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六十三章 血印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昨天上传后忘记点发布了 - -! 本来还有点存稿,今天一并发三章)

    天闲几人就在那块青色石碑前坐了下来,诺玛站在石碑之前,将之前对天闲说过的话,加了稍许变动之后,再次说了一遍。

    不过,诺玛并没有提及要天闲做他的继承者这件事。

    诺玛说完之后过了三分钟,几人依旧没有动静,除了天闲已经知情外,其余人,包括雪在内都惊愕无比,全部都瞪大眼睛看着诺玛。

    “你们都听清楚我的话了吗?”诺玛见众人愕然无声,再次慎重的问道。

    卓玛还惊呆着,古丽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话来,雪眼中的惊讶之色倒是很快退去,重新倚在天闲身上,也没说话。

    唯有巴巴洛特,虽然和其他人一样满面的震惊,但眼中却仿佛点燃了一团火焰,闪烁着惊人的亮光,听完诺玛的话,他显得无比的震惊与激动,那种表情,犹如忽然间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宝一样,更多的却似乎是一种接近于狂喜的表情。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巴巴洛特用难以抑制的激动声音问道。

    诺玛看着巴巴洛特,眼神深邃而隐隐带着担忧,答道:“我一直在等待能让我说出这些真相的人,他们必须相信我的话,而且能为此而去做应该做的事。”

    “应该做的?你想让我们为你做事?”巴巴洛特微微警惕。

    “不!”诺玛摇头,“是为你们自己,诸神从未消失,你们应当时刻记住这一点,然后去召集你们的同伴,凝聚更多的力量,我不知道我你们做的事在未来是否会有意义,但……我想你们不会无动于衷,尤其是你,躁动的狂龙之子,继承龙毒圣痕的巴巴洛特,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是吗?可你刚才却似乎忘记了我的存在?”巴巴洛特冷笑,“我的愿望,为什么没有实现呢?”

    诺玛肃然望着他,沉声说道:“你在寻找这世界的秘密,希望能从中获得超越其他人的某些东西,单单是这个秘密就足够你了解到许多东西,得到巨大的好处。”

    话音停顿一下,诺玛伸手扶住了身边的青色石碑,“当然,其他人都知道这件事,这对你似乎不够公平,所以我决定把这个送给你!”

    巴巴洛特的目光在诺玛身边的那块石碑上飞速扫了两眼,眸子中透出几分炽热:“那是什么?”

    “诸神遗留下来的界碑!在我破坏这里的防御力量之前,他们是神域核心区域和外围的分界点。”

    这次连天闲都微微惊讶了下,先前诺玛并没有提及过这个东西。

    “诸神留下的界碑?”巴巴洛特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那块青色石碑,眼中充满疑惑。

    “这上面刻录着原本这里防御力量的运转方式,以及一些催发能量的符文,还有许多能量运用的阵法,简单来说,这是一件由诸神亲手制作,关于力量运用的记录!”

    巴巴洛特闻言不禁面色连变了几次:“诸神留下的关于力量运用的记录……这是真的?”

    “当然,而且这件东西只送给你,别人都不会得到!”诺玛用威严的目光看了看其他人。

    巴巴洛特顿时露出狂喜之色,关于这件东西,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明白到底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如今的人类大陆上,人类为了追求圣痕的力量而不辍努力,可圣痕从何而来?那是从诸神遗留下来的各种记录中不断总结知识,在从各种具有强大力量的器具中提取出来的一种简化力量!

    这石碑,可算得上是最具价值的诸神遗物了!而且上面直接记载着力量的使用方式!最终能从上面获得什么样的东西,没人能够知道。

    巴巴洛特正要上前,诺玛却伸手示意拦住了他,“这件东西是你独有的,但这种宝物却不能流落到人类世界中,你有一天的时间记录上面的一切,在一天内,你可以用任何方式记录上面的东西,一天之后,我将收回它!”

    一天!

    众人不由看了看那石碑,之后暗暗摇头,这石碑足有两人多高,上面刻着无数纹路,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文字符号,而且看起来大多还是神文,就算是把雷霆古城博学的大长老叫来,恐怕一天之内都无法全部破译成人类通用语,更别提一天全部背诵记录下来。

    “一言为定!”巴巴洛特跨前一步,双目精光闪闪,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这让诺玛都有些惊讶,本来诺玛是要稍加为难巴巴洛特,然后以条件的方式告诫他一些事,防止他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却没想到他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

    “你能一天之内记下上面的内容?”诺玛古怪的问道。

    巴巴洛特从背后解下厚厚的防寒斗篷,冷笑一声:“我的脑子记不住,但是我的血却可以记住!”

    所有人都愣了愣,巴巴洛特说自己的血能够记住,这是什么意思?

    “噗”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巴巴洛特拿出了短刀,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划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但他立刻用手按住了伤口,暂时止住了鲜血。

    “你要做什么?”诺玛惊讶的望着走上前来的巴巴洛特。

    “既然你已经把这块石碑送给我,那么现在就请你呆在一边看着好了,我有足足一天的时间,你不会反悔吧?”

    诺玛目光微沉,“难道你想用自己的血……你难道疯了吗?你会死在这里!”

    巴巴洛特完全不理会诺玛,大踏步的走到石碑之前,双眼闪烁着炽热的光芒望着那石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一次进入神域,在出发之前就曾经问过一个神鹰之月出生的家伙,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这一次进入神域可以得到难以想象的宝藏,但同时也要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没想到他说的话居然真的应验了,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谢谢他!”

    说着,巴巴洛特放开按着伤口的手,一股鲜血顿时铺在了石碑上,在所有人浑身寒气直冒的表情之中,巴巴洛特旁若无人的用手将自己的血涂满了石碑上的大片区域,知道伤口的血因为不断挤压流出而渐渐干涸,他才拿起自己那面厚厚的斗篷,小心翼翼的将石碑上的刻痕一点不落的完全复刻了下来。

    再次拿起短刀,巴巴洛特在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上又开了一道血口,血再次喷涌而出。

    滚热的血在周围寒冷的空气中散发着阵阵热气,巴巴洛特不断在自己的手臂上割出伤口,将自己的血涂在石碑上,然后一点一点的,一处也不拉下的将石碑上的刻痕全部复刻到他的厚斗篷上,印满了一面之后就印另一面,全部印满了之后就将里子小心的撕下来,再用新的一面继续复刻!

    所有人默默的望着巴巴洛特几乎是自杀一样的做法——那石碑两人多高,一米宽左右,相对于巴巴洛特的血量来说,这种面积足以将他的血全部抽干!

    但巴巴洛特丝毫也没有停下的意思的,也没有大致涂抹一下,让自己的血尽可能涂抹更多区域的意思,他小心翼翼,把每一个字都涂满自己的血,让每一个复刻下的文字都清晰无比,务必要求回去之后能完完整整的看清这上面的每一个文字。

    随着他复刻的面积越来越大,他手臂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大量的失血已经让他脸色苍白,而现在,石碑还有一半的面积没有被复刻,但他的动作丝毫没有迟疑,反倒是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烈。

    天闲一直和其他人一起看着巴巴洛特行动,天闲很清楚,他的血是完全不够涂满这个石碑的,而且一个人不可能流干净所有的血,当一个人失血到一定程度时就会死亡,按照巴巴洛特的体型来判断,他现在其实已经快要晕倒了,只要再持续十分钟,他立刻就会休克,而且不立刻输血的话,他几乎没有被救活的机会!

    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想死不成!

    天闲盯着巴巴洛特,简直无法理解这个疯狂的人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他应该知道自己的血根本不够用,而且就算够用,他也没有办法活着离开这里……

    但巴巴洛特就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境地之中,他的双手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不断的在石碑上涂抹自己的鲜血,并将那些刻文留在他厚实的多层袍子中。

    天闲终于皱了皱眉。

    轻轻捏了捏雪的手,天闲示意她在原地等自己,然后大步向巴巴洛特走了过去。

    “小鬼!你要干什么?”卓玛见天闲向前走去,不由出声询问。

    天闲闷闷的答道:“我想我可能是要多管闲事了,但是……这家伙既然现在和我们的处境差不多,还是提醒他一下的好。”

    卓玛不由叹了口气,“真是多管闲事!”

    天闲大步走上前去,可是在距离巴巴洛特还有十步远的时候,巴巴洛特忽然间停下了动作,豁然转过身来,用一种警惕的目光望着天闲:“有什么事吗?这石碑已经属于我了,你们无权站在这附近,你最好现在立刻后退,否则你可能会后悔的!”

    天闲停下脚步,默默的看着巴巴洛特,“我没有要窥视这石碑上内同的意思,虽然我多少有点讨厌你,但我也不想就这么看着自己仅有的几个同伴这样愚蠢的死去。”

    “你说什么?”巴巴洛特的眸子里顿时露出了几分寒光。

    “我是说你这样很不聪明!”

    天闲说着弯下腰,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同时抓了一把草叶,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血涂在了石块上,然后用草叶慢慢的,用力的将血液缓缓涂开,说道:“用自己的血涂抹石碑,这样虽然可以让字迹十分清晰,但可惜,或许你根本没有机会拿着你的袍子回去,因为半路你就会因为失血而死,但如果能在血中混杂一些草汁的话,不仅可以让自己的血涂抹大片的石碑,而且,字迹也会更加清晰。”

    巴巴洛特望着天闲手里那个石块,那石块也不算小,单天闲只用很少的血就涂满了它的表面,手上那把草叶帮了大忙,不由眼神一阵收缩,但依旧迟疑的问道:“字迹会依旧清晰,你没有尝试过,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要去尝试!”天闲把草叶和石子一起丢掉,“很多草汁本来就是颜料的原材料,我只需要闻一闻,就知道什么样的草种含有这样的成分,当然,你大可以不相信我,毕竟我还是比较讨厌你的。”

    说完,天闲也不等巴巴洛特有什么反应,自顾转身走了回去。

    “你还不如不告诉他这些,要是他在这里死掉的话,我觉得这倒是对人类大陆的一种贡献!”古丽见天闲走回来,忍不住嘀咕,不过她这次倒是似乎没有夹杂什么个人感情,而是表情很严肃,“你看他眼中的疯狂的光芒,他离开这里后,一定会惹出什么乱子。”

    天闲没有反驳,倒是点了点头,“这个我倒是也觉得不错,但是和一些乱子相比,我想现在他在这里的意义更加重要,如果诺玛说的情况在不久就会变成事实的话,那么就算是一个疯子的力量,我想我们也是需要的!”

    古丽不由轻轻哼了一声,显然对天闲的话有些不满,天闲只是笑了笑,并不以为意。

    巴巴洛特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最后似乎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已经走到远处的天闲,神色阴晴不定,不过最终还是也在地上抓了一把草,这才重新又在自己的手臂上割开伤口,用草汁混着血液在石碑上开始涂抹。

    不得不说,天闲这个办法是极其奏效的,巴巴洛特的血瞬间使用效率提升了五六倍,接下来那一半的石碑,他只用了先前不到五分之一的血就完全涂遍,并且用他的后袍子一层一层完整的复刻下了所有的文字。

    起初他还有些不大放心,反复的检查着那些字迹是否真的向天闲说的那样清晰,在发现混杂了草汁之后字迹似乎反倒变得更加清晰了一些,他也再无顾忌,很快将剩余石碑的刻文完全复刻了下来。

    诺玛在一旁看到这个情景,不由缓缓摇头,自语道:“这样疯狂的家伙,但愿我的决定没有错,否则……灾难还未降临,人类或许就要面对另一场浩劫。”

    目光转向天闲,诺玛眼中倒是多了几分欣慰,“但愿这个孩子能像我想象的那样吧……”

    巴巴洛特将所有石碑上左右的文字全部复刻下来,又重新检查了一遍,这才罢休,将那件袍子十分慎重的包好,用绳子牢牢绑在腰间,脸上这才露出几分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诺玛见状,对所有人说道:“今天,你都是幸运儿,但也可能是最走霉运的一个,你们到底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全靠你们自己去掌握!”|

    天闲嘿嘿一笑:“我倒是觉得我们的确都是幸运儿,最起码无数人来到雷霆古城都铩羽而归,而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

    诺玛深深的望着天闲,“或许吧,少年人!但是你能不能实现你的愿望我依旧不得而知,这样吧,我二外送你两样礼物,算是补偿,希望你能善用这两件东西,那样他们或许会对你有很多的帮助。”

    “什么东西!?”一听说有礼物!天闲立刻睁大了眼睛。

    不过当诺玛将两件东西送到天闲面前的时候,不仅是天闲,就连古丽和卓玛都不由皱起了眉。

    诺玛送给天闲的,赫然是他的项链和手镯!

    这两件东西可是三角和咕噜的化身,诺玛将他们两个送给天闲,这算是什么意思?

    “收下,少年人!”诺玛的口气不像是劝告的馈赠,倒像是警示般的要求。

    天闲挠挠头,也不好多问,既然诺玛把这两个奇怪的家伙送给自己,那么一定是有什么用意才对,而且既然他不肯明说,那一定是有什么不方便在大家,尤其是在巴巴洛特面前讲的事!

    很显然,诺玛不想让巴巴洛特知道他选择了天闲作为他的继承者。

    天闲接过这两件东西,随便的揣在了兜里,特意把扣子扣紧,防备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自己溜出来。

    诺玛却以为天闲时十分珍视这两个家伙,很满意的点点头,“好了!你们现在还不适合在这里长久的停留,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回到人类世界中去!我希望你们能时刻记住今天发生的事,你们今后的所作所为,将关系到很多人的命运,切记这一点!”

    天闲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些人,他们在哪?”

    “我自然会放他们回去,这一点你们不必担心,你们只要回头一直走!很快就会离开这里并且找到回去的路!”

    天闲还想再问问关于自己圣痕的事,诺玛已经缓缓扬起手:“去吧!记住我对你们说的话,也记住你们对我的承诺!”

    “再见!”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