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逆血天痕 第二百五十八章 隐秘

时间:2017-10-01作者:无来

    三重幻影,同时在三个方位出现,完全超出天闲的意料之外,横扫、直刺、竖劈,三道幻影发出了三种不同的攻击!瞬间封死了天闲所有的后路。

    这是逼着我硬拼!

    眼前的危机瞬间让逆心诀的运转又增快几分,明知不敌,但狭路相逢勇者为胜,天闲明白现在后退一步,或许就会丢了性命!

    双臂一震奇异的爆响,天闲双臂一瞬间似乎粗壮了少许,气血狂奔而走,凝力双臂,天闲怒喝一声,不退反进直冲诺玛。

    刺强擦着天闲的脸颊而过,凛冽劲风刮的天闲面上细血横流,而那横扫的刺枪也被天闲巧妙的扭曲身体堪堪避过,这两个方向的攻击只是辅助而已,在于封杀动作,天闲看的清楚,真正具有威力的是那当头砸在的一枪。

    但让天闲有些惊愕的是,就算是另外两个方向的攻击也一样威力十足,根本不像是佯攻,更别提是什么幻影?

    这家伙的三个身体果然都是真的!

    力若千钧的刺枪狠狠落下,天闲圆睁双目,双手拖住刺枪的一刹那身体矮了下去,同时身体飞速旋转,脚下踩出一片奇异的脚步,竟然在巨大的压力下,沿着那刺枪向着诺玛冲去。

    诺玛大吃一惊,这一枪虽然命中对方,但却感觉似乎砸在了什么柔软但又会不断反弹的东西上,一瞬间千百次的柔和阻力从枪身上传来,竟然让自己这沉重的一击犹如被什么拉住般迟滞了起来。

    天闲旋风般在笔直的刺枪下急速旋转,眨眼已经冲到诺玛身前,就地一声怒喝:“开!!”托着刺枪的双手猛然展开!

    只听“彭!”的一声爆响,热浪炸开,天闲仿佛拉开了一颗炸弹,诺玛巨大的刺枪被这一击撞的飞起,诺玛心中大骇,这刺枪犹如被无穷巨力掀起。简直要脱手而飞。

    诺玛这一瞬间的空隙,天闲哪能放过!

    双手在半空各自虚划半圈,动作似慢实快,眨眼已经重新收拢胸前,对准诺玛因为刺枪飞起而微微踮起脚尖的身体,天闲狂吼一声,急速蓄力的双掌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声响,凶猛而出!

    “砰!!!”

    一声巨响,天闲双掌裹着灼热的气息轰在了诺玛的身体上!

    诺玛怒吼一声,庞大的身体被这沉重的一击打的直接向后倒去,天闲一击得手,正要再次进攻,但就在此时,天闲却感到一股寒意忽然灌进了身体,冰冷刺骨!

    毫不犹豫,天闲急速抽身后退。

    “轰隆!!”

    诺玛那被打的似乎要跌倒的身体却在一瞬间重新调整姿势,扬起的双蹄雷霆般踏下,顿时震的地面四分五裂,裂缝中火舌飞窜,天闲刚才再晚半秒钟,现在已经成了肉饼!

    “哈哈哈哈哈!”

    诺玛放声大笑,“少年人,你真是让我吃惊,这是什么力量?绵绵不绝好像水流一样,竟然能挡住我的攻击!”

    天闲颇为狼狈的闪到一旁,几次移动脚步才算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落脚点,但衣服还是被地面的火舌舔了几下,衣袖变成了飞灰。

    “你……没受伤?”

    天闲紧紧盯着诺玛刚才被攻击的部位,眼中一片难以置信,诺玛的身体上连一个痕迹都没有,更别提受伤了。

    “少年人,想要打伤我是很困难的,但你现在似乎伤的不轻,或许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天闲现在的确伤的不轻,而且都是新受的伤,刚才看似轻巧的接住了诺玛的攻击,但就算利用柔和的力道和身体极度柔韧的优势化解了攻击,双手依旧皮开肉绽,而且一瞬间急剧的增强双臂力量,现在两条手臂已经开始隐隐发痛,这样骤然爆发的力量绝对无法过多使用。

    但天闲现在却似乎看到了希望,眸子中依旧灵气闪动,隐隐透着精光。

    因为逆心诀似乎正在无限制的疯狂运转!

    自从上一次逆心诀进入了天闲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境界之后,这门从小就在修炼的法门已经让天闲感到有些陌生,被咕噜刺穿胸口,不得不暂时截断了心脏周围气血脉络后,一直依靠逆心诀绵绵不绝运转维持生命,天闲始终不敢过度催动这已经发生了未知变化的法门,生怕一个不秒耗尽了力量,那自己就只能一命呜呼。

    但现在,天闲不知道是该恐惧还是该兴奋!刚才诺玛沉重的一击超乎想象,为了卸掉那排山倒海般的力量,逆心诀所催发的身体力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而现在,仿佛一颗火种引燃了火药库,无穷无尽的,澎湃浩瀚的力量正随着逆心诀不断再次加速运转而从身体中涌出来!

    未知的力量让天闲有些茫然,但现在更多的却是兴奋!无论如何,如果这力量能打赢诺玛,那么简直没有比这再好的事情了!

    “这……这小鬼有点不大对劲!”不远处,古丽望着天闲身上不住长高的血色气息,心中莫名不安起来,“这样下去的话……”

    忽的,古丽怔了一下,低头看去,却是雪拉住了她的袖口。

    “我们行动。”

    古丽几乎是愣住了,“行动?什么行动?”

    雪已经拉着她,并且也拉着卓玛转身就走……

    天闲注意到了这边雪的动作,但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体内奔腾的气血占据了天闲绝大部分的精力。

    血在沸腾!

    天闲能感觉到浑身的气血在逆心诀的带动下,沸腾般的流动着,全身变得灼热滚烫,逆心诀的急速奔流将邪眼潜藏在血脉中最后那么一点气息几乎完全挖掘了出来。

    意识到残存的邪眼力量被彻底激发,天闲心中顿时多了几分忌惮,这说明逆心诀已经在挖掘不属于自己身体的最后力量,而这种狂暴式的运转依旧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

    也就是说,身体一旦达到极限,无止境挖掘身体能力的逆心诀可能立刻会让自己崩溃!

    停下?天闲自问……

    而天闲根本不必思考答案,诺玛攻击已然到来!

    依旧是三重幻影,但这次的三个幻影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强,只在一个瞬间闪现在天闲眼前,分从三个方向攻向天闲!

    “砰砰砰!!”

    连串爆响,天闲站在原地没有躲避也没有防御,双手却仿佛变成了一个拥有无限吸引力的漩涡,连削带打,把三处攻击全部化解,三道虚影的刺枪竟然被引到一处,互相碰撞抵消了各自的力量。

    双臂划圆,天闲凝力单手,借着诺玛攻势被瓦解瞬间的空隙,手臂在一瞬间消失在空气里……

    好快!

    诺玛大为骇然!两个虚影骤然崩溃,本体急忙抽回刺枪在身前一档。

    “轰!!!”

    沉重无比的巨力轰在诺玛的刺枪上,硬生生将诺玛健硕的身体砸的向后退去。

    四蹄一阵踉跄,诺玛险些摔倒,一看自己的刺枪不由微微吸了口冷气,那漆黑铮亮的刺枪居然被打出了一个凹陷,凹陷中央清晰可辨的是一个只能属于小孩子的拳印!

    “难道你也使用龙毒圣痕?”诺玛吃惊的望着浑身被一层血色光晕缭绕天闲,但立刻又摇头,“不,这不是圣痕!少年人,你到底在使用什么力量?”

    天闲也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逆心诀所激发的力量远超自己的想象,甚至有点强到让天闲自己心生忌惮的程度,而且……

    就算在这个时候,逆心诀依旧在有增无减的以更快的速度运转,无穷无尽的力量正疯狂从身体深处涌来,但这喷涌的力量之中,天闲已经感觉到了身体不堪重负所带来的剧痛!

    身体已经逼近临界点了!天闲暗自心惊。

    逆心诀在这样不受控制的疯狂运转,很快就会让身体崩溃!

    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容不得选择!

    刚才不惜再次承受刺枪上沉重的力量冲击,最低限度的引开了诺玛的攻击,并立刻反攻,那一击几乎倾尽全力,但是结果……

    仅仅是诺玛被击退,刺枪上出现了凹痕而已,本来这应该是必杀的一击!

    逆心诀不能停止,否则将立刻变成诺玛的枪下亡魂!

    天闲深深的呼吸,彻底放弃了对逆心诀的操控,任凭它自己去疯狂的运转,再也不加一丝阻碍和干扰。

    顿时,天闲感到本来就急速奔流的浑身气血犹如脱缰野马般不受控制的奔腾起来,爆发一般的力量从身体深处海啸般涌来。

    或生,或死!

    天闲仰天长啸,不挡反推,主动催动逆心诀,顿时浑身气血更加狂暴。

    “噗噗!”几声,天闲身体多出爆开伤口,气血直喷而出!

    “诺玛!来吧!”

    任凭身体向着崩溃的边缘急速靠近,天闲大喝一声,双脚一跺,一层血气震荡开来,竟将地面的火舌压的低了几分,人早已冲上前去。

    诺玛能感觉到空气中那种异样的灼热和压迫力,这不由让他浑身每一块肌肉都变得兴奋不已,“来吧!少年人!”

    没有使用匿光圣痕,诺玛狂吼一声,刺枪一挺,握枪的手臂肌肉急速膨胀,笔直的向天闲冲来。

    一红一蓝,两道光芒轰然撞在一处!随即交错而过。

    诺玛庞大的身体很快刹住脚步,他的刺枪已经弯曲,就在刚才的凹陷上又多了一层拳印,这一拳比上一拳的力量还要沉重的多,直接将这把刺枪打的弯曲,已经直接报废。

    而在滑行出老远才停下的天闲更不好过,诺玛的刺枪虽然报废,但却在天闲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痕,逆心诀发疯般的运转之下,血气**般的流出体外。

    不去管自己的伤势,天闲脚下一搓,地面“砰”的一声巨响被踩的四分五裂,天闲一个回马枪杀向诺玛。

    诺玛怒然转身,扬起已经报废的刺枪一掷而出!

    天闲以超高的速度一个侧身,脚下以常人绝对无法做到的角度踏出了一个弧形的步伐,人竟然晃过一道弧线,直接绕过刺枪出现在诺玛面前!

    诺玛在这一刻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动作。

    他用和他硕大身躯不相符的敏捷速度掉转身体,行动迅捷猛烈,侧对天闲扬起了前蹄,竟然把自己身体的侧面空门完全暴露给了天闲。

    而就在这绝佳的进攻机会出现在眼前之时,天闲却也做了一个任谁也想不到的动作!

    天闲的身体猛的一顿,告诉移动中忽然以极不合理的角度转了个弯,出现在诺玛的侧面——却是诺玛现在的正面!

    就在诺玛那已然落下的巨大双蹄之下

    不远处,诺玛那把刺枪钉在地上,漆黑的枪身上闪烁着淡淡的银光,他竟然先行识破了天闲想要依靠银晶丝发动奇袭的动作,那把枪根本就是用来固定银晶丝,拉扯天闲身体的虚招而已!

    “死!!!!”

    诺玛高声怒吼,这一击,他已经势在必得!被银晶丝强韧力量拉扯过来的天闲已经再无逃脱的可能。

    天闲也十分清楚,诺玛这一击是无法抵挡的,早有预谋之下,这几乎是他全力一击,想要硬撑下来是不可能的!

    在诺玛的巨蹄降临天闲头顶的那么一刹那,天闲似乎看到了诺玛的眼神。

    那眼神中没有杀戮的兴奋光芒,却似乎只有无奈和失望。

    而诺玛在那一刻似乎有种错觉,已经没有退路,而且不可能抵挡自己这一击的少年人,似乎笑了笑。

    时间仿佛被拉长,诺玛心中忽然升起一阵不安感,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却似乎遗漏了什么!

    巨蹄骤然压下,而天闲,身体倏然一顿,竟再次改变了方向!

    “轰!!!!”

    诺玛凝力一击,双蹄将地面踩的四散爆裂,碎石土块激射飞溅,地缝中的火焰一下窜起了老高,但在烟尘之中,一道血色身影巍然不动站在诺玛身侧!

    “你!!”诺玛大惊失色,这倾尽全力的一击,居然莫名其妙被对方躲开了!

    天闲全身血光大涨!已经凝聚全身力量的双臂已然化作一片血红色。

    逆心诀在这一刻更是如狂龙般奔走,天闲狂吼一声,近在咫尺狠狠的一掌轰出。“轰!”的一声巨响砸在诺玛身上!

    但这一掌却没能碰到诺玛,中途已经被诺玛周身那奇异的护身力量阻隔了下来,但诺玛被这一掌的冲击力打的浑身一颤,而且面色急变,“你居然!”|

    “去死!!”

    第二下才是杀招!

    天闲双眼泛出几分血色,凝聚全力的一拳狠狠砸在了刚才的击出的手掌上,带着邪眼火焰气息的力量透掌而出!

    “轰隆!!!”

    天闲的手掌被打的粉碎,惊人的灼热气息同时爆炸开来!天闲和诺玛都被这强劲的爆炸力量瞬间掀翻,各自飞了出去。

    诺玛硕大的身躯重重摔在地上,这还是他第一次摔倒。而天闲就地一滚,立刻站了起来。

    不过天闲现在看上去却大为不妙,不仅一只手已经完全废掉了,另一只手也是被奇异的血色染红,不住的抽搐着,看起来受伤不轻,原来在身体表面有规律闪动的血色光晕也开始变得极其不稳定起来。

    但天闲的眼神依旧明亮,甚至带着几分莫大的喜悦。

    “怎么样……这下你满意了吧?”天闲身体晃了晃,勉力支撑站住,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大声说道。

    诺玛慢慢的爬了起来……

    虽然刚才天闲最后一击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但他看起来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但是!现在他的右腹部上却已经有一个清晰无比的凹痕。

    “啪!”

    随着细微的裂响声,诺玛右腹部的伤痕裂开一些,几片细小的蓝色冰晶掉落下来。

    “你……你的身体怎么……”这让天闲有些吃惊,诺玛的身体虽然看起来似乎不像是正常的肉体,但怎么也不会真的是由某种蓝色晶体构成的才对?”

    诺玛没有理会天闲惊讶的眼神,而是看向了远处的地面。

    就在距离他刚才被击倒处不远的地方,诺玛看到了一把剑——古丽的那把断剑!

    不知什么时候,这把剑居然已经插在了那里,距离诺玛自己投出的刺枪并不远,同样的,这把剑在刚才也被银晶丝当作了支点,在最有一刻帮助天闲改变了位置!

    “是这样……”

    诺玛恍然,目光向远处的雪等人看去,在诺玛没有留意的情况下,已经受伤的巴巴洛特不知何时已经和其余人汇合了,他现在正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身上破破烂烂,看起来似乎刚刚承受了巨大的能量冲击。

    卓玛坐在巴巴洛特旁边,显得十分萎靡不振,似乎眼看就要睡着了一样。

    “原来……我漏算了他们!”诺玛摇了摇头,“真没想到,在我们战斗的时候,这些已经失去了力量的家伙居然没有放弃!”

    “这些等一下再说!你已经受伤了!不打算兑现诺言吗?”天闲指着诺玛右腹部的伤说道。

    诺玛看了看自己右腹部的伤,轻轻吐了口气,“没想到,我居然会这样被打败,好吧……少年人!我现在让你看一看这世界的秘密吧!”r1152

    ,,。
小说推荐