狂喷发的火柱环绕着雪的身体。在这火柱之中,一个如魔鬼般狰狞的巨大虚影立在那里,正用它那充满疯狂和恶毒的独眼凝视着眼前的人类。

    “邪……邪眼!!”准备袭击雪的那人心胆俱裂,邪眼作为邪神的代表,在人类大陆是邪恶和恐怖的代名词,人类通过各种典籍,将它曾经犯下的罪孽。传播的恐怖忠实的记录下来。

    亲眼见到邪眼的恶魔形象,这是人类绝对无法想象的噩梦!

    “人类!死吧!!”

    流淌着熔岩烈焰似的巨大爪子从火柱中伸出。缓缓抓向那心中充满了无边恐惧的可怜家伙,邪眼的声音中满是疯狂和杀戮的兴奋。

    那个人连反抗都没有反抗,怔怔的望着邪眼巨大的火焰爪子抓向自己,在最后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同时,他已经被邪眼牢牢抓住,瞬间碾成了一片飞灰。

    “嗯呵呵……啊哈哈哈哈哈……”许多年没有闻到血腥气息的邪眼疯狂大笑,“人类!!你们都该死!!啊哈哈哈哈!”

    “怪物,到底是怪物……”

    轻若细语的话音却打断了邪眼疯狂的笑声,雪静静站在火柱之中,迸发的火焰带着灼热的风鼓荡起她的衣裙,那一头暗金色的长发迎风飞舞之中,雪的眼神却罕见的寒冷。

    “唔……”邪眼巨大的影像低下头来。注视着雪,雪微微仰头,和面前这巨大的身影对视。

    “回去……”雪轻声说道。

    “你在命令我?”邪眼低声咆哮。

    “否则……”雪双目泛起了寒光。

    冰霜巨人所带来的彻骨寒冷似乎在这一刻唤醒了邪眼的些许理智。望着眼前渺小但却散发出危险味道的雪,邪眼意义不明的低低咆哮了几声,身躯缓缓消失在了火柱之中,那火柱随之急速平息下来,眨眼重新变成了一圈内青外白的火焰,静静的环绕着雪燃烧着。

    迷雾中。天闲的身影终于靠近,望了望地上安静燃烧的火焰。天闲不由一笑,“没想到这你家伙的力量已经恢复了这么多,原来一直在骗我。”

    邪眼的火焰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邪眼的话。

    “黑……”雪望着地上的火焰,似乎有些担心。

    “没关系,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现在我们还是担心些别的吧。”

    “啪啪啪!”

    迷雾中传来轻轻的拍手声,那少年的声音依旧从容而清悦,“真没想到,天闲小兄弟居然还有这样的招数,这两个不下已经跟随我很久了,这样被一下解决掉,真是大出我的意外。”

    “另外那个家伙还没死。”天闲冷声说道。

    “断了手,还不如死掉。”那少年随口说着,“我不需要废物。”

    天闲微微凝眉,刚才那人被斩断了手臂,现在已经退到了远处,暂时不会再有威胁,只是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听到他的主子是如何评价他的。

    “不过,我十分想知道,天闲小兄弟是如何做到刚才的事的,难道灰刀有两把不成?”

    天闲只是哼了一声,并不回答。

    邪眼在进入神域之前就可以分出细小的精神分体了,古丽当初还是依靠邪眼的火焰力量支撑着才活着走出了神域,而在这一段时间,邪眼经过数次沉睡,每一次醒来,它的力量都明显增强了许多。

    随着天闲逆心诀的力量不断扩张,天闲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虽然邪眼从来不会提及这些事,但逆心诀运转时,血脉中流动的火焰气息变得凝实而厚重,这是掩饰不了的事实。

    天闲分出了邪眼几乎百分之九十的本体力量留下来保护雪,自己只是使用了能够凝结出灰刀形象这种水准的邪眼力量,而且全部集中在了刀刃上,可以说天闲刚才手里的灰刀一碰就碎,但是刀刃却无坚不摧……

    成功骗过了对手,本以为可以再重创另一个,但天闲没想到的是,脱离了自己直接控制的邪眼力量,居然凝结出了邪眼的恶魔形象,而且将敌人一击击杀!

    天闲再次清晰的感觉到,邪眼的力量增长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自己,再这样下去的话,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个上古邪灵就不需要继续寄宿在自己的身体中了。

    当然,这些事天闲是不会对眼前这少年说的,灰刀一摆,地上的火焰自动跳起,重新回到了天闲的刀锋上,天闲说道:“灰刀本就有两把,这种事难道你不知道?”

    那少年似乎有些愕然,“本就有两把?”

    “当然!一把是这个!”天闲举起手中的灰刀,“而另一把……”

    “另一把?”

    天闲忽然嘿嘿一笑,“另一把,就在你身边!!”

    狠狠一跺脚!天闲脚下一道火光闪电而出,瞬间没入迷雾之中,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那少年的声音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

    天闲没有听到那少年的叫声,心中顿时起疑,刚才看似收起了地上的火焰,其实是在脚下进行了重新布置,一道细细的火丝已经爬向了那少年发出声音的方向,之后陡然发难,火焰重新化成灰刀斩了过去,这一下只要没被发觉,成功的可能是很高的。

    “雪,跟着我!”

    抓紧雪的手,天闲缓缓向前,走了一段距离,来到那少年发出声音的地方,天闲不由苦笑。

    这里哪有什么那少年的影子,地上更没有血迹,地上只散落着一块体积惊人的巨大玉石,这玉石几乎半人高,应该是四方形的,现在已经被击毁,而且烧掉了大半,要是刚才邪眼的力量再集中一些,估计这里就只剩下灰烬了。

    这是回音石,天闲是知道的,这种东西不算罕见,但也是一种不多得的宝物,可以在很远的范围内传递使用者的声音,看来那少年压根儿就没有出现在这里,所以他才有恃无恐,就算那两个部下一死一伤,也丝毫没有惧意,话音平稳如初。

    “啪!”

    正当天闲无奈时,这玉石一声裂响,从残骸中滚出一块四四方方,完好无损的小回音石来,那少年的声音竟再次传出。

    “真是遗憾!看来天闲小兄弟还是选择了与我做对!”

    天闲略有不屑,“藏头鼠辈,如果不是你纠缠不放,我还不屑和你作对!”

    那少年也不恼,遗憾的说道:“本以为四妹那样百般为你说话,你一定是个和我们能融洽共处的人,可惜啊!四妹为此受到血宗那样的重罚,哎……到头来你却好像对我们不屑一顾。”

    “你是说……四姑娘?”天闲一愣。

    “呵呵,怎么,你还记的她?说起来她也是个蠢女人,如今落得那个地步,却什么也得不到。”

    “四姑娘怎么了?”天闲大声问道。

    “你既然不屑与我们为伍,她怎么样自然和你无关,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那些事,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所以说做事就该如我这样,得不到的,就毁掉!很抱歉,我没有时间继续浪费,既然你不肯妥协,那么……就在这里慢慢等死吧!”

    那回音石“啪”的裂开,终于完全毁掉了……(未完待续)r580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