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六十八章 泄密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那城主手里的不是别的,却是一块灵品圣痕,七角!

    这可是灵品中的顶阶圣痕!或许在外城这样价值连城宝物无数的地方这东西不显得那么珍贵,但要是拿到古城外面去,这绝对是实实在在的无价之宝!

    天闲不由想起自己刚得到的那枚圣痕,那只是一枚灵品末阶圣痕,现在还没有来得及尝试使用,和眼前这枚圣痕相比,价值可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了。

    “怎么,老头子我的礼物难道寒酸了?”城主瞅了瞅手里的圣痕,目露笑意。

    天闲当然不会有便宜不占的,可是这便宜可或许不是白白得来的!

    略一思索,天闲还是立刻走上前来,满脸喜色的说道:“既然城主大人如此慷慨,一见面就要送礼物,那我就不客气了!”

    城主呵呵一笑,将那圣痕放到天闲手上,笑眯眯的说道:“没关系没关系!这圣痕品阶很高,但能使用的地方比较少,算不得什么宝物,不过既然你拥有邪眼,那或许会有些其他的用处。”

    邪眼!

    天闲听到对方提起邪眼,心中顿时微微一动,看来这圣痕果然不是白给的。

    “这和邪眼有什么关系吗?”

    城主摸着胡子,笑着说道:“这圣痕是辅佐性的,不能作为主要圣痕修炼,但它对火焰的力量极为敏感,就算是邪眼的火焰,也一定会有所增益的。”

    天闲点头表示明白,目光却依旧望着对方,显然对方的话还没说完。

    果然,城主又说道:“不过我不知道你这邪眼的火焰强到什么地步,你具体能得到多少好处,或许还不好说,要是使用不当的话……”

    天闲就明白了!

    当下,天闲直接说道:“城主大人可是想考量一下邪眼在我手上的威力?”

    城主闻言哈哈一笑,也不掩饰,“不错,我听说你在牙城放了一把火,烧了好多东西,弄的全城都十分紧张,不过邪眼的威力自然不止这样,显然现在你的能力还十分有限,年轻人,以你目前的能力,要走出雷霆古城,恐怕会有些困难!”

    天闲明白城主的意思,自己来到古城早引起多方关注,这次成功从神域归来,外人更是会紧盯自己,现在只要一踏出古城的范围,那么早就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一定已经准备妥当,到时候自己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样的场面。

    单单是血盟和圣灵殿的纠缠就足够自己头疼了,如果再出现武力抢夺的势力,那么情况肯定更加糟糕。

    天闲拿出了恭敬的态度,“我也在为这件事情为难,雷霆古城之内有各大长老做主,强大的制约下我一直过的还算随意,但如果离开古城,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不知城主您……”

    城主见天闲似乎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心中十分高兴,压低声音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天闲一愣,心想你不是雷霆古城的城主吗?刚才都说过了。

    疑惑的看了看摩根,见对方没有提醒自己的意思,天闲只好苦笑,“城主大人难道还要别的身份。”

    城主捻了捻胡子,脸上颇带几分得意,依旧压低声音:“你知道当今的龙渊大帝吗?”

    这句话可是把天闲吓了一跳,飞速把眼前这城主从头到脚扫了两遍,天闲又是惊讶又是疑惑!

    这家伙难不成就是龙渊大帝!?

    可当今龙渊大帝不是正当壮年,才四十几岁吗?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的老头子?而且……

    天闲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城主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戏谑的味道……

    “城主大人,难道是当今龙渊大帝?”天闲索性信口试探了一句。

    城主却说过了一句让天闲瞠目结舌的话来。

    只见城主摇摇头,缓缓说道:“不,你说的,那是我儿子!”

    听了这话天闲的眼睛都瞪圆了!

    这种话可是开不得玩笑的!任凭你是再厉害的圣痕继承者,敢这样拿大帝开玩笑,一样要人头落地,人家的王宫里养着数不清的强者呢!一个杀不了你,十个还杀不了你?何况人家有一千一万个……

    见到天闲目瞪口呆,城主大声笑了起来,中气十足的说道:“小子!我是上一任龙渊大帝,也就是现任龙渊大帝的老子!明白了吗?”

    天闲彻底目瞪口呆!

    城主捻着胡子,眯缝的双眼笑成了一双月牙,对其他人笑着说道:“我就知道这小子会是这样的反应,你们看怎么样!果然是这样的吧!啊啊哈哈哈!”

    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天闲再度上下打量眼前这个瘦小的老人,这家伙是上一任龙渊大帝!?

    急速把肚子里关于龙渊帝国的知识都搜刮了一遍,天闲无奈的发现自己对这个庞大的帝国知之甚少,关于王室的传承更毫无所知。

    不过,作为一个帝制国家,在身体健康,精神矍铄的年纪把帝位让出去,这倒是十分罕见的情况,通常大帝的更迭都同时携带着血雨腥风,而且上一代大帝不死透的话,这一代大帝是不会坐安稳的,天闲实在没有想到,眼前这位老人居然会是当代龙渊大帝的父亲!

    飞快看了几眼摩根和摩恩,见两人没有反驳城主的意思,天闲心知这件事绝对不假,当即再次对城主施礼,“天闲不知大帝驾临,先前言语不当,还请赎罪!”

    城主呵呵乐了两声,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没关系,而且现在老头儿我可不是什么大帝,只是挂着一个城主的虚名而已,你不必如此,叫老头儿我一声城主就好了。”

    天闲心中暗想,这个虚名恐怕是整个帝国最厉害的职位了!龙渊大帝的老子!这名号拿出去足够吓死一批人了。

    “有事就快说吧,不要在这里吓唬小孩子!我们时间不多!”摩恩长老忽然在一旁说话了,一脸的催促。

    城主无奈的摇头:“都一大把年纪了,黄土埋到脖子,还这么着急……”

    “我似乎从小就教你凡事不要拖沓!”摩根一点也没有客气的意思,口气还有几分严厉。

    城主一脸的不情愿,不过似乎对摩根的话颇为无奈,只好收起懒散模样,真色对天闲说道:“小家伙儿,让我们大家看看你的邪眼吧,这次神域执行,我们虽然收获不小,但也可以说损失惨重,你能在所有人失陷的时候全身而退,而且和你一起的几人似乎都得到了巨大的好处,我们现在很想重新认识一下你这个有意思的孩子!”

    天闲在一旁听城主和摩根说话,不由暗暗直吸凉气,听这话里的意思,当初摩根似乎教导过这位如今的城主,当年的龙渊大帝,按正常推测,当年摩根和摩恩两人或许做过王储的老师,这身份可是大不一样。

    而见城主已然把话说的这样露骨,天闲倒也没打算推脱,对方似乎也是打着拉拢自己的注意,但起码光明正大,而且和和气气。

    天闲点点头,当即后退两步,沉吸一口气,逆心诀缓缓运转开来。

    感觉着体内逆行的气血,犹如一股股暖流在身体中流动,天闲在心中默声说道:“醒醒,现在不是装睡的时候了!”

    离开神域之后,邪眼就一直也没有动静,仿佛从天闲身体中消失了一样,但天闲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复苏,因为当逆心诀运转的时候,那种灼热的火焰力量已经重新出现,并且,显然比之前要强大了不少,在这段时间的沉睡中,邪眼的力量进一步得到了解放。

    邪眼的声音随即在天闲心中想起:“哦!你能感觉到我已经醒来了吗?”

    “你就差把我的屁股烧着了!这种再明显不过的力量变化,我就算再迟钝也感觉的到!”天闲不屑的嘟囔一句。

    邪眼嘿嘿笑道:“没想到你能在那个地方全身而退,而且……你的逆心诀似乎变得强大了不少,隐隐已经开始压制我的力量了!”

    天闲一笑:“要是只有你一个的力量不断增长,我岂不是很快就要被你吞掉了!”

    “哈哈哈!”邪眼大声笑着,“有意思的小家伙,我倒是很期待我的力量完全解封的那一天,那个时候,不知道你会是什么样子?”

    天闲哼了一声,“废话少说,想有以后的日子,现在立刻出来见人!”

    “啊~~”邪眼长叹,“一群无聊的人类,算了……谁叫我现在弱小的可怜呢!”

    “砰!”

    一团火光从天闲手中炸开,议事大厅中的温度在这一瞬间直线飙高,滚滚红炎之中,扭曲翻滚的火焰急速汇集成一把细长的直刀,火焰噼啪乱跳,猛然一跳后恢复了平静。

    天闲手中已经赫然多了一把长度惊人,刀刃如墨的漆黑长刀,笔直的刀身上燃烧着细细的火焰,火焰内黑外白,看起来极为奇异。

    大厅中所有人都愕然望着天闲手中的漆黑长刀,个个露出了新奇惊讶之色。

    天闲也颇为意外,从前这灰刀上的火焰并非是这样的,看来这段时间邪眼沉睡之后,果然和之前又有了些许的不同。

    城主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天闲手中的长刀,不住的点头:“这就是传说中邪眼化成的灰刀?果然与众不同,这股邪气绝非凡物。”

    伸手从身后摸出一把剑来,拿剑在手,城主眼中透出些许精光:“这把剑,是当年我争夺帝位时亲自在寒冷的冰海下找到的古代寒石打造而成,追随我五十几年,大小经历无数阵仗,剑身却没有任何破损,现在我想用它来试试你这把灰刀到底是什么成色的宝物?”

    天闲听了这话不由皱起眉来:“城主大人,您难道不相信我手中的是邪眼所化的灰刀?”

    城主嘿嘿一笑:“就算是!也是没有完全苏醒的邪眼!而且能和这样的上古邪灵拼个高下,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小家伙!可别怪我欺负你不会剑术!”

    天闲不由神经微微一紧,逆心诀急速运转,周身涨起一层血光,灰刀上的火焰瞬间暴涨三寸。

    城主一扭剑身,那剑鞘中似乎**出一道寒气,剑锋已然出鞘,带着一股细细的鸣声,寒雾般扑了过来!

    天闲不敢怠慢,双手紧握灰刀,瞬间眸子一缩,怒喝一声迎步上去,灰刀直斩而下。

    寒雾火花爆射当空,两人身影交错而过,刺耳的兵刃拼斗声响彻整个大厅。

    这老头子好厉害!

    天闲身体一个摇晃,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逆心诀强行撑住身体,这才没有摔倒,双腿的膝盖上早已经各自多了一道血痕。

    明明和对方实实在在的拼了一剑,对手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双腿上各斩了一剑天闲却完全不知道!这不由让天闲背脊发凉,如果对方要杀自己的话,现在自己的脑袋应该已经搬家了。

    城主站在天闲背后不远的地方,面色凝重。

    他那把寒光闪闪,空气在剑锋周围都会渐渐冻成冰尘的剑,现在却微微有些发红,通体冒着热气,仅仅是刚才一个接触,这把古代寒石打造的宝剑,已然被邪眼的火焰烧尽了寒气,从此变成废铁了。

    “好厉害的火焰!不愧是上古邪灵!”城主急速收起长剑,撕了袍子一角裹了手上的烫伤,扭头看着天闲说道:“小子!你能受我两剑而不倒,也真是难为你了!”

    大踏步走回了座位,一屁股坐定,毁了自己宝剑的城主却似乎很高兴,一脸红光的说道:“这一次果然没有白白来这里一趟,小子,到我身边来坐!你的伤不要紧,休息一段时间就会痊愈!”

    天闲的腿几乎已经全麻了,这还是在逆心诀急速恢复伤势的情况下。

    一直以来,天闲觉得自己都很小心谨慎,不过平心而论,虽然有多方威胁,但内心深处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自负的,逆心诀独一无二的特点,邪眼强大的力量,这一切都是唯独自己才具有的资本!

    但刚刚的那一刻,天闲却发现这一切都很可笑,眼前这个老人连圣痕都没有发动,单单凭借奇异的步伐剑术就完全击碎了自己一切的自负。

    挪动着发麻的双腿,天闲慢慢走到城主身前,躬声说道:“多谢城主大人手下留情,天闲受教了!”

    城主大为满意,“年轻人,正视自己的弱点是强者的必备素质,你能这样说,很好!虽然你的力量很奇特,但可惜你显然没有经过严格的战斗训练,虽然你的脚步出奇的沉稳灵活,可惜……完全没有章法,也不懂变通,对于身经百战的人来说,嘿嘿……要杀掉你易如反掌!”

    天闲听的直冒冷汗,“天闲谨记,多谢城主大人教诲!”

    “嗯……嗯哈哈哈!”才严肃了几下,城主不由又哈哈大笑起来,“好了好了!不用这样闷着脸,你这样的小鬼能有多少实战经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只知道偷看小姑娘!当时……”

    “咳咳!”摩根在一旁重重咳嗽了两声。

    城主顿时住了口,又拿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年轻人,你还要多多历练啊!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开始上战场作战了!”

    天闲有点哭笑不得,眼前这位老人的身份要不是连摩根和摩恩都认可,真是联想不到他居然会是上一代龙渊大帝,这样的年纪性子还这样脱线,龙渊帝国如此庞大的帝国难道当初就是让这样的人统治的?传说中近几代龙渊大帝可无一不是雄才大略的绝世帝王,可眼前这位老人家……

    无奈的坐在了城主身边的位子,天闲还是把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先丢出了脑子,既然前任龙渊大帝出现在这,那么想必是有什么重大的事件才对,估计不大可能只是自己的事。

    十分显然,这议事大厅中虽然以摩根和摩恩两位大长老居中而作,但论其身份,大家望向城主时眼中却是更多的敬畏。

    大厅内数十人,除了摩根和摩恩说过几句话,从头至尾无人吭声,只有城主一个人说说笑笑,毫无顾忌。

    城主对天闲倒是十分热络,斜着身子靠向天闲那边,他笑眯眯的对天闲说道:“年轻人,你知道这一次我们这么多老家伙聚集在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天闲摇头。

    “那你知道为什么要特意叫你过来吗?”

    天闲想了想:“是关于神域内的事吧?”

    城主哈哈大笑:“当然有这一方面,但你们几人之中,单单叫你过来,你知道又是为什么?”

    “这……”天闲疑惑,再次摇头。

    “是关于异族的动向!”城主眉梢抖了一下,“我们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异族先后有数支队伍秘密进入人类大陆,而且现在其中的两支已经在雷霆古城外驻扎下来,他们的目标很明显,是你!”

    天闲心惊肉跳!

    异族的动向居然被察觉到了!

    本以为上一次龙九淡然处理了异族袭击人类村庄的事,异族们不会再受到关注,没想到这次居然把前任龙渊大帝引了出来!

    城主有一种深邃的眼神望着天闲:“依照我早年和异族打交道的经验来看,那些脑子简单的家伙们如果不是有比性命还重要的事,绝对不会冒这样的危险的,年轻人,你能告诉我,那些家伙找你做什么吗?”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