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万界之门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诺玛钩钩手指,他身上散落的细碎蓝色晶体重新飘起,依附在他的右腹的破损处,蓝光闪了几下,破损处恢复如初。

    “你赢了,少年人!”诺玛的语气没有丝毫恼怒,反倒带着几分喜悦,“不,应该说是你们赢了!我的确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刻,你那些失去力量的朋友们还会出手帮你,而你居然似乎早和他们商量好了对策。”

    “我们并没有事先商量,是雪擅自行动,我留意到了而已!”

    “你也很了不起!”诺玛赞叹道,“虽然和我预想的还有差距,但你还只是个小孩子,这已经足够了!”

    挥手不知从何处重新拿出凝聚成方形的云图,诺玛沉声说道:“少年人,我会兑现我的承诺,但在那之前,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些事,而且我现在不做些什么的话,你似乎已经无法支撑到我说完了。”

    天闲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妙。

    但这或许是天闲感觉自己的身体处于最巅峰的时刻了,已经完全脱离控制的逆心诀暴龙般运转着,疯狂汲取身体每一个细胞的每一分力量,正让天闲的身体充满了无限的生命活力,那些细小的伤口正在急速愈合,就连被诺玛刺枪直接弄出的伤口也已经愈合了三分,浑身伤口的血更早已经自动止住。

    但在身体强大生命力无限绽放的同时,天闲也感到身体各处的隐痛越来越明显。

    这代表着,身体崩溃的临界点已经就在眼前了!

    云图在诺玛手上无声的展开,诺玛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

    一瞬间风云变色!

    整个世界顷刻间被完全揉碎,天空和大地扭曲成无数色块混淆一起,天闲只感到头晕目眩,天旋地转,眼前所有的东西都黑了下去。

    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几秒钟。

    天闲感到眼前猛的一亮,吃惊间,世界已经恢复如初。

    只是一些都已经静止不动。

    空气中的浮沉固定在那,还保持着被风吹拂的姿态,而风也已经完全消失,周围安静如一片死寂,天空上,流云凝固,穿过云层缺口的光辉也不再变换色彩。

    天闲愕然望着眼前的一切,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冻结了。

    “少年人,过来吧!我有话对你说!”

    天闲一惊,回头看去,不由顿时大叫:“住手!”

    诺玛不知何时站在了雪等人眼前,手中这拿着古丽的那把断剑细细观看。

    诺玛回头对天闲笑了笑,“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也已经没有必要!”

    天闲惊疑不定,迅速向诺玛靠近,才迈出脚步,却不由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愣住了。

    逆心诀竟然停息下来了!

    天闲发现不仅逆心诀完全停息了下来,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变得空空荡荡,再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就好像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一样。

    “我暂时让我们随时间一起流逝,但对你做了一些调整,我们是现在这个世界唯一能活动的生灵,不要愣在那,过来!”

    天闲惊愕不已,反复检查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已经感觉不到气脉流动,只好慢慢来到了诺玛身边。

    诺玛用赞叹的口气说道:“你的朋友十分可贵,我本以为他们已经无力战斗,最后却输给了他们,你看!”

    对天闲晃了晃古丽的剑,诺玛很高兴的说道:“这几乎是他们唯一能利用的武器了,这个能使用空间裂隙的小姑娘最后不惜代价强行催动了被压制的圣痕,将这个年轻人送到了制定的位置,他插下剑后有把他松了回来,但圣痕的力量太过弱小,在传送的过程中,这个年轻人看来受到不小的伤害,真没想到狂龙之子也会和别人合作,而且实行这样危险的计划。”

    天闲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巴巴洛特,他凝固的表情有些痛苦,看起来在卓玛的裂隙中穿梭的并不顺利,现在天闲不得不感谢他,要不是他的加入,或许这次无法打败诺玛。

    “但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小姑娘!”诺玛目光转向雪,“你刚才对我说过,是她擅自行动,主导了这次计划,我早就听说极北之地的天眼一族生来就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没想到她能看懂我的动作,或许她在族内也是异数。”

    “你说雪识破了你的意图,才有了这个为我插剑的计划吗?”天闲皱起眉。

    “你不相信吗?”诺玛有些惊讶的望着天闲。

    “我并非不相信,只是有点意外。”天闲摇摇头。

    诺玛立刻露出了然之色,玩味的说道:“少年人,看来你虽然取得了她的信任,但你对天眼一族还没有足够的认识,人类和异族的隔阂由来已久,通常人类欢迎的,异族就会排斥,而异族喜好的,人类就唾弃,但唯有对天眼一族的态度却是共同的,最终,天眼一族被所有的种族排斥、驱赶……只能隐居在极北冰封大陆边缘,不和任何外界种族联系,这些你都知道吗?”

    “我知道。”

    “哦,知道?”诺玛有些意外,继续说道,“天眼是一个很奇特的种族,就算在族内,越是生来具有强大力量的族人就越是会被视为不祥,这个小姑娘的话……”

    “我不想知道那么多。”天闲忽然打断了诺玛的话,这不由让诺玛微怔了一下。

    “我只要知道她没有传闻中那样危险,只是个可怜兮兮,无家可归,而且可能被亲人抛弃的小女孩而已,我带着她没有坏处,就这样。至于她的事,她既然还没对我主动说起,那就是她该隐藏的事,我不想去知道。”

    “嗯……”诺玛沉默了一阵,最终眉梢舒展,还是再次笑了起来,“是这样吗?哈哈哈……也好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少年人,我对你又刮目相看了!”

    “这倒不必,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诺玛将手里的剑放到古丽手边,抬起身,正色说道:“如果我说,我一直在等待你这样的人类出现,你是否会惊讶?”

    “等待我这样的人?”天闲的确惊讶了,“我有什么特别吗?”

    诺玛哈哈大笑,“少年人,你的确与众不同,而且让我十分高兴的是你还带来了几个让我惊喜的朋友,虽然你距离我的标准还有很大的距离,但你还是一个孩子,你表现出来的一切,已经足够了。”

    天闲感觉自己更听不懂诺玛的话了。

    “来吧!少年人!不必担心你的朋友,他们现在是最安全的,我要对你说一些事情,之后……你们就可以如愿以偿,然后离开这里!”

    天闲闻言顿时心头一热,“你说……我能得到圣痕?”

    “会的,虽然不见得是现在!”

    “什么!”天闲正要再问,看着诺玛的眼神忽然间满是惊愕。

    诺玛的身体如细沙般缓缓滑落、崩溃,无声无息。

    “少年人!不要再看我的替身,来我这里吧!”诺玛轰鸣的声音在天闲耳边炸响,天闲转头望去,云团中,诺玛已经探出巨大的身体,并伸出了手来。

    天闲愕然了下,回头看了看雪几个人一眼,想起诺玛刚才的话,毅然跳上了他巨大的手掌。

    此时的诺玛在天闲看来足足有百米多高,站在二十层楼顶还要仰头才能看到他的下巴。

    诺玛将天闲放在自己的肩上,转身向那巨大无匹的神山走去,同时用那轰鸣的声音说道:“现在,仔细听我说,我要告诉你一些十分重要的事,在我说完之前,尽量不要打断我。”

    天闲面对此时的诺玛,倒是还算镇定,好歹天闲是见识过冰霜巨人那种真正庞然大物的人,当即点头:“好的!”

    “我,曾经是一个人类!”诺玛一下陷入了回忆。

    “我拥有一枚独一无二的圣痕,这让我能操控大地的力量,和普通的大地圣痕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我能引动地脉的气息,也能召唤地底的烈火,只要有土地的地方,我就又近乎无限的力量,在我的那个年代,我纵横大陆,几乎没有敌手!”

    天闲忍不住点了点头,关于诺玛的事,巴巴洛特说过很多,当年诺玛可是一个叱咤风云的绝强人物,说他所向无敌或许有些过分,但那个年代,他的确是做出最瞩目成就的圣痕继承者,是公认处于人类大陆所有圣痕继承者顶峰的人物。

    “但后来,我厌倦了尔虞我诈,厌倦的争名夺利,我来到雷霆古城,我骄傲的认为,或许我的存在能为这座沉寂多年的古城带来新的发现,并且引起一次开掘诸神遗迹的风潮,但遗憾的是,数十年过去,我却一无所获!”

    诺玛叹息道:“这座古城有无数的不解之谜,诸神的遗迹中有数不尽的宝藏和等待鉴定的宝物,但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我想得到的只是诸神的秘密,他们到底为何争斗,为何忽然消失,又为何在这片土地上遗留下这样一座痕迹明显的所在。”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或者说是当时这神山外围的一个漏洞,只要小小的代价,我就能绕过很多阻碍力量,深入到神域内部!于是我执行了一个计划。”

    天闲忽然有些发冷的感觉,摩根和摩菲说起当年诺玛还在雷霆古城作为大长老主持事务的时候,最后似乎发生了一次惨剧。

    “我牺牲了一些搜索队的成员,达到了我的目的!”

    天闲不由一声惊叫,“你说什么?”

    “当然,这件事做的很隐秘,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就连背负责任的摩根和摩菲也认为这件事是他们的错!而我在那不久之后就利用那次事件制造的漏洞潜入了神域深处,我想他们大概是以为我过于自责才单独行动,求死赎罪,人类啊……有时候太过容易欺骗!”

    天闲听的头发直竖,“你害死了别人,然后自己闯进了神域!你简直……”

    “我还没有说完,不要打断我!”诺玛打断天闲的话,“听我说完所有的话,你或许会改变现在的态度。”

    天闲冷笑,“好!我倒是想听听你能说出什么!”

    “神域内部其实并没有什么防御力量,我们一直探索的区域其实已经是防御力量最强的部分,只要再坚持一百年,一定会突破,发现雷霆古城所有的秘密,我很轻松的闯到了雷霆古城最核心的部位。”

    天闲眼神一跳,忍不住看了一眼面前那不见山顶的神山。

    诺玛似乎有些感慨,“我进入了那座所谓的神山,那真是一个无比奇妙的地方,沿途我看到了许多诸神时代遗留下来的古物,那简直让我热血沸腾,我是第一个亲眼目睹那些东西的人类!我是第一个真正接近诸神的人类!当然我没有停留,我的目标是山顶的战锚!那里一定隐藏着什么更加惊人的秘密!”

    长长吐了口气,诺玛的气息仿佛风一样在半空呼啸,他的脚步也开始变得沉重,天闲有点莫名其妙的觉得,他似乎要说重点了。

    “我没能接触那战锚,虽然它曾经就在我的眼前,触手可及……”诺玛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我在山顶,发现了一道门!”

    “一道门?”

    “是的,一道门,几乎和那战锚一样高大的一扇大门,通体由黄金打造,刻满了我从未见过的铭文,就立在战锚之前!

    “可那战锚周围什么都没有!”天闲清楚的记得在远处看到过那擎天巨柱似的战锚,无论从哪一边看都十分清楚,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大门。

    诺玛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大吼道:“那道门是看不见的!!在外面是无法看到的!只有真正踏入那座山!只有到了近前才能发现它的存在!才能感受到它的恐怖!可人类对此一无所知!却前仆后继的要靠近这座山!简直是自取灭亡!!”

    天闲惊愕的望着诺玛,毫未料到他会忽然如此激动的大吼。

    诺玛的声音微微颤抖,“那大门紧紧关闭着,我本没有留意,我想要去查看那巨大的战锚,但在绕过那座巨大的门,在走过紧闭的门缝时,我却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被从里面渗透出来的气息所吸引,我竟然一时放弃了去探查那巨锚的想法,愣愣的站在那门前……”

    “后来,我渐渐发现我似乎能在那扇大门上看到更多的东西,有许多奇特的文字,还有图画,我甚至辨别出那些图画中拥有八轮名之月的图形,后来,我发现那是门后的文字和影像,不知不觉……我竟然踏进了大门之中。”

    天闲不由失声说道:“你不自觉的走了进去?”

    “是的!”诺玛的声音带着几分恐惧,“我至今仍然不知道我是如何进入那大门的,只是忽然之间发现已经在那门后,而那巨大的门户不知何时打开了一条缝隙。”

    “那门后有什么?”天闲飞快的问。

    诺玛近乎沉重的呼吸了几次,说道:“一个世界!”

    “一……一个世界?”

    “另外一个世界,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世界,以及……一把巨大的战锚!”

    天闲听了这句话差点惊的跳起来,“一把战锚?你说那门后也有一把战锚?”

    “是的,一把和我们眼前这座山上一模一样的战锚!同样的巨大,同样的古老!被风雨侵蚀无数岁月,却依旧矗立在大门之后的战锚!”

    天闲急速思考,不由皱眉问道:“你不会是产生错觉,其实只是穿过一个门框,根本没有到另外一个世界吧?”

    “我也曾这样怀疑,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会是如今的样子。”

    “你的样子?你的模样……”

    诺玛的声音变得苦涩:“我穿过了那道门,在意识到忽然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后,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诺玛,我变成了另外一个肥肥胖胖的怪物,在那个世界,满是那种奇怪的生命!”

    天闲一时惊愕莫名,如果诺玛是那个时候身体发生了变化,那么这就绝对不会是错觉!

    忽然间,天闲愣了下,“你说肥肥胖胖的……”

    “不错,那不是我最后一次改变模样!”

    天闲倒吸一口凉气,“你又穿过了那道门?”

    “当然!”诺玛激动的说道,“我变成了怪物!当然会想着回到这个世界,可那道门并不是随时都会打开,我闯进去,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不知多久,或者一年,或者十年,那道门终于再次打开,我去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就这样,噩梦般的循环持续不断!”

    天闲听的浑身冰冷,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诺玛的话,而诺玛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天闲骇然的头发全竖了起来。

    “虽然每一次我都会变成不同的生命,但相同的是每一次那道门重新打开的时间都大概相同,者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而另一件相同事是,每一道门外,都矗立着一把巨大无比的战锚!以及绝强的防御阵法!”

    “开……开玩笑的吧?”r1152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